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請愛我 第十章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爺,請愛我  作者:子容 書號:46320 更新時間:2019-11-22 
第十章
  在鎮上的歐羽綸及魏芊芊,焦慮地等待柳云風他們兩人。云風自昨出門后,便也跟著失去蹤跡。云風不可能會在此時不告而別,即使他與羽綸依舊未解開心結,但以他的為人,就算要到其他鎮上打探丁柔的消息,也該會先行告知才對。

  魏芊芊在廂房內來回踱步,她好著急,不知云風是不是因為有了丁柔的消息,才會因此而耽擱?她瞥見站立在樹下的羽綸,正朝她的房內望來,內心非常矛盾,幾來,她不肯與羽綸言和,兩人仍處于冷戰中,但另一方面她又在期待著羽綸能及時想明白,體會她的一片真情。

  但事實證明男人都是愚蠢的,云風是這樣,羽綸也是這樣。她向來都不是坐以待斃之人,她想要的便會極力爭取。這回羽綸的誤解,已為大家帶來太多的磨難,不該再繼續惡化下去了,總得有人退一步才行。

  她鼓起勇氣走出房門,朝羽綸站立處走去。歐羽綸見她走出房門,竟回避;

  她刻意與他擦身而過,他卻依然默不作聲,只發出有如細蚊般的輕嘆。魏芊芊見他如此,仍是氣在心頭,怎么會有人如此不解風情?難道他真的看不出來她對他的情意,硬是要將她冠上莫須有的罪名?

  “你認為云風最有可能去了哪里?”她鼓起勇氣在他身后開口。總不能再這樣冷戰下去吧?

  歐羽給全身一震,旋身看向她。他挑高眉頭“你很在意?”他的怒火一觸即發,他當然也關心云風及丁柔的安危。但自她口中聽到云風的名字,就是令他莫名地妒火攻心。

  魏芊芊氣極,怎么會有人如此冥頑不靈?“我在意,我當然在意。難道你一點都不在意嗎?咱們說好一路四人相伴的,不是嗎?今有人出了事,失去蹤跡,難道不該在意?人之相,貴在知心,你若不是鐵石心腸,就該在意的!”

  芊芊難得的動怒令歐羽綸羞慚。這幾來他也心急丁柔的安危,畢竟丁柔的失蹤他避不開責任。當若不是他多事,或許丁柔不會就此離開。若是丁柔因此而遇上危險,那可就是他的罪過了。

  “你對云風當真只存朋友之情?并無其他?”他降低語氣詢問,眼瞳一瞬也不瞬地緊盯著她表情的變化。

  魏芊芊惱怒地再睨他一眼。“除了朋友之情,你認為還該有什么?難道你看不出來丁柔的心系在云風身上?我是那種奪人所愛的不義之徒?你也太瞧不起我魏芊芊了!”真是可惡的男人!

  聽了她的話,歐羽綸松了好大一口氣,但他不放心地再作試探。“娥皇女英也不是沒有前例,她們一樣相處得宜。”他屏息地等待芊芊的回應。

  魏芊芊聽到羽綸將她與丁柔喻為娥皇女英,當下氣得差點嘔血。她瞪視著他,一字一句地說得咬牙切齒:“我魏芊芊要的是一份唯一,若連最自私的愛情也須與人分享,那么我寧為王碎、不為瓦全。”

  歐羽綸見芊芊轉身想離開,一個箭步將她擋下。他明白自己說錯話得罪了她,情急地開口:“芊芊,對不住。請原諒我的莽撞,實因當我得知你就是云風的婚配對象時,就已了章法。我無法不在意,因為云風是那樣的出色,而你又是那么的出塵,我很難在這樣的情形下,還能心平氣和地看待我們四人的友情。我為我剛才的話向你致歉,我是不該低估了你。”

  魏芊芊眼眸中泛著淚光,她凝視著眼前的偉岸男子,她該再信任他嗎?他可會負了她的真心?她抖動瓣,說出心頭深處的期許:“娥皇女英是我這輩子最不能接受的事。我要的是一份自私的、無雜質的愛情。倘若今生遍尋不著,我寧愿與茅廬竹舍為伴,不受半點濁世塵埃沾染!”她熾熱的眼神熨燙著他的心。

  歐羽綸撼動著,看著眼前柔弱的身軀竟包里著這般剛烈的子,他愛戀地執起她的纖纖玉手,雙手緊握地將她的手擺在他膛之上。“我以這兒向你保證,給你的絕對是一顆完整的心,當然那是指在你的認許之下。”他等著她的回應,芊芊可會接受他的感情?

  魏芊芊凝視著他,泛在眼眶的霧氣瞬間化成淚珠潸然而下。“你不計較我的自私?不后悔今后再無緣另覓佳人?”

  歐羽綸足地將她摟入懷中,他等待這一刻已等了太久!“此生有你相伴,已是最大福氣。齊人之樂向來是我所不齒的,剛才的比喻,也不過是為了試探你罷了,絕非我的本意。”他的臉龐逐漸靠近她的,聞嗅她身上淡淡的芳香,動容地親吻她嬌的雙頰。她是如此地美好,氣息甜美得不可思議。他找到了她的芳澤,以不斷地來回摩掌她的瓣…“芊兒,我回來了。你瞧,我與爺全都回來了!”丁柔沖進客棧后院所見的,就是這種場景…她一時紅了雙頰,找不到遁藏的地方,一轉頭又跌進柳云風的懷中。她抬起頭來瞧他的反應,她沒忘記芊芊可是他婚配的對象哩!

  爺一臉喜形于,眼瞳中竟是欣喜的光芒,可一點都不像失了戀的人。

  “爺?”丁柔還來不及開口,就被柳云風捂住嘴給抱了出去。

  柳云風領著丁柔至客棧前頭飲酒,對于剛才所見表現得不以為意。

  “爺,后頭…”丁柔指著后院,找不到該說的詞。

  柳云風淡淡一笑,拿起桌上的酒杯飲了一口。“看來真是雨過天晴了。”他滿意地將眼光調向后院。羽綸這小子原來是因情感不順,才會箭傷人。以剛才的情形看來,他們兩人是把誤會給冰釋了。他滿意地將眼光調向丁柔,嘴角勾起一個優美的弧度,如果羽綸不再是勁敵,那么一切都將出乎意外的完美。

  丁柔盯著一臉豁然開朗的柳云風,心中非常納悶,難道爺還不明白芊芊究竟是何人?她小心翼翼地開口,生怕觸怒了他,畢竟男人都很難接受自己婚配的對象意屬他人。“爺可知芊芊本是你的婚配對象?”

  “哦?有這回事?”柳云風放下酒杯,驚異地看著丁柔。原來這才是羽綸不的主因,他哈哈大笑,一向以整人為樂的羽綸,終也會有這一天,看來他必定受了不少磨難,可真是大快人心。

  丁柔看著突然大笑的柳云風,更加惑。“爺?你還聽不懂嗎?芊芊她是你的…”

  柳云風樓過她,以堵住她尚未完結的話,給她一個令她再也無法思考的深吻。

  半晌,他足地離開那片人的芳澤。“芊芊是誰都不再是要緊的事,如今最要緊的,是我們四人都得到了幸福。天下間還有比這更令

  人快樂的事嗎?你又何必再提起那些過往?”他看著臉嫣紅的丁柔,足于眼前的幸福。

  “說得好極了!”歐羽綸與魏芋芋自后院來到前頭,正巧聽進他們兩人的對話。

  魏芋芋嬌羞地與歐羽綸同時入座,剛才的情況讓丁柔給撞見,她的、心情一時之間還無法平復。

  “風暴過境,雨過天晴了?”柳云風笑問,為兩人各斟上一杯酒。

  “哪來的風暴?今沒有下雨呀?”丁柔不解地看看外面的天色。

  丁柔此話一出,引來在座三人的笑聲,化解了尷尬的氣氛。柳云風寵愛地撫丁柔的發,給她一個贊賞的笑容。

  “柔兒,這些日子你都去了哪里?”魏芋芋關心地問。

  丁柔搔搔頭,-腆地開口:“這個呀!事情是這樣的…”

  丁柔將一切述說了一遍,卻換來在座三人愈來愈蒼白的臉色。

  柳云風整個眉毛都擰了起來,他并不知道丁柔當晚是遭人擄劫,那么這些日子來,她到底經歷了什么樣的恐懼?

  當他聽到丁柔訴說著火場當的情形,他的胃開始翻騰,想到她竟為了保全清白,差一點葬生火海,他的心就更為絞痛。悔恨、愧疚如烈火般燒灼著他,他的愚蠢給她帶來了什么?

  丁柔說得正興起,卻發現在座三人臉色慘白。她不解地看看他們,反過來安慰道:“你們怎么啦?瞧你們一個個臉色蒼白,我這不是沒事了嗎?爺不是救了我嗎?

  你們瞧,我連一點小傷都沒有呢!”

  柳云風激動地擁她入懷,再一次確定她的安好。“對不起!”他喃喃自語。

  “對不起!”歐羽綸也開口,為自己的鹵莽感到愧疚不已。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柔兒是代我受罪。”魏芋芋哽咽道。

  “哎呀!你們全都怎么啦?什么對不起?有什么好對不起的。該死的人全都死了,大家應該高興、該幫我慶功才對。我誤打誤撞地幫江湖除去兩個大壞蛋,你們說我是不是很厲害呀?”丁柔說得神氣活現,急著邀功。

  “說得是!”三人聽了丁柔的自吹自擂,破涕為笑。還能再見到如此靈活的她,真是幸運。

  柳云風將她緊緊擁在懷中,他要以一輩子的愛來補償丁柔這些日子所受的苦。

  歐羽綸及柳云風商酌,將手邊的水運發展勘查告一段落,詳細情形待回京后再作考量。他們是該回京了,當初離家的原因如今已不存在,現在的他們是歸心似箭。

  這四人又故地重游,坐上船再一次巡禮沅江。只是這回的情狀顯然有異于上回,明眼人一眼即可看出這是兩對熱戀中的愛侶。瞧他們相依相偎地站在船舷欣賞眼前的明媚風光,顯而易見地,他們正沉醉在彼此的愛戀之中。

  “爺,你可還記得曾說過要帶我去看什么…柳暗花明…還有那個什么…萬重山的?”丁柔想起那段與爺在河堤上的往事。

  柳云風愛戀地將她的身子樓緊。是呀!他曾想帶她行遍大江南北,走盡千山萬水,只是沒想到當初只是個夢想,現在這個夢想終可實現。

  “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另一句是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他笑著重復一次。他撫摸她的發絲,她的發絲隨風飄揚,柔亮光滑的黑絲廝磨著他的鼻翼,帶著陣陣發香,令他陶醉其間。

  “你可知這二句話的意思?柳暗花明,是指原本已是無望的前景,突然間又演變成光明的未來,就如同我們現今的狀況,原本礙于眼前的問題皆不復存在,立于咱們眼前的又是一片光明。而輕舟已過萬重山,又如我們的心情,穿越重重障礙后,終于也能得到彼此。”柳云風心滿意足地解釋著,沒料到昔日初無心的二句話,正巧說盡了他們的感情路。他將臉頰埋入她的發絲之中,感受著絲緞般的柔軟觸感,一只手執起她的柔荑輕握入他的大掌之中,他將給她一生安全無虞的幸福依靠。

  丁柔抬起她的小臉蛋,驚異地望著他。“怎么爺有如此大的學問,我們也可與水山相比?”

  他還未開口,魏芊芊已離開羽綸來到丁柔身旁。“我們有些女孩兒的話要說,云風,你可否避一避?”她嬌笑地強制要人,牽起丁柔的

  手走了開去,留下一臉無奈的云風。

  歐羽綸也走了過來,循著云風的視線看著兩人的背影。“咱們也該談談。”

  柳云風笑而不答,隨他走至甲板的另一角。

  河道風大,冷颼颼地吹拂著兩位佳人的云鬢及衫裙。丁柔瞇著眼貪婪地欣賞著過眼的一物一景,如今她的心是雀躍的,幾來爺無微不至的照顧,令她感到既窩心又甜蜜,現在呈現于她眼前的任何事物,對她而言全都美好得不可思議。

  “柔兒,可記得當若不是你突來的病痛,你這個女孩兒的身分,還不知要隱瞞到何時,看來真該感謝那一次的病痛呢!”魏芊芊取笑著丁柔。看來丁柔是愈來愈習慣女孩兒的裝扮,如今她看來是如此地嬌動人,可看不出以前的小男孩身影。

  丁柔想起以往,好似許久以前的事了。近來她沉醉在爺的溫柔里,感覺是那么理所當然,她幾乎快忘了自己曾那么害怕離開爺的身旁。“是呀!那若不是有你在,我可真不知該怎么辦呢!”

  魏芊芊盯著丁柔的笑容許久,開口說:“你可曾想過回京后的情形?”

  丁柔睜大眼睛看著芋芋。她從沒想過這件事,爺要回京了嗎?那她怎么辦?爺與芊芊的婚配可還算數?她澀澀地開口:“爺要回京了嗎?那你…”問不出口,這好像奪人夫婿似的。

  魏芊芊搖首笑道:“我從來都不是你們之間的問題。柔兒,你很愛云風是嗎?”

  她說得云淡風輕。

  “嗯!”丁柔用力頭點,一點兒都沒羞怯的樣子,一雙大眼閃動著幸福的神采。

  “那么就信任他,完完全全的信任他。不管回京后你遇到什么難題,都不要忘了信任他。”魏芊芊有她的顧慮,柳家人多嘴雜,不是單純的丁柔應付得來的。況且一回到京城,她就必須與丁柔分開,所以她必須事先叮嚀,免得丁柔后吃虧。

  丁柔雖然聽不懂芊芊話中的涵義,但她還是直點頭。愛爺就相信爺,相信爺,爺就會愛我?是這樣的意思嗎?她模糊地想著芊芊的話。

  另一方面,歐羽綸與柳云風解開心結后,熱烈地討論著回京后的婚禮事宜,他們決定選在同一天完婚,到時將是京城的一大盛況。

  整個京城都籠罩在喜慶歡樂聲中。

  最近京中盛傳的喜事,莫過于首富柳家即將為獨子柳云風辦一場盛大婚宴,以及魏國公府與歐世家的聯姻。

  這兩樁喜事可忙壞也樂壞了京城里的人,為了這盛大的婚宴,幾乎動用了所有的人馬,從采購、置裝、設宴、到婚禮當天的林林總總,全都要求精致完美。這可讓大家賺足了一筆錢財,了荷包,笑開了眼。

  丁柔蹙眉倚在湖畔。她來到柳家已有數,未到達柳家時她已有心理準備,她早知道爺是有錢人家的公子爺,但還是低估了柳家龐大的財富。

  初見柳家巨宅,她即驚訝于竟有人住在如此華貴的府宅,哪怕是她用一整天的時間,也走不完柳家的每個角落。

  其實也沒那種機會,她一進府就被一大群人繞著轉,伺候著、關懷著、詢問著,沒一刻空閑。

  她不知道大伙兒都在忙些什么?有人在她背后竊竊私語,有人拉著她為她量身段,有人忙著為她梳妝打理,有人詢問她的身世,有人常對她掩嘴而笑,有人干脆來個怒目相見。她好彷徨、好害怕,她急著想見爺,可是爺都在忙些什么?他不要柔兒了嗎?為什么一回到柳家,爺就失去蹤跡?

  正當她的思緒飄到五里外時,突被耳邊的一聲輕喚給震醒。

  “柔兒?你怎么會一個人坐在這里?要是著了涼,那可怎么好!”聲音來自一位雍容華貴的夫人,她的身旁還緊跟著兩個丫頭。

  她記起她,慌忙站起。眼前這位正是云風爺的娘,她來到柳府的第二天,云風爺曾為她慎重介紹過。

  柳夫人關懷地詢問:“娟兒呢?她跑哪去了?怎么會沒有人服侍你呢?轉回頭得好好說說她們才行!”

  丁柔驚慌地連忙解釋:“不關她們的事,我是想找云風爺,所以才…才趁著她們都忙,偷溜出來!”她-腆地低下頭,她是不是又做錯事了?

  柳夫人親切地牽起她的手“原來你是想找風兒,這幾風兒冷落你了是不是?

  別怪他,他正為婚禮的事情忙著呢!”柳夫人呵呵地笑著,由衷地喜歡這個未過門的媳婦兒。

  想起云風回京后,獨排眾議堅持娶出身低微的丁柔為,對于所引發的不,他一概置若罔聞,甚至要挾他爹,若不同意這門親事,他即刻帶丁柔離京。

  想起兒子的固執,她的嘴角不覺揚起一個會心的笑容。風兒可是柳家的寶,誰會為了計較他的婚事,而冒著失去他的風險?況已向來是風兒說一,沒有人敢說二;

  他是早料準了結果,才肯帶丁柔回京。別人不懂他的脾,她這為娘的可清楚得很!

  瞧著眼前的丁柔,她可是滿意極了。兒子眼光一向不凡,眼前這個嬌俏動人的姑娘,哪是一般閨秀可比擬?她滿意地點頭微笑。能擒獲他兒子的心,可見她必有過人之處。瞧,這些日子風兒為了張羅親事,連她這個娘都不曾見過他呢,可見他對這個婚禮有多重視。

  出身平庸又如何?柳家可不需要靠聯姻來擴大版圖,那些反對的聲只不過是妒嫉罷了。誰都想來攀這門親事,只可惜能擄獲他兒子心的,就只有眼前這位俏姑娘。

  婚禮?爺忙著準備婚禮?爺要娶親了?

  丁柔仿-陷入絕境般的無助。她興高-烈地隨爺回京,從未曾想過爺可能娶親一事。之前她一直沉醉在爺的溫柔中,怎知爺一回到京城就全變了樣?先是把她交給一大群女人,接著就無影無蹤,再來就是夫人告知她爺要娶親了!

  自從那在湖畔與夫人相遇后,這幾發生的事她都已無任何知覺。她的心陷入空前的死寂,不知晨昏,不覺冷暖,鎮茫然不知的度

  爺不該在給她希望后又將一切收回,那可比之前的失落更令人痛心。她覺得自己有如一只小麻雀,突被放入金碧輝煌的籠子,再也飛不出去。而那個捕獲她的獵人,則對她失去興致,任憑她在籠中自生自滅。

  她的身旁總有一大群人圍繞,這批人走了,又來一批,嘰嘰喳喳的聲響不絕于耳。她無心傾聽她們在討論些什么,有如離了魂的軀殼,任憑她們擺布。她的腦袋是空的,不愿再去細想過去總總;她的知覺是麻木的,再也負荷不了過多的憂傷。

  她們在她身上拉扯,寬衣穿衣,一件霞被已然上身,她卻毫無知覺。她們在她頭上戴上千斤重的鳳冠,她只覺頸項因突來的沉重險些承受不住。最后有人在她頭上蓋上紅綢緞的頭巾,她才因而感到眼前烏黑一片。她們要將她帶去哪里?唉!無所謂了,去哪不都相同!

  她坐上轎子,轎前鑼鼓喧天,轎后人聲喧嘩,她的知覺陡然蘇醒過來,這才覺得怪異,是喜慶嗎?她瞧見自己身上的嫁衣,她是嫁娘?這是怎么回事?

  她拼湊不起眼前的狀況,她渾渾噩噩地過了好些天,這些天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柔兒,蓋頭可不能掀開,這是會折了福氣的!”轎身的小窗子探進大姐的頭來,警告著正要掀開蓋頭的丁柔。

  丁柔認出大姐的聲音。“大姐!”她驚喜著,大姐怎會出現在京城,在她的身旁?

  “噓!不要開口,新娘子說話可會讓人取笑的!”大姐再次提出警告。

  丁柔縱使有腹疑問,也只得咽下去。她的腦中飛快地運轉著,已沒有先前的難過了,一顆心好像一點一滴地復蘇了過來。她有某種預感,雖然影像有些模糊,但隱隱約約地感覺到那是一件喜事,一件天大的喜事。她的嘴角漾起一絲笑容,冰凍的心開始雀躍,某種特殊的期待正在醞釀,她已開始感受到新嫁娘的羞澀。如果那是真的…

  夜幕低垂,明燈高掛。院中此起彼落的人聲喧嘩已沒有先前嘈雜,新房內服侍的仆人也一一告退,只留下丁柔一人忐忑不安地坐在

  沿。

  案上燃燒著喜氣洋洋的龍鳳燭,火光搖曳著,柔和的燭火照亮了整個新房,照亮了沿上嬌柔的身影。紅綢緞的頭巾下,是一雙不安分的手,手中的紅絲綢正不停地被主人扭捏拉扯著,顯示出新嫁娘的不安與惶恐。案桌上另備有豐盛的酒菜佳肴,就等著這對新人品嘗。

  丁柔聽見沉穩的腳步聲正朝房內而來,她整顆心都揪起來,所有的疑問馬上便可得到解答,她既期待又惶恐。

  咿呀一聲,門開了。腳步聲來到了她跟前停止,她看到一雙葛屨,那是她熟悉的腳型。

  她的眼眶溫熱,心兒枰坪直跳,手因緊握而泛紅。

  當他拿起秤桿掀去她的紅綢頭巾時,她卻緊握著他拿秤桿的手,那溫熱的氣息也是她所熟悉的。“爺?”錯不了,但她仍再一次確認,劇烈跳動的心幾乎蹦出口。

  頭巾落了下來,那張嬌顏因紅色燭光的照染,更顯柔媚動人。

  “是我。”柳云風的音量低沉且干緊。他小心翼翼地解下她的鳳冠,讓她的頸項得以舒展。他在她身旁坐下,一只修長的大手覆蓋上她的柔美。

  丁柔緩緩地抬起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凝視著眼前高大英的新郎。看著幾不見的爺,一下子腹委屈全涌了上來,淚潸然落下,她抖動著角,訴說著他的不是:“爺,你騙了我!”真是好氣好氣他,明明就已經要與她成婚了,居然還瞞著她,讓她這些日子過得簡直生不如死!

  柳云風心焦地吻去她雙頰的淚水,不明白他是哪里騙了她?“怎么了?新婚之夜可不能落淚呀!”看著她傷心流淚的模樣,可真是心疼死他了。他一邊說,一邊為她拭淚,接著**地親吻她的臉龐。

  丁柔閉上眼睛,陶醉在他的溫柔中。當他碰觸她時,她已然忘了先前的委屈及恐懼,但她還是提出質疑:“這些日子丟下我,是去了哪?”她有些埋怨地瞅著他。

  他抬起頭來盯視著她,不明白地詢問:“沒有人告訴你我去了哪?”他曾代仆人送回家書,難道柔兒沒有收到?

  丁柔圓睜著眼,她想不起來這些日子她身旁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不知道。”

  她想起這幾來的空寂,眼眶又泛起水霧。

  柳云風不舍地以雙手環抱她,寬廣的膛隔著衣衫熨燙著她,他輕撫著她散落的發。“別哭了!聽我說,這幾我去了趟石橋鋪,請來

  了岳父及姐姐們,安排他們在另一座宅第定居,以方便你往后回家走動,卻因出門時有事耽擱了,所以沒能親自告訴你,讓你擔心了。”他牽起她的柔夷放在邊摩掌,刻意地貼近她,與她的身軀密實緊靠著,感受著她玲瓏有致的曲線。

  丁柔聽到他的解釋,心下好生感動更覺得慚愧。沒想到當她懷疑著爺的心息時,爺竟然默默地為她的家人做了這么周詳的安排。“爺為什么對我這么好?”她貼著他寬厚的膛,聽著他稍嫌過劇的心跳,感覺竟是如此溫暖。她足地嘆息,依戀著這個屬于她的臂彎。

  他輕聲嘆息,更加摟緊她。“我不是早說過,只因你是丁柔。”這傻丫頭準備與他聊到天亮嗎?

  她眼瞳灼灼閃爍,追究柢的探詢:“那代表什么?”

  柳云風卻再也忍不住了,身下的硬訴說著他債張的情緒,他俯下身去,吻住丁柔嬌滴的瓣。

  丁柔的身體因他的碰觸而抖動一下。她推開他,羞怯地避開。她無端地息,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有著期待以及些許不安。今夜的爺是那么地陌生,哦!不,她想起在冷泉旁的那一天,爺也是這般怪異,她的心有如小鹿般撞。

  她的黑眸閃著光影注視著他,光影中有他更為深邃的眼眸,他們屏息地盯著對方,今夜的氣流是如此令人動不安。

  她看來是那么地甜蜜可人,兩片紅因情緒激動而顫抖著。柳云風的眼光閃動著某種特殊的光芒,他緊抿著,咽下邊的一絲嘆息。他好想一親芳澤,仔細地品嘗她的甜美。

  “你好美!”他由衷地贊美,緩慢地靠近她,嗅聞著她的芳香氣息。她雪白凝脂的肌膚在火紅的霞被下,更顯透明嬌。他修長的手指輕撫她的頸項,她的頸項雪白纖細,他忍不住低下頭輕啄她粉的肌膚。

  丁柔打了個哆嗦,感覺到爺熱烈的氣息吹拂在她的頸項問,那是一種令人全身輕飄飄的美好感受,她閉上眼沉在前所未有的情中。

  柳云風在她的吻摩掌,哄著她張開。她一聲輕嘆,他的舌已于瞬間探入她的口中,與她的小舌綿,汲取她口中的甜蜜。

  她全身顫抖,身子有些虛軟,不由自主地攀附著他的頸項,腦中已是一片模糊,無法思考。

  柳云風感到全身燥熱難當,他站起身來褪下衣衫。丁柔張口結舌地盯著他,她雖看過爺光luo著身子的模樣,可是當著她面前解衫又是另一回事。她粉頰燙紅地轉過頭去,因為羞赧也因為體內莫名的動。

  他緩慢地解著她的嫁衣,她緊張地開口:“爺為什么娶我?”爺的手每碰觸到她的肌膚,都會引來她一陣輕顫以及嬌

  柳云風以口代手解著她的褻衣,聽見她的問話,他直起身來,慎重地開口:“你可后悔嫁了我?”

  他的眼光熾烈如火,問的是疑問句,口氣卻是不容置喙。

  “怎么會?”丁柔一句話尚未終結,柳云風又俯下身去,這次他含住她前的一朵蓓蕾。

  丁柔驚呼一聲,全身竄起一陣痙攣。“爺?”

  “放松,盡量將身體放松,我不會傷害你的!”柳云風安撫著她,額上冒著豆大的汗珠,他竭盡所能地克制身下的動。

  丁柔發出細微的呻,她不懂爺在做什么?只覺得她無法順利呼吸,只能不斷的息著。

  她的身軀是虛軟而燥熱的,她的神智已經不清。她不斷地發出呻,不斷地感受著一波又一波的驚奇。

  他的與手撫遍她的完美曲線,以赤luo的身軀熨燙她的,直到兩人都再也無法承受更多的熱

  “我愛你。”

  他抬起頭以熾熱的眼神望向她,慎重地吻上她的,他等待她已經等得太久了,再也無法等下去。

  丁柔模糊的意識聽到了最甜美的話語,她的眼角淌下一滴淚,陡然間想起許久之前有人曾告訴她有話直說是一種幸福!芊芊也曾殷勤叮囑:愛他,就要相信他!

  是啊!為何她就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如今想來,她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價,白白浪費了多少時光。繞了這么遠的路,受盡內心的煎熬,全只因她的不坦白、不信任。

  但可喜的,終于要結束這種磨難的日子。今后再沒有彷徨,再也不會不安,她終于獲得他的愛。她要將自己完全付給他,再也沒有疑

  慮。她要坦白告訴爺,在一開始她就深深地愛上了他。

  柳云風緩緩地進入她,她感受他輕柔的占有,息地拱起身,投入他所帶領的旋律之中…夜還很漫長,案桌上燭光搖曳,光影照染著上兩心相許的人兒。案桌上還擺著美酒佳肴,這對佳人尚未飲用…

  《本書完》
( ← ) 上一章   爺,請愛我   下一章 ( 沒有了 )
尋找艾麗斯地下薔薇就要你的愛狂情惡霸奪情惡漢縱情惡徒把你藏起來狠狠的愛你熾情惡魔狂戀肌肉男萬世癡迷誰靠近我誰倒
免費小說《爺,請愛我》是由作者子容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類似爺,請愛我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爺,請愛我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十章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黄大仙精准二肖中特 在qq上面卖东西可以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 福彩25选7开奖信息 2018做什么赚钱好呢 淘宝客怎么干赚钱 双面盘为什么不能提现 重庆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目前炒什么赚钱 广西11选5选号技巧 辽宁11选5胆拖计算器 怎样看分分彩走势图 老公赚钱老婆花铃声 m4r 双色球复式2017137 擅长分析 11月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