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情惡漢 第十章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奪情惡漢  作者:子瑩 書號:46315 更新時間:2019-11-22 
第十章
  “你想離開這里,離開我?即使我愿意給你婚姻?”這簡直比青天霹靂還要令人震撼。

  “婚姻?你自己又是怎么看的?對你來說,和誰結婚都不是那么重要的事,你甚至連對它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若不是想用它來討好我、束縛我,你也許一輩子都不想要這種可笑的關系。那我要它何用?我也不是一個只足于虛名的人,因為婚姻在我而言,比在你心中的地位神圣多了,我不會傻得用它來欺騙自己。

  “我很抱歉,你愿意施舍的婚姻,我現在卻要不起了。”谷懷瑄略表遺撼地瞅著他,等著他即將爆發的怒氣。

  真是不可思議,如今的她似乎已把他的脾氣給摸透了。他對溫馴的她會給予醉死人的溫柔呵護,但是在她偶爾的挑釁下,他又暴躁易怒得像只火獅子;就像現在,她知道接下來的時間是難忍的煎熬。

  “施舍?你把我的求婚當施舍?!”太可笑了!他竟然也會有讓人當面潑冷水的時候?

  她真是個不知好歹的女人,他可從沒見她對他行乞過!在他看來,要求施舍的根本就不是她,反倒是他自己!

  他只不過是希望能延續這種兩人之間美好的感覺,希望把她留在身邊,而他也打算用最好的一切來換取她的心甘情愿。

  她不領情就算了,竟然還敢這樣糟蹋他的心意!

  難道這些日子里,她沒有同他一樣的感覺嗎?

  “這就是你的感覺?那么這些日子里…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這就是你要的?”他不可思議地指著她的肚子。

  “你不斷的惑我,就是要我在你身上播種?你把自己當成什么了?我真不敢相信…”莫衡挫敗地爬梳他那一頭原本整理得一絲不茍的黑發,將隱藏在斯文面具下的狂氣質全都釋放出來。

  豈有此理!

  “你像個女一樣不斷的為我張開腿,為的就是要早點懷孕,早點生下孩子,然后離開我?”他不可思議又惡毒地侮辱她。

  “你真讓我感到惡心!”

  她把他當成傻子一樣耍,而他竟然還沾沾自喜地以為掌握住了她的人跟心,結果全是一場笑話!

  他怎么能甘心!

  “我不會讓你如愿的!我明天就帶你去拿掉孩子…”

  “那可不行喔!你會氣壞的。她今天比任何人都要高興--你一定要看看她得償宿愿的表情。”

  “原來你全都計算好了。你把我困在我自己設的局里動彈不得,這樣你高興了嗎?”莫衡齜牙咧嘴地狂吼,氣憤自己的劣勢,最后竟恨地轉身掀

  了那一桌來不及動用的晚餐。

  而后他又想起什么似的,伸手探進衣袋內抓住那只特地為她準備的驚喜--一只華美少見的梨形鉆戒--它現在已成了一把火燒灼著他的手心,成了最不堪的證據。

  “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像是挫敗的狼,他狠厲地瞪著這個今生唯一讓他吃敗仗的女人。

  “為何一定要我留下來?”

  谷懷瑄冷眼注視著這個傲慢一世的男人,如今卻像只困獸一樣狂咆哮,他現在的痛苦同時也帶給了她一絲的希望。

  “其實你比誰都清楚,我要的很簡單,只是一句話,一個承諾。那在你眼中向來不值錢的東西,卻是我一直珍藏追尋的寶貝。只要一句話…就算是騙我都行。”

  但是她知道他自認為光明正大的個性,即使是現在,他也不屑用欺騙的手段留下她,他寧愿用更惡毒的…

  “你休想!要我給你那種東西,簡直是癡人說夢!”因為他從來就不曾擁有過,說出來只是徒增笑話。

  “你慢慢等吧!”他負氣也負傷離開。

  谷懷瑄沒想到他就這么篤定她一定會等他。他還想證明什么,證明到最后投降的人一定會是她嗎?

  或許吧!

  她從來就不是堅強的人,尤其在對他承認傾心之后,要熬過相思之苦確實很難。更何況,她就在他的地盤上,處身在充他氣息的空間里,她一定會低頭。

  “愛我真的很難嗎?”她明明有感應到他那一絲絲不明顯的波動,但是他卻硬要忽略并且扯斷它…

  ****

  “總裁,老夫人--”鞏秘書的通報只完成了一半,另一半則消失在莫老夫人闖關的混亂上。

  “我見我自己的孫子還要通報?這是哪一國規定的?別麻煩了!我自己進去通報!”莫老夫人都已經沖進莫衡的辦公室內了,還不忘轉過身去罵人。

  “鞏秘書,沒關系。通知下去,等一下的干部會議延后半個小時。”

  “你去告訴他們今天不用開會了,我孫子要回家休息!”

  “總裁?”鞏秘書為難地詢問。

  “你都知道我是這間公司的總裁了,還需要多問嗎?!”原本就處在暴躁期的莫衡將鞏秘書吼出去。

  而肇事者現在倒一臉稀奇古怪地研究起氣急敗壞的孫子。

  “阿衡生氣了?這倒少見。”

  “那你應該多到公司幾趟。”尤其是這兩個月,全公司上下都被他的怒氣熏得烏煙瘴氣。他用腳趾頭猜都知道鞏秘書通知會議延后,所有干部的表情會如何--一定是謝天謝地、感謝這個救世主,最好再把他這個總裁帶回家去休息算了。

  “說吧!是不是家里有事?”他故做不在乎地繼續辦公。

  “出了很嚴重的事。”莫老夫人停頓了良久,刻意不把話說完。

  這讓故做鎮定的莫衡硬是沉不住氣,主動對她投降。“好吧,請給我一次痛快好嗎?”唉,瀕死者的最后要求。

  “為什么不敢回去?我還以為你們只是鬧鬧脾氣,沒想到這一鬧,你就兩個月不回家。沒臉見人嗎?你媽給你生了這張臉都浪費掉了。”

  “誰說我不敢?我只是不想見到某個人,我需要冷靜。”他深一口氣。

  “我知道你最不缺的就是這一項,你需要的是沖動和誠實。”莫老夫人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我不需要你來告訴我我缺少什么!告訴你,我什么都不缺!我只需要回到過去的樣子!只要別再讓一些自以為聰明的女人攪和我的生活,我還是可以很快樂…”

  “所以,你現在很不快樂?你終于承認了!”被她抓到了吧!

  “只是過渡期。”他給她一個“那又如何”的表情。

  “是啊。但是,你確定你需要這個過渡期嗎?你真的要讓她成為你的過去嗎?她永遠都會是你孩子的母親。”她又給他一個痛擊。

  “時間過得真快,我該去準備一下會議要用的資料…”

  “你的鞏秘書一定很樂意代勞。”莫老夫人按下通話鍵,代會議再延后半小時。“你到底在怕什么?被小貓反咬一口的滋味讓你痛不生,卻沒有一點啟發?”

  “我…我不懂,她明明是愛我的,為什么就是不愿意嫁給我?”

  “那是因為你沒有給她同等的回饋。你沒告訴她,你也愛她嗎?”

  “我沒有愛上她!我是不愛人的!”仿彿碰上了他的死,他烈地否認。

  “是誰給了你可以不愛人的權利,卻讓別人愛你愛得死去活來的?太不公平了,我去找他算帳!”莫老夫人掄起拳頭,一副要找人干架的樣子。

  “…”

  “好啦!”她當然知道現在不是磨練他耐的好時機。“我真不懂,明明你身邊就有一些不錯的典范,為何你只看得見你父母那段慘不忍睹的婚姻?但你卻不知道其實你也只看到了最不堪-面,還有一些…我應該更早告訴你的。”

  “愿聞其詳。”他對父母之間撲朔離的感情一直很好奇。

  “我知道你一直以為身為莫家人就注定是個無情的人,尤其你爸給你的壞印象影響最深遠。但是我要告訴你,你大錯特錯了!莫家人非但不會是冷血無情之人,相反的,都是些重感情又容易受傷害的人,只是長久以來,我們都習慣用保護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而已。”

  “卻也用它來傷害別人,不是嗎?”莫衡一臉的鷙。

  “我知道你恨你父親,但是這對他很不公平。其實你母親也有錯,甚至連我也不了罪。”她的話讓莫衡疑惑地蹙起眉頭。“你一定不曾想像你父母也有過非常甜蜜的生活吧!那時的情景真讓我懷念…

  “他們從相愛到結婚,一切都是那么圓,只除了沒有小孩。我不能否認我這個當婆婆的曾經催過你媽,而我急著見到莫家下一代的心情給了他們很大的壓力,直到發現你媽不孕…”

  “說清楚!”莫衡以為若不是自己聽錯的話,就是講得太快。

  “你沒聽錯,這也是我們一直沒把真相告訴你的最大原因。你爸情愿你一直恨他,也不要讓你知道這事實。”

  “這是怎么回事?我媽不孕,那我…是誰的孩子?”莫衡忍受著這撕心扯肺的痛苦,眼前呈現出一片的空茫。

  他是他們領養的嗎?一個原本不該姓莫的小孩?而眼前這個大王國根本就不該是他的?這種恐慌讓他絕望得雙手無意識地顫抖起來。

  “別想太多,聽我把話說完。”莫老夫人慈愛地拍撫他的肩膀,知道他現在的彷徨。“自那之后,我便一直希望你媽能接受我再安排一個女人。依你爸的條件,有個二房并不過分,但是你爸很堅決的拒絕了,因為他不要你媽受到一丁點的委屈。你爸那時…跟現在很不一樣。”

  “可是問題還是沒有解決。”莫衡自己靜下心來聽分明。

  “是啊!之后,你媽變得越來越神經質,經常懷疑你爸是否在外面藏了女人,或是借故想嫌棄她等等,直到你大姨的出現…她是個苦命的女子,年輕就守寡也沒一子半女,我真的沒想到你媽會把主意動到她的頭上。她知道你爸疼她,最后一定會答應她的哀求,讓你大姨…借腹生子。”莫老夫人很艱難地說出口。

  “所以,我是爸跟大姨的孩子?”這變化未免太大了。“難怪樓上的佛堂會供著大姨的牌位。”他半是詢問的提及。

  “沒錯。我不知道你媽是怎么說服她的,但是一開始確實都如她所想的那么順利。你在你大姨的肚子里成長,你媽也可以高枕無憂地當地獨一無二的莫家少…如果我沒有多事的話,情況可能就這么定了。”

  “又怎么了?”經過剛才的震撼,他相信他現在什么都能接受了。

  “我一時鬼心竅建議你爸收你大姨做二房。我以為這是最好的結局--因為你大姨顯然對你爸很有感覺,要不然她怎么會答應這種事?還有她偶爾停在你爸身上的眼神…我也一直以為你媽早有此心意,寧愿和自己的姊妹同事一夫,也小要跟一個外面的女人…

  “我沒想到的是,你媽因為我的建議而對你大姨很不諒解,甚至懷疑是她在使媚勾引你爸,她一時沖動,就跑到你大姨那里興師問罪。那時候她的肚子已經很大了,我警覺到不對勁趕上去時,只見你媽瘋狂地扯著你大姨的頭發,罵她女人、耍心機;那真是最難熬的一天,你大姨因此受到嚴重的驚嚇提早生產,而你誕生的同時也是她離開人世的時候。”回憶這些往事讓莫老夫人既傷心又傷神。

  而莫衡到此也無話可說。這整件事帶給他太大的震撼,他能如此平靜地聆聽并且接受,已是難能可貴。

  “這個悲劇也一并摧毀了你媽的理想藍圖,你爸從此不再是那個疼寵她的好老公,他開始游戲人間,夜不歸營,他的良心不安驅使他傷害他最愛的女人。而你眼中那個傷心等待負心人的母親,她所等的從來就不是你爸。我曾經見過當你爸回家探望她時,她吃驚又愧疚的眼神…那時候我才知道,你媽等的其實是贖罪后的解,而她也真的等到了。”

  “我爸…到現在還在自責?”沒想到他所不知道的事會如此的沉重,重得讓父親到現在還擺不了那種虧欠的痛苦。

  “你能這么想,讓我放心不少。”莫老夫人疲憊地著眉心,回過神后,話題重回莫衡身上。“這事我和你爸一直都有默契不讓你知道,是想讓你媽在你心中保留她完美的形象。你應該記得的,其實她投注在你身上的感情并不深,她一直沉浸在自己架設的罪惡感中。”

  沒錯,那時的他一直同情母親的癡傻,也為她的癡情感到不值,繼而埋怨起父親,也對男女之間的感情不再有憧憬,甚至斥為荒謬。

  “若不是知道你也做出了同他們年輕時一樣的蠢事,我是怎么也不會跟你提起這事的。”

  “她…她跟你說了?”莫衡緊張地偷覷一眼,像個做壞事被逮個正著的小孩。

  “小瑄希望在她離開后能把小烈留下來,她說這是你和耿老的協議…

  真有此事嗎?”莫老夫人試探地問。

  “她真的這么說?”莫衡原本已然平靜的腦袋又是轟然乍響。

  她怎么會知道他和耿老的協議?!這其中有什么他遺漏的事嗎?莫衡煩躁不安地來回走動著,回想著最后一次和谷懷瑄的沖突,再之前、更早些…

  “你現在還想告訴我,你是不愛人的嗎?”老夫人被他轉得頭昏,只想早點驗收今天的結果。

  “我不知道…”他現在腦子都是誰多嘴出賣了他,還有,為什么谷懷瑄沒有找他當面問清楚,責怪他或是…怎么都好。但可以確定的是,她已經反擊了,她的反擊很猛烈,也很成功。

  太成功了!

  “你不知道?!你是笨蛋嗎?我浪費了一大堆口水,你就回報這一點給我?”莫老夫人氣得想跳腳。

  “我需要時間…”這是實話,他仍舊是那個不敢愛人的莫衡。

  但是至少,這一秒的他肯承認他懼愛的這個弱點。這-點或許會使他在別人眼中看起來比谷懷瑄還沒有擔當,但是仔細一想,她似乎也有狡猾的一面。

  她明知道自己的愛得不到回饋,所以置死地而后生地豁出去,大膽的告白后,又裝無辜地指責他的不公平對待。不管如何,她都不會再損失了。

  而他呢?煩惱了兩個月,現在又得再重新思考。

  “隨便你。反正到時候我是不會幫你留人的,她要走就走,連地址我都不會幫你問!你這死腦筋!”莫老夫人得不到滿意的答案,氣急敗壞地掉頭就走。

  “還說莫家人都不是冷血無情之人--這點忙都不愿意幫!”莫衡嗤笑地搖頭。

  他回身又習慣性地沉浸在窗外蕭索的景中,不得不承認,這里真的有點冷。

  當初花了大筆金錢營造的景觀,現在看來全是不值錢又浪費的空間。它們仍然氣勢磅礴懾人心魄,只是現在欣賞的人心境已改,雖再體會它的美,那種孤芳自賞的孤傲氣息,已經褪去。

  “該怎么辦?我也不知道…”如果要他聽完上一代的故事就沖回家去向谷懷瑄懺悔,這樣的他未免太矯情了點。

  現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平心靜氣地思考他們之間的關系和未來。也許承認自己的錯,放她走;也許就這樣,拖下去。雖然不是他的作風,但是他真的無法可施…

  到底該拿她怎么辦…

  ****

  “真是稀客!找你沒出息的老爸有事嗎?”莫東佑心情愉悅地起身接兒子。

  “嗯…其實也沒什么。”只是想拿他現在的形象跟話中的樣子做個比較。

  “要跟我一起回去嗎?很久沒回你那里吃飯了,你覺得如何?如果我們父子一起回家,一定會把你嚇得哇哇叫。”莫東佑謹慎地盯著莫衡的神情,眼中有著企盼。

  “嗯,現在就走嗎?”感覺好像是來拉父親壯膽的,莫衡僵硬地回應。

  得到兒子的回應,莫東佑高興都來不及,當然二話不說地丟下公務早退。

  “我聽說你即將升格當爸爸了。雖然我還沒有準備好要當爺爺,但還是恭喜你。”兩人同坐一輛車,有話可以慢慢說。

  “全都說了,對吧?看來她這幾天似乎很忙。”莫衡受不了地翻個白眼。

  “這就是她呀!她的活力真讓我羨慕。你不問我其他的事嗎?”莫東佑臉上有著明顯的笑紋,一條條的紋路更增添他成睿智的獨特魅力。

  “你…你會怪我之前將你趕出『冠東集團』嗎?”

  “一點也不,相反的,我還為你的成就和本事驕傲得不得了。你是我的兒子呀!”莫東佑得意地膛,真心將莫衡視為他的驕傲。“還有嗎?”

  “不問了…”過去的就算了,他只想更確定未來的事。“只有一件,你現在還愛媽嗎?告訴我,那是什么感覺?”

  ****

  谷懷瑄讓一種奇異的感覺驚醒,惺忪的睡眼看到窗外斜照進房的夕陽,才知道今天又這樣迷糊糊地睡了一整天。

  正想翻個身調整個更舒適的姿勢,側躺的身體突然發現身后的異樣,她心驚膽戰地掙扎著想起身。

  “別動,讓我再這樣抱著你一會兒。”

  是莫衡?!他的聲音悶悶的,似乎正將整張臉埋在她的頸背。

  “我喜歡你的溫暖,你不會壞心的不分給我一點吧?”

  “你知道我不會。”

  谷懷瑄任他將自己摟在身前,兩人一前一后相依靠著。短暫的沉默后,莫衡終于有所行動。他一手輕巧地罩上她的肚子,衡量著和記憶中有否不同。

  “你都沒吃東西嗎?這里一點長進都沒有。”

  “很抱歉沒有如你想像的變成一只大肥豬。”她也繼續言不及義。

  “你不問我回來做什么嗎?”這跟他想的不一樣。他原本以為兩人不免又要互相叫罵幾句。

  “這是你家不是嗎?”

  “可是,你不問的話,我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這是一種暗示。

  谷懷瑄驚愕的想回過身把他瞧清楚,至少見到他的表情可以讓她的心更篤定。但是莫衡偏又不讓她如意,緊緊摟著她,動都不動。

  “我想看你!”

  “不行,我正在醞釀情緒,看到你取笑的眼神會讓我破功。”這根本就是誣賴!

  “我才不會這么惡劣!算了…”為什么他們要浪費時間在爭論這種無意義的事上頭?

  “還記得你上次問過我,為什么一定要留下你嗎?”莫衡無奈地呼出一口氣,讓谷懷瑄懸在半空的心緊張得想尖叫。“我正在找答案。”

  谷懷瑄失望地垂下肩膀,卻讓他更用力地摟進懷中,差點窒息。

  “先別對我失望。你知道我一向孤傲慣了,這一次被你到了絕處,可說是絕無僅有,你該感到得意才是。”感覺到懷中人兒又一次的掙扎,莫衡暗笑一聲。“天哪,我真想念你的壞脾氣。”

  “不高興?”見她賭氣地不講話,他又繼續道:“我不知道我對你的感覺是不是就是你要的那種--在這一方面,我得承認自己的遲鈍,也請你一定要有耐心,給我一些時間。”

  “你承認對我的感覺是不一樣的?”谷懷瑄期待地豎起耳朵。

  “很不一樣。”他著她身上獨特的馨香,細細地回昧。

  “怎么不一樣?”她好奇地反握住他的大掌,兩人十指握,感受到彼此傳遞心意的喜悅。

  “非常不一樣…”

  “快說!”她的模樣只能用迫不及待來形容。

  “不行,我說不出來,這種感覺我只想一個人獨享,連你都不可以分享。”他這時候又開始壞心了。“小貓,你是不是有感受到什么?那種我說不出口的話。”

  谷懷瑄的感受何其多,她當然知道他正如他自己坦言的,孤傲又堅硬的心是從不對人吐心聲的,更何況是向一個樣樣都不如他的女人低頭求和。要問她現在的感受,她只能說--

  “沒有,你最好再多講一些。”

  “你確定什么感覺都沒有?”他不信。

  “嗯,你講得不清不楚…”

  這次是莫衡主動將她翻轉過身,漆黑深邃的眼探向她晶瑩閃動笑意的雙眸,當下了然。

  “我發現我們溝通有問題,或許用另一種語言會更有共識…”

  全書完
( ← ) 上一章   奪情惡漢   下一章 ( 沒有了 )
縱情惡徒把你藏起來狠狠的愛你熾情惡魔狂戀肌肉男萬世癡迷誰靠近我誰倒天上掉下來的愛人敲竹杠愛情純度梨渦情緣冷酷神醫追愛
免費小說《奪情惡漢》是由作者子瑩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類似奪情惡漢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奪情惡漢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十章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麻将平台代理怎样注册 四川时时彩预测 篮彩足彩专区 浙江快乐12有什么规律 今日广西快乐十分走势 体彩山西11选5走势图 复式在线过滤工具 合约机器人赚钱 网易买老时时彩行吗 北京pk赛车网址多少 内蒙古快3走势图500期 阿里体育融资最新估值 封阳台纱窗赚钱吗 股票推荐买公司 网上点机量赚钱 哪里买云南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