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霸君 第十章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冷情霸君  作者:子晴 書號:46325 更新時間:2019-11-22 
第十章
  刁兒、談青云、靳老太君先后來到花園,看見老怪童和靳劍星打得不可開,招招皆是取對方性命。

  刁兒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邊是她的師父,一邊曾是她的丈夫,她不希望他們任何一人受傷呀!

  著急的刁兒緊張呼道:“不要打了!”

  老怪童分神望刁兒一眼,怒氣沖沖“不行!我不把他打死,怎帶得走你?”這姓靳的還真不要臉,都知道刁兒是他以前討厭的子了,還死爛打的不肯讓他帶走寶貝徒弟!

  靳劍星不屑地冷哼一聲。他是敬他救過刁兒,可不是怕他!“論年紀你是比我長,可論武功,我不見得會輸你!”

  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刁兒便知此番要是沒論個高下,他們是不會罷手的。該怎么做才能讓他們住手呢?

  心慌意的刁兒情急下呼道:“你們再打下去,我就不理你們了!”

  打得正痛快的兩人似乎不把刁兒的威脅聽在耳里,仍是你來我往,毫不相讓。

  刁兒見他們根本聽不進她的話,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還想不出辦法勸阻時,但見老怪童和靳劍星使出全力給對方重重一擊,她心中大驚,也沒多想便飛身一躍,以身子擋住他們的攻擊,硬生生各接下他們一掌。

  “刁兒!”老怪童、靳劍星齊聲大喊。

  兩人掌風一收,靳劍星比老怪童早一步飛身抱住刁兒軟綿的身子,老怪童則是立在他們身旁。

  吐了口鮮血,刁兒抬頭望著他們。“你們…別再打了…”

  她臉色蒼白的模樣舍靳劍星心驚。他妥協道:“好,你說不打就不打。”

  刁兒還來不及說下句話,便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琉璃居

  靳劍星、靳老太君、老怪童守在榻旁,談青云、鴛鴦則站在門旁候著,他們皆是等著刁兒蘇醒過來。

  刁兒一被靳劍星抱進琉璃居,老怪童馬上以內力為徒兒療傷,護住她被震傷的心脈。

  約過了一炷香時刻,刁兒終于發出輕輕的嚶嚀,如蝶般的黑扇緩緩張開,一雙黑眸由蒙轉為清醒。

  靳劍星待她睜眼,立刻以低柔且關懷的語氣問道:“有沒有好點?”

  刁兒直勾勾的瞧著他是憂心、關切的俊顏,心一怔,說不出話來。這個男人真是讓她又愛又恨呀…

  老怪童不待刁兒回答,搶先發言“我徒弟的事不用你管!你只要離她遠一點就好!”這小子還真是刁兒的克星!一碰上他,她不是死就是傷。

  靳劍星劍眉微皺,覺得老怪童甚是煩人,嘰嘰喳喳的。

  靳老太君眼尖的瞧出兒子心頭怒火被老怪童挑起,忙出聲打圓場。“紅袖剛醒,你們可別吵起來。她需要多休息。”瞧兩人怒容稍緩,她轉望向昔日的媳婦兒,關心地問:“紅袖,哪兒不舒服要說出來,別憋著。”

  刁兒只是瞧了靳老太君一眼,沒回答。

  靳劍星不舍、心疼的目光鎖著他的小野貓。她該是活蹦跳的,不該一副病奄奄的模樣。“還會痛嗎?”

  靳劍星的問話惹惱了老怪童。也不想想她會落到躺在榻上的地步,全都是他害的!

  老怪童不悅地道:“只要你離我徒兒遠一點,她的傷就全好了。”

  聞言,靳劍星臉色丕變。他沉聲下舍“青云,送前輩回房休息。”

  “你敢趕我走?!靳劍星,你把我老怪童當做什么了?!”老怪童氣得直跳腳。

  刁兒扯扯老怪童的衣袖。“師父,您先去休息好嗎?”

  老怪童見徒兒懇求的目光,她似乎有話要對靳劍星說,也只好勉為其難點點頭。

  靳劍星待老怪童一走,又下了令“鴛鴦,送老太君回房休息。”

  靳老太君看出兒子有話對紅袖說,不多言,讓鴛鴦扶著離開。

  片刻間,房內只剩靳劍星和刁兒兩人。

  刁兒吃力的坐起身,臉色沉重的望著他,劈頭就道:“讓我離開。”

  靳劍星眼一瞇,毫不妥協“休想!”在她受傷暈倒的那一刻,他的心有著從來沒有過的焦急不安。他生怕她會從此不醒,生怕自己會永遠的失去她…剎那間,他明白自己已深深的愛上她了,比剛認識她待還愛她,不管她是殷紅袖或刁兒都一樣。

  “你就算困住我的人,也困不了我的心。你要一個無心之人做什么?”她無法再接受他了啊!

  “我就是要困住你,一生一世。”簡單的兩句話有著深情的允諾。

  “你瘋了不成?我曾是殷紅袖啊!”她不要被他困住!

  “我不管你曾是誰,我只知道你就是你,我愛的就是現在的你。”他坦言回答。此刻的他已理清自己對她的感覺。

  刁兒哼了聲,無法相信。“你說你愛現在的我,那我要是變回以前的殷紅袖,你還會愛我嗎?”

  靳劍星深沉幽邃的黑眸直直望著她,像是要看出她此刻內心的想法。“有很多事是你想變也變不了的。在嘗過自由的滋味后,你還能回到過往嚴謹的生活嗎?就算你能,我依然可以接受改變后的你。小野貓,別再抗拒了,我不會讓你走的。”

  他的一番話徹底擊碎了她想離開的念頭,他堅定不移的表情更告訴了她,他會不顧一切的阻斷她要走的路。她恨極了他,動氣吼道:“靳、劍、星!”

  仿佛不把她的怒火當一回事,他的語氣仍是極淡卻又深情。“我會補償你的。”

  “你再怎么補償也改變不了我對你的厭惡!我只想離開!”受過傷的心,不是他輕言幾句就可以撫平的!

  “不可能,我不會放你的。”他堅持己見。

  “你…”靳劍星不讓她再有發言的機會,雙手捧住她嬌顏,微俯身,掠取她甜蜜的紅,狂野霸道,癡戀蜷。

  刁兒虛弱的身子抵抗不了他的侵略,只能任他予取予求。她心下不由得恨起自己,她竟抵抗不了這個霸道的男人…

  離開她微微腫的朱,他輕柔的放開她因剛才的吻而雙頰緋紅的小臉,翻身上榻。

  “你要做什么?”他突如其來的動作令她吃驚。

  靳劍星似笑非笑“你說呢?”

  他雙眸跳躍著**,剎那間刁兒明了他惡的念頭,嚇得直往后退。

  不顧她的拒絕低呼,靳劍星猿臂一揚,將她擁入懷中,嘴角揚起霸道、肆的笑,輕柔徐緩地道:“你以為你還能逃到哪去?我的小野貓。”

  刁兒身子猛地一顫,但現在的她連移動的力氣也沒有,于是她只能狠狠的瞪著他,抗訴她的不愿。

  靳劍星一笑,摩掌著她的雪頰,柔的觸感如同以往的起他的**。“小野貓,縱使知道你是殷紅袖,你仍讓我的心悸動不已。”他低頭吻她的柔,卻遭到阻礙——她的雙掌抵在他間。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容不得你說不!”話落,她的淡綠上衣在他掌下盡成碎布,糟的大手惡的拉扯、擰。

  前的刺痛舍她輕呼出聲,雙手抵抗他的侵略卻無能為力她不知的反應——她的身子需要他!

  “你真的離得開我嗎?”他俯在她耳畔,溫柔輕佻地呼出暖熱氣息。這些日子的云雨巫山,她身子哪一處感,他清楚得很。

  刁兒情不自地呻出聲;敗在他刻意的挑逗下,理智想離開,身子卻不受控制的往他膛貼。

  “我…”他的話讓她無法反駁,只因他說的是事實。羞愧的她斥退他,卻一個呼吸不順,暈了過去。

  感到佳人不再掙扎,靳劍星抬起頭來,瞧她暈了過去;知她是一時氣血不順,并無大礙,他只有將她身子緩緩放下。

  他溫柔的輕撫著她的臉頰——上天既給了她一個新身份,又給他們重新相遇的機會,代表他們這輩子注定要糾不清。既是如此,他又怎么可能放走她呢?

  縱使她的心執意離開,她的身子卻眷戀著他;所以,就算是不擇手段,他也要困住她!

  被關在琉璃居三天的刁兒,脾氣愈來愈暴躁——靳劍星似乎真的打算困她一輩子!

  靳劍星踏進房,手上還端著藥汁。

  刁兒見到他,不屑地撇過頭去。

  這三天來,她的三餐外加湯藥,皆是他親自端送過來,除了他以外,沒有人可以進入琉璃居,包括靳老太君。他說,他不會讓她有向外求救的機會…真是卑鄙!

  靳劍星對她的態度不以為忤,他走到刁兒面前,將藥汁遞給她。“喝下去,傷才好得快。”

  “我不喝!”她不想吃藥,只想離他遠遠的!

  他勾起小板凳坐在她面前,不發一語地審視著她,過了好一會兒才道:“小野貓,你希望我把你當做誰?殷紅袖,或者是刁兒?”讓她冷靜了三天,也該談談他們往后的事了。

  “隨便你。”是誰有差嗎?還不是同一人!

  “那我繼續把你當做刁兒好嗎?我認為我們可以算是從頭來過。”不管她的身份為何,他認識的女人是刁兒,不是嗎?至于以前的事,他希望她能夠忘記。

  “我不認為我可以左右你的決定。”她話中有話。

  “怪我囚你?”他問。

  “知道就好!”不在乎她冷漠的態度,他淡淡一笑,突然道:“小野貓,嫁給我。”

  刁兒立即否決“不可能!”

  “怎不考慮看看呢?”

  “從我死去那一刻起,我們就不可能了。”

  “小野貓…”

  刁兒憤恨的轉過頭怒瞪著他,再也沒耐心和他周旋下去。“放我走!”

  靳劍星望著她好半晌,也不再迫她。不管要花多少時間,他會讓她點頭的。

  “喝藥吧。”

  “不喝!”

  靳劍星也不說話,突然虎掌扣住她后腦勺,接著喝了一大口藥汁,俯身吻住她的小嘴,強悍的喂哺。奈何刁兒子倔強無比,硬咬著牙不開口,于是他放下藥碗,大掌往她前的丘玫去,肆無忌憚的

  刁兒沒料到他有此舉,低呼一聲,苦澀的藥汁順勢進喉間。“你…”靳劍星得意的一笑。“記得把藥喝完。如果你想讓我喂的話,我倒是很樂意。還有,我剛才的提議你考慮看看,我希望聽到正面的答復。”他走了幾步,又轉回身看著她“小野貓,我現在是尊重你,你可別讓我使出強硬的手段。”

  他的話令她怒火再起,又不知該怎么罵他,只能瞪眼看他離去。

  哼,他休想要她嫁給他!

  時光飛逝,轉眼間已是落西山,黑夜來臨。

  刁兒望著桌上的湯藥,只覺得心更煩。突然屋內響起喵喵聲,她目光搜尋著聲音來源,最后定在東南方的角落一原來是靳劍星送給她的波斯貓正喵喵叫著。

  她招手,貓兒躍至她腳旁,她彎身抱起貓兒,不由想起他送她這只貓兒時,她是多么的開心。可他…

  忍住奪眶而出的淚水,她低頭對著貓兒說道:“貓兒,離開這兒!你我都不適合待在這座金牢籠里。”

  貓兒似懂非懂的看著主人,喵喵幾聲,回應主人的話。

  刁兒將貓兒放在地,催促道:“走啊!貓兒,走得愈遠愈好。”

  貓兒又叫了幾聲,聽話的從窗口躍出。

  刁兒心痛的看著貓兒離開。金牢籠…靳劍星給她的正是座金牢籠呀!

  她眼光一瞟,突地定在燭火上,腦中突然竄過一個念頭——既然逃不出靳家莊,能走的唯有這條路了。反正三年前的殷紅袖本就不該存活在這個世界上,是上天派老怪童這位貴人來延續她的生命,現在她該將命還給上天了。

  有了這個想法,刁兒漾出一抹輕笑,那笑看起來竟詭異的令人害怕…

  她走到大桌前,毫不遲疑的手臂一揮,燭火倒在桌布上,她就看著火苗迅速竄起,不久延燒至整個琉璃居…

  就在她置身在熊熊大火當中時,一道人影倏地閃進房,沖至她面前。

  “小野貓!”

  她呆呆的站在這做什么?尋死嗎?

  刁兒睜開眼,訝異靳劍星會闖進來。

  靳劍星捉起她的小手“走!”

  刁兒用力甩開他“我不走,我要留在這兒!”

  烈火烤得他汗浹背,他忍住氣道:“別任了!再遲我們就出不去了!”

  “我根本沒想要活,能不能出去對我來說一點差別也沒有。”她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靳劍星一怔,回頭望著她。“小野貓,我承認,三年前的我做事的確只考慮自己。其實我也可以以其他方法解決,不需要用極端的手段害慘殷紅袖…我在這兒鄭重的向你道歉,請你原諒我好嗎?”要他眼睜睜的看著心愛的女人死去?他辦不到!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她受了這么多苦,他一句道歉抹得平嗎?

  “你當真恨我到這個地步?”他都拉下自尊求她了,仍不足以軟化她心中的恨意嗎?

  “不錯。”

  “好吧。既然你決定赴死,那我陪你!”話落,靳劍星當真站在她身旁,令她大驚失

  “你這是做什么?!”

  “當年我是不該負你,可現在我對你的心是真。你是殷紅袖也好,是刁兒也罷,我只知道此刻的你是我所愛的女人。你既認為死才可以解決一切,那么我陪你死,下了黃泉,我們一樣可以重頭來過。”

  刁兒直直望進他清澄的雙眼,清楚的知道他已跨過殷紅袖和刁兒是同一人的沖擊。既然他都能拉下自尊道歉,能舍棄生命告知對她的愛,她又何苦執著不肯給他一個機會呢?

  思考再三,她咬了牙,做下決定。“走吧!我跟你出去,給你一次機會。”

  “真的?!”

  刁兒肯定地點點頭。靳劍星見狀大喜,立刻摟抱住她的,竄出火場。

  當刁兒告訴老怪童決定再次下嫁靳劍星時,他除了震怒還是震怒。

  “不成,我不答應!”老怪童撇過頭,一副無可商量的模樣。

  “師父,只是要您當主婚人而已,您就答應吧。”刁兒拉著老怪童的衣袖撒嬌道。

  老怪童哼了一聲。“你要我當主婚人不是件難事,但新郎倌絕不能是姓靳的這小子。”

  刁兒瞧一眼站在一旁的靳劍星,心知師父對他怒氣未消,她微低下頭在他耳邊道:“師父,他已知錯。”

  她不說還好,一提老怪童更是氣得吹胡子瞪眼。他教了她三年,好不容易將她調教成離經叛道的女子,結果才幾個月而已,竟然就輸給了靳劍星這小子!

  “你怎么說都沒用,反正我就是不準你嫁給他!”

  “師父!”

  刁兒為之氣結。

  靳劍星從頭瞧到尾,已從他們倆的爭吵看出一些端倪。他猜老怪童并不是不肯讓刁兒下嫁于他,而是他之前對殷紅袖的所做所為,令他放不下心讓刁兒跟著他。

  “前輩,您要在下怎么做,才肯當主婚人?”他難得低聲下氣的詢問。

  老怪童睨看著他“你是真心要娶刁兒?”

  “當然。”

  “好,就讓我看看你的真心。”

  “前輩希望在下怎么做。”

  老怪童微瞇起算計的眼“很簡單,城外十里之處有個竹廬,那是我以前居住的地方。你要真想娶刁兒,就從這兒三跪九叩的到竹廬去請我。只要你辦得到,我就當你們的主婚人。”

  刁兒不待靳劍星有所反應,率先嚷嚷道:“師父,您這不是折騰人嗎?”

  老怪童橫了刁兒一眼,似乎在說她不識抬舉。他可是在試驗靳劍星的真心,他是怕她再受一次傷害啊!

  “好,我答應您。”

  靳劍星答得爽快。

  “劍星!”

  靳劍星朝她淡淡一笑。“為了娶你,我愿以此方法來證明我的真心。”

  老怪童白眉一揚,眼中閃過一抹贊嘆。但他嘴上仍是說:“別以為你識破我的意圖,我就會軟下心。”

  “前輩希望我何時前去?”

  “三后。”

  “好,就三后。”

  一個月后,靳劍星如愿以償的娶刁兒進門。

  刁兒望著他,小臉上盡是羞怯。

  靳劍星坐在她身旁,低低道:“對不起。”

  刁兒搖頭淡笑。“從我決定嫁給你的那一刻起,就已拋棄以往的怨恨。”不過她死而復活這事并沒有讓莊外的人知曉,包括她的娘家。有機會她會再回殷府向親人說明此事。

  “我會好好待你,絕不會再辜負你。”

  靳劍星鄭重承諾。

  “我相信。”

  為了娶她,他還真三跪九叩的去請師父,她怎會不信他的真心?不過…“劍星,如果我又轉變成和之前的殷紅袖一樣,把夫當做天的女人,你還會要我嗎?”

  輕點她鼻頭一下,他笑道:“喜歡一個人是喜歡她的全部,她的改變也無損我的愛意。我相信當年的殷紅袖是個不錯的女人,只是那時候的我恨于被掌握、被安排,才會眼盲心盲的拒絕…你瞧,老天爺不是又把你還給我了嗎?”

  刁兒甜甜一笑。

  算他說得有理!

  靳劍星伸手將子擁在懷中。他曾錯待了她,今后他一定會好好待她的!

  --全書完--
( ← ) 上一章   冷情霸君   下一章 ( 沒有了 )
回收負心漢黑騎士與俏寡獵艷情挑戀塵爺,請愛我尋找艾麗斯地下薔薇就要你的愛狂情惡霸奪情惡漢縱情惡徒把你藏起來
免費小說《冷情霸君》是由作者子晴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類似冷情霸君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冷情霸君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十章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3期 十一运夺金开奖走势图 魔兽世界术士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 三彩彩票 - 购彩大厅 14场胜负彩17082期分析 外汇股票怎么赚钱 2018年可以赚钱的手游 今日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体彩混合过关计算器 河北麻将怎么代理啊 广西快乐10分网址彩平台 沧州同城麻将外挂 棋牌 海南奖 3d大本营彩票论坛 会赚钱的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