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寵妻如命 第248章 不走了-大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腹黑總裁寵妻如命  作者:若緘默 書號:46417 更新時間:2020-1-13 
第248章 不走了(大結局)
  秦瑟推門而進,唐七七聞聲看過去,見到是她,冷冷一笑

  “卑鄙!”

  “你想殺了阿笙?”

  “你不都已經聽到了嗎?怎么?記爛到需要我再重復一遍給你聽?”

  秦瑟知道和唐七七這種性格扭曲的人根本講不通任何的道理,可是她還是想不通身為一個將南笙傷害到這步田地的人究竟還有什么資格去尋仇報復,但這個問題她是不會問出的,因為唐七七不會聽。shuOTXts

  看向屋內其他二人,是唐牧川手下得力的殺手,看來唐七七是下定決心要將阿笙置于死地了。

  “你們先出去吧,至于唐小姐給你們下達的命令,自己掂量掂量應該不應該去執行,畢竟她要你們殺的人,是顧琛最愛的女人!

  顧琛雖然早已離這個組織,可是畢竟曾留下的威信還在,剛才他們不知道南笙是什么人,或許看在唐牧川的面子上會幫唐七七去完成這個任務,可如今得知對方的身份,卻是借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了。

  且不說顧琛會不會拿他們怎么樣,就連唐牧川那一關怕是也過不去。

  唐七七憤恨的看著兩人離開,隨后瞪向秦瑟

  “真應該讓你感受一下我所承受的,那樣你或許就不會阻攔我了?”

  秦瑟淡淡的看著南笙

  “那或許應該也讓你承受一下阿笙曾受的,這樣你才懂得阿笙如今對你做的,已是仁至義盡!”

  “我對她怎么了?”

  “你心知肚明!

  唐七七冷笑一聲

  “秦瑟,你仗著是我哥的女人就管起我來了是吧?你以為趕走兩個人我就對南笙沒辦法了嗎?組織里多少人不用說你也知道,你能告訴每個人不能動南笙嗎?她南笙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她的命遲早是我的!”

  秦瑟微微蹙了眉頭

  “唐七七,你當真對五年前的事情一點也不后悔?”

  “后悔!”唐七七咬牙切齒的說道“我當然后悔,我怎么能不后悔,當初若不是我玩心太重,想要好好的折磨一下她,而是直接將她殺了,也不會有現在的事情了,如果給我重新來一次的機會,南笙她會比現在幸福的多,至少不會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了五年,哈哈!

  秦瑟知道,唐七七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她若心中做了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即便唐牧川出面也不會有任何區別,因為在她的潛意識里,唐牧川不管再怎么生氣也是會保護她的那一個,而這么多年,唐牧川也是這么做的。

  所以,唐七七若今天真的將南笙殺了,唐牧川也不會因為顧琛而將唐七七出去。

  可是,南笙已經受了那么多的苦,已經承受了那么多,這么多年來她除了眼睜睜的看著卻是半點方法也沒有,如今她好不容易能夠為她做些什么,卻是再也不能讓她處于危險之中了。

  秦瑟看著唐七七,堅毅的眼神似乎下定了什么決心,異常冷靜道

  “你如果回頭,離開市,保證絕不打擾到南笙和顧琛的生活,我今天可以饒你一命!

  唐七七初聽秦瑟的話有那么一瞬間的微微愣神,幾秒之后又恢復如初,嘲諷的笑了笑

  “你還真唬到我了,怎么?為了南笙那個人,你居然想殺我?先不說我哥會不會饒了你,就憑你的本事?能殺的了我嗎?”

  “那要試試才知道!

  ——

  唐牧川接到電話趕回別墅的時候,門口停著三輛警車,他心下一沉急忙向屋內跑去,也不過是剛剛踏進客廳,便看到秦瑟戴著手銬在兩個警務人員的鉗制下正緩緩走下樓梯。

  兩人的目光匯一處,一個平靜無波,一個卻堪比驚濤駭。

  唐牧川萬萬也不曾想到會有這么一天,自己最愛的女人殺死了自己唯一的親人,他更加不曾想到,秦瑟會以這種方式離開自己身邊。寧可投案自首,也不愿繼續留下。他一步步的走近秦瑟,目光里蘊含的怒火幾乎能將人燃燒殆盡,以至于秦瑟身旁的警務人員伸手阻攔住了他。

  “唐先生,請不要妨礙公務!

  唐牧川充耳不聞,一把擒住秦瑟的手舉到自己前垂眸看著那只刺眼的手銬,突然笑了

  “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秦瑟,你未免把事情想的太過簡單了!

  猛然的一甩手,秦瑟措手不及的跌倒在地,并不著急起來,反而釋然的笑了

  “唐牧川,已經五年了,不管我欠你什么也都已經還清了,唐七七的命是我要的,我現在以命抵命也并不欠你什么,再繼續折磨下去也沒什么意思,我們就放過彼此吧!

  唐牧川居高臨下的看著秦瑟

  “放過?今天若死的是南修遠,殺人兇手是我,你自己可以放過嗎?”

  五年了,他一直對南修遠耿耿于懷,她的人夜夜在他身邊,可是她的心卻飄忽不定的從未靠近過自己,唐牧川也不想去介意那些曾經,可是眼睜睜的看著秦瑟一點點的陌生,一點點的越來越遠離自己,怪不了,恨不了,于是那些情緒的發口只能對著南修遠。

  秦瑟在警務人員的攙扶下從地上站起來,視著唐牧川的視線

  “事到如今,我已經沒什么不能放下和放心的!敝劣谀闲捱h,雖然曾經動情,可是五年的情感折磨,早已讓她覺得對任何人都能做到冷情,唯有一個南笙,可如今唐七七已死,南笙再也不會有什么潛在的危險“你想要做什么,想要殺誰,和我無關!

  唐牧川上前一步,鉗制住秦瑟的下巴,那種狠絕的力道,秦瑟幾乎以為自己的下巴會在下一秒被他狠狠的擰下來,可他只是越來越狠的捏著,用一種毀天滅地的眼神瞪著她,宛若閻羅般的對她說道

  “你以為我不敢嗎?”

  秦瑟視著他的目光,沒有說話。

  “既然你那么想進監獄,那么你就好好的住著,我會把你出來,那時候,才是好戲上演的時候!

  ——

  秦瑟被帶走了,隨著警笛聲逐漸從耳邊淡去,直到消失不見唐牧川一直坐在客廳的沙發里未曾動過一下,唐七七被單架抬下樓的時候,管家小心翼翼的來到他的身邊,小聲提醒

  “唐先生…您還要再看小姐一面嗎?”

  唐牧川有些迷茫的看向管家,似乎不知道他在說什么,可當他的目光觸及到那片刺眼白色的時候,卻是什么都懂了。

  靜默了片刻,他終是邁開了腳步。

  從天臺上對顧琛坦誠五年前的那一刻,唐牧川就知道唐七七這一次是真的走到了盡頭,顧琛寧可與自己反目成仇也會為唐七七報仇,他早就預知到了這樣的一個結果,可是卻不想事情仍然發生的讓人措手不及。

  這是他在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如今冰冷的躺在那里,動也不動,唐牧川多么希望她是睡著了,用不了太久的時間,她還會醒來,還是學不會乖到處闖禍,然后趾高氣揚,永遠也不會服個軟的等著自己去為她收拾爛攤子。

  唐牧川知道,唐七七的性格并不討喜,身邊的人沒有幾個人是喜歡她的,包括自己對她也是愛不起來。

  可是這么多年,縱然不愛,唐牧川也是寵唐七七的,畢竟她是自己唯一的妹妹,他對她有太多的責任和義務,所以不管她犯了再大的錯誤,闖了再大的禍,他雖然生氣和懊惱卻還是會幫她解決。

  但唐牧川現在卻懂得了,正是因為自己對唐七七這種毫無理由可言的寵,才鑄就了她今天這樣的結局。

  若當初在她第一次目中無人,無法無天的時候自己能夠對她多一點的管教,在她第一次傷人卻沒有絲毫愧疚,理直氣壯把他從背后拉出來的時候,他能夠責備她多一點,懲罰重一點,也許一切都不會是今天這個模樣。

  可是這個世界,本沒有如果,任何的事情都不可能跟隨一個人的意愿再度重來一次。

  顫抖著想要掀開那層阻隔兩個世界的白布再看她一次,卻終歸卻沒有那個勇氣,靜立許久,揮揮手讓他們走了。

  他早就想過唐七七會死,可是卻沒想過會死在秦瑟的手中,她從未愛過自己,也從未看重過自己,在她的心中,怕是誰也比不上南笙對她的重要吧?

  此時此刻自己的情緒,他已經分不清是因為唐七七的離世而難過,還是因為秦瑟對自己的狠絕而傷心…

  ——

  顧琛和南笙幾乎是同時收到唐七七死亡消息的,唐牧川的短信

  七七已死,我代她向你們說聲對不起。

  顧琛趕到風景別墅的時候,原本好端端的天氣突然陰沉了下來,他來時想見到南笙急切的心情突然在這一刻卻是一點勇氣也沒有了,他該說什么,又能說什么,遲到這么多年的關心和心疼還有什么意義?

  雨滴迫不及待的開始砸落在車窗上,噼里啪啦的很快阻絕了他看向風景別墅的視線。

  模糊中,他似乎看到了有人撐傘走近的身影,以為是夢,是幻覺,可是當主駕駛的車窗被輕輕叩響的時候,顧琛才猛然回神,緩和情緒,降下了車窗

  “來接我?”

  南笙淺笑

  “怕你忘記帶傘!

  別墅客廳內,南笙盤坐在厚重的地毯上,緩緩沏茶,顧琛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專注且認真的看著她,彼此對于唐七七的死卻是只字不提。

  南笙收到那條短信的時候,其實就已經猜測到了會是什么樣的局面,也知道秦瑟此刻怕是已經離開了唐牧川,原本想不再連累任何人,可卻還是傷害了自己最為重要的一個人。

  顧琛的反常南笙多少也猜到了什么,所以在他開口想要說什么的時候,阻止了他。

  “阿笙,五年前…”

  她將一杯茶遞到他的面前,微笑看她“阿琛,不是你的錯!

  一句‘不是你的錯’阻擋了他想說的萬語千言,顧琛在那一刻也突然明白了南笙,對于過去她不想再提,也根本不想再過多回憶,或許之前她還會憤怒,還會故作震驚和隱忍,可是這一切的情緒糾都隨著唐七七的死而煙消云散了。

  那些傷痛雖然不可磨滅,可是用一個人的命來抵,也是足夠了。

  她沒什么放不下,解不開的了。

  顧琛握住她的手,俯下身去親吻,有一滴熱淚低落,灼燙了南笙冰封已久的心。

  ——

  南笙去看秦瑟的時候,秦瑟已經因為防衛過當而被判刑年,起初她一口擔下了所有的罪責,承認自己故意殺人,可后來不知道唐牧川用了什么手段,愣是將故意殺人改為了防衛過當。

  秦瑟比南笙想象中要好很多,五年后再見,南笙一直覺得秦瑟不是原來的秦瑟,可是此刻在監獄里見到她,才發現這才是原來的那個她,在唐牧川身邊的秦瑟一直都不是真實的。

  兩人隔著玻璃,淺淺的笑了,南笙沒有客套的說什么不值得,你不應該這樣做,只是尋常的一句

  “還好嗎?”

  秦瑟點點頭

  “難得的自在!

  “很傻!

  秦瑟笑

  “傻人有傻福!

  那時的南笙并不知道,秦瑟的傻人有傻福是什么意思,可等她明白過來再去看秦瑟的時候,秦瑟肚子里的孩子已經離她而去了。

  秦瑟說,是個意外。

  南笙不知道是孩子的到來是個意外,還是離開的方式是個意外?煽吹角厣n白的臉,她知道她是痛的,也從未想過不要這個孩子。

  關于那個孩子,唐牧川并不知道,五年間他不是沒想過用孩子將她永久的留下,可是秦瑟卻一直沒有懷上,起初以為她是背著自己偷偷吃了避孕藥,可是后來發現她并未做任何手腳。

  這個他期待了許久的孩子,就這么悄無聲息的來,又悄無聲息的離開,宛若夢境一場,醒來之后了無痕跡。

  秦瑟說

  “不要告訴他!

  南笙沒問為什么,可心里卻是懂她的,孩子畢竟是兩個人的,不管是以何種方式到來,都是歡喜的,不管以何種意外離開,都是傷感的,而這些傷感的確沒有必要讓兩個人一起承擔。

  那一刻的南笙發覺,其實秦瑟的心里是有唐牧川的,可是唐牧川怕是永遠也不會知道了。

  ——

  顧琛沒有再和南笙提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就以一種家人的方式相處著,南笙有時候在這樣的情景之下微微出現矛盾的情緒,不知道是該拒絕,還是該妥協?伤裏o可否認的是,內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寧和平靜。

  關于江離城,南笙偶爾會和他一起出去吃飯,對于兩人的關系也是只字不提,他沒有說帶她一起走,她也未曾說過要分開。

  可是該來的終歸是要來的,江離城不想耗著她,也委屈著自己,這對彼此都是一種拖累,而他,本不是如此的個性。

  一個安靜到愜意的午后,南笙看著江離城從對面緩緩推過來的一份文件,愣了足足一分鐘,那醒目的‘離婚協議書’五個字刺著她的眼睛,她甚至有片刻的恍惚,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卻只看到他一如最初般如沐春風的笑,他說

  “這是我送給你最后的禮物!

  在南笙的心里,其實從未想過要和江離城離婚,這也是她面對顧琛的照顧矛盾的主要原因。

  或許她的確想過要和他離婚,可是她卻沒有勇氣邁開這一步,畢竟五年的點點滴滴,她都清清楚楚的記得,江離城為自己做出的犧牲和妥協讓她無法再去傷害他,他對自己別無所求,甚至從未勉強過自己,從未要求過自己去履行一個子該盡的義務。

  這樣的一個男子,恨不得將全世界都捧到自己面前的一個男子,她又有什么資格和權利去傷害他呢?

  可是,他卻主動向自己提出了離婚。

  江離城說

  “不要這么看著我,也不要把我想的太偉大,阿笙,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面對子的心里沒有自己,也會嫉妒和發狂,不是沒想過要對你生氣,可是又清楚的知道,無論我做什么,也無法取代顧琛在你心里的地位,否則,我的五年又怎么會連他對你傷痕累累的一年都抵不過?”

  “我輸了,所以我退出,努力了這么久也累了,現在我還你自由,也還給自己自由,鑒于你從未做到一個子該有的責任和義務,我的財產也不會給你一分,希望你可以理解,離婚之后。你可以選擇和顧琛重新在一起,不用顧慮自己已婚的身份,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一個人生活,但…不管你過的好不好,請別再讓我知道,你的任何消息我都不想再知道!

  “過的好,我祝福你,過的不好,我也不會同情你,更不會再出手幫你,與我而言,今生有那么一次奮不顧身,不計后果已經足夠了!

  南笙眼眶微紅

  “江離城…”

  江離城打斷她的話,從座位上站起來

  “協議書上我已經簽過字了,你仔細看過若沒有什么問題,簽字之后就交給我的律師吧,后續問題他會幫我處理,我還要去趕飛機!

  他說完轉身就走,南笙從座位上站起來想要拉住他,可是伸出手的那一刻卻又退縮,拉住了,又能說什么呢?自己給不了他什么,而他也不需要自己的憐憫和同情。

  “對不起…”

  江離城苦笑一下

  “保重!

  連句再見也不說,是已經下定決心和她再不相見了吧?

  他沒有分自己任何財產,其實哪里是因為自己沒有盡到一個子的責任和義務,又哪里是因為他不舍得那一些財產,而是他不希望自己的那些錢給南笙平添愧疚,他能為她考慮的統統都考慮了。

  而她,除了一句‘對不起’,卻是再也說不出任何的話。

  ——

  一年之后,市機場出口處有一位氣宇非凡的男人頻頻引人注目,而他卻置若罔聞的倚靠在車子旁邊靜靜的看著出口。

  許久之后,他的視線里出現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嘴角瞬間便化開了最柔軟的弧度,邁開腳步,走了過去,順手接過了她肩上的背包

  “累嗎?”

  南笙笑笑

  “還好!

  一年之間,南笙放下所有開始四處游走,顧琛并未有任何的阻攔,只是在工作不是那么忙的時候,飛去她所在的國家陪她漫步街頭,或者只是吃一頓當地的特色菜。兩人誰也沒有提及對于今后的打算,是結婚還是保持現狀,他們似乎有著一種外人不足以窺探的默契。

  感情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又在經歷了這么多之后,結不結婚于他們而言早已經不重要了,開心就好,能夠在彼此的身邊,就好。

  此次南笙回來,是因為顧琛的生日,原本是想要兩人在國外度過的,可顧琛的工作太忙走不開,計劃趕不上變化,南笙也只好回來了。

  顧琛念及她長時間的飛行太累,便決定先帶她回家睡覺,南笙對此安排沒有任何意見,只是車子行駛到一半,顧琛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瞥了一眼手機屏幕,按下了車載耳機。

  ls嬌媚的聲音緩緩傳來

  “顧總,您今天還回公司嗎?需不需要幫您訂午餐?”

  南笙原本放在窗外的視線聽聞這一句,便轉頭看了他一眼,顧琛察覺到,微微一笑,對著電話那端說道

  “不用了。我今天不回公司!

  一年前顧琛的秘書蘇亞被解雇,原因是當初她被唐七七收買,趁鄒宇暫時不在工作崗位上的時候用他的手機給南笙發了一條短信,簡介造成了兩人之間的誤會。顧琛知曉后,自然容不得這樣的人繼續在自己身邊。

  至于ls,是人事部選上來的,工作倒也認真,只是對顧琛多了一份不屬于下屬對上司的感情,加上為人處事豪,她對顧琛的感情不遮不掩,更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情。

  鄒宇曾提議將ls重新調回原來的崗位,顧琛想了想,便笑了

  “暫時不用!

  鄒宇片刻的疑惑之后便明白了,微微一笑

  “顧先生變壞了!

  變壞沒變壞他不知道,但現在看來,自己這個方式還是有用的。

  南笙又何嘗不知道顧琛是故意的,原本告訴自己不用去在意的,可他這么堂而皇之的警告自己對他要嚴加看管,那么自己若不做出點小反應則太過對不起他的獨角戲了。

  微微一笑,調整了姿勢,看著顧琛

  “ls倒是貼心!

  顧琛淺笑

  “嗯,在某人四處行走游玩的時候,我的一三餐多數都是ls在管!

  “那你要好好謝謝她!

  “自然!鳖欒⌒πΑ耙坏纫粫䞍,你陪我去給她買個禮物?”

  南笙笑意加深

  “什么禮物?禮服還是首飾?”

  “你覺得哪種好?”

  “我覺得ls不會喜歡這種禮物!

  顧琛看她一眼

  “那你覺得她會喜歡什么?”

  “你啊,你把自己打包送給她比較好!

  顧琛哈哈大笑

  “不是不行,就是害怕有人哭鼻子!

  南笙冷哼一聲,便不理他了,顧琛也知道自己不能鬧的太過,空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南笙小小的掙扎了一下便不反抗了,任他握著

  “這次回來,就不走了吧?”

  南笙看向窗外,淺淺的笑了

  “不走了!

  一年的行走和旅行,把那些殘留在內心所有的不快和憤恨也統統消釋了,這是一個生她養她的城,對于這里,她有著深深的眷戀和不舍,更何況如今這個城里還住著自己最為想念的人,自然是不想走了。

  她所有的情緒得以釋放,沒什么理由讓她再離開他了。

  顧琛將她的手拉至邊,輕吻一下

  “真好!

  世上所有的人都在尋求一種幸福,而幸福已經被他們握在手中,雖然歷經風雨,如今卻是綿延長。

  這個故事到這里就告一段落了,我承認它的并不完美,我卻是已經盡力了,在這里,對那些一直等待我更新的讀者說聲對不起,自6月份以來,我一直都沒有盡到一個作者最起碼的更新,對此,我深感抱歉,我曾答應讀者絕不爛尾,但也不得不承認這本書的最后卻是倉促的很,也被我起碼省略了幾十章的故事篇幅,但好在它還是在我預設的結局之下劃上了句號,我是一個不盡職的作者,所有的批評我都有看到,我會取教訓,好好反思,希望下次再見,你們能看到我的成長。

  分開,是為了更好的相聚,顧此一笙,就此再見。

 。ù蠼Y局)
( ← ) 上一章   腹黑總裁寵妻如命   下一章 ( 沒有了 )
漢末新傳總裁的摯愛一晚情深,首戀戀校園——完美大總裁總裁上床吧總裁克星總裁的悔過書純情惡總裁床上的惡總裁明星總裁的交總裁的一日新
免費小說《腹黑總裁寵妻如命》是由作者若緘默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說。更多類似腹黑總裁寵妻如命的免費玄幻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玄幻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腹黑總裁寵妻如命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248章不走了(大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文商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 炒股亏损 生不如死 北单比分过滤技巧 toto足球指数 30选5 安徽11选5 买股指期货配资开户 理财平台可信吗 快乐十分 快乐十分 07赛季3月足球直播表 科林环保股票 云南快乐十分 广西十一选五 2001年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