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愛 第108章 情終有所歸-大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抵愛  作者:九藍悠然 書號:46400 更新時間:2019-12-24 
第108章 情終有所歸(大結局)
  蔚藍小區。

  到了單元樓門口,金凱卻停下了腳步,猶豫了。

  “怎么了?”藍欣回頭看他“沒有勇氣了?”

  金凱沒有說話,藍欣卻知道他在想什么“怕老人家會不原諒你?”

  金凱不置可否。他不知曾有多少次,駐足在樓下,望著二老房間的窗口,想去認他們,卻不能夠,那種苦澀,那種愧疚,讓他心痛不已,今天,他終于可以認他們了,可是,卻止不住有些擔心,有些退縮。

  “放心吧,他們總歸是你的父母,最多打一頓罵一頓,到底心里還是高興的!彼{欣證據涼涼地說完,率先進去了。

  金凱咬了下,也緊跟其后。剛剛在婚禮之上,他就見到了兩位老人,可他卻刻意避開了。

  現在,該是面對的時候了。

  金凱跪在了唐志文和劉娟的面前,唐志文和劉娟有些意外,有些震驚,直到金凱喊了一聲“爸、媽!”

  劉娟才終于有點遲疑地上前,顫抖地叫了一聲“阿南?是你嗎?”

  金凱閃著熱淚,點了點頭,劉娟和唐志文卻不敢相信,兩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不該認。

  藍欣上前,扯開金凱的衣服,出了前的環形印記“爸,媽,你們的兒子回來了!他是阿南,只不過整了容!”

  “真是阿南?”劉娟的眼淚瞬間涌出,抖著雙手上前。

  “媽,是我,是您的兒子!”金凱伸手,扶住了劉娟,母子倆抱在了一起,劉娟已經放聲痛哭起來。

  “兒子,真是我兒子嗎?讓我看看,好好看看,我的阿南,怎么會成了這副樣子的,?”劉娟哭著問道,一雙手撫在金凱的臉上,一寸寸地摸索著,舍不得放開“老頭子,你來看看,真是我們兒子,頭皮上的那顆痣也都還在…”

  唐志文也老淚縱橫,上前去看,金凱頭發里,長了一顆大大的黑痣,是他們的兒子沒錯!

  “你真是我們的兒子?”

  “爸,是我!”金凱點頭。

  唐志文一時也有些老淚縱橫,他的兒子啊,還在人間,還在人間!

  “爸、媽,兒子對不起你們!”

  “你還知道有我們啊,你這個臭小子!”劉娟在金凱的身上胡亂地捶打著,又哭又笑。

  三個人抱在一起,一場痛哭!

  “兒子,告訴媽,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凱大致說了一下經過,個中詳情卻并沒有細說。

  原來,當初死的人并不是唐意南,而是一個外號叫‘黃蜂’的人,夏之琳當時讓楊忍峰殺唐意南,恰巧那晚上唐意南和‘黃蜂’打過架,‘黃蜂’吃了虧就耍死狗賴在唐意南的上,楊忍峰以為那就是唐意南,所以殺錯了人。

  jk的頭兒金一龍恰好當時也在監獄,他救了唐意南,讓他冒充‘黃蜂’出了獄,并派人把他送到新加坡。直到今年才再次回來,不過,卻已經完全換了另一副面容,另一個身份。不為別的,只為向當初那些要自己命的人復仇,讓他們得到應有的下場。

  “這么說,你現在姓金,不姓唐?”唐志文問道。

  金凱點點頭。

  “你是怕認了我們會破壞你的復仇大計,所以才這么躲著我們?”

  金凱沒有否認。

  “這么說,夏之琳的死,和你也是有關系的?”唐志文接著問。

  “是!”金凱承認。

  “那江毅辰呢,他今天入獄,和你也有關系?”

  金凱點頭默認,當初就是因為他,他才會入獄,如今他要讓江毅辰嘗嘗。被人冤枉是什么滋味兒!羅海市的鋼筋,國外公司的搶單,還有現在古姿童裝出現的有毒面料,都是他找喬業一手策劃的。

  他原本還在猶豫要不要放過江毅辰,只要他不再打藍欣的主意,他是愿意放過他的,可是,江毅辰卻還是要娶藍欣,而藍欣,竟然答應了,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所以,他出手了,而且,一招致命!

  “報應!”唐志文無奈地嘆氣。

  屋里的氣氛一時沉重無比,大家都不再說話。

  “金總,你既然已經姓了金,這里是唐家,就與你沒了任何關系,你走吧!”唐志文背過身,不看金凱。

  “死老頭子,你說的是什么話?兒子不在的時候,你是有多想他,如今。他好不容易大難不死,你卻還這么倔地不肯認,你是不想讓我活了么?”劉娟抱著金凱,沖著唐志文吼。唐志文站著沒動!

  藍欣正想上前去勸兩句,門鈴響了。

  藍欣過去打開門,卻是一個漂亮的陌生女子,引著一個小男孩兒“請問,是唐志文先生家嗎?”

  “哦,是的,您…”藍欣忽然想起來自己在調查金凱時,看到的那張金凌兒的照片,一時愣住。

  “我叫金凌兒,是金凱,哦不,是唐意南的子,我今天來是認親的!”金凌兒禮貌地笑笑。

  “哦,請進!”藍欣將人讓了進來。

  客廳里,見到金凌兒的金凱大吃一驚。

  金凌兒已經扔下兒子,張開雙臂撲進了金凱的懷里。

  金凱尷尬地看看藍欣,咬了咬牙,將金凌兒從懷里扒拉了出來“你們怎么來了?”

  “阿凱,我和兒子都好想你,你一走大半年都不回來,我要再不來。兒子估計都不認識你了!兒子,來,叫爸爸,你不是一直要爸爸嘛,我們終于看到爸爸了!”金凌兒說著,拉了小男孩兒過來,給金凱。

  “爸爸!”小男孩怯著聲音叫了一句,卻在看到金凱難得地出了笑容之后,立馬撲進了金凱懷里“我和媽媽都好想你,光在電腦上看你,摸不著,我就讓媽媽帶我來了,你別怨媽媽!”

  金凱將小孩抱起,送到劉娟面前“鬧鬧,這是,這是爺爺,快叫!”

  “爺爺好!”鬧鬧估計還是有些認生,瞪著圓圓的眼睛,脆生生叫了一句,又躲進了金凱的懷里。

  劉娟高興地答應了一聲,將孩子從金凱手里接過來,抱到懷里。

  唐志文則自始至終,沒有表情。但藍欣還是眼尖地發現,老人的眼睛里,閃著些微的亮光。

  “公公、婆婆,媳婦金凌兒給你們行禮了!”金凌兒上前,大方地鞠了一躬。

  劉娟此時才想起,旁邊還站著藍欣,一時竟然有些無措,畢竟,這么多年,在他們的眼里,藍欣才是意南的子。

  此時此刻,看著重新團聚的一家人,藍欣仿佛一下子成了一個置身事外的人,仿佛這一家人的團聚和自己并沒有什么關系,自己其實不過是個外人,毫無關系的外人!

  金凱過去,將孩子抱到自己懷里,拉著金凌兒,向門外走去。

  “怎么了?”金凌兒有些莫名其妙。

  “你們才剛回來,不急著見爸媽,我送你們回去休息,至于其它的,以后再說!苯饎P一邊說著,一邊帶著老婆孩子出了門。

  “藍欣,對不起!”唐志文看著藍欣,臉歉意“早知道這小子在外面結了婚,說什么也不能讓你一個人辛苦地守著我們過了這么多年!”

  藍欣苦笑“爸,您不用自責,我不也是和江毅辰結了婚的人?這件事情,誰也不怪,要怪,也只能怪造化人!”

  “可是,畢竟你陪了我們這么多年…”

  “爸,您別這么說,這些年,說句實話,要沒有你們收留我,我說不定死到哪里都沒人知道呢!”藍欣笑著,眼里卻閃著淚花“我不怨唐意南,我自己也沒有守住和他的這份感情,我們,注定已經是兩條平行線上的人,再也沒有可能集!

  “藍欣,你是個好孩子!”唐志文嘆了一口氣“不過,我會想辦法讓阿南這臭小子放了江毅辰,還你一個完整的家,你看行嗎?”

  “爸,你也別強求他,這是江毅辰欠他的,他要討回來,誰也不能說什么!彼{欣道“我也有些累了,爸媽,你們也休息會兒吧,我過去看看唐唐和月月!

  藍欣說完,不再看二老,轉身出去,到對門去看孩子了。

  唐唐和月月正無打采地坐在客廳里,身上的禮服還沒有換,見藍欣進來,兩個小家伙從沙發上蹦下來,撲到了藍欣懷里,哭了起來。

  “欣欣,我要爸爸,我要爸爸,爸爸為什么會被抓起來?爸爸不是壞人,欣欣你去和他們說說看,能不能把爸爸給放回來?”月月哭著嚷嚷。

  藍欣蹲下身子,將兩個孩子攬進自己懷里,像是在對孩子們做保證,又像是在對自己下命令“唐唐,月月,你們放心,爸爸真的不是壞人,媽媽會想盡一切辦法,證明他的清白,讓他們把爸爸還回來,好嗎?”

  兩個孩子這才止了哭,藍欣帶著他們洗了把臉,哄著他們睡下。

  想起江毅辰說的昨天晚上給的東西,藍欣又把那個袋子翻了出來,打開,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些什么東西。

  一份婚前財產證明,屬于藍欣的,還是之前給她的這兩套蔚藍小區的房子,那輛紅色凱迪拉克轎車,還有江毅辰給的幾張銀行卡,都是用的藍欣的名字。

  是一份江毅辰簽過字的離婚協議書。

  還有一封江毅辰手寫的信,藍欣把信打開,仔細地讀起來

  藍欣,親愛的老婆

  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可能已經無法陪伴在你身邊。明知道自己無力回天,我還是自私地選擇了和你把婚禮辦下去,不為別的。只是想,讓你風風光光地成為我江毅辰的子。

  是的,我已經知道,金凱就是唐意南,他是為復仇而來,只可惜,等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晚!

  現在的江毅辰,怕是要一貧如洗了。我用盛銘全部的股份換來磊和成的公司安然無恙,卻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用來和唐意南換到你,而我不顧一切地和你成婚,徹底怒了他,但我并不后悔,畢竟,嫁給我,是你愿意的,這一次,我是真的,沒有強迫你,所以我還是很高興、很高興你愿意嫁給我,成為我江毅辰子。

  老婆,能這樣叫你,我是真心覺得自己好幸福。

  我做了婚前財產證明,為的是讓你和兩個孩子以后的生活至少能有一些保證,至少不用四處。這算是我缺席了五年欠你們的,也算是我要缺席以后的生活補償你們的,我能做的,唯有這些了。

  我愿意和你離婚,只希望你能幸福!

  無須掛念,只消知道,我一切安好!

  你的老公辰

  藍欣收了信,有些想笑,眼淚卻出了眼眶“你這個傻瓜,哪里有人當天結婚,就當天要離婚的?”

  將東西收好,藍欣收了眼淚,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她要想盡一切辦法,先洗清了江毅辰冤屈再說!

  打了電話給王中磊和張成,兩個人都在忙著奔波,只叫她在家安心等著。

  藍欣沒有辦法,只好想先打給陸錦繡看看,她的能力有限,能求的人更加有限。

  陸錦繡早已知道了,正在求自家哥哥陸錦程幫忙,然而陸錦程動用了自己能用的一切關系,竟然連想要見一面江毅辰都不能。

  藍欣掛了電話,默默地呆坐一會兒?嘈Α敖愠,你還真是說對了,我這個女人,總是一到關鍵時候,最先想到的,就是先把自己賣掉!”

  看著手機聯系人中金凱的名字,藍欣猶豫半晌,還是打通了金凱的電話。

  金凱正在安頓金凌兒和鬧鬧,看是藍欣來的電話,拿了手機去陽臺接了。

  金凌兒盯著金凱站在陽臺上的身影,眼里的失落重重疊疊。

  “什么事?”金凱低了聲音問。

  “我要見你!”藍欣深了一口氣。

  “在家等著,我一會兒就過去!”金凱說完,收了電話。

  藍欣忽然有一種小三兒在給有婦之夫打電話要偷情的感覺,明明她才是那個當初的正牌夫人,卻不過時過境遷,他和她,竟已到了如此地步,他再也不是原來的他,而她,也已背叛了曾經的她…

  等待是一件磨人意志的事情,藍欣覺得自己的意志力,仿佛正在這一分一秒的等待里,漸漸削弱…

  正當她覺得再也無法等待下去,準備再一次拿起手機撥打電話的時候,門鈴適時地響起,藍欣一下子從沙發上彈了起來,穩了穩心神,再深呼吸了一口氣,才竭力保持平靜地過去開門。

  金凱正站在門口,看到藍欣,臉色無悲無喜。

  “進來吧!”藍欣讓開了道。

  金凱進來,也沒等藍欣讓座,就自顧自坐了沙發上。

  藍欣倒了杯水給他,在他對面坐下,一時,兩人竟無話可說。

  金凱端起水杯,飲了一口“說吧,什么事?”

  “我,我想我們做個換!”藍欣鼓起勇氣說出了口。

  金凱一愣,很快又恢復了正常的神色,掩蓋了原本的受傷“倒是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樣的換?其實,你就是要我的整個世界,我都會雙手奉送給你,藍欣,你確定要和我做換?”

  藍欣咬牙,她知道,一旦她做出了決定。那就意味著,和唐意南從前的種種,全都將在她的一念之間,灰飛煙滅,化作無有。

  藍欣不得不承認,她的心,其實疼得無以復加,然而,思忖半晌,她還是鄭重地點頭,眼淚卻已涌了眼眶,讓她不敢抬頭看金凱犀利的眼神。

  金凱臉上帶著一絲譏諷,手里的杯子,卻已經被緊握得變了形“說吧,你想換什么?”

  藍欣站起身,背轉過去不看金凱“金總,你之前說要留我在您身邊,我答應,但我的條件是,您放過江毅辰!”

  “啪!”地一聲響,杯子被金凱猛力摔到了地板上,水花連同玻璃碎片,四處飛濺。

  藍欣的身子也隨著這一聲脆響劇烈地抖動了一下,但隨即又很快恢復了平靜,站在那里靜靜地等待著金凱的抉擇。

  “你還是說出來了!”金凱咬牙切齒地道。

  “是,我說出來了,就像當初我為了救我那個心愛的人,把自己賣給江毅辰一樣,今天,我愿意為了江毅辰,把自己賣給金總您!”藍欣的聲音里,透著絲絲的冷意“金總,希望您好好考慮一下!”

  “如果我不答應呢?”

  “我會求您,到您答應為止,像當初一樣!”當初為了唐意南,她在江楓別墅門口,跪了三天三夜,F在,她一樣可以為了江毅辰,再求一次面前這個男人!

  金凱的眼里冒著怒火,他走過去,一把將藍欣的身子扳了過來“你怎么知道我就會像他一樣心軟…”

  然而,金凱的話到底還是沒有說完,就已經完全愣住了,藍欣的語氣那么平靜,說話的聲音那么冷絕,可是,這張臉,這張臉啊,早已是鼻涕眼淚糊了臉,凄凄哀哀,悲悲切切,她是在用怎樣的毅力才能掩藏住這份傷心,讓自己的語氣在這樣的悲傷中,依舊平靜,依舊冷清?…

  藍欣猛然低了頭,她不想讓金凱看到這樣的自己,準確地說,她不想讓唐意南看到這樣狼狽又無措地自己。

  曾幾何時,他是她的天,他是她的地,他是她的全部,是她的整個世界!她的所有心情,好的壞的,悲的喜的,都在他面前一覽無余。

  可是現在,她卻開始隱藏,隱藏那個真實的自己!金凱的心里,忽然一陣絞痛,想也不想,一把將藍欣擁進了自己的懷里。

  “對不起,讓你這么難過!”這一聲。像極了多年前那個寵愛自己、疼惜自己到極致的唐意南,溫柔體貼,叫人難以抵擋。

  藍欣的心里一陣傷悲,再也忍不住,爬在金凱的懷里哭得泣不成聲“阿南,你是我的阿南,可是為什么,為什么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金凱的眼里也閃著淚花,緊抱著藍欣,默默無語。

  良久,藍欣止住了哭泣,從金凱懷里鉆了出來。再見了,我的阿南,不,永別了!從她剛才說出那一番話之后,他們之間,再也回不到從前!

  后退一步,再后退一步,她知道,她已經不能再這么近距離地擁抱他,就像他,再也不會像從前那樣,無所顧忌地去愛她…

  金凱站著沒有動,就那樣看著藍欣。一步步離自己越來越遠…

  從此以后,她只能是他的情人,不能見光的情人,永遠生活在黑暗里,在黑暗里渴望見到陽光的地下情人啊…金凱知道,藍欣這一生,最討厭的,就是做一個不能見陽光的人,可是,他卻不能給她一個應該有的陽光身份…

  “金總,我剛剛說過的話,您再考慮一下,我希望您能格外開恩,放過我丈夫這一回!彼{欣的聲音重新回歸平靜,這次,卻是正視著金凱,逃無可逃,遁無可遁…

  金凱的眼神,也重回犀利,狠狠心說道“好,我答應你,放過他,你們,準備離婚吧!從此以后,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乖乖給我做什么!包括給我生出一打孩子來!”

  “是,金總!聽您的安排就是!”藍欣畢恭畢敬,心里卻在無聲地嘆息,這輩子,她怕是都沒有機會再生孩子了,江毅辰不想讓她知道,那她就裝作不知道吧!

  金凱卻再也呆不下去,連呼吸都覺得困難,他甩開大步走了出去,身后的門被他狠狠地砰地一聲關上,連同心里的門,一起緊緊關閉!

  藍欣在那一瞬間,軟倒在地,手捂著口,再也爬不起來…

  門外,唐志文正等在門口,

  “爸!”金凱顯然沒想到老爸會在這里等著自己。

  唐志文看著這個身形熟悉,臉卻陌生的的兒子,只簡單說了四個字“跟我進來!”

  金凱依言,隨著唐志文進了對門的家。

  “真的是你叫人害了江毅辰?”唐志文著臉。

  “是!”金凱沒打算否認。

  “如果我讓你放了他呢?”

  “爸,你也這么想?”

  “是,江毅辰本質不壞,說句老實話。如果你真的死了,我還計劃靠著他給我養老呢!”

  “爸,你怎么能這么說?你明知道我是因為他才…”

  “可我也知道,我和你媽,也是因為他才能活下來!當初我住院的時候,你就已經回來了吧?我不起住院費的時候,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如果沒有江毅辰替我手術費,你今天看到的,就是我的墓碑,我的骨灰!”唐志文說著說著,不由拔高了聲音。

  劉娟此時才知道,這死老頭子,原來什么都知道!

  “爸,我那是不得已,我如果替你了錢,江毅辰一定會借此找到我,知道我的真實身份,那樣,我還怎么能報仇?”

  “啪”地一聲,唐志文給了金凱一耳光“你的眼里,就只有‘報仇’嗎?父母的命都是小事,只有你的血海深仇才是大事?”

  “您這不是好好的嗎?”金凱還是不服氣。

  唐志文氣得又要打,被劉娟攔住了“別打了。好不容易回來了,你再把他打走了,我到哪里再找一個兒子去?”

  “我告訴你,你如果不把江毅辰給放回來,你就…就別想…認我這個爸。我…我也沒…你這個兒…”唐志文忽然得說不上來話。

  “爸!爸你怎么了?”金凱急了,連忙扶住了要倒下去的唐志文。

  …

  唐志文再次發病住了院,虧得送得及時,并無大礙,卻是唬得劉娟再也不敢和他犟了。

  “阿南,你就順了你爸的心思,放了江毅辰吧,他也的確不是壞人,你要再不聽話,你爸他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你讓媽可怎么活?”劉娟說著,哭了起來。

  “好了,媽,我又沒說不放他!”金凱扶著劉娟的肩,讓她坐下。

  “你真的愿意放過他?”劉娟一下子不哭了。

  “嗯!”金凱點點頭“你們都覺得他好,那就放唄,要不然,我豈不成了全家的反叛了,還怎么活?”

  “兒子,你能這樣想就對了,自古冤家宜解不宜結,只要你還活著,我們全家人還能在一起,就比什么都重要!”

  “哎,聽媽的!”

  “就是可惜了藍欣,原本是這么好的一個兒媳婦…”劉娟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搖搖頭。

  金凱看一眼劉娟,想說什么,想想還是算了,再說吧!

  …

  病房里,藍欣正在伺候著唐志文吃飯,吃一口,用手帕將溢出嘴角的飯擦一下。

  “藍欣,我自己來吧!”唐志文說。

  “不用,醫生說不讓您起來,您就讓我伺候您一回吧,這以后,還不知道…”藍欣說著說著就說不下去了。

  唐志文也知道她心里難過,嘆了一口氣,不再說什么,乖乖地由著藍欣喂飯。

  …

  一個月后,案情真相大白,原來。是喬業讓人暗中搗的鬼,將古姿的一批面料暗中做了調換,以次充好。

  而之前逃住國外的兩個羅海市開發案的重要嫌疑犯也已落入法網,待了一切,全都是喬業讓人搞的鬼。

  喬業大呼冤枉,說自己只是受人指使,問起他受誰的指使,卻一個字也說不清楚,只知道是一個很有錢,出手大方的黑社會大佬,出處在哪里,姓甚名誰,絲毫不知!人家給錢,他就辦事!

  轉眼到了過年時節,唐唐和月月放了寒假,藍欣帶著孩子們準備出去給每人買一身新衣服。

  唐志文和劉娟,已經被金凱接到了新的住處,連同夏之琳的兩個孩子一起搬走了。

  藍欣在金凱的安排下,住進了一個高檔私人別墅區,只有她和孩子。藍欣本想反對,卻無奈金凱堅持,而她,已經沒有了再與他平起平坐的資格,順從地依了金凱的主意。

  藍欣帶著唐唐和月月。剛出了別墅的門,就見金凌兒站在門口,手里牽著小鬧鬧。見了她,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藍欣,我找你!”

  藍欣一時無語,默默地帶著孩子們回了別墅,把金凌兒也讓了進來。

  “去兒童室玩吧!”藍欣讓唐唐和月月帶好鬧鬧去了兒童室,又對金凌兒指了指客廳的沙發“金太太,您請座!”

  金凌兒沒有推,依言坐下,上下打量著藍欣。

  藍欣并沒有退縮,任她打量,面色平靜。

  “藍欣,我知道,阿凱心里一直有個結,那個結,就是你!”金凌兒也不繞彎子。

  藍欣不語,默默地倒了一杯茶水遞給金凌兒。

  “我也知道,如果真的想和阿凱長廂廝守下去,我就應該裝作什么也不知道,可是,我…”金凌兒的眼圈紅了。

  “我就知道,終有一天,你會來找我!”藍欣給自己也倒了一杯茶,輕輕地抿了一口“你嘗嘗,最好的龍井明前茶,喝著苦,后口卻是嘴余香,值得回味,回味無窮!”

  金凌兒對藍欣的話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她還是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是有些苦,不過,喝下去,嘴里卻是的香,和她此時的心情,并不相配“藍欣,我有些不太明白!

  藍欣再抿了一口茶,放下杯子“金凱現在幾乎每天夜里都在這里度過!

  金凌兒一愣,忍不住猛灌了自己一大口茶水,差點嗆著了。

  “慢著些喝,我話還沒說完!彼{欣走向,拉起金凌兒“你來!”

  兩人來到一處客房,藍欣推開門“你看。這是他每天晚上住的地方!”

  “進來看看吧”藍欣拉著金凌兒進去“平里,這個房間,我也是不進來的!

  里面陳設很簡單,一張雙人,但卻只有一個枕頭!旁邊是一只不大的衣柜。

  一張書桌,配套有一把椅子。桌子上面放著一臺電腦,一套茶具。

  金凌兒看著屋里的一切,有些不可思議,金凱在家里的房子和這個相比,簡直天差地別!

  “每天,他回來,并不和我多說,這里就是他的天地,除了這里,其它的地方,他一步都不曾踏入過。我這么說,不知道金太太能不能明白?”藍欣靜靜地說著,就像是在說著一個與己無關的別人的故事。

  金凌兒的眼睛亮了亮,卻沒有說話。

  藍欣拉著她出來,上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這是我平時住的!隔壁是我小孩的臥室!

  這里的陳設,馬上上了不止一個檔次,水晶吊燈,歐式洋,落地玻璃窗,大氣豪華的窗簾…

  “從我搬進來那天起,他從來沒有進過這個房間!”藍欣說“金太太,我是想告訴你,我只是他的過去,一個他現在暫時還放不下的過去,卻并不是他的現在!您才是他的現在,他的未來,所以,您不必有什么焦慮的情緒,放寬心情,靜靜等待吧,總有一天,他會想起回家的路!”

  “藍欣,怪不得他那么放不下你,就是現在,此刻,我都愛上你了!”金凌兒佩服地看著藍欣。

  藍欣淺淺一笑“我只是在告訴你一個事實,沒有什么能熬得過時間的考驗,誰能堅持到最后,誰就一定是那個最終的勝利者,我相信你,會成為他生命里的唯一!”

  “謝謝你,藍欣,我知道我該怎么做了!”

  “嗯!”藍欣點點頭,帶著金凌兒下了樓來。

  金凌兒想帶著孩子回去,卻被藍欣留下了“在這里吧,你今天既然找了過來,我必會給你一個待!”

  金凌兒一愣,卻還是順從地重新坐回到沙發上。

  金凱回來的時候,就見藍欣和金凌兒正在一起,悠閑地喝著功夫茶,他的臉色立馬陰沉下來。

  金凌兒嚇得一抖,不由地站起身來,就想躲到藍欣身后去。

  藍欣握緊了金凌兒的手,給她鼓勵!

  “哼,還真是好笑啊,人家的正和小三兒打得不可開,我的兩個女人,卻在這里友好交談,誰能告訴我,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金凱冷嘲熱諷。

  “是我讓她進來的!彼{欣看著金凱,指了指兒童室“鬧鬧在里面,他想你了!”

  金凱怒視著藍欣“你以為你有多了解我?你以為你用親情就能迫我放手?”

  藍欣低下頭,笑得凄涼“親情?在你眼里,親情又怎么比得上復仇來得來得痛快?我知道,我提到親情,你會發怒,可是那又怎么樣?難道因為你要發怒,我就得把鬧鬧藏起來,讓他的爸爸見不到他?”

  “藍欣,你最好給我閉上嘴巴!”金凱怒了。

  “金凱,我并不欠你什么,如果,我的背叛傷到了你,那么,你又怎么能保證你從來沒有背叛過我?你看看她!”藍欣把金凌兒一把拉到金凱面前“你到底給了她多少希望,讓她如今對你死心踏地,明知道你身邊藏著一個如此可惡的小三兒,還依然不離不棄不放手地追隨著你?”

  “我沒有!”金凱的眼里閃過一絲慌亂。

  “沒有嗎?”藍欣冷笑“我知道,你的所有一切行為都可以歸結到你要‘復仇’這個原因上來,然而那又怎么樣,背叛了就是背叛了,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把背叛變成忠誠,除非時光倒,再重來一遍,然而,我相信,即使重來一遍,你也還依然會走你今天的路,沒有任何改變,因為,你要復仇!”

  “藍欣,你最好閉嘴!”金凱有些惱羞成怒。

  “其實,這并沒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你對她說過的甜言語,你和她有過的綿悱惻,我都可以想像得到,只不過,你是帶著一個自以為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她,卻奉上了一顆完整純潔的心,如此而已…”

  “住口!”金凱不準藍欣再說下去。

  藍欣卻并不受威脅“即使今天我依如昨那般,全心全意的對你,你以為,你就可以還像從前一樣,把你的整顆心整個人都交給我嗎?不,唐意南,金凱先生,你錯了,你逃不過良心的譴責,你逃不過金凌兒的眼淚!”

  “別說了!”金凱捂住了腦袋,感覺頭都要炸了。

  “別說了,求求你了,藍欣,他會難過的!苯鹆鑳豪{欣的手,想要勸她別再說下去。

  藍欣卻不管“你為什么面對著我的時候,低不下頭來親吻?因為你的腦海里,閃著她的影子,閃著她的眼淚,她的笑容!你為什么連看都不肯看一眼唐唐和月月,因為你知道,那是我藍欣,躺在別的男人身下綻放的罪惡花朵…”

  “啪!”話未說完,金凱已經一巴掌打了過來。

  藍欣知道自己會挨打,可她還是把想說的都說出來了。

  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直視著金凱,藍欣的臉上,出涼透人心的笑容“唐意南,你知道嗎?五年前,在你的墓碑前,我親手殺了江毅辰只為了給你報仇,不過,老天有眼,讓他沒死成。五年后的今天,我在你的墓碑前,害死了我的孩子,我和江毅辰的孩子,我不知道,這兩條人命,夠不夠還我們欠下你的情債孽債,夠不夠?”

  金凱面對著藍欣凜然的面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藍欣猛然沖到茶幾邊,伸手從果盤里拿出水果刀,橫陳在自己的脖頸上“唐意南,如果覺得這些還不夠,我今天把我自己也還給你,反正我藍欣這條命,當年要是沒有你,也活不到今天!”

  落語畢,手起刀落,藍欣的脖子上,瞬間血如柱…

  “不!不!…”金凱瘋了一般沖向藍欣,伸手死命地按住了傷口,聲嘶力竭地喊著“快!快叫救護車!”

  …

  三個月后,藍欣出院。

  容顏依舊,美如西子。只是兩鬢之間,已然添了蒼蒼的白發…

  來接她出院的,是江毅辰和一雙兒女。

  兒女笑顏如花,歡喜雀躍,藍欣伸手,擁了孩子們入懷,淚眼朦朧中,卻見那人的耳鬢,竟也已染上了皚皚的雪

  沒有人知道,愛恨情仇,在這世上,值幾分幾,但卻有多少悲離合,是因這四個字而起,也因這四個字而落…

  唯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全文完!
( ← ) 上一章   抵愛   下一章 ( 沒有了 )
約伯的瓦器撩妻成癮:狼絕美房客愛上激情似火,腹就是要吃窩邊君子VS佳人梟謀壞壞愛:小情溺寵,軍痞霸撩歡,誤惹狼土豪先生你好印緣
免費小說《抵愛》是由作者九藍悠然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都市小說。更多類似抵愛的免費都市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都市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抵愛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108章情終有所歸(大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股票涨跌幅计算 安徽十一选五 河北11选5 怎样通过理财让钱生钱 天津十一选五 长投股票分析师 天津11选5 云南快乐10分 广东11选5 河北十一选五 什么是股票涨跌幅 江苏十一选五 每月有5000元闲钱如何理财 股票涨跌幅度是看昨天的吗 河北20选5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