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竹香 第145章 正室-全劇終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寒門竹香  作者:九月楓紅 書號:46397 更新時間:2019-12-10 
第145章 正室(全劇終)
  她這扶著三月的手剛到了二門處時,那邊跟著時雨進來的李驚蟄也正好到了。

  兩姐弟這一對眼,眼眶皆不由自主的泛起了紅。

  四年了,已是整整四年未相見了。

  此時的李驚蟄已出成一翩翩少年郎了,七尺多的身材,雖說有些單薄,可罩在那寬寬的銀絲白袍里,卻又莫名的多了絲風倜儻的味道。

  濃眉大眼的陽光男孩,一如記憶中那樣,一笑,只覺整個周遭都暖了。

  李空竹看著那雖咧嘴笑著,可眼中卻晶瑩布的男孩,緊走幾步與他相對。

  這一靠近,李空竹才真正的感受到時光的流逝。

  想當初走時,男孩不到她耳,如今,既是高出她一頭還有多了。

  再做不了摸頭殺了,李空竹想著搖頭失笑。

  李驚蟄則在她靠攏時,淚兒是再難忍的了出來。

  “大姐~”聲間也變得沉了,不再似了當初的脆亮兒音,也顯得更加的成了起來。

  李空竹點頭,從袖籠中出巾帕擦著不經意出的淚水。

  想伸手牽了他,才發現,如今連著這一動作也無法做了。

  哽咽著連連道了幾聲好“好了好了,快隨了我進去吧,今兒你小侄兒的生辰呢,怕是看到你來,定得樂壞了!

  李驚蟄點頭,手放寬袍里,抬起被衣襟蓋住的手背,輕拭了出的眼淚兒“嗯!來時我還怕趕不上,好在,趕車的師傅知我心急,連著走了個夜路,這才沒誤了時辰呢!

  這是特意趕在這一天的?

  李空竹心下感動“走吧!”

  李驚蟄點頭,抬腳時,又轉眸的看了時雨一眼“我那書僮是個笨的,這位小哥兒能不能前去幫把手,我怕他一個不好,會壞了我送給大姐的禮物!

  時雨看了李空竹一眼,得了主子的點頭后,就打了個千兒的道“小的知道了!”

  李空竹若有所思的看了李驚蟄一眼。

  卻見他感受到她的注視時,回眸又了個嬌羞之笑的撓了撓頭“那個,大姐,去歲秋闈時,我便中了秀才了。今時,雖說落了第,不過卻也得了個舉子的身份!

  “真的?”李空竹大喜,繼而又是一嗔“如何這般大的事兒,你沒有寫信來告知與我?”

  李驚蟄垂眸,扯著個無奈的笑道“我曾說過,一定要兌現與大姐的承諾。之所以沒有報與你,是想親自前來,親口話與你知罷了!蓖瘯r的勾指,他一直都記得。

  雖說如今已年少,那兒時的稚言大可說成是戲言之類的,可在他看來,那一指勾手,卻是他這輩子惟一能借此留在大姐身邊的借口。

  李空竹感嘆了的嘆了口氣,掂腳,終是忍不住的在他頭上摸了一把“當真是大人了!也懂事了!

  能把一個稚言守到現在,還不受了另一個前途的惑,世間有如此堅定之志的人兒,怕是不多了吧。

  “不準備繼續考科舉了?”以著他的年歲,就是再讀兩個三年再中,也是相當年輕有為的。

  李驚蟄搖頭“我要幫大姐打理鋪子!

  李空竹笑,如今她已沒鋪子了,不過藥膳坊那里,他倒是可跑跑。

  兩人說話間,已到正堂處。

  彼時的丸子把蛋糕吃了個,正拍著肚子與華老嘻笑呢,見到李空竹時,當即就改了方向的向著門口跑來。

  “娘~”

  丸子張手要撲她,卻被斜拉里的泥鰍給扯住了后頸來“三嬸肚子里揣著小妹妹呢,你當心點!

  隨在李空竹身邊的李驚蟄聽得愣了一下,轉眸去看女子肚子時,才終是發現了一點凸起。

  “大姐~我不知道…”小子有些手足無措,想著剛剛大姐既還親自來接了他的,又是愧疚的道了句“對不!”

  李空竹看著他的窘樣兒無奈一笑,拍了拍他瘦弱的肩膀嗔了句“傻孩子!

  那邊趙泥鰍看著兩人對話時,就將李驚蟄細細的打量了一遍。

  聽著他叫三嬸大姐,且眉眼兒之間還有當初舅舅的影子,就不由得試著叫了聲“小舅舅?!”

  李驚蟄聽得抬眸。

  見到趙泥鰍時亦是愣了一下,繼而又咧出一口白牙的點了點頭“你是泥鰍吧!既是長得這般高了!

  趙泥鰍嘿嘿的笑了幾聲,撓著頭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說道“比著三嬸兒還要矮一個頭呢,沒長多少!”

  李驚蟄笑著走了過去,作勢用手在他的小腦袋上比了比,見已到他口了,就不由得夸贊“長不少了,要知道,當年你依著現在我的身高比的話,怕是才到我呢!

  趙泥鰍又是一樂“當年俺們走時,驚蟄哥十二歲,那時差不多就是俺這么高吧!

  李驚蟄點頭。

  那邊看著兩人樂的丸子歪著頭,一副不甚明白兒的樣兒“娘,他是誰!”

  “他是小舅舅!”趙泥鰍不等李空竹回話,就轉眸看著丸子指著李驚蟄道“你也要叫舅舅,是你的親舅舅,你小的時候還抱過你呢!

  李驚蟄低眸看著那白白,著一身小紅衣的丸子。見他既是比著小時侯的可愛,長得還要惹了人愛,就不由和趕緊伸手入懷,將備好的一支玉質九連環從荷苞里給拿了出來。

  “這時舅舅中舉時,有個鄉紳送的,我看著極好,便想著給你作了生辰禮,雖不是好玩意兒,卻甚是好玩呢!

  丸子還有些懵,不過看到禮,倒是樂得不行。

  伸了小胖爪拿過來時,卻聽那邊已經坐下的李空竹哼了一聲“收了禮物,接下來要怎么做?”

  小子是個機靈的,一聽這話兒,當即就笑瞇了眼,咧著一口小米牙,甜甜的道了句“謝謝小舅舅!”

  李驚蟄被他這一聲小舅舅,叫得心頭軟軟,摸著他的小腦袋紅著眼眶的直點頭。

  李空竹見此,吩咐著趙泥鰍趕緊拉他坐了下來。

  那邊華老見他們有親戚來,自知有些不便,就咳了一聲,自椅子上起了身“你們聊,我失陪一下!

  李空竹點頭,領著幾個小兒起身,送了他截。

  待華老走遠。女人又回頭看了幾個小兒一眼“你倆陪著你們小舅舅聊聊,娘去著人安排廂房,走這般遠的路,先歇歇精神的好!

  李驚蟄本有話要說,不過聽女人如是說,倒也知禮的點了點頭,起身作了揖道“麻煩大姐了!”

  李空竹輕笑的又嗔了他嘴兒后,便出屋安排去了。

  當天下響,李驚蟄正式入住到了君宅。

  晚飯時,等趙君逸忙完回到家后,一家人吃完晚飯,便同坐在花廳里,聽著李驚蟄講著家里的事兒。

  這四年間,環城鎮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彼時李空竹走時,名聲才剛起的小城鎮,經過李沖等股東的打理兒,已變成千金難買的好住處。

  趙家村發展的桃林,更是成了桃花源般,吸引著大批的富貴人,皆想在那買了地皮建了宅。

  不為長期住,只為每年季時,能有個好去處賞了那景。

  如今的趙家村,經過這幾年的不斷進人,已變得相當寵大了,更甚至臨近的村落為著沾點好,還曾提議過合了村,建議把他們那里也變成桃源村兒。

  對于此類提議,李沖并沒有沖昏頭腦。而是在各村開發著各自不同的產品,為的就是物極必反的效果。

  雖說這些李空竹有與李沖他們通信,也知道了這一變化,不過聽李驚蟄講來,又是了另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微笑著聽他把家鄉的變化講完,末了,只見他又有些干涸的,道“走時惠娘姐讓我給大姐帶句話!

  “什么話?”

  “就是想你有空能回去一趟,多年未見,她很想念你們呢!

  李空竹點頭,想著這幾年為著擴張自已的事業,倒是一次也未回過的,如今想來,還想念那一村的桃花加樹屋呢。

  想到這,她又問著李驚蟄“如今他們可好?”

  “好!”李驚蟄點頭“芽兒姐又連生了兩小子,惠娘姐更是在我快來時,生了對雙胞胎呢!

  “哦?”這么厲害?女人挑眉,隨趕緊又問“是男孩還是女孩?”

  “女孩!不過,李大哥稀罕得不得了,自小兒落地時,光娘就請了四個呢,生怕會餓著了那對雙胞胎!

  李空竹聽得發笑,想著李沖疼著女兒的樣子,也不知會不會惹了惠娘吃味兒。

  兩姐弟說說笑笑間,把村里村外的事兒都說了個遍后。

  隨后李驚蟄又說起了另外一件事兒,那就是郝氏與李梅蘭這兩人兒的事兒。

  彼時的李驚蟄在說起這兩人時,嘴角好生無奈。

  說起他之所以來了這的話,除了來兌現承諾外,再就是再不想回了環城,再見了他們。

  “在得知你們走后,娘沒少哭鬧呢!

  他照大姐的話,為著前程會經常去郝家村看了娘,可誰知,都到了那種境地了,其不但不知了反醒,依然只會報怨哭泣的怨天罵地。

  說后對她不好,說后一家欺負她,再是如何說后的不是,也抵不過大姐走后,對她的刺大。

  他記得在大姐走后的一個月后,突然接到了郝家村傳來的信兒,說是郝氏上吊,要救不活了。

  當時他以為這是真的,著急忙慌跑去時,卻見其正好好的呆在家里,哪有半點上吊過的樣子?

  不過,那時郝氏再見到他時,哭得是呼天搶地,頭回不顧了形象的開始大罵起大姐的不孝來。

  當時罵了足足有大半個時辰,待罵完后,其甚至還極為不要臉的問他大姐去往了哪,在哪個地方,問他可有地址。

  在問完這些后,她甚至還理直氣壯的問著他要起路費銀來。

  他還記得當時娘問他要銀時說的話,一句“我把你養這般大,不說求你回報多少,四五十兩的路費銀,給我就算了了可好?”

  聽到這話,他當時整個心都涼了,也開始懂了當初大姐是過的怎樣的一種日子,怎樣的無奈。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家娘既是了這樣的一種人。

  他記得當時自已什么也沒說的起身正準備回了家,不想沒得到答案的娘,既開始不依的對他又打又罵來。

  那一天的打罵,持續了近半個多的時辰,還是過路的鄰人看到,著了里長前來,才堪堪平息了那場打罵。

  自那場打罵過后,為保他的名聲,二叔甚至舍著臉面的去找了李大哥,求他幫著拿個主意。

  經過一翻商量,李大哥當即便拿出了五十兩銀子,在鎮上置辦了一座二進的院子。

  對外說是李空竹給弟弟和親娘置辦的,為著孝敬,還大張旗鼓的抬著轎子去了郝家村,請了郝氏上轎入宅。

  當時的郝氏被突來的這一遭沖昏了頭,再請她上轎時,她雖裝模作樣了一翻,可倒底抵不住惑的坐了上去。

  進了宅,她以為就是享福了。

  卻不知,這只不過是另一種變相的囚罷了。

  她想當富貴太太,想過有人伺候的日子,在那個宅院里,都一一的給她實現了。

  可也僅僅限在了那個宅院里,別的地方,多一步,她也去不了。

  終困,也讓過了新鮮勁的郝氏,又開始大鬧起來。

  可惜那時,一院子的下人里,再沒有人會聽了她一句鬧,也由不得她放肆的隨意撒了潑。

  若她不聽,那些下人們可不用再尊守伺候之職。隨意關著她,不給了她食,餓上兩天后,她自然就會乖乖的聽了話。

  李驚蟄在說到這時,見李空竹一臉懵圈,就笑道“是我不讓李大哥說的,且那買宅的五十兩銀子,我在中舉后就還他了!

  不讓說,是不想再讓那等煩心事,再擾了自家大姐。

  再說那時的他已經不小了,不想再活在大姐的保護下。想自已壯大,自已能獨自的撐起一片天來。

  如今的他,雖然比著姐夫還遠遠不夠,可他已經在一點一點的進步了。

  李空竹點頭,隨又問起郝氏如今是否還在那宅院里困著。

  李驚蟄嗯了一聲“如今那宅子,我把旁邊的也買了下來,打通后,成了三院。在外人看來,這已是極大的體面了。里面的下人,我也叮囑過,只要她不犯渾、鬧事,誰也不會再對她怎樣的!钡故墙o了她個不錯的歸宿了。

  李空竹也覺有些無奈,有些事輕不得重不得,為著所的臉面,還得忍著,如此憋屈的生存之地兒,當真有些讓人不過氣啊。

  說完了這事兒,李空竹便順嘴又問起了李梅蘭。

  “她回任家了!

  “任家?”這是不在繡鋪做了?

  “嗯!”驚蟄點頭“任家嫌她拿回家的錢少,還不夠請了下人的錢,所以在前年時,就已將她給領了回去了!

  對于這一點,李梅蘭也是不甘的。

  李空竹當初說的雙面繡一幅好幾十兩的,到了她那根本就沒有那回事兒。

  起初到繡鋪時,因著在任家了手,繡鋪老板怕她刮了線,就讓她先打點雜,說等手養好后再著她學了繡。

  她當時雖不,可無路可走的她,又不得不忍下這口氣來,是以再養了半年后,手雖好了,可分給她的繡活卻不是雙面繡。

  理由是,她還暫時不能去繡了雙面,先從單面練習一段日子再說。

  這對于當時忍了半年的李梅蘭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打擊,甚至當時她還在心里怨恨的想著,這一定是李空竹從中作梗的在使著壞。

  是以。其在裝模作樣的繡幾個月的單面后,就找了空隙,趁人不注意時逃回到了環城鎮。

  一回來,她便躲在了郝氏處,本想著趁此逃離任家又逃離繡鋪時,不想過年時,被自家親娘的哭訴給了蹤跡,最后被李空竹派出的劍綃,給重又抓回了繡鋪。

  再次回到了繡鋪,那繡鋪老板便不再與她以禮相待了,成天除了喝罵外,連著單面都不再讓她接了手。

  除了打雜,店鋪里的任何一樣賺錢的手藝,也不再有了她的份。

  那時的李梅蘭,可以說簡直到了一種絕望的地步。想過再次逃跑,可有了前次的經歷,那繡鋪老板,在對于這一方面,開始防范得越加的緊密來。

  而李梅蘭在試了幾次無果后,便徹底灰心的做起這無望的工作來。

  本以為會在里面呆一輩子,沒成想,任家卻因著無人再做了活,又得不到期望中的銀后,既又把她要了回去。

  李梅蘭始終記得那天,她死活把著繡鋪的門不愿走,哭著求著店鋪老板再給她一個機會。

  可店鋪老板當時卻道“沒有心思在這好好作業的人,我早就不想要了,若不是跟人人作坊有合作,受了人叮囑照顧于你,你以為憑你跑的那次,我會再要了你?”不說失蹤了人口她不好辦,便是這等眼高手低又有心計的玩意兒,就不能留。

  店鋪老板當時在說完這話后,見她還死瓣著店鋪門不愿走的,就干脆叫了兩個家丁,將她給打了出去。

  也是自那天起,她惡夢般的日子又開始了,且一做,就是一輩子!

  聽完李驚蟄的講述,李空竹吁了口氣。

  趙君逸不想讓她再聽了這些遭心事兒,就說了句天晚了,隨讓著眾人散場,各回各院休息去。

  李驚蟄在起身拱手告辭時,看著自家姐姐與姐夫相扶回房的背影,不由得眼暖意的咧嘴笑了起來。

  其實在他中舉后,任家聽到消息時,就上門來找過他。

  其目地很明顯,就是想巴結了他,話里話外的說了一堆,大意便是可放了李梅蘭,但他卻必須得給了他們好處。

  “呵!”李驚蟄甩了甩衣袍領著自已的書童,向著自已所在的院落走去。對于任家的要求,他當時是想也沒有想的給拒絕了。

  其間任家見他拒絕,既還想著拿李梅蘭的臭名聲,再要挾他一翻,可那時的他,早已無心仕途。對于他們所提的事兒,也只淡淡的說了句“隨了你們吧!”

  任家生的母親見他油鹽不進,最后無法既讓了李梅蘭親自來求。

  雖說李梅蘭當時說一大堆好話,又歪著事實裝了很多可憐,可依舊沒有撼動李驚蟄一分。

  見他如此冷酷,李梅蘭甚至不管不顧的大聲嘶喝起來“你真要如此狠心不成?我是你姐姐,你如何就跟了李空竹一樣,見不得我好。這是想折磨我到幾時?難不成,真要我死了你才甘心么?”

  彼時的李驚蟄聽完,只淡淡的點了點頭“是!”說著,一雙大眼又悠悠的盯著她道“你當初不就是以著這招的任家么?路給了你,你自已不好好走,怪得了誰?”

  他的眼神太深,深得幾乎沒有一絲情緒在里面。

  李梅蘭當時不知怎的,被那一雙淡漠的眼神盯著,只覺全身都涼透了般,令她渾身冷得開始不住的篩起了糠來。

  而李驚蟄見她這樣,只在收回眼神后,就著人把她給攆了出去。

  在攆出時,只聽他對著下人道“好好護著她回到任家,千萬別死在了路上,便是死,也死在任家去!

  “李驚蟄!”李梅蘭不可置信的大喝。

  抬眸瞪去之時,卻見李驚蟄早已轉身,不再相理的去了自已的書房。

  回想起當初的一幕幕鬧劇,李驚蟄長長的吐了口濁氣。

  在回到自已所在的院落后,就見其在推開門后,又對自已的書僮道了句“詳子,從今后,咱們要過安靜的日子了呢!痹贈]有了那些惱人的俗事,剩下的,他會好好跟著姐姐姐夫學經商的。

  可以的話,他也想成個像姐姐姐夫一家和樂的家呢。

  “是!”詳子垂頭,在與他進屋,替他更了衣后,又退了出去。

  趙君逸在哄睡了李空竹后,提腳便去了李驚蟄所住的院落。

  當敲門聲響起,李驚蟄前來開門時,看到外面所站之人,既是愣得半響有些回不了神。

  “姐,姐夫,這么晚了,你…”相對于他的不知所措,男人倒是十分鎮定,抬眸與他對視“且進去,我有話與你說!

  “啊~哦哦~”小子手忙腳的趕緊讓了道,隨又將燈撥亮,給他倒了茶。

  待做完這些,見自已還著著里衣的,就趕緊又拿了長袍來披上。

  趙君逸見此,揮手讓他別再忙活的坐了下來。

  待他坐下后,見其還有些拘謹的,也不相管的直奔了主題!凹饶阋褋砹,正好我手上有件事,想托了你去做!睂τ谒f之事,趙君逸一早便知道了,之所以沒跟李空竹說過,亦是跟李驚蟄有相同的想法,那便是不想再讓女人聽了那些鬧心事兒。

  對于李驚蟄的處理方式,他也早已看在了眼里,是以,心中另有計劃的他,早就盼著李驚蟄前來了。

  李驚蟄沒想到自已既會在才來,就得了自家姐夫的器重。

  是以,他當即就有些激動得嘴皮子泛起了哆嗦,連著文人用語都忘了,直接用了鄉話問“啥,啥事兒?”

  趙君逸沉,李驚蟄沒有立時得到回答,便抬眸向他尋問看去。

  只見男人這時從懷中拿了張地圖出來,攤開后,指著上面一標出的位置,對著他道“這處極隱之地兒我已著人買了下來了,如今正在修建,我想讓你去幫著監了工,并且置辦好所有所用之物!

  李驚蟄隨著他的手指,向著地圖看去,見他所指之處,既是屬了另一國的極隱山脈之地兒,就不由得驚了一下。

  “姐夫,這是…”為什么要買了這地兒?且還是在別國,聽他說在修建,難不成是另搞的商業不成么?

  趙君逸冷哼了一聲,隨將與崔九這些年的斗智斗勇與股權之事兒給他說了一遍。

  末了,他道“如今好容易了手,自是要為以后著想才行!彼麄冋l都不會全信了對方的,他心中也早已做好了安排。

  人人作坊與名冊不過是個晃子,給崔九一個放下警惕的心。早在去歲時,他便又暗中另置辦了產業,如今的人人作坊,早已不是他們所能掌控的了。

  再加上蘇諾一這個意外,怕是兩國之間,早晚都會有一戰。而開戰的時間,就端看云國老皇帝還能活多久了。

  想到這,男人又轉眸去看了李驚蟄“你意下如何?”

  李驚蟄這會兒還愣在他所說的事件中,他是怎么也沒想到,自家姐姐與姐夫,既是經歷了這般多的事情。

  想著那一件件一樁樁,每一個里面,都是在拿了命在博,就不由得心生顫意,后背發起涼來。

  “如何?”男人聲音再次沉沉傳來,相比于前一次的隨意,這次,倒是多了幾分緊迫感。

  李驚蟄回神,抬眸與他對視時,見他一副冷凝不容置喙的樣子,就不由得抖了抖心神。

  想了想,其終是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這是愿意去了?趙君逸挑眉,見少年眼中閃過一抹堅毅,便緩了臉色的將地圖遞于了他。

  “既如此,那你明便走吧?”

  這么快?

  見他錯鄂,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這處地方會路過兩國,你可以慢行,以游歷的方式前去。年少時,應該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倍皇且恢毕胫谧约医憬股后面轉著。

  李驚蟄聽他說得一副語重心腸,可心里不知怎的,就是有些止不住的打起了小鼓…

  對于李驚蟄才來第二天就要走的,李空竹雖說不,卻也不執意相留。

  她不知道男人跟這小子說過些什么,不過看他一臉堅定,又覺對于這個年歲的少年來說,多走走多看看,對于人生的一些啟發和積累經驗什么的,在將來也是一種助力。

  為著安全著想,在送小子走時,李空竹便又叮囑男人讓人在暗中跟著點。

  待安排好這些,送走了李驚蟄后,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快便來了李空竹二胎快要臨盆的時侯。

  彼時的李空竹已經到了最后的半月之期,除了少吃多餐外,平里也在積及的做著運動。

  趙君逸對于她即將臨盆之事,亦是呈半緊張半保護的姿態。

  穩婆這些,更是在頭一月就早早的請了來。

  如今還剩下娘未找,雖李空竹想再次親自哺,不過經過丸子之事后。她覺得還是先找個放在府中的好。

  而丸子也是相當期待自已的妹妹到來,在聽說了要去人牙市場找娘后,當即就自告憤勇的說是要親自去挑選。

  李空竹被他磨得受不了,又只當他是小兒心,雖說覺著不妥,倒底沒拒了他的要求,令著三月帶著他,隨了趙泥鰍一起,走了一趟人牙市場。

  這一去,雖順利的挑回了娘,可除此之外,其既還買了個瘦弱的小丫頭回來。

  介時李空竹再看到帶回的人,正準備調笑一翻那小子時。不想那小丫頭在看到她,既是當場落淚的跪了下去。

  正當眾人對于她這一舉動有些犯懵時,卻聽得她一個哭喊出聲“三嬸兒~哇哇~~”

  她這一句三嬸兒,叫得李空竹有些懵,跟在丫頭身后的趙泥鰍卻聽得深了眼。

  女孩哇哇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李空竹看得也有些心生了憐意,給三月使了個眼色,讓她把女孩拉起來時,卻見女孩既是搖著頭的向她跪行了兩步。

  一旁的七月怕她生了事,見此,趕緊護在了李空竹身前。

  那小丫頭見此,既又是一聲哇哭出來。

  趙泥鰍在一旁看得明白,慢步上前后,只輕輕的拍了拍她瘦弱的小肩膀“你可是苗兒?”

  一聲苗兒,讓李空竹腦子閃了一下。

  那女孩卻猛的點著頭。擦著淚兒的哽咽道“我是苗兒,三嬸,我是趙苗兒!”趙苗兒?

  李空竹驚,再次定睛去好好的將她打量一翻。

  只見面前的小姑娘,雖眼睛很大,可那是瘦到極致的一種往外凸的大,且面色灰白,身如紙片的,哪還有了昔日那白,紅潤可愛的模樣?

  李空竹實在很難想象,面前的小女孩,既是了年前的趙苗兒?!

  丸子看她哭得傷心,就忍不住上前掏出了巾帕遞給了她“娘,她好可憐的,剛剛我們在人牙市場,看到有人拿鞭子她呢!

  就是看著她怪可憐的,他才求著三月姐姐買下她的。

  趙苗兒聽他叫娘,在接過他遞來的巾帕后,看看李空竹又看看丸子,隨又忍不住的掉起了淚兒。

  “沒想到多年后,還是三嬸兒仁心的將我離了苦海!彪m說那個時侯不大,可那個時侯卻是她最幸福的日子,也是她這般多年來,最為想念的日子。

  由其對了李空竹,那個始終對她溫溫笑著的女子,每每去到隔壁,都會吃了好東西的日子。

  想到這里,其眼淚兒又忍不住的了下來。

  李空竹看她這樣,倒是嘆了口氣,給三月使了個眼色,囑她先帶了趙苗兒下去休整,換身干凈的衣裳。

  待她整裝好,李空竹便問起她這些年如何就成了這般模樣。

  畢竟當初兩家人走時,身上揣的銀子可是不少。

  彼時已梳洗干凈了的趙苗兒聽到她問,抹著眼淚兒的說起了當初之事兒。

  “那時還太小,具體的不記得了,只知道,好似爹爹和大伯因著做生意被人騙了,且還欠了不少的債,每里被追著東躲西藏的,也不知轉了多少地方。我便是在轉藏的路途中,被收娃兒的黑牙婆看上,讓貪銀的爹爹和娘親賣了的!闭f到這,她又止不住的哭了起來。

  想著最初她被那黑牙婆看上,載著南下時,有聽到她說要把她賣入那煙花之地,將來去伺候男人。

  她當時雖不知煙花之地是何處,可因著被賣又沒了父母的,倒是令她好生害怕了一段時。

  “后來,在車行到達南方時,不知怎的,既翻了馬車,當時車上包括我在內,十多個娃子,臉上身上皆掛了彩,那牙婆看得穢氣,怕我們留了疤。賣不到好價兒,就干脆又是一個轉手,把我們又賣入了當地一些大戶里當使丫頭!闭f著,她把脖子上還留有的印記給女人看了看“若不是那次事故,怕是,怕是…”

  李空竹拉著她的手拍了拍,聽她說著這話,心頭兒也有些不是了味兒,拿著巾帕給她抹了淚“你如今可知道你爹爹和母親再哪?”

  “不知了!壁w苗兒搖頭,隨又傷心的垂了眸“便是知道了又如何,當初他們既能狠心賣了我。想來,如今怕早已當我不存在了吧!”轉轉停停的被發賣了多次,她早已對他們死心了。

  李空竹無話可說,只安慰的拍了拍她后,就著三月領了她下去休息。

  晚間趙君逸回來之時,女人跟他說了這事兒。

  “當初拿走那般多銀,沒成想既是混到了如此地步!

  男人聽得眼神閃了閃“怕是從未離過村,以為外面的人都跟村人差不多,心不設防罷!

  李空竹點頭“也不知如今怎么樣了!蹦苋绱撕菪牡馁u了閨女,當初是真心走投無路了,還是吃不得半絲苦頭呢?

  輕的按著她浮腫的腿肚,趙君逸哼道“倒是不知。若是過得好,怕是這般多年過去了,對于那賣女一事兒。也不想再提了吧。若是過得不好,過這般久了,也不知能不能查得到!标P建他根本就不想查,在那礦山里當苦工,怕是不死也剩不了幾口氣了。

  李空竹點了點頭,嘆了口氣,并未再多說什么。

  對于那兩房的人,她實在是憐憫不起來。

  …

  趙苗兒被留在了君宅當差,雖李空竹并不想讓了她當,可小丫頭大概因輾轉的賣了多次,早已害怕再次被人厭煩的,是以,是一定要做了君府的丫頭。

  李空竹見她那樣,倒也沒有強著,讓三月給她派了活,就任了她做。

  月下旬之時,離臨產已經很近很近了。

  彼時的李空竹著越發沉了的肚子,每里堅持的溜著彎,賞著景。

  對于現下就已開始轉涼了的極北之地,又一批藥材該是到了收獲的時期了。

  是以,這兩天趙君逸并著趙泥鰍,兩人是格外的忙碌?杉词乖倜β,男人每天都會令了人跑回幾趟的問著她的身體,并時不時的還會著了穩婆和下人們,必須時時刻刻的注意著。

  李空竹倒是沒有太過在意,畢竟生過一胎,也聽有經驗的婆子說,這頭胎下來,二胎就要快很多,遭罪的時辰也要少上不少。

  這不,今兒個,她一如既往的平常心,吃著補品,賞著秋景。

  那邊華老去駐地軍營那里溜噠了一圈,這會兒進院后,看到她,臉色不知怎,很是古怪的緊。

  李空竹同樣看到了他,就招呼著問他是否過來坐坐。

  待老者點過來,著人上了茶盞后,女人又笑問“華老你又去軍營了?”

  “嗯!”老者呡了口熱茶,見她面紅光,就不由得頓了一下。

  “怎么了?”見他盯著自已直看的,李空竹就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臉。

  老者搖頭,隨垂眸想了下道“剛得到的消息,圣下下旨召告天下,當今皇后,已經定下來了!

  “?”李空竹驚了一下,想著在宮里給崔九治病的蘇諾一,難不成,這是治好了?

  “什么時侯的事兒?是哪個世家的閨秀?”

  “前二十天下的召,如今剛到咱們這!崩险哒f到這,又頓了下,眼瞄杯子的不知該如何開了口。

  聽說是二十天前下的召,李空竹就哦了聲。至于老者不說的那家閨秀,她也沒有興趣問,想著這國母既然都定了,崔九那病該是好了才是。

  要不一會寫封信去問問?

  正當李空竹還在尋思的時侯。不想華老的下一句話,既讓她當即嚇得不輕來。

  只聽他道“皇后人選,是原靖國人士,蘇氏。蘇諾一!”

  “啪~”正拿著湯匙攪著的李空竹,當即嚇得一個手抖,將湯匙給摔落在地。

  似不敢相信一般,女人又輕聲的問了句“你,說什么?”

  “皇后人選,原靖國人士,蘇氏,蘇諾一!崩险吒纱嗟挠纸o她復述了一遍。

  這一遍,是徹底讓李空竹傻眼了來,想著蘇諾一當初去皇城的任務,難不成,她這是拿著自已當試驗品?與那崔九久生了情?

  若真是這樣的話,那云煜要怎么辦?

  還有那藥膳坊與藥材種植的云國,可有一大半股份都握在了蘇諾一的手里啊。

  若她真與崔九久生情,成了變國的皇后,那自已手上的這一部分的股份又要如何?是給云國,還是給變國?

  這,這,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個蘇諾一,你特么難道就不知云煜的子么?

  突然與崔九好了,那那,那容易記仇的云煜如何肯甘了心?

  這云國的老皇帝還能活幾年?以著他對云煜的寵愛,很明顯。下一任云皇百分百就是了云煜啊。

  “我的個天!”李空竹只覺天都要塌了,她不會才安定沒幾年,就又要打仗了吧?

  捂著有些被嚇著了的小心臟,李空竹只覺得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大到她都想尼瑪砍人了。

  為何別的穿越女一到古代都混得是風聲水起,艾瑪為何一到她這,就要戰戰兢兢的謀化一輩子?

  誰能告訴她,她接下來又該怎么辦?

  老者見她捂著口一臉沉思的,就不由得眼幾分擔憂的問“你可還好?”

  李空竹搖頭,不好,尼瑪一點都不好,她只覺得她整個腦子都快得瘋掉了。

  不行,她得好好去考慮考慮才行,這事兒太復雜了,太復雜了。

  想著的同時,她一個猛的起了身。

  旁邊的三月見狀,嚇得趕緊過來攙扶了她。

  “夫人!”

  “我先回房了!”李空竹由著她扶著,隨對老者扯了個極難看的笑道。

  華老點頭,揮手讓了她去。

  女人沖他匆忙的福了個身后,便扶著三月的手,速速的下了涼亭的臺階向著自已所在的院落行去了…

  當天下響,想事情想得太過頭痛的李空竹,不想來了臨盆的陣痛。

  好在穩婆這些是早已備好的,準備好生產的東西后,女人便為著二胎,開始棄了雜念,盡量集中精力的開始進行生產。

  時雨是負責報信傳話的,看到這邊開始了,就趕緊跑去作坊給趙君逸等人報了信兒。

  彼時正與著作坊管事開會的趙君趙泥鰍,得到了消息后,兩人趕緊拋下正在開會的事兒,著急忙慌的向著這邊趕。

  趙君逸由于會武功會飛的,是以,不過一刻多鐘的時間就到了家。

  正當他急急忙忙的向著后院奔去時。

  只聽“啊~”的一聲尖叫,還不待他心肝發顫的害怕一下呢,又聽“哇哇~”兩聲啼哭傳來。

  照樣不待他明白呢,那穩婆的報喜兒的高叫又響起了“生了生了,是個白白胖胖的胖大閨女呢。夫人這胎倒是生得極快,沒遭了罪,看來這小小姐,是個福星呢!”

  生了?

  這么快?

  趙君逸有些懵。

  正在這時,產房的門打了開來,穩婆抱著包好的孩子走了出來。

  看到他,當即面上一喜的趕緊跑了過來,嘴里兒忙忙的,吉詳話兒更是一竄兒接一竄兒的往外蹦“恭喜爺,賀喜爺,夫人給您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大閨女呢。你瞧瞧,真是個福星呢…”

  趙君逸聽著她大嗓門的報喜,終是從愣怔中回了神。

  低眸,看著那紅紅的襁褓,有些個出神,心頭也不知該怎么辦著。

  穩婆見他久不吭了聲,還以為他不喜呢,正尷尬疑惑著,就見那邊華老走將了過來。了個紅包給穩婆后,隨又從她手里接過了襁褓。

  “他犯著傻呢,別管了他,且去把丫頭那里清好了!

  穩婆回神,聽了這話,倒是嘻嘻一笑“我說呢,來這么久,平看爺很是疼著夫人的,還想著,咋這會就不同了呢!闭f完,就又是嘻嘻一笑。

  趙君逸被兩人侃得回了神,皺眉有些個不悅的瞪了華老一眼,見他抱著自已閨女的,就很是氣憤的將之給一把奪了過去。

  誰知,他這一奪,立馬就把那包著娃子給嚇哭了來。

  聽著哇哇的小兒哭,趙君逸心下,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同時又化著了一灘水般,軟得不可思議。

  老者看著他手足無措的樣子,就不由得很是傲嬌的,開始指點起他初生嬰兒的抱法。

  當兩大男人終于把那啼哭中的小女娃,抱得舒服不再啼哭后。

  男人這才小心翼翼的進到屋子里,掀開了那蓋著小兒的蓋簾。

  小小的,紅紅的,皺皺的,卻又軟得不可思議著,原來新生孩兒既是長了這樣。

  想著多年來夙愿得償了一半,男人心中感動的同時,又忍不住低下頭去親了那還未睜眼的小家伙一口。

  旁邊的華老見他這樣,不由得惡寒了一把。

  恰巧這時七月來報,說是內室已整理好了。

  趙君逸聽罷,又趕緊邁步向著內室行去。

  一進去,就見李空竹精神尚可的躺在那里,看到他,就沖他招手近前。

  待男人近前,女人便把孩子自他手中接過看了一眼,見孩子眉眼,既與了自已有分相像,就不由得很是滿意的挑了挑眉。

  男人坐在邊握著她的手,與她道了句辛苦了。

  卻聽女人搖頭道“雖然還是很痛,不過比著丸子來,這丫頭倒是省了我不少力氣呢!辈坏桨雮時辰就下來了,想想也是夠快的。

  想著前世看新聞時,有聽過上個廁所就能把孩子生了,雖當時覺得新奇,卻從未想過自已也有這樣的一天。

  趙君逸聽她這樣說,臉上倒是添了幾分不甘。

  女人沒有注意到他的臉色,掀著衣服試著讓小兒裹了幾口后,便將其放在了內。

  正準備歇著沉睡一會兒時,腦中又快速的劃過了蘇諾一的事兒。

  想到這,她當即一把就抓著男人給她蓋被的手,一雙秋水眸子,很是無助的問著他“當家地,怎么辦?”

  “什么?”男人被她抓著手,有些不解的看著她問。

  “就是,就是諾一的事!闭f著,她趕緊將在華老那聽到的事情跟他說了來。

  彼時的男人聽了,只淡淡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

  知道了?女人焦急,看他一臉淡定,就不由得想張口把其中的厲害關系給他說了。

  誰知男人見她張口的,就拿出一手指比在了她的上。

  “聽話兒,乖乖睡上一覺。這件事兒,我會處理的。你只管安心便好,不會受了牽連的!”

  “真的?”

  “嗯!”男人溫柔點頭,低頭,在她額上印上了一吻“真的!”

  女人閉眼享受著他的親吻,待再睜眼,見他眼中除溢著的溫柔外,還有幾絲自信加雜在了其中。

  李空竹感受到,心下放松的同時,亦是乖乖的閉了眼來。

  男人坐在邊等她睡去,待到她呼吸平穩,又用長指撥著她還汗著的發絲。

  嘴角輕勾,只見他難得寵溺的對她一笑“傻瓜!”她能想的事兒,他何嘗又沒想到?與對手過招了這般久,他早已學會居安思危,先行一步了。

  “娘~~娘~~妹妹呢,妹妹呢~”

  外面,是得了信兒棄了學堂,趕緊跑回來的丸子在喊。

  里面聽到他喊的趙君逸,輕蹙了眉下峰后,便起身抬腳走了出去。

  待關了門,只聽外面頓時傳來了一大一小的聲音。

  “爹,娘怎么樣了,我的妹妹呢,可是出來了?”

  “你娘累著了,在補覺,不許去擾了她!

  “那妹妹呢?”

  “也在補覺!”

  “啊~我想看妹妹!”

  “待醒后!”

  “不嘛!”

  “不行!”

  “…”父子倆的對話,從外面清清楚楚的傳到內室,配合著女人勾睡去的臉,顯得溫馨而平和…

  京城。

  “嘔嘔~~”已連續吐了好多次的蘇諾一,怎么也沒想到,她這輩子既會被困死在這該死的皇宮中。

  想著崔九那一臉的惡心樣兒,她又忍不住胃泛酸的開始大吐特吐了起來。

  騙子,特么的就是個大騙子。

  說什么不近女,說什么讓她治病。

  尼瑪,她千辛萬苦的給他調教著女人,幫著他治著病。

  可他到好,敢情一直存了心思的就想睡了她。

  想著三個月前,自已為著治他,是各試各樣的方法都用盡了,也不見他動情半分的。

  無法,那時已經開始焦燥的她,想著要實在不行就偷他的算了。

  本準備好藥與藥,外加還準備針扎的她。

  那天再給那廝灌了無無味兒的魂湯后,就拖著一宮妃趕緊去了他所在的勤政殿。

  結果好嘛,這一進去,那簡直是泥足深陷來的,且一陷還得陷一輩子的那種。

  蘇諾一到現在也忘不了那天自已被抓包的時侯。

  不但被現場抓了包,且還被當作試驗品的讓其給霸王硬上了弓。

  事后,不管她怎么解釋那是一場誤會,偏崔九就是不聽了來。

  說什么,既然睡了她就要給她個名份,說什么,既然他能在清醒中,不等藥效起,就能起了反應的,平常也應該能才是。

  是以,在她抗議無效當中,自已尼瑪既又無償給人睡了幾次。

  不但如此,在睡過她過后,其既還厚顏無的說什么“我好像只對你有反應,怎么辦?”

  怎么辦?既然問她怎么辦?

  想到這的蘇諾一,當唧一個呵呵冷哼出聲,她尼瑪被強了,沒處伸冤不說,其既還厚著臉皮的要了一次又一次。

  本著睡一次也是睡,睡兩次也是睡,反正也沒多大差的精神。只以為陪他睡到厭煩自已后,他自然會放了她。

  可誰能告訴她,天殺的,她既然懷孕了。

  作為一個醫術十級的人,防孕措施那是做的剛剛的,既還是能中了招的,這一點,令她至今也想不通。

  不但如此,如此無語的事情,除令她徹底的被困外,且還受到了來自生命的威脅。

  只因崔九下令,全宮上下三十二口,所有人都得小心了她的肚子。若是她肚里的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的話,他會令了整個她如今所居住的東宮,所有人會為了她這個肚子里還沒成形的孩子陪葬。

  彼時的蘇諾一聽到他如此說,只當他是在開了玩笑,試著調配了一劑藥后,這還未送嘴里呢,那貼身伺候她的宮女,既是立時就被人給拖出去仗斃了。

  如此殘忍不講理的事情,令著當時的蘇諾一,從小到大還頭一回體會到。

  她記得當時自已在聽說了那小宮女被杖斃后,當即就去找了崔九對峙。

  她永遠記得那天,自已在找到他時,他笑得一臉的‘殘忍’,外加雙目眥紅著“你若再想不要了這個孩子,朕說到做到,不但令整個東宮之人為他陪葬,便是天下間,朕也會讓它得個天翻地覆。別忘了現在的云國,比著變國來,還差著一大截呢!

  當時的蘇諾一在聽他如此瘋狂的說完這段話后,很是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口中喃喃著“瘋子,瘋子,你瘋了~”

  “是!朕瘋了,朕不但瘋了,且朕也要把你瘋了!

  看著他一步步眥紅著眼近著她的,蘇諾一當時只覺整個心神都在抖著。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錯,明明不久前他們還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到底是哪出了錯,到底是哪出了錯呢?

  這個問題蘇諾一想了很久,始終想不出到底哪一環出了錯。

  躺在榻上,又忍不住嘔出一口酸水后,她只覺得整個肺都堵得難受著。

  “皇上駕到!”

  太監獨有的尖唱傳遍了整個鳳儀殿,外面伺候的宮女太監皆齊齊的跪了一地兒,大唱著!盎噬,萬歲,萬歲,萬萬歲!”

  躺在榻上的女人聽了,只覺嘲諷的勾了勾,待聽到那獨有的沉步步了進來時,女人只著看不見的閉了眼,開始裝起了睡來。

  彼時一身龍袍的崔九,看著躺在臨窗榻上的女人。見她雖閉著眼,但睫卻在不停的顫抖著。

  知她這一回又是在裝了睡,心中揪痛的同時,面上亦是沉了下來。

  走將過去,坐在小幾的另一邊上。

  見她依舊未覺的裝睡著,也不急,只淡淡的掃了眼那放在地上的痰盂,眸中劃過一絲疼惜。

  “朕已頒召召告了天下,從此后,你便是這變國皇后,朕唯一的正室了!

  唯一?正室?

  倒是好詞,女人不語。

  男人尤自的繼續道“孩兒生下來,若是男子,朕會立他為儲君,若是女孩兒,那朕定會疼寵她一世!鳖D了下,男人看著她深了眼“若可以,朕希望這輩子只與你有了孩兒。也只立了你生的孩兒為儲君!

  他做不到獨寵她一人,朝文武,世家大族。盤錯結的相互勾結著,他能做的,他可以做的,都會替她去做到。

  只盼著,她能安份的留在了他身邊,不要再想著其他人,也要不妄想著他會放了她。

  對于喜歡的女子,便是強搶,他也要搶在自已身邊永久栓留住。

  蘇諾一聽著他的自言自語,心頭兒雖顫抖了一下,不過轉瞬又被苦澀填了來。

  偏了頭,任著淚水劃過,她想,想終于明白當初李空竹與他斗,百般不得好的原因了。

  這個男人,是魔鬼…

  風吹大地,卷起一地落葉。

  深秋的變國霜霧濃重,靈云寺里的鐘聲嗡鳴。

  手拿佛珠的胖頭和尚,瞇眼立在山頭。

  只見其沐浴在那夕陽美景里,唱了聲佛號后,便慢慢的張開了眼,盯著京城方向,神情開始變得認真起來…

  全劇終
( ← ) 上一章   寒門竹香   下一章 ( 沒有了 )
回到明朝當王紈绔妖妃大清俏警花千年絕戀之情丫鬟夜夜寵王異界神選之女皇上滾開,本吃貨穿越記王爺,妾本紅極品穿越之斗逃嫁王妃王爺,殘顏妾
免費小說《寒門竹香》是由作者九月楓紅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穿越小說。更多類似寒門竹香的免費穿越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穿越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寒門竹香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145章正室(全劇終)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上海外盘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云南快乐10分 25选5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哪个好 nike新浪体育网 快速赛车 007足球比分在线 广东11选5 东方财富上证指数行情 广东快乐10分 不要碰炒股男人 天津快乐10分 基金配资价格 北京快中彩 西山煤电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