穿越之誓不為妃 第一百七十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誓不為妃  作者:云外天都 書號:4376 更新時間:2012-12-5 
第一百七十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曳的燈光下,母鳳沁從昏中醒過來,看到面前所站子,與她并肩站在一起的瑞王爺,他們都淺淺的微笑著,向著她,又似沒有望著她,她的心忽然冰冷,因為她看到,他們的眼內只有彼此,而他望著她的眼光,冷漠而淡然,連以前那種敷衍都沒有了,她掙扎著站起身來,忽然之間感覺天下間所有的人都拋棄了自己,她想,自己這一個本來天衣無的計劃,在人家的眼里,是不是真的如兒戲一般?

  她只不過是想掌握自己的命運,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別讓家人把她作為聯姻的工具而送出去,所以,她才易容成普通的面貌,帶著這位自小就秘密跟在身邊侍女逃了出來,所幸的是,她來到邊疆,這位侍女卻被西楚的皇上看中,成為他身邊的寵妃,這才讓她興起了一個大膽的念頭,進行完一個未完成的擱淺的計劃…或許可能,能讓她達成自己的心愿。

  而這個時候,歸寧,這個從小就仰慕自己的侍從,居然聽說自己逃跑,而跟蹤來到西楚,這讓她相信,老天爺真是在幫自己,又多了一個如此強勁的幫手,從他的口中,她知道了瑞王在西楚最后的防線,這道防線,就是西楚皇宮的宜妃,想不到宣王為了國家,還是沒有破壞這一道最后的防線,可她卻不管什么國家,國家對也沒有帶給她什么,除了要她聯這個姻,聯那個姻外…

  為了達到她的目地,她指使清妃毀了瑞王爺在西楚最后的臥底…

  用歸寧的死,引他們來到太陽谷,有炸藥。有鳳尾的幫助,她本以為會萬無一失,卻原來,一招就失了手…

  她看著面前那位神色淡淡地女子,毫不出奇的面孔,僅僅為清秀而已,臉上卻充自信光華,不管面對什么人的時候,那種漫不經心的神態,把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神情。是讓她最為痛恨的,特別是她漫不經心的面對著瑞王爺的時候…

  她看到,那名女子隨口道:“王爺,幫我搬張凳來…”而瑞王爺竟然天喜地的給她搬了過來…

  她看到,那名女子皺了皺眉頭,道:“王爺,你的易容妝應該換了。兩個小福子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真不習慣…”而林瑞居然面帶愧意馬上去換妝。

  她還看到,換妝后地林瑞依舊是那么俊美無匹,可視線卻跟隨著那名女子,為她笑而笑,為她憂而憂…

  我慢慢的拿出這張圖,不由得向著母鳳沁微微一笑:“母小姐真是才高八斗,絕頂聰明,居然能制作出一張這樣的圖出來…”

  母鳳沁恨恨的望著我。她美麗的眼睛之中發出的滔天怒火,一轉眼,那怒火卻熄滅了,她閉了閉眼睛。淡淡的道:“別費心機了,你想問什么,我都不會告訴你地…”

  我道:“我能問什么?你所做的一切,我都已經了如指掌,還能問你什么?你還有什么值得我問的?我卻為母小姐的下場有點擔心,不知道母小姐有沒有家人,如果他們知道你背叛大齊,投向西楚,會不會連累家人?”

  母鳳沁冷聲道:“有什么證據證明我背叛大齊,只不過是我的侍女被人看中。做了西楚皇帝的寵妃而已,這可是她自己的事,能關我什么事?”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道:“母小姐用一張假圖,引起這么大的紛爭,的確是聰明絕頂,這樣地人,又怎么會讓我抓到把柄呢,我搞得不好,說不定還會偷不成蝕把米呢!”

  母鳳沁的眼中出得意之,她道:“你們最好放了我,要不然,引起大齊內部紛爭可不太好!”我抱歉的道:“不行,不把你送到目地地,我們怎么能放了你?宣王必定等你等急了…”

  我不由得想起宣王打她的那一巴掌,輕脆,響亮,如果把她送回去,會引起什么樣地后果?我不由得笑了。

  可能我的笑容比狐貍還詐萬分,我從母鳳沁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緊張之,她道:“不,我不回大齊…”

  我同情的道:“也對,如今的大齊怎么還會有母小姐的立身之地?皇后是否知道母小姐也參與了平王之事?”

  母鳳沁沉默不語,眼中恨意更深…

  我道:“其實,我這個人很好說話的,只要母小姐告訴我一些事,或許我與瑞王爺不會把母小姐送回大齊也不一定,當然,這要經過母小姐同意才行,強迫人的事,我可是從來都不做的…”

  母鳳沁的下半身被司徒點了道,坐在椅子之上動彈不得,聽了我地話,眼中透出希冀,我想,她連我,這個她心目中最大的敵人的話都可以考慮,看來,她在大齊真是走投無路了,除了嫁給宣王之外…

  她道:“你想問什么?這一切地事,你不都了解了嗎?”

  我自嘲般的笑道:“母小姐真是夸獎我了,有很多事,我都不知道,我只是想知道,為什么母小姐會畫這么一張圖出來,又是所為何事?”

  這也是我最惑不解的地方,照這樣看來,這張假圖,一年之前就已經落入了嫻妃娘娘的手中,她一個深閨之中的女子,卻為何畫了這么一張幾可真的圖,所為是何事?

  她的眼光轉向林瑞,林瑞坐在桌邊,手指在桌上輕敲,沒有望向她,她忽然間苦笑:“所為何事?你知道嗎?這個世界上,不只你一個女子善謀略,但是,沒有人像你這么幸運,可以嫁一個自己喜歡的人,我所做的,只不過希望我喜歡的人能接受我…”

  我更加惑,道:“這張圖和你要嫁一個喜歡的人有什么關系?第一百七十二章漠然

  鳳沁眼光離,望著林瑞,道:“你知道嗎?自從小而入宮看望姑姑,見到他之后,我就再也不能忘懷,我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嫁給他,只為他眼中那抹清然與不屑…”她轉頭向我,道“那是一種與你一樣的神情,對所有的事都不放在心上,卻能巧轉乾坤的不屑,我親眼看見他僅僅幾句話,就把當時已為皇后的姑姑氣得說不出話來,卻無可奈何,那時,我就知道,他是一個強者,只有強的女人才配得上他,于是,我學武,學畫,學詞,學機關暗器之道,一切能把人變強的東西,我都學,只可惜,他還是對我漠然,既使面見了我,可仿若我是透明的一般,我知道,他唯一關心的,只是與宣王的爭斗,太子之位,于是,為了幫他,讓我在他的心中留下一席之位,我設計了一個極為大膽的計劃…”

  我道:“實施這個計劃,也要那張真圖,難道你手中真有那張圖?”

  母鳳沁道:“宣王爺世界的找那張圖,卻想不到,那張圖已經被他最忠心的手下送給了我…”

  我道:“你說的是歸寧,歸寧又從哪里得到了這張圖?”

  母鳳沁冷笑:“宣王不知道,歸寧就是蜀中雷家被趕出門的兒子,而他被趕出之時,偷偷帶出來的,就是這張圖,在宣王周圍派人尋找的時候,他卻不知道,他屬下的身上帶著的就是這張圖…”

  我只有在心底一聲悲嘆,可憐的宣王,他的身邊,有沒有忠心地人?

  “宣王向歸寧下了殺死嫻妃娘娘的命令。我知道,嫻妃娘娘對他肯定恨之入骨,而諸葛闡師測出錯誤的神宮地方,在原來的東明月湖處,幾件東西聯系起來,于是一個極為大膽的計劃在我的腦中產生,我模仿這張真圖,依照歸寧向我提供的西楚山形,選擇這個四面封閉的山谷,制造出了這張假圖。而湊巧的是,這個山谷居然叫西太陽谷,我剛剛可以用相反的意思,讓這張圖看起來撲朔離,為地,就是把宣王引入這個山谷…”

  我道:“只要把他引入這個山谷,在歸寧的幫助下。再向西楚任何一個官員告密,那么這個借刀殺人的計劃就圓成功,而瑞王爺也會順利登上太子之位…”

  我問她:“你怎么會那么肯定這張圖會落入宣王的手上?”

  她淡淡的道:“我當然肯定,只要我向他說出嫻妃飛鴿傳書給誰,他還會捉不到那兩個小姑娘?只不過,到了最后,卻傳來了瑞王爺喜歡上你的消息,讓我把這個計劃放棄了,本來。我可以幫助他除掉宣王,得到太子之位,這個計劃,本就應該在實行在太子被廢那一場宮變之后。但是,這一切,卻因為你而改變…”

  我不由得為她的心思慎密而由衷佩服,她與宣王聯手,廢除了太子,又借西楚之手將宣王捕殺,那么,最后地太子之位理所當然是瑞王爺,她計謀的毒詭詐,我自愧不如。

  我想起一事。道:“難道你不知,那兩位小姑娘已經把那張圖轉交給我了嗎?”

  母鳳沁道:“我這個計劃最大的漏,也在這里。當歸寧把這張圖藏在將軍府,放出消息讓嫻妃搜到之后,那個女人,認定這張圖是真的,竟千叮萬囑的讓她的女兒用這張圖來保命,想不到,我還沒讓人傳遞消息,那兩個人竟然把這張圖給了你,當我知道這個消息,我知道,我的計劃,很可能不能實現了,因為我

  宣王既使知道這張圖在你那里,也不會從你的手中奪他成親的那一晚,我真是很高興,本以為你和他成親之后,會拿出圖來,與他一起來西楚,那么,我豈不是一箭雙雕?”

  我喃喃地道:“為了捕殺宣王,你們花費如此大的力氣,有必要嗎?歸寧既為宣王心腹,平時暗殺豈不更好,有更多機會?”

  母鳳沁一聲冷笑道:“宣王從小就學會一身金鐘罩的武功,哪有這么容易被暗殺,甚至于下毒,我們試了幾次,除了毒死幾個試菜的下人之外,毫無辦法,他身邊高手眾多,卻誰都不信任,以歸寧一人地力量,怎么能實施暗殺?說不定還會打草驚蛇…”

  我笑道:“可惜,最終,所以的一切沒有能如你的意…”

  母鳳沁恨聲道:“不錯,我所做的一切,都已成泡影,到頭來,為了不嫁給宣王,我只有帶著侍女逃離大齊,來到西楚,來到這里,倒使我腦中一亮,我知道,你們遲早會帶著圖找來這里,而且,這件事不能假手于人,所帶人隨從又不能太多,這對我來說,不又是一個極好的機?”

  我淡淡的道:“于是,你叫歸寧躲在將軍府,看到我們到來,再派人把一直追殺歸寧的子夜帶了過來,留下那幾個字,我不明白的是,歸寧為什么可以用死來做完成這件事?”

  我想,這個歸寧,他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居然一死,就是為了那幾個字?

  母鳳沁臉上現過一絲冷酷,道:“這,我可沒他,一切都是他自愿的,當我說出這個計劃之后,思前想后,也不知道怎么把你們引到太陽谷,他居然自己提出來以死來引你們入蠱,還說只要我把他放在心中就好…”—

  我看到她臉上地冷酷,心想,這兩人可真是一對絕配,一個死打般的著林瑞(我心中是有些不的),一個打死般地背叛了自己的主子,只求她心中一點點位置,只怕,這位歸寧最終對她也已經心灰意冷,要不然,怎么會以死來取得她一點點的情意?可惜,只怕眼前的母鳳沁早就把他拋在了腦后。

  母鳳沁眼睛望著林瑞,林瑞卻仿佛沒有聽到她這一席話般,眼光飄忽,不知飄向了何處,她臉上的黯然傷神讓我都有點兒覺得林瑞可真是一個冷酷之極的人,又想,這世上怎么有如此冷酷的男人,是假扮的吧?我不由得走到林瑞的面前,仔仔細細的上下打量他一翻,把他看了個莫名其妙,他的確夠冷酷,臉上一點動情的神色都沒有,還淡淡的道:“這都只是她的一廂情愿,本王可沒有責任對每一個送上門的女人都有責任!

  他這翻表白的話是向我說的,讓我放心,他對她沒有一絲感動,可這一句話卻讓母鳳沁臉色煞白,白得幾近透明,我仿佛聽到了她的心臟發出片片碎裂之聲…第一百七十三章母氏之死

  想著,她口一張,出一口鮮血,她息道:“難道一切,居然換不了你望我一眼?”

  林瑞倒真是望了她一眼,可那一眼比不望好不了多少,因為那一眼看她,仿佛看著的是一棵小草一塊石頭一般,他眼望于她,淡淡的道:“本王何須你做這么多的事?”

  他的眼中充了驕傲,有睥睨一切的神情,我明白他所講,以他的智慧與手段,的確不需要母鳳沁的幫忙,可是,她也不間接幫了你的忙?要不然,宣王怎么會這么快被揭出謀害太子之事?你那太子位怎么那么快到手,俗話說知恩要圖報,怎么到了你的身上,就全然沒有了呢?我不由得有點兒站不穩立場,有點兒同情母鳳沁…

  看著他淡淡的神情,我忽然明白,這個世界上最讓人痛苦的不是手中沒有東西,而是你把手準備好的東西遞過去送給別人的時候,可那人卻不愿意接受。

  母鳳沁傷心之極,哇的一聲,又出一口鮮血,道:“本來,我引你們入谷,只為了他,只要他跟我走…”

  我淡然的望著她:“他跟你走,你也不會放過我們,要不然,手里沒有了籌碼,又怎能控制住瑞王爺?”

  母鳳沁冷聲道:“只要他跟我走,我自然有辦法控制他,這層,你不用擔心…”

  我道:“是嗎?不是用藥物制造出一個傀儡吧?”

  母鳳沁道:“只要他留在我身邊,就算是一具軀殼,我也不在乎…”

  我再一次為母鳳沁的心狠手辣由衷的佩服,還好林瑞沒落入她的手中,要不然就成一個植物人了。

  我想了一想。問她:“你在西楚皇宮,勢力也夠大的,居然能調動兵士?”

  她淡然地道:“一個受寵的妃子,人人爭相巴結的對像,有什么不能辦到的,只要讓那清妃向那些將士們許下承諾,他們還會不聽指揮?”

  我放下心來,微微一笑:“原來,這一次的行動,并沒報給西楚皇帝。只是你們私下的行動,這,我就放心了…”

  我想,行動可要快點,我們才能盡快的離開西楚,要不然等那皇帝醒悟過來,大街的搜尋他的愛妃。我們可就難以走了。

  我正想著,她眼光離的望著林瑞,口角出鮮血,老爹皺了皺眉頭,走上前來,幫她把脈,道:“她地心脈已斷,看來,命不久已…”

  我吃了一驚。道:“不會吧,還沒怎么樣,她怎么就這樣了呢?”

  老爹嘆了一口氣,道:“她的一生。都是為了瑞王爺,可如今,瑞王爺給了她致命的一擊,讓她心脈傷得極重,她已經了無生志…”

  我道:“這怎么辦,我還想讓她說出那張真的神宮圖在哪兒呢?”

  母鳳沁微微睜開雙眼,望著林瑞,道:“瑞王爺,既使你跟我走,我想我也不會傷害你的。我又怎會舍得傷害你呢?我想,既使我手中拿著軟骨散,也不會把它放入你的口中。女人,就是這么心軟…”

  我急急的道:“母鳳沁,你先別管什么心軟不心軟,你告訴我,那張真圖在哪兒…”

  母鳳沁眼神渙散,道:“我為什么說出來?他一點都不在意我,不管我幫他做了什么…”

  我勸道:“母鳳沁,你說出來,說出來,他一定會在意地…”

  當然在意了,為了這個神宮,我們可花費了不少力氣。

  聽了我的話,她眼神陡亮道:“是真的,他真的在意我?那他為什么不抱一抱我?”

  我轉眼望著林瑞,他的眼神是不贊同的神色,在我眼光的威脅之下慢的走了過來,我忙把他的手遞過去,讓母鳳沁抓住,母鳳沁眼中竟慢慢出淚來,看得我心酸不已,我不由得承認,女人就是心軟,把他地手在臉上磨擦,道:“瑞王爺,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幻想了多久,只要你抱一抱我,我什么都告訴你…”她息著,口中鮮血直,眼看就不行了,我忙扯了一下林瑞的衣袖,示意他上前,低聲道:“你不問出神宮圖,別想我會承認太子妃之位…”

  他忙一笑,走上前去,一把攬住母鳳沁,生硬,僵化,全沒有往日的溫柔…

  這時的情景,讓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篇著名的武俠小說中的情景,這個情景是多么的相似,看來,歷史不斷的重演,不論什么時候,都會遇見你想都想不到的小說中的情景。

  母鳳沁卻極為足,倚在他的懷里,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了幾句話,我沒聽清楚,沒有一個人聽清楚了,除了林瑞…

  母鳳沁嘴角出淡淡地微笑,是那么詳和,美麗,她的手垂下,終于閉上了眼睛。

  林瑞嘆了一聲,將她抱起,放在塌上,用薄被蓋上她的尸身,在屋里踱了幾步,皺著眉頭,我以為他在為母鳳沁而傷心,也沒打擾他,做人,有時候還是需要寬宏大量地,我可不認為我在吃醋啊什么的…

  他卻踱了幾步道:“我們都出去,讓愛妃與司徒姑娘在她身上找出那張圖,她說,那張圖藏在她底衫之下…”說完,帶頭走了出去,沒有再望睡榻之上的母鳳沁,腳步匆匆的,顯然被神宮圖的既將出現而打動,他的心思已全然放在了神宮圖上,對神宮的熱望占他整個心神,這個為他做了這么多的女人,沒有再占據他一點心神,這樣的男人,有的時候,感情真的淡薄到極點…

  我才了解他的冷酷,是真的很冷,對于他不喜歡的人,他冷到了極點,連施舍一點感情都不愿意。

  我想,這也是不是一個為王者應該擁有的品質呢?可我的心里卻還是有一點微酸,為了這個得不到愛的母鳳沁,她是不是也很可憐,從小到大被人陪養成聯姻的工具,為了自己心目中的真愛,她只有幫助那人,希望那人能把自己放在心里,卻沒曾想到,這人卻毫不把她放在心上,男人的冷酷,有時候真的很可怕,他可以冷酷到擊碎別人的心,還無辜的表明這一切不關他事第一百七十四章足;現在開始,我才知道,瑞王爺可以冷酷理智到如此的怪,他可以從大齊皇帝最不得寵的兒子,一路飆升,成為熾手可熱的太子,一個擁有如此冷酷心腸的瑞王爺,具備了所有成為王者的條件,他怎么會不成功?

  我越想越感覺心驚,我感到,如果有一天,他對我的心改變了的話,我也會像母鳳沁一般,他連看都不會看上一眼,這更加堅定了我把太子妃之位不承認到底的決心…

  我一邊想著,一邊與司徒一起除開母鳳沁的外衫,司徒忽然間說了一句無頭無腦的話:“他不會這么對你的…”

  我轉頭向司徒望去,她卻沒有望我,望著榻上躺著的母鳳沁,我懷疑她是不是在對我講話,又或許是對著母鳳沁的鬼魂在講話?

  我正思量著,這世間是不是真有鬼之類的問題,她又道:“瑞王爺一旦中意一個人,就很難改變,他不會這么對你…”我才明白,她是在對我說話,我淡淡的道:“你怎么會知道?”

  俗話說得好,男人的通病就是好,記得現代之時,有一位影視巨星,紅杏出墻,與其它人生了一個女兒,對媒體講的一句話就是:“我范了所有男人的通病…”他傷害了他的子,最后的說話就是這樣,沒有絲毫的歉意,我可不想自己以后落得如此的下場…

  司徒終于把頭轉向我,道:“連我,因為你,在瑞王府附近被軟的那些天,他都可以善待,他怎么會如此待你?”

  我想,看來,在瑞王府的那些日子,林瑞已經收買了司徒的心。不就是幾本破秘芨嗎?至于你這么跟他講好話?我不由得嘴巴一撇,以示對她的輕蔑。

  司徒知道了我對他的輕蔑,道:“你以為幾本武林秘芨就能收買我?我在瑞王府住過一段時間,別的不知道,只知道他的書房里貼著你在皇宮里第一次見到他時的歪詞,他告訴我。你還假稱是我作地,書房的桌子之上,放著的是你在客棧飲過的杯子,這些都不出奇,奇怪的是,書架之旁,居然放著一個顯然被拆成幾截,又重新裝了上去的梯子。居葉統領講,這個梯子,是你爬墻用過地…”

  我心中又泛起了那種酸酸甜甜的感覺。嘴里頭卻喃喃的道:“說不定他有戀物弊呢,把這些東西收集起來有什么用?”

  司徒不明白我所說的戀物弊是什么東西,卻望見了我眼中的猶豫與閃爍,她嘆了一口氣道:“慧如,從小到大,我們倆就在一起,我雖然沒有人真心對待,但如果你能得到真心,我也高興…”

  原來。司徒雖然沒心沒肺,便對于西楚皇帝對她的傷害,還是在意的。

  原來,那張圖真的被在母鳳沁地內衫邊角之中,我把林瑞叫了進來,打開發那張圖,林瑞見了,久久沉默不語。我不問他:“這是什么地方?”

  同樣的圖,一個宮游走出來的地方,只不過上面地空心字為東明月閣,與那東明月湖一字之差,而圖上畫的,居然是一個建筑物的模樣,一個石頭搭成的建筑物。

  我道:“這個地方,你知道?”

  林瑞道:“恩,但這里,絕對不會是神宮所在…”

  我奇道:“為什么?”

  林瑞道:“這個地方。方圓一里內都是堅硬無比的石頭,根本不能在這建立如此大的機關通道,具你所說,石碑上的機關與神宮有關,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機關暗道,怎么可能安在那里?”

  我問他:“你所說的地方,是哪里?”

  林瑞嘆道:“如兒,你知道嗎?大齊皇宮建成已有幾百年地歷史,而建成之初所用的石材,全部都是從后山之中采挖,不知用了多少的人力物力…”

  我道:“難道你所說的地方,就是皇宮后山的采石場?”

  我不也瀉了氣,所謂的神宮,必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地下工程,又怎么會建在一個鐵锨砸下來,就起幾個白印子的地方?就算是在現代,如果在一個巨大地石塊之內建起東西,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的炸藥,才能稍微能建得成,何況是科學技術遠遠落后的古代?只怕不能建成吧?

  我翻出那三塊石碑上拓印下來的東西,仔細的看了看,疑惑了很久的那個問題又在我的心中升起,為何這個三塊石碑雕刻

  機關布置之圖會如此多的錯漏?

  我不由得想,莫非,這個神宮的機關暗道從來沒有建成過?那么,是不是表明,這個神宮,根本就是一個騙局?

  我把心中地疑慮向林瑞道出,他聽了,不也皺起了眉頭,臉上出失望之

  我勸道:“現在只有回到大齊,找到圖上的這個地方才能知道具體的真相了…”

  我神色淡淡的道:“奔波了一整天,我也累了,王爺請出去吧!

  林瑞緊皺著眉頭,上前一步,道:“如兒,本王最怕的就是你出這樣的神態,拒人于千里之外,仿佛隨時會隨風而去…”

  我淡然的道:“王爺,我真的累了…”

  林瑞上前一把攬住我,緊緊的,他嘴里的熱氣在我的頭頂,我的鼻梁撞在他的前,差點把我的淚水給撞了出來,我想要掙脫他,他卻把我抱得那么緊,他在我耳邊道:“如兒,不論你心底想什么,本王都不會放你走,永遠不會…”

  我的鼻子傳來酸痛,不由得氣急敗壞,喃喃道:“這件事,哪能由你?”

  林瑞猛的松開我,道:“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他的眼睛中發出凌利之極的光,整個人充了肅殺之氣,白玉般的臉孔深深的直往外散發著寒光,我心底一寒,從來沒見到過他用這幅面孔對我,我不由得有些害怕,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感,提了提膽,心想,我一個穿越過來的老人,還會怕你個十八九歲的青少年?

  提著膽子卻道:“我的意思不是那樣的,我的意思是這樣的…”說實在的,在看到他那么對待母鳳沁之后,我是有點兒害怕的,這樣的男人,如果惹急了他,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來,所以,識實務為俊杰的良好品德又在我的腦中不時的浮現,因此,一見他發怒,最好的辦法,就是避其鋒芒…

  我心情忽然之間變得極為沮喪,為何我就不敢再說一次剛剛的話?難道我被一個青少年收伏了?

  林瑞忽然間笑了,渾身的肅殺之氣消失無殆,他點了點頭,臉上現出一絲無可奈何,用手撫了撫眉心,道:“如兒,本王是太過緊張你了,所以才…今晚,本王就睡在這里了…”

  “什,什么,你,你別得寸進尺,為啥,你睡在這里?”

  林瑞又皺眉道:“本王不睡在這,睡在哪里?一共三間房子,司徒姑娘與房東太太,那位清妃睡在一起,老爹與小福子一間,房東與他們的孩子還擠在柴房呢…”

  臉上的神情是,你怎么這么不懂事呢,出門在外的,還這么多講究?我見了他臉上的神情,讓我感覺得我很不對,很不能體諒別人…

  他淡淡的道:“本王不會做你不愿意的事的,如兒…”

  我想了一想,終于在他目光的威脅之下,我和衣躺在里側,他也側身躺下,我們之間,隔了好大一個,大得可以又睡一個人了,我聽著他平穩的呼吸之聲,心中的緊張慢慢放松下來,朦朧睡了過去,恍忽之中,感覺寒風吹在身上,極冷極冷,正想縮成一團,卻被人暖暖的抱著,身上的寒冷被驅除,睡夢中,聽見有人喃喃的道:“如兒,一輩子,本王都會抱著你…”不知道是不是在夢中,我感覺我居然笑出了聲,又足的沉入夢鄉。

  清晨醒來,我發現自己居然趴在他的口,如一只小狗一般,兩只手還攬著他的身,而不是他攬著我,這樣的我,還能夠說什么?難道視若不見在把他罵一聲,告他非禮?我想,我不在地頭兒找個兒鉆進去,就算是對得起觀眾了…我看見窗口又接二連三的有人影閃過,看來又是司徒小福子一群人了…第一百七十五章石頭山

  那位迷糊糊的清妃放了之后,我們又快馬加鞭的趕到那個皇宮后面之上的石頭山上,這里,是一個極為偏避的角落,這座石頭山已被開采了一半,剩下的石山白晃晃的,上面寸草不生,石頭山的中央,有一座石屋,橫額上寫著明月閣,就是這里,一間普普通通的石頭搭起來的石屋,據林瑞說是以前修皇宮的工人們住的地方,不過已經荒廢了幾百年了…

  我們走過去一看,石屋的大門被人用一塊巨大的石頭封住,連窗子也被用石頭封死,沒有一絲隙,整個石屋看起來就是一堆堆得整整齊齊的石塊,而且,神宮也不可能在石屋里面,因為石屋是那么的小,最多也只有百來平方米,這么小一間斗室,能藏得下一個神宮?

  我越來越肯定這個神宮圖紙只怕是一個騙局,哪有這么簡單的東西?把神宮簡簡單單的標出來,告訴你,這就是神宮?相反,我反而更相信那三塊石碑上的機關暗道,雖然錯誤百出,但是,它起碼有一個神宮樣…

  很顯然,老爹三人也頗為惑不解,甚至有些垂頭喪氣,這個巨大的采石場上,只有這一個石屋有可能藏得了東西,可是,一堆堆積出來的石塊能藏得了一個神宮嗎?

  看了看遠處的皇宮,巍峨,雄偉,碧瓦紅墻,與此相比,神宮既使處于地下,也應該有一定的規模吧?

  我們圍著這間石屋走了一圈又一圈,又對照了石碑與那張圖,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這張圖的確是那玄機圖,也就是神宮的位置圖,至于這個石屋是不是神宮,這張圖上可有標出,兩相對比來看,三塊碑上的機關布置應該是進入神宮以后的所遇到的?蛇@機關的尺寸來看怎么也裝不入這個石屋里面,我又想起了這機關布局地漏百出,心中不由得一亮,難道,我所猜測的相反,這三塊石碑才是用來惑旁人的東西。而真正的神宮就是這個石屋?

  每個人聽到神宮兩字,總是把它想象成巍峨宏大的建筑,可實際上誰也沒有真正看到過神宮,誰也不知道神宮到底是怎么樣的,又或許,神宮僅僅是一個代稱,對他們不明白地神圣事物的代稱?

  想到這里,我豁然開朗。那么,不管這個石屋是不是神宮,只要打開門看看。不就了解了?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林瑞,林瑞點了點頭,道:“也許,這也是這么多年沒有人找到神宮的原因,所有看過這張圖的人,既使畫出了其中的關鍵所在,但也不會相信這個小小的石屋就是神宮,反而去研究那三塊復雜無比的石碑,把時間與精力浪費在機關布局地上。但話雖這么說,我們怎么才能打開這個石屋?它可是用萬斤重的石塊封起來的…”

  我道:“既然這里是神宮,前人們又留下了這么多地線索讓我們尋找,必定會留下一個入口,這石碑上的機關雖然錯誤百出,但有一個地方卻非常正確,就是入口的地方…”

  我走到石屋的正門之前,正門之前的空地上有一個圓圓的如手柄一樣的石柱。我搖了搖它,隨著我的搖動,它緩緩的動了一下,又停止了,我看了看那石碑上地記載,對小福子道:“小福子,你來搖動這個石柱,有多快就搖多快…”

  小福子惑的望著我,這個石柱離石門如此之遠,不可能是石門的手柄之類的?蔀楹螀s要搖動這個石柱?但他卻沒有說什么,走上前來,雙手放在石柱之上,猛地搖動起來,剛開始的時候還比較緩慢,后卻越搖越快,我隱隱的聽見石屋里傳來隆隆的聲音,忙叫住小福子:“不用搖了!

  只見石門被緩緩的打開,幾千斤上萬

  石門緩緩的向屋內移動,我知道,我猜得沒錯,雖說詳,將發電機說成神力器,而搖頭石門前的手柄說成‘飛快的舞動門前引路之石!珜嶋H上,這石門的啟動裝制不就是一臺現代隨便一個大一點的商店都備用的發電機?

  有時候越簡單的東西越讓人摸不著頭腦,或許有古人會看懂這三塊石碑的碑文,但是首先會被這碑文上繁復復雜的機關暗器搞了個頭昏眼花,接下來,又會為了尋找神力器,引路之石之類地東西,找了個口鮮血,卻想不到,實際上就是這么簡單,一張簡單的玄機圖,上面明明白白的標出了一個神宮的地址,這一切都是真的,卻被人類復雜的思想得復雜無比。

  石門打開,我們走入石屋,石屋里光線很暗,老爹,小福子點燃隨身帶來的火把,我們才發現,石屋之中,居然還套著另一個小小的石屋,看到那個小小的石屋,老爹他們的臉色差不多絕望了,所謂的神宮,不就是在這么個小小的石屋之中吧?

  只有瑞王爺,臉色淡定,仿佛得失都不在他的眼中,我不由得問他:“王爺,您不失望?”

  林瑞淡淡的笑了:“本王什么時候都知道,人定才能勝天,不管大齊遭遇什么樣的危機都好,不管能否找到神宮都好,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件虛無的事情之上…”

  我疑心大起,他左騙右騙的讓我參加什么古禮,把我騙成了太子妃,不就是為了讓我幫他找這個神宮嗎?怎么臨到頭了,他反而不在意了,難道說,找神宮不是他的初衷,他的初衷,就是為了把我騙成太子妃?

  還聯同老爹光冕堂皇找一大堆借口,解大齊之危什么的?

  神情慎定的瑞王爺被我疑惑的眼光盯得有點兒不慎定,眼神閃爍了一下,轉移話題道:“這個小石屋,怎么打開,還是搖那個門前的石柱嗎?”

  我想,還是暫時放下這個讓我惑不解的問題,打開這道石屋再說,我點了點頭道:“對,還是搖那個手柄…”

  老爹忍不住問道:“丫頭,這機關暗道就這么簡單?”

  看來老爹也研究過這三塊石碑的碑文,要不然,他不會這么的惑,我笑了笑道:“老爹,那么你說,還會有什么入口?”

  老爹,江湖人稱鬼影神醫的高手,這時也不得不搖了搖頭道:“這三塊石碑,我研究了好幾年,可一直摸不著頭腦,本想宣王會找出那張玄機圖,讓我映證一下,可他始終沒辦法找到,但這么簡單的入門方式,我倒真沒有想到…”

  我暗想,簡單,你看我讓小福子做得簡單,但以你那頭腦,怎么會明白千年以后的東西?怎么會知道搖一搖手柄就會打開道門?而且要飛快的搖才行?

  小福子早就上前,搖將起來,只聽得隆隆聲起,石門又被打開。

  我正想著,這石屋不是一屋套一屋,套上個十屋八屋吧?還好,這種戲劇化的場景沒有出現,小門一打開,我就看到了屋子中間的一件事物,把我了個目瞪口呆…第一百七十六章神宮?

  看得很清楚,再清楚不過了,屋子的中央,停著一輛集裝廂卡車,上面已經生了銹,幾乎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但模樣上看,它還是一輛集裝箱卡車,而且,當我轉了幾圈,仔細打量之后,確認,這正是那了輛卡車,那輛與我乘坐的小車相撞的那輛超大型的卡車。

  那一天,天色陰沉沉的,我駕駛著小車往公司趕,我就要榮登總經理的職位,由于前一晚興奮過度,整晚沒睡,不知道怎么的,興奮過后,卻是疲倦,我一邊開車一邊感覺到了睡意,卻不防前面來了一輛卡車,而這個時候,天際忽然打了一個響雷,我一驚,手腳一顫,只感覺小車如飛般的向卡車撞了過去,而這一撞,把我的靈魂撞來了古代,可我沒有想到的是,這輛卡車卻通過時空轉移到離我那個年代的幾百年之前,還被人封為神宮?

  我不由得想到,那么,里面的司機是不是像我一樣,時空轉移?

  老爹幾人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驚問:“這是什么東西?”“這就是神宮?”“這個破玩藝兒就是神宮?”

  我沒理他們,示意小福子幫手,打開后面的集裝廂門,爬到了車里面,這是一個極大的集裝廂卡車,里面的空間很大,如一個小小的房子一般,更讓我奇怪的是,集裝廂里面的東西,一箱一箱的,用的是那種檀香硬木,外面漆了一層油漆,這種箱子,在現代又不會有,顯然是古人所制,幾百年了,居然都沒有蟲蛀腐的現像,我打開一個箱子,往里望去。只見箱子里面竟然是一箱子的油,油浸著的,是我非常熟悉的東西,一本本的現代書籍…

  我伸手進去,拿起一本書,書被油紙包裹。已被油浸得透,打開油紙,書卻沒有絲毫腐,封面上寫著,《宇宙空間》,再拿起一本書,上面寫著的是《兵器知識》…

  這個箱子里面裝的,居然全是科普知識書籍。我又打開另外幾個箱子。同樣,里面有箱子的不明油物,里面浸著地除了書籍之外。還有一些油紙包裹著的攝像器材,錄影器具,我還發現了一個極大的箱子里面裝了一臺發電機…

  我不由得想起了穿越來之前我聽到了一則新聞報導,說的是本市一年一度的科技書籍展覽會將于近召開。

  難道,撞我的那輛卡車,竟就是運送科技書籍展品地卡車之一?

  經過了無數的尋找,查找的神宮,里面沒有金銀財寶,沒有珠玉寶石。有的,只不過是車的浸入油中的書籍?

  我忽然感到命運真是諷刺之極,一個在現代極為普通的運送書籍的卡車,到了古代,竟然被人尊稱為神宮,還花費了無數地心力,設置了無數的團來保護這么一輛卡車,這卡車上的知識實際上又能幫助大齊多少?而我又感覺到了失望。如此看來,這里,再也沒有了能回到現代地任何機,有的,只不過是輛破破的卡車…

  在一個小小的箱子里,我發現了一張紙條,也用油浸著,上面用鋼筆寫的是極為漂亮的正楷:“我為這輛集裝廂卡車的司機,由于出了車禍,莫名被帶來古代。與我同來的,只有這輛卡車,我落在了蜀中,被那位救我的老人賜姓為雷,書上地東西,我雖懂不了很多,但卻幫我很大,讓我在古代能夠立足,并被皇上看中,把卡車與我帶入宮中,但是,事情漸漸的超出了控制,我不愿意看到更多的人因為我運用現代知識而死亡,于是,趁皇上犯上頭痛之病,勸諫他將這輛卡車封存,如有后人情況象我一樣,從現代來到古代,必定能很快的打開神宮,望這輛卡車能幫到這人,知識雖然超出了千年的時光,但知識是無罪的,望此人能善用知識…”

  這是一個善良的人,知識是無罪的,他最終也沒有毀掉這個集裝廂卡車上地書籍,還將它好好的保存下來,他原來就是蜀中雷家的先祖,那張玄機圖,想必經過了好幾代,一代代的傳了下來,最終被歸寧帶出了蜀中雷家,他整個人連身體與靈魂都穿越時空而來,陪同他的,還有這輛卡車,而我,卻是靈魂穿越,身卻留在了現代,有可能已被粉身碎骨,我們相隔的時間,卻如此之長,相隔了幾百年,兩輛相撞的車,偏差卻如此之大,我不得不感嘆世間未知事物演變之奇,奇得我都不知說什么好了,而我更加的失望,因為我知道,這位卡車司機也沒能回到現代,忙了半天,又忙成一場空…

  老爹看到卡車里的一切,眼中出失望的神色,喃喃地道:“原來,這就是神宮…”

  我淡淡的道:“老爹,你是不是太失望了呢?神宮并不如你所愿的模樣?”

  老爹嘆了一口氣道:“丫頭,你別用那種眼光望著我,不錯,我的確是皇上派出去調查神宮之的人,選擇了宣王,也是因為我對一個人的承諾,其它的,我并沒有欺騙你,再說了,我能欺騙到你嗎?”

  他最近一句話倒是說得很對,仿佛自從我穿越過來之后,把他搞得一個頭兩個大的時候比較多。

  我把眼睛直視入他的眼中,道:“那么,老爹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為了什么人的承諾而幫助宣王?”

  老爹臉上現出可疑的尷尬,把頭轉過去,道:“這個,是為父的隱私,你不是整天對我說,要尊重人家的隱私嗎?”

  他學得倒快,我前幾天才對瑞王爺大吼,要他尊重我的隱私,別整天時不時的仗著有武功神秘莫測的出現在我的身邊,就被老爹給學了去,行,我不問你了,問別人,行吧?

  林瑞站在我的身邊,臉上的神色淡淡的,沒有失望也沒有沮喪,仿佛這種結局是他意料之內的事,他道:“原來所謂的神宮就是如此,與本王猜測相差不遠,神宮之內不會有什么珠玉寶器,所有的,肯定是這個朝代不會有的知識,本王本就對神宮內的東西能立刻產生效應有所懷疑,現在看來,本王的猜測倒是正確的。其實,這些東西,豈不比珠玉寶石更加的能幫助大齊第一百七十七章悲意

  抬了抬眼皮道:“那王爺你與老爹所說為了大齊的內不得不把我成了你的太子妃之事,顯然是沒有的事啰?”

  林瑞顯然沉浸于自己的思緒之中,隨口說出了自己真實的想法,不料卻被我聯想引申到這個重要的問題上來,他不由得一怔,道:“當然不是,那時候的確是如此考慮的…”

  我淡然道:“既然這樣,如今,這神宮也找到了,請準許我辭去太子妃之位!

  林瑞聽了,臉上的表情變得很奇怪,忽紅忽白,似要發怒,又似無可奈何,我甚至感覺,只一瞬間,他的肩膀就垮了下來,那位淡定,漠然,仿佛可操縱一切的王爺居然出了茫然之,狹長鳳目中的眼眸黑黝黝的望著我,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疲憊,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疲憊,他轉過身,背對著我,聲音嘶啞,道:“如果本王說不行呢?”

  不期然的,我感覺我的心顫動了一下,因為我聽到了他聲音之中的悲意,我喃喃的道:“為什么,只不過,原本立我為太子妃不就是為了解開神宮之嗎?”

  他道:“為何你現在還這么看?本王所做的一切難道你還不明白?”

  這一瞬間,我不由得有些軟弱,口氣沒有那么淡定與強硬,只道:“你難道又會明白我?”

  他猛然轉過身來,道:“本王當然知道你,知道你不喜歡被約束,不喜歡與人爭寵,本王答應你,從此本王只有你一人,后宮不再納妃,你想要出宮,本王也應承你,你隨時可以出宮。你想去任何地方都可以,只要你能最終回到我的身邊,難道,這樣,你都不愿意留下…”

  我看見了他眼中的緊張與激動,黑色的眼眸中仿佛散發出灼熱之極的光來。他看著我,強忍著什么,手卻輕輕的揚起,撫了撫我的面頰,道:“如兒,我知道你是一個不一般的女子,本王不敢把自己的意愿雖加于你,這只能使你離本王越來越遠。但本王希望你能考慮一下,留在本王地身邊,好嗎?”

  我感覺到他語氣中的真誠與哀傷。我想搖頭表示不行,可脖子卻仿佛僵硬如石一般,一刻都不能動彈,我剛想開口,他卻用手指按住我的嘴,道:“如兒,先別說,你在我身邊留多三個月,三個月后。你想走,本王絕不攔你,你知道嗎?具古書記載,這神宮之內的東西除了蜀中雷家的那位先祖,沒有人能看得懂,本王雖然不明白這位蜀中雷家的先祖所說地車禍,穿越是什么意思,但是。如兒,這么多年來,只有你能看懂這三塊石碑,本王想,這神宮之物,您必定也能看懂一部分,如兒,你幫幫本王行嗎?”

  他都這么放低要求,放低身段了,我還能怎么樣。除了說好之外?我還是垂著頭沒有說話,只思考著怎么說呢,他就叫上了:“你不出聲,就代表你答應了,恩,好,如兒,本王知道你不會如此冷心冷腸的,本王不虧與你相一場,如今的形勢,本王在朝中地位未穩,如果傳出太子妃走了的消息,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波,如兒,到時候,你可要幫助本王啊…”瞧他說得可憐夕夕的,仿佛我一走,他那太子之位就不保了似的,我雖然感覺他把我的作用說得有點夸大其詞,但是,他說得也對,被他騙婚不過一個月,太子妃就無故失蹤了,朝中不知會傳出什么樣地流言,也好,就多呆三個月,只不過三個月罷了,有什么?怕什么?他不會霸王硬上弓的吧?

  不過,找到了神宮,聽葉不凡講,倒起了很大的作用,原來朝廷之內反對齊瑞林立為太子之聲,少了很多,如今地朝廷可謂風平靜,原來明目張膽反對齊瑞林的朝廷官員,基本上已經閉嘴不言,聽葉不凡的口氣,這次神宮的出現,確實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雖然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裝了現代科技知識書籍的破卡車,但對他們來說,神宮就應該是這樣,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一個神仙留下來給天命之子的東西,一個神秘之極的東西…

  依照皇室禮儀,我與瑞王爺要搬入宮中之內地太子府內,原來的太子,現在的平王居住的地方,我本不想去,后宮之內,是一個讓人氣悶之極的地方,所面對的,又是無休止的爭寵與爭斗,雖說我現在為太子妃,不必與任何人爭寵,齊瑞林向我承諾不會再娶,我想,至少這三個月內他會達到這個承諾的,但是,一入后宮,并不比我以

  小地尚儀的時候,如今,身為太子妃的我,何嘗又不中之釘?

  更何況,還有一個母儀天下的皇后在宮中坐鎮?這個母家,有一個母鳳沁就讓我煩不勝煩了,何況是那位宮斗成了的母皇后?我可一時半刻的沒忘記母家皇后的護龍衛殺手,連小福子與司徒聯手都不打不過他們,不過,還好有個老爹,飲了毒水之后,功力提高成魔鬼一般…

  我思前想后,感覺在老爹的保護之下,我龍潭虎也能闖,猶豫半晌,終于入宮,其實心底也有點兒好奇,這西楚的皇宮我呆過了,那么,這大齊地皇宮,我可還沒呆過,不知道兩者有何不同?可見,好奇心害死只貓,這句話說得不錯…

  何況,只有三個月時間,更何況,如果我想走,隨時隨地都可以,有老爹這尊神在這里,我怕什么?

  我不由得心中充未來勇闖皇宮,任何人不在我話下的雄心與壯志…這個,不就是三個月嗎,我還能挨不過去?,畢竟有前面當尚儀打下的底,不是嗎?

  我確沒有想到,我的身份不同了,入宮的禮儀也明顯不同,我不由得想起司徒入宮之時,被一大群嬤嬤圍住教授宮廷禮儀時的情景,那時候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尚儀,是多么的悠哉游哉,她在宮內受苦,我在御花園隨處逛,可如今,風水什么時候都是輪轉的,如今輪到我了,雖說在我的抗議之下,沒給我傳授什么宮廷禮儀之類的,但是,入宮時候穿的那一套繁復復雜的衣服卻讓也我頭痛萬分,一個頭都要梳兩個時辰以上,衣服左穿右穿,復雜過林瑞騙我的什么古禮…我忽然間很后悔,一時心軟答應齊瑞林,是不是錯了?但我這個人比較講信用,如果要我反口,豈不叫齊瑞林鄙視死?連帶小福子與司徒,老爹他們也可能對我的人品產生了動搖…

  終于,我們步入了的皇宮的大門,開始拜見皇帝皇后,以及諸位嬪妃,在所謂的古禮加婚禮之上,這些人,我基本上都見過,特別是皇后與皇帝,雖然當時對于我來說,只不過是兩張雖透著尊嚴卻模糊不清的面孔,但這位母儀天下的皇后母云姬的氣勢,早已讓我映像深刻,心里邊對她產生了莫名的警覺,如今,當我再次拜見她的時候,才有機會近距離的打量她一翻,鳳睛龍額,果然,她的美與母鳳沁有些相似,卻多了一些尊貴與成,就仿佛一件已經雕琢好,而且經過了無數歲月的磨潤的玉器,其價值,早已比當初雕好之時翻了無數倍。她的身邊,照樣了四大貴妃,其中就有宣王的母親,被封為德妃的那位,聽人,這位德妃是皇后身邊一位宮女,后被皇上寵幸,竟混到了貴妃的位置,沒被母云姬給滅了,可見這位也是個極能隱忍的角色,

  她神色淡淡的,衣著極為素雅,在四大貴妃娘娘的中,顯得毫不起眼,她的兒子宣王,在任何場合,與太子的關系都極好,但卻能以雷鳴不及掩耳之勢,迫太子下臺,可見,這位德妃的能量有多大,我不由得想起那個傳已久的流言,從大齊的皇宮一直傳到了西楚的皇宮,說是宣王十幾歲的時候一劍刺死了一個冷宮之妃,事后卻不了了之,讓皇上絲毫沒有追究,這是不是也表明,這位德妃,的確是一個稍微與皇后母云姬抗衡一下的貴妃呢?

  不過,我卻知道,不管這位德妃以前與皇后多好,但自從她的兒子宣王用計把太子拉下馬之后,兩個人之間,肯定有了無法彌補的痕跡,,其它三位貴妃時不時的望向皇后,以示討好與詢問,而這位德妃娘娘卻眼光從不望向她,她們兩人座位極近(就一尺之遙),兩個人的目光卻從不對上可以看得出,她們兩人之間的裂痕有多大…

  相反的,被四位貴妃與皇后眾星捧月一般捧在中心的那位皇上,雖有氣勢,但卻被我忽略不計,在我的心目中,他只不過是一位相貌俊美的中年人罷了。第一百七十八章權勢熏天的母家

  告之后,葉不凡走進了太子齊瑞林的書房,書房之中青鸞與瓊花等人,太子坐在書桌之旁,微微皺著眉頭,等待他的到來,葉不凡知道,瑞王如今雖貴為太子,但是,內憂外患尤多,也難怪他自從當上太子之后,反而臉上沒有了慣常的笑容。

  葉不凡道:“太子爺不必擔心,太子妃既然決定留下,那神宮中拿出來的東西,想必她會幫助王爺解釋清楚…”

  齊瑞林道:“雖說如今我們取得了一個勝利,讓父皇立了我為太子,但是,朝堂之上,后宮之中,大都為母家勢力,有些事情,連父皇都已經無法控制,這一次,母家只不過是以退為守,不與父皇正面發生沖突,母家隱藏的勢力極大,真要斗起來,我們恐怕還不是他們的對手…”

  葉不凡道:“太子爺放心,太子爺是不是擔心護龍衛之事?”

  齊瑞林道:“護龍衛是一方面,這些武功極高的高手,只聽命于皇后一人,上次為了打擊宣王,皇后把這些護龍衛借給了我幾天,不管我讓人怎么挑撥,他們都不為所動,鐵了心般的跟著皇后,這幾人只不過是護龍衛的一部分,卻不聽皇上的命令,只聽皇后之令,可見有多可怕,如果他們有朝一反了起來,護龍可能就變成屠龍了…”

  葉不凡緊皺眉頭,對他所說的屠龍可不敢隨便接話,道:“這也是百年之前留下來的規矩,由母家訓練護龍衛,前幾代還好,母家安份守紀,護龍衛倒也忠心于皇上,但到了這一代,護龍衛卻全變成了母家的私人衛隊,連皇上都受制于它…”

  齊瑞林道:“這些護龍衛還不可怕?膳碌氖,這幾十來來,母家在朝堂內外培植的勢力,以母家的女兒為聯姻工具,讓全國上下之人以娶到母家之女為榮,而母家還四處收羅官宦之女作為他們的干女兒。以此來達到與人政治聯姻的目地,全國上下,不下三百名高官的夫人都是母家之女,而勾聯起來地勢力遠不止這個數,除了諸葛家之外,母家與其它三姓五望家族已經聯成一片,推薦,這樣的薦官制度。能推薦出什么樣的官員來,不得而知了,不愿意同的諸葛家族因此而避世紅塵之中。算得上唯一與母家無牽涉的三姓五望吧…”

  葉不凡道:“主子,屬下不明白地是,母家的勢力既如此龐大,可為何這一次皇后娘娘會這么輕易的默許皇上立你為太子,沒有絲毫阻撓,而且,朝廷之內一片叫好之聲,連宣王與平王的羽都平聲靜氣,沒有絲毫動靜。難道神宮真的起了那么大的作用…”

  齊瑞林嘆了一聲,道:“這也是本王不明白的地方,照道理來說,母家應該極力反對,復立平王為太子才是,但是,這一次的勝利來得如此地順利,連我向父皇請示以古禮娶如兒。都順利之極的通過了,這些一帆風順,卻讓我感覺風雨來,不知道母家暗中在籌謀什么?”

  葉不凡道:“主子有沒有把這些疑惑講給太子妃聽?”

  齊瑞林掃了他一眼,淡然道:“怎么,葉統領一向不是對太子妃諸多意見的嗎?怎么這次?”

  葉不凡尷尬一笑,道:“主子,那是她還沒為太子妃之前,如今,她既然是主子地妃子。屬下當然…”

  齊瑞林聞言一笑,也不戳穿他話語之中的前后矛盾,道:“有些東西,還是別讓她知道的好,而且,她只應承我為太子妃三個月…”

  葉不凡看到了主子臉上黯然傷神的顏色,心里邊把那位太子妃又腹誹了一通,無非就是多少女人求都求不來了,你倒好,還要讓人求你當三個月的太子妃…

  他臉上卻出同情之,向齊瑞林道:“主子不必擔心,太子妃既然答應了留下來三個月,那么,以后留下來一年,十年,甚至一輩子,那還不是順理成章之事…”

  葉不凡為齊瑞林貼身侍從統領,雖說是主子的家事,他本無言口,但是,跟的主子時間長了,不由自主的有時候就上兩言,更何況,主子說得對,他對這位有騎在主子頭上之嫌的太子妃地確心懷不的,他一幻想起主子求太子妃留下三個月之時的哀怨情景,心里頭的氣兒,就不打一處來,不就是個女人嗎?這個世界上,四條腿的蛤蟆少,但兩條腿的女人大把,而且,個個兒都是絕

  當然,葉不凡的臉上是絕對不會出對太子妃的不地,而且,比任何人對太子妃都尊敬,老巨滑,不就是形容像他這種人的嗎?

  齊瑞林聽了他的話,心中不由得稍稍有些放松,臉上出堅定之極的神色,道:“你說得對,本王一定有辦法讓如兒一輩子留在我的身邊…”

  葉不凡雖然不那賈慧如,但對她的才華還是佩服的,他道:“主子,太子妃每每總有一些奇特之論,主子何不把這些向太子妃說說?”

  齊瑞林點了點頭,喃喃的輕嘆:“不知怎么的,自從探明神宮之后,本王卻不愿意她再與神宮扯上任何的關系…”

  葉不凡皺眉道:“主子,具那蜀中雷家先祖所言,這神宮是從另外一個不知明地地方過來的,難道你怕…”

  齊瑞林點了點頭,道:“本王的確怕…”

  這一對主仆卻同時沉默下來,再也沒說出他們到底怕什么?可屋子里的人都知道,他們怕的,究竟是什么…

  世上之物,有正必有反,有人能從未知的世界過來,何嘗不會有人又人這個世界回到那未知的世界?何況,開出這三塊石碑之時,還有一塊小石碑上寫著:能看懂三塊石碑的,必不是當世之人…

  這個秘密,青鳳門幾位頭領都知道,當然,齊瑞林又怎么會不知道?第一百七十九章宮妃

  了皇宮之中的太子府,我才真切的了解,母家的勢力皇上的宮妃,大部分多多少少與母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在林瑞與他的手下葉不凡的介紹之下,我也知道了,朝堂之上,與母家有關聯的官員勢力也占了絕大部分,難怪,林瑞會說他的太子位未穩,真的是太不穩了,就像坐在搖擺不定的翹翹板上,一不小心,就會掉了下來,母云姬所依仗的,是她母家在朝中內外的勢力,而后宮之中雖有四大貴妃,幾十位宮妃,但唯她馬首是瞻,除了德妃與她保持一定距離之外,個個對她唯唯喏喏,以前宮斗書中看到的幾位宮妃斗生斗死的復雜情況在這里一點都沒有出現,有的只是母云姬一個獨霸后宮天下,當然,她無法獨霸皇上,帝后之間,在我看來,關系是非常的微妙,皇上離不開母云姬,而要她外戚勢力穩定朝政,可是,又不愿意她太過強勢,強勢得連皇權都受到威脅…

  與在西楚皇宮不同的是,我們這次入住太子府,所帶的宮女太監全就都是對齊瑞林極為忠心之人,基本上說得上為瑞王府原班人馬,那種在太子府安的暗探的情況…那就要看她們的本事了…

  葉不凡統領現在為太子的侍衛統領,對我,還是那么的表面恭敬,心里開罵,但我不在乎,你又能奈我何?還以為我看不出來,我當然能看出來,所以,有機會的時候,還是要以我太子妃的身份報復一下的,比如,要他尋找一個很難找到的精美小點,再不,就要他周圍的去檢查太子府的安全情況…當然,安全問題是要檢查的?梢膊槐剡B老鼠都逐個挖開來看吧?

  葉不凡統領臉上從來沒有出什么不耐煩的神色,仿佛他做這些事是天經地義一般,倒讓我不好意思起來,一個對所有地留難都毫無怨言的人,你能把他怎么樣?要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之上一樣,毫無反擊之力。真是沒了什么味道,我只好稍稍放過他了…

  他不但毫無怨言,而且一反以前那種沉默寡言的態度,在我留難之余,經常把齊瑞林遇到的一些朝堂上的難事講給我聽…

  自從我與齊瑞林定下三月之期之后,齊瑞林就很少在我面前出現了,他又恢復了那種小心翼翼維持什么的態度,我們倆人之間。仿佛出現了冰凍一般,將我們倆人隔開,而聯系我們地。居然是葉不凡。

  我聽了他講三姓五望大家世族操縱朝廷之禍時,淡淡的道:“葉統領,你講給我聽,你想問有什么辦法吧?這件事情,仿佛與你沒有多大的關系…”

  葉不凡聽我說了,臉上顯,道:“娘娘知道方法?”

  我沒有答他,卻道:“要我說出來,可得有代價的…”

  葉不凡頗識實務。馬上道:“我馬上請主子來…”

  我還來不及跟他說一說代價,他就馬上跑了,看來,我加諸在他身上的小動作雖然無聊,但頗有效,有效得他一聽‘代價’二字,馬上找了個替死鬼,這個時候的他。怎么就沒有了為主子遮風擋雨的派頭了呢?

  我搖了搖頭,暗自感嘆:“看來古今中外,所有忠心的人,都是有一個限度地,比如說這位葉不凡對老虎凳,辣椒水啊什么的,可能還能抵受得住,但是,如果煩不勝煩的讓他充當我地保姆啊之類的事,他就馬上投降了…”

  齊瑞林的速度可真快。還不到一時三刻,他就趕了過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道:“如兒,你真的愿意幫我?”

  我掃了他一眼:“葉統領難道沒跟你說,是有代價的嗎?”

  齊瑞林淡然道:“你要什么樣的代價,難道本王辦不到嗎?”

  我看不慣他臉上的意氣風發,我現在可知道,如今的你,可不像表面上那么威風,太子之位如同坐在火山之上,隨時會被燒成灰燼,既然如此…

  我道:“瑞王爺可真威風,不如我們來做場易,如果小女子能幫你穩固太子之位,如果小女子要離開皇宮,瑞王爺可不能采取任何手段地阻撓…”

  我的話還未說完,齊瑞林道:“不行…”

  我疑惑的望著他:“瑞王爺是準備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阻撓啰?”

  齊瑞林臉上現了一絲尷尬,深感自己失言,卻堅定之極的道:“不是,本王絕不會把這件事作為與你易的條件,你如果愿意幫助本王,本王樂于接受,否則的話,本王絕不會強迫你的…”

  我想,搞得倒像我強迫他一樣,想不到他會如此的強硬,看來這次,我是想偷點,可惜蝕了一把小米…

  我能不對他說嗎?只怕不能,更何況,這母家地勢力盤錯節,不為大齊出點兒力,對不起我一向看不慣母家的那種態度了,我得承認,女人就是小心眼的,與母鳳沁的矛盾我可時刻記在心中,雖然她死得讓人悲傷,但是,如今我已入宮,我就不相信這位皇后沒把帳記在我身上,先下手為強,什么時候都是通行世界的道理,在這一點上,我與齊瑞林可有聯手的必要…唯一遺撼的是,沒能與齊瑞林簽下城下之盟,什么目地也沒達到…唯一感嘆的是,齊瑞林真是狡猾狡猾的…

  我淡淡的道:“既然王爺不愿意,小女子也不勉強…”

  齊瑞林眼中出失望之,卻點點頭道:“如兒,本王不會強迫你做任何事…”

  我又道:“當然,為了大齊地百姓,雖然只是三個月的太子妃,我還是應該為大齊的百姓做點事的…”

  哭笑不得的神色浮現在齊瑞林的臉上,他道:“如兒,你說話不能一次說完嗎?明明已經答應,卻偏偏還要搞這么多花樣?”

  我略微有些得意的道:“我可沒說答應什么的,不過,我倒可以給你一些建議!

  齊瑞林長嘆道:“如兒,為何對著本王,你總是如此的別扭?”

  我道:“王爺你到底還想不想聽我的建議?”

  齊瑞林點點頭,道:“當然想…”第一百八十章照搬

  嘆了口氣道:“其實,造成母家獨大的原因,是由于在百姓骨子里的三姓五望為名門仕族之名,官員的升職要通過與三姓五望之族聯姻才能達到,朝廷官員能否一展抱負,也需要三姓五望中人支持,甚至于官員的篩選,也要三姓五望之中的人推薦才行,因而,這些大家族才能夠以此掌握朝政,在這種制度之下,世族子弟含著金鑰匙出生,一生享受榮華富貴,而平民百姓卻怎么努力,也難得到認可,這是典型的血統門弟之論,很不公平,這一切中最為關鍵的,是官家發布的那一本《名氏錄》,把三姓五望排在了最為前面,成為了一本圣…書”

  齊瑞林道:“這本《名氏錄》是百年以來,從古自今傳下來的文獻,又怎么能改?”

  我道:“要改了它當然很難,但是,我們卻可以立名目重修一本姓氏錄,按照功勞來記載,如果一個寒門子弟做到五品以上官,就可以名列姓氏錄,讓他們過一把世族的癮,而世族,任憑是幾百年的舊貴族,只要當時家里沒人做到五品官,也就不能登上姓氏錄,而且,漸漸的大力宣揚姓氏錄,以姓氏錄來抵制《名氏錄》,從中提撥寒門子弟入仕途,只要寒門子弟有功勞,就登上姓氏錄,予以提拔…”

  齊瑞林皺眉道:“這只怕很難,這本《名氏錄》被那些大家族當成寶貝一般,如果又出一本《姓氏錄》只怕會遭到他們的集體反對…”

  我淡淡的道:“如果想要徹底把大家世族觀念從人們的腦中去除,只有一步一步來,其實,看起來三姓五望的人風光無比,那是因為,他們阻擋了寒門之士的上升通道,如果王爺您能夠開劈另一個通道給他們,他們感謝還來不及呢。必定成為你與三姓五望之族抗衡的一股力量…”

  齊瑞林眼中放出光來,嘆道:“本王早就有此想法,卻不知從何著手,想不到如兒一下子就找出了問題的關鍵…”

  我想,還好穿越來之前,我看了不少歷史書籍。這個大齊與唐朝太像了,唐朝有五望十族,而大齊則有三姓五望,唐朝有《氏族志》,而這里,就有《名氏錄》,只不過,唐朝有一個皇帝把唐朝改革了個翻天覆地。而這里,卻沒有人加以改革,我只不過照搬了唐朝那位皇帝的改良之策而已…想到這里。我不由得心生憂患,因為,那位把唐朝進行翻天覆地地改革的皇帝可是一位女皇帝,這個,我可不想當武則天,心生憂患之余,不由得又后悔不已,都說歷史是不斷重復的,我穿越過來的這個時空。雖不知是古代的哪個失落的文明,但是,如果最后搞得如同武則天一般,可不是我地初衷,想一想,這位女王,后來夫死子散,我的后背。不由得汗都立了起來…

  齊瑞林注意到了我的神色,關心的問我:“如兒,你怎么啦,放心,我一定會說服父皇頒下重修《姓氏錄》的政令…”

  我想,他還以為我擔心這《姓氏錄》通不過皇上的準許,卻哪里想到,我是在擔心自己會不會成為武則天?

  我忙笑了笑,道:“父皇必會答應的,只要你要求將齊姓列為第一姓。取代母姓,我想,他會非常愿意…”

  誰也不愿意有一個自己的子騎在自己頭上,是吧?何況是一個九五之尊地皇上?

  齊瑞林信心大增,點了點頭,道:“如兒,有時候我真懷疑你是不是經歷過這一切,為何什么事你都能找到關鍵予以破之?”

  我淡淡的笑道:“當然,我從小看各種各樣的書太多了,總有一些奇思怪想地…”

  齊瑞林又現出了那種憂慮之,他道:“如兒,本王近來時常作同一個夢,總是夢見你忽然之間失了蹤影,是不是本王擔憂過度了呢?”

  我想,我能夠忽然之間不見蹤影才好呢,那表明我已反穿回了現代,說不定身上還揣著一兩件值錢之極的古物,到現代一出手,就是一名富婆,再也不用為了錢斗生斗死,那可真是再生為人啊,我不由得沉浸在天的鈔票向我飛來的場景之中,臉上布了幸福的光芒,直到齊瑞林把我攬入懷中,道:“如兒,為何本王總是感覺你有很多的秘密瞞住本王一樣?”

  他的氣息在我的耳邊,把我的耳朵地,他時不時的攬抱,已經讓我習以為常,倒也不太排斥,只是想:在現代親人雖多,卻好像沒有一個親人的我,到了古代,有了這么多親人,而這一個,是一個就快到期的親人,何不讓我放松一下

  過了沒多久,朝廷果然頒下了修定《姓氏錄》的消息,果不其然,引起了三姓五望劇烈的反對,但是,反對又有何用,皇上又沒有動他們三姓五望一條頭發?只不過把一些五品以上的官員名列入姓氏錄,并在全國發出通告,一批新的士族產生了,在皇上地大力表彰之下,姓氏錄上面的人列入氏族大家之中,與三姓五望平起平坐,儼然貴族之中的暴發戶,而齊瑞林,也從寒門之中挑選了不少有才華的官員來輔佐于他,其中,就有江澤林,那位千方百計與母姓攀上關系的朗月府知府,聽說后來還是由于聘禮不夠多,被母姓那位小姐放了鴿子,了個飛蛋打,真是可憐已…

  當然,具葉不凡說,那位江澤林知府對母姓家族如今是深惡痛覺的…

  葉不凡雖受到我不大不小的捉弄,但他如今倒經常的在我身邊出現,有時候出現的頻率竟高過小福子與司徒,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從他的身上,我了解了不少朝廷局勢,知道頒下重修《姓氏錄》之后,三姓五望之族地反對,但大都雷聲大,雨點小,也就過去了,讓我感覺奇怪的是,為何這位皇后,在后宮之中也沒什么動靜,這與傳聞可太不符了,我還等著她行動呢,如今的她,對太子必定痛恨不已,連帶著對我,也必是鏟之而后快的。
( ← ) 上一章   穿越之誓不為妃   下一章 ( → )
穿越之九五至穿越之匪帥一舞傾人國宮斗高手在現穿越之大唐歌穿越之我不是穿越之情婦皇穿越之決紅塵穿越之明月何我的靈魂在古穿越之愛起落穿越之平凡王
免費小說《穿越之誓不為妃》是由作者云外天都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穿越小說。更多類似穿越之誓不為妃的免費穿越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穿越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穿越之誓不為妃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一章--第一百八十章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3d试机号与开奖走 5分11选5开奖走势图 000001上证指数行情 塞尔维亚对巴西比分预测 黑龙江省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看足球比分的软件 排列三杀一码 快乐10分 麻将代理平台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 麻将边卡吊技巧 3d定位杀码 25选5 在线观看欧美av影片 赖子山庄手机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