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 番2《醫不小心嫁冤家》第31章何況是吃了藥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  作者:秦煙 書號:46406 更新時間:2019-12-28 
番2《醫不小心嫁冤家》第31章何況是吃了藥
  已是上午時分,熹微的光芒穿過云層,投而下,順著飄窗的窗欞,落進室內。

  沐浴過后的厲祎銘,穿著梁墨天蒙蒙亮時送來的衣,單手著兜,另一只手指間夾著煙,長身而立在明燦的光芒中。

  倨傲的面容落在絲絲縷縷的晨光中,讓厲祎銘本就俊絕的深邃五官,被金絲般的光芒,映襯的更加立體、。

  青白色的霧靄,繞在窗邊,讓厲祎銘一雙本就深邃如墨的眸,在煙霧中,鋒銳的像是一只蓄勢待發的鷹,意識不知道飛到哪里的盯著不遠處的居民樓。

  已經沒有了昨晚被下了藥時的luan-情的涌動,思緒清明了的厲祎銘,早上醒來時看到舒蔓房間里凌亂的一切,他鋒朗的眉心,皺緊到了一起。

  他清楚,昨天自己的理智都不受自己支配,本來他想自己一直在浴缸里被冷水泡著,直到自己的身體什么時候恢復了正常在出來,只是沒想到,自己還是闖了禍,釀成了打錯

  猩紅的火光燃盡,快要燒到厲祎銘的指尖兒,他才有意識的收攏會飛的思緒。

  昨天晚上的片段,實在是太-情,他記不清具體細節,但是他還是隱約記得大致。

  從c花ng上到c花ng下,什么梳妝臺,陽臺,都是他的戰場,就像是不知疲倦一般,把舒蔓一再推上gao-,即便是她求饒著,嗓子都喊啞了,他被-念折磨,也沒有一絲一毫,打算放開舒蔓的念頭兒。

  事情已經發生了,不能改變什么,但是厲祎銘的心里有睡不清的愧疚。

  不是之前舒蔓自己破了她自己,與他無關那般,現在,是自己真真切切毀了她,這點兒,他改變不了。

  想到自己以禽-獸的行徑,把舒蔓的清白給奪走,他心頭就莫名煩躁的厲害。

  捻滅手里的煙蒂,厲祎銘在舒蔓家里沒有找到煙灰缸,就把足足有三十個煙頭的煙蒂,都丟棄到了一個一次紙杯里。

  長吁了最后一口氣把齒間的煙霧吐出,看著煙盒里已經沒有了煙,他轉身。

  轉身的瞬間,舒蔓正巧穿著他的白色襯衫,從臥室里面出來。

  昨晚,兩個人結束后,舒蔓都昏了過去,但是后面她睡得迷糊糊間,吵著要穿睡裙睡,說光著睡不得勁兒。

  舒蔓的睡裙和浴袍什么都被丟在客廳,厲祎銘懶得下c花ng去取,撈了自己丟在地上的白襯衫給舒蔓穿上以后,她才老實兒的進入夢鄉。

  許是沒有想到厲祎銘這會兒還在自己的家里,舒蔓目光觸及到厲祎銘的時候,瞳孔倏地瞪大。

  但緊隨而至,是無法控制的怒火,在腔中,急速燃燒…

  她清楚的記得自己昨晚沒了命一樣的求饒,希望厲祎銘可以放過自己,但是,自己的求饒非但沒有得到這個男人的半點兒憐惜,相反,他像是一只不知道疲倦的野獸一般,行徑野蠻又可憎的把自己一再沒…

  直到自己再也喊不出來聲音,再也無力反抗修真者的動漫生活錄。

  本就感冒高燒沒好,被厲祎銘又占據了一-ye,她身體難受的不行,可是看到這個強-jian犯在自己的眼前出現,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身體的輕顫,下意識的捏緊手指,任由手指甲,在纖柔的皮間,陷出一道道斑駁的紅痕。

  厲祎銘瞧見了舒蔓眼眶中浮動的慍怒,削薄的抿緊成了一道弧線。

  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他改變不了什么,誰也無法改變什么,除了讓舒蔓正視,接受這個現實之外,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么來補救。

  有些不敢去看舒蔓控訴而尖銳的眼光,一再把放在兜里的手捏緊,他才緩緩扯開嘴角——

  “對…”

  “啪!”舒蔓不給厲祎銘一個對自己說抱歉的機會,揚手,就落下重重的一耳光。

  厲祎銘避而不及,承受了舒蔓甩來的耳光。

  俊逸的臉,被舒蔓的手打偏了方向,立刻,五個猩紅的手指印,乍然呈現。

  厲祎銘知道這一耳光是自己該承受的,哪怕舒蔓這會兒拿刀子捅自己,他都不會有半分閃躲。

  理了理自己的思緒,厲祎銘再去執起頭去看舒蔓,不管怎樣,他都要和她鄭重其事說一句“對不起!

  再度把頭抬起,厲祎銘這次不等開口,舒蔓又一個耳光,似布帛裂開一樣,響脆還刺耳的浮動在空氣中。

  一邊的臉,接連受了兩個耳光,厲祎銘的俊臉,有了酥-麻的感覺,沿著經絡傳來…

  舒蔓憤不夠,越是想到厲祎銘明明有了未婚,還染指自己,在自己生病的時候,做禽-獸做得事情,她就渾身輕顫,一種自己被焚燒的感覺,讓她理智瓦解、崩潰…

  再也無法忍受自己神經被狠狠的凌遲,她像是小豹子一樣撲了上去。

  因為和厲祎銘有身高差的關系,舒蔓夠不到他的脖頸,只得死死的揪住他襯衫的前襟,用力握住。

  “厲祎銘,你他-媽-的混蛋!”

  舒蔓直接爆了口,一雙原本燦然的明眸,死死的瞪著他。

  “我哪里惹你了,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之前,自己在酒店莫名的失-身那會兒,她坦然的面對,覺得自己就是和陌生男人發生了一-ye-情,沒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沒有必要在意。

  現如今,因為眼前這個侵犯自己的男人,是厲祎銘,是她認為對自己好,不會做侮辱自己事情的厲祎銘。

  因為之前是陌生人的關系,她可以不在意,暗自給自己舐傷口,讓事情就那么云淡風輕的過去了。

  但是,因為厲祎銘對她來說是在意的人,所以他侵犯自己,讓她心里來得極為不痛快穿越者殺手。

  她不是不自重的人,她都那么求他了,他卻還不知道放過自己,她真的覺得自己被這個男人給撕扯個粉碎,體無完膚…

  舒蔓從未有過的樣子落在厲祎銘的眼中,看著她失望,憤怒的神情,厲祎銘的眼神,深沉如墨。

  沒有撇看舒蔓的意思,厲祎銘任由她發-,盯著她淚痕的臉頰,心尖兒處,不自覺的泛疼…

  “對不起!”

  啞著暗沉的嗓音,厲祎銘這一刻,除了這三個字,不自覺還有什么話對舒蔓說,能讓她消除心里的不甘、憤怒…

  “不要和我說對不起,如果對不起能解決問題,監獄里的強-jian犯都能無罪釋放!”

  強jian犯三個字,重重的落在厲祎銘的耳膜上,讓他瞳仁一緊。

  明明,舒蔓的嗓音因為昨天晚上的嘶喊和發燒感冒的關系,嘶啞的不行,偏偏這三個字,被她說得異常堅定,聽在厲祎銘的耳朵里,顯然,她把自己和監獄里的強jian犯劃成等號。

  “如果你不想聽對不起,我會對這件事兒負責,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

  “負責?呵…”舒蔓被厲祎銘的話說笑了,她冷漠的嗤聲。

  “厲祎銘,你負責,你準備怎么負責?”

  “如果你實在太委屈,可以把我送上法庭,讓-法律制-裁我,讓我像其他的強jian犯一樣,坐-牢抵-罪!”

  舒蔓因為厲祎銘的話,嘴角挽著冰冷的笑。

  “厲祎銘,你覺得我會和其他女人一樣無知嗎?”

  自己被強jian,無法做到制-裁犯罪的男人,只有懦弱的女人才會選擇走法律途徑維-權。

  松開了厲祎銘白襯衫的前襟,舒蔓半側過身體,不去看他。

  “你為什么要侵犯我?”

  她冷冷的問,就算是讓她變得不再干凈,她也要知道厲祎銘昨天晚上無視自己求饒的因是什么。

  厲祎銘低垂著眸子,眼底一片暗沉,半晌,嗓音低,緩緩開口——

  “我昨天誤食了xing藥!”

  “xing藥?”舒蔓挑眉“你好端端的吃那種東西做什么?”

  說來,厲祎銘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誤食了xing藥,不過韓佳佳承認是她下得藥,應該就是她在自己不注意間下了藥。

  厲祎銘剛準備開口,試圖為自己昨晚的“情不自”做一個解釋,舒蔓先他一步,開了腔——

  “你和你未婚上c花ng還需要xing藥助興?你有xing障礙?”

  她譏誚著,雙臂環的樣子,一如既往的高傲姿態無限位面竊取。

  任何一個男人都不希望自己那方面被質疑,厲祎銘雖然做錯了事情,但也不希望自己被舒蔓看扁。

  “你昨晚高燒歸高燒,但意識沒有不清晰,你應該很清楚,我有沒有xing障礙!”

  舒蔓:“…”“如果你不清楚,我現在,不吃藥,讓你重新感受一下,我到底有沒有xing障礙!”

  舒蔓被厲祎銘的話怒,明眸重燃怒火。

  揚手又準備給厲祎銘一耳光,舒蔓的手,卻在半空中緩緩的頓住。

  再收回自己的手到體側時,舒蔓不允許自己對自己被厲祎銘占據了這件事兒表現的太過在意,她竭力克制自己心頭兒的不甘,把手指捏緊,臉上,揚著耀眼的笑——

  “你和我耍什么威風?我看你是就算吃了藥也足不了你未婚,來我這里找男尊嚴來了!

  厲祎銘:“…”“不過很好,你從我這里是得到了你渴望的男尊嚴,怎么樣,是不是這會兒信心爆棚?覺得你還是個男人?”

  說著話,舒蔓的目光,帶著冷嘲熱諷的姿態,落在了厲祎銘的-襠位置。

  看著微微凸起的輪廓,舒蔓不自覺的把緋抿緊。

  厲祎銘一再被舒蔓的話諷刺著,他向來不喜有情緒起伏掛在臉上的俊容,眉頭兒擰緊。

  “我沒有未婚,昨晚晚上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不想為自己辯解什么,你想怎樣做,或者覺得我怎么做能補償你,你大可以告訴我,我不會有疑議,盡可能讓你做到心理平衡!”

  “我做不到心理平衡!”

  舒蔓情緒有了起伏,沖厲祎銘嘶喊。

  “厲祎銘,如果你是女人,你他-媽-的被人強jian了,你會心理平衡嗎?”

  厲祎銘:“…”“別說你誤食xing藥或者怎樣,你有未婚,你為什么不在你未婚那里-夠了,為什么還要跑來侵犯我?”

  舒蔓尖銳的控訴著,她那么信任他,他反過來卻把她的信任,當成是傷害她的利刃,把她傷害的體無完膚。

  “我沒有未婚!”

  厲祎銘鄭重其事,把自己沒有未婚的事情又說了一遍。

  跟著,情緒有些起伏的抓住舒蔓的肩膀,目光,專注而認真的盯著她慍怒的眉眼。

  “舒蔓,你聽清楚,我沒有未婚,任何和我有不清不楚關系的女人都沒有,我只有你,和我有不清不楚關系的女人,只有你!”

  厲祎銘的嗓音有些沙啞,說這些話的時候卻異常的認真而專注,沒有絲毫閃躲開的意思。

  舒蔓因為厲祎銘突然的話,神情有些怔忡重生之山村傳奇。

  再回過味兒來,她譏誚,冷冷的笑——

  “所以你的意思,你會誤食xing藥是因為我?然后跑來強-jian我,是我罪有應得?”

  “舒蔓,你一定要把我看得這么不堪嗎?”

  厲祎銘眉峰緊縮,冷硬的下頜處線條,因為舒蔓的話,繃得緊緊的。

  “我沒有想過要傷害你!”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會讓他變得這般低聲下氣。

  他雖然是情溫潤的男人,卻也是外人高攀不起的男人,對長輩,他都很少出來敬重,一個女人把他搞到現如今這樣魂不守舍的地步,也算他人生的敗筆。

  “我昨天被韓佳佳下了藥,我知道后,就一直在冷水里泡著,我說過我不舒服,但是你昨晚說你病了,很不舒服,我別無他法兒,必須得來,你懂不懂?”

  聽厲祎銘這么一說,舒蔓隱約對昨天晚上的事情有了些印象。

  她是強-迫他來找自己,而且因為聽到厲祎銘那邊有女人的聲音,她也負氣的說了自己病了,后來更是想胡攪蠻,把自己在他算是什么問個清清楚楚,又打了電話,在聽到他說他不舒服的時候,也說了自己不舒服。

  舒蔓不是不講理的人,這么一看,她也覺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也有一定責任。

  可是…

  “那你知道你誤食了xing-藥你還來找我,厲祎銘,你是太高估了你的耐力嗎?”

  相比較厲祎銘剛吃了xing藥還敢來找自己,舒蔓更加堅信,他有意心圖不軌。

  對于自己沒有抵抗住吃藥后變得理智不受控,厲祎銘自是懊悔不及,但更多的,他堅信是本能反應。

  之前和舒蔓在一起,他有好幾次沒有控制住自己,就連同昨天在辦公室,他還被她給搞ying了。

  他不是柳下惠,能做到坐懷不,更不是圣人,對于舒蔓,他一直都有私心。

  不過自己昨天來的沖動,連帶著吃了藥之后的反應也來得沖動,一切都按照本能,自然而然的發展。

  “我不是圣人,沒吃藥我看你就有xing沖動,何況是吃了藥?”

  舒蔓:“…”“那你還敢來?”

  舒蔓氣急,聽他的話的意思,他知道自己可能會控制不住,但還是來了。

  “你說你不舒服!”

  厲祎銘為他犯罪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舒蔓不舒服,他擔心她,怕她這一ye沒有照顧好他自己,病得更加嚴重,所以他就算是吃了xing藥,也必須來。

  “這不是你為你開罪的理由!”

  “所以我會對我的行為負責,你想怎樣,我都隨你,如果你覺得強jian對于你這個受害人來說太過難堪,我可以去警局自首,接受法律的制-裁黑暗造化!”

  厲祎銘此刻的口吻淡淡的,似乎,只要舒蔓心理平衡,他怎么樣都無所謂了。

  “我說了,我不會像其他女人那樣無知!”

  舒蔓反擊出聲,再去看厲祎銘的時候,目光定定的盯了眼前男人一樣,隨即,垂眸,小手,往他凸出的輪廓上,緩慢撫去…

  “嗯…”厲祎銘沒有想到舒蔓會突然來輕攏慢捻這一套,嗓音中不自覺的發出一聲。

  聽到了厲祎銘的嗓音,舒蔓像是什么東西這一刻得到了證實一般。

  再抬起頭去看俊臉明顯變得緊繃的男人,舒蔓淡淡,卻不失強勢,道——

  “厲祎銘,我不會讓你去警局自首,也不會讓你去坐牢,但是這件事兒,我和你沒完,我會讓你知道,碰了我舒蔓,什么叫生不如死!”

  舒蔓一字一句,說完話,兩個小手撥開厲祎銘的皮帶,順著西的抹,探了進去。

  再度把控厲祎銘,厲祎銘無法克制的發出可的聲音。

  明明,他都已經按捺住自己的喉嚨,卻無法克制自己不去發聲。

  “碰幾下就ying,你說,我沒有都讓你ying,你卻she不出來,會不會很難受?嗯?”

  說著話,舒蔓在厲祎銘的西里,又飛快的lu動了起來。

  感受掌心間的物什,就像是在吹氣球一樣不斷的膨,變大,她嘴角挽著譏諷、嘲的笑。

  在厲祎銘物什變得越發膨下,儼然到了崩潰的邊緣時,她把手,從厲祎銘的西里,取了出來,跟著,嫵媚不是個性的一笑——

  “一直ying著吧!”

  說完話,舒蔓拿著自己昨天丟在沙發上的浴袍,拾起,然后往浴室那邊走。

  拉開浴室的移門,舒蔓抬腳準備進去的前一秒,對硬著老-二的厲祎銘,不羈的開了腔——

  “玄關的鞋柜上面有鑰匙,你下樓,給我買避-孕-藥上來!”

  上次,舒蔓誤打誤撞沒有出事兒那會兒,吃避-孕-藥過-,就把買的藥給扔了,從來沒有想過像今天這樣還會出事兒,所以也就沒有備著避-孕-藥。

  昨晚,兩個人-qing放縱,他沒有用套-子,避免發生意外,她只得事后吃藥。

  因為舒蔓讓自己去買避-孕-藥,厲祎銘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兒。

  有之前舒蔓吃避-孕-藥過敏一事兒的影響,他身體發硬的同時,不免反感這件事兒。

  正想和舒蔓說不讓她吃藥,舒蔓已經拉上了浴室的門,任由沙沙的水聲,清晰的從浴室里傳來…
( ← ) 上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   下一章 ( 沒有了 )
戀戀校園——完美大總裁總裁上床吧總裁克星總裁的悔過書純情惡總裁床上的惡總裁明星總裁的交總裁的一日新總裁秘書總裁的煩惱事陪總裁暖被窩
免費小說《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是由作者秦煙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說。更多類似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的免費玄幻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玄幻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番2《醫不小心嫁冤家》第31章何況是吃了藥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股票涨跌幅计算 北京pk10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大盘股票指数 14足球比分 山西11选5 股票涨跌影响总资产 做股票配资的营销话术 云南十一选五 个人怎样理财最好 红马甲炒股软件 山西快乐十分 俄罗斯股票指数 今天股票行情 13ri澳门足球比分 奥讯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