唬到美嬌娘 第十章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唬到美嬌娘  作者:紫嵐 書號:46302 更新時間:2019-11-22 
第十章
  皎潔明月,映照著一條優雅的身影。

  洛紫樟靜靜的佇立在松樹旁,一派從容文雅的模樣,瀟灑自得于清風之中。

  “洛公子,我要你救任虹!”神秘女子突兀地出現。

  “我為什么要救她?”洛紫樟維持一貫輕松的笑容。

  神秘女子有些惱怒“她不是你們五神堡的人嗎?”

  “可是裴頎早已經將她趕出去,所以她不算是五神堡的人。”洛紫樟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神秘女子咬牙怒瞪“難道你忍心見死不救?”

  “或許,死對她而言,反而是一種解。”

  可是神秘女子并不認同“她如果就這樣死掉,未免太可憐了。”

  “是這樣嗎?”他突然將視線定在神秘女子身上“那好吧!如果你真要我救她的話,就用你身上的一樣東西來換。”

  “什么東西?”神秘女子暗自吃驚,卻又故意裝胡涂。

  然而,洛紫樟卻像是早已悉一切,直接將話點明“就是你從百里猖那里拿到的東西。”

  “你怎么知道?”神秘女子咬牙問。

  洛紫樟并沒有回答她,只是淡淡地說:“那樣東西你現在還不用拿給我,等時機一到,你再拿給那個人便可。”

  神秘女子嗤哼一聲“他有你這樣的兄弟,還真是倒楣。”

  “我這可是為你著想,你不是一直很想找機會挫挫他的銳氣嗎?”洛紫樟溫雅的神情閃過一抹頑皮。

  神秘女子見了,忍不住輕笑出聲“好吧,我答應你,不過你一定要把任虹救活才行。”

  “包在我身上。”洛紫樟拍脯保證。

  有名天下“中麒麟”的保證,神秘女子相信任虹是死不了了。

  jjwxcjjwxcjjwxc

  裴頎和唐品璇兩人偕伴來到神醫世家,心焦如焚的唐氏夫婦在見到唐晶璇安然無恙的回來,這才放下心頭的大石。

  唐父拍拍裴頎的肩膀“這回又勞煩你把璇兒找回來,老夫真是過意不去。”

  “哪兒的話,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事。”裴頎禮貌的回應。

  一旁的唐晶璇等不及的說:“爹,裴頎的眼睛現在看不見,想請神醫少主幫忙醫治。”

  “這有什么問題?裴兄幫忙把我的未婚找回來,我自當盡心盡力醫治他的眼睛。”文禹然一邊說,一邊走近裴頎,想看看他的眼睛。

  “且慢,”裴頎伸手阻止他靠近“少主先別忙著幫我醫治,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說。”

  “是什么?”文禹然和唐氏夫婦都好奇的等著聽。

  唐晶璇有預感他將說出兩人之事,不捏了把冷汗,連忙暗扯他的衣裳,要他千萬別在此刻將兩人的關系說出來。

  可是裴頎像是渾然未覺,依然坦率地說:“老實說,我跟小璇已有夫之實。”

  此話一出,眾人皆嘩然。

  “裴兄真是愛開玩笑。”文禹然笑得勉強。

  裴頎卻是一臉正經的說:“事關小璇的名節,豈可隨意說笑?事實上我今前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你們能夠成全我跟小璇。”

  這下子,文禹然才真正變了臉色,就連唐氏夫婦的神情也顯得相當不對勁。

  “璇兒,你先跟娘進去,娘有話跟你說。”唐母怒瞪唐晶璇,語氣隱約有股山雨來的氣勢。

  唐晶璇心虛的躲在裴頎后面,扯著他的衣裳,跟他暗示,希望他能說些話護著她。

  可是,裴頎非但沒有護她,甚至跟她說:“你怎么還愣在這兒?你娘不是叫你跟她進去嗎?”

  唐晶璇立刻額冒青筋,氣得想揍他一頓,但礙于眼前的情勢,她只好暫時將這口氣下去,乖乖的跟著唐母離開。

  “裴兄,我當你是一位君子,沒想到你竟然做出這種事?!”文禹然在她們離開之后,立刻氣憤的說。

  “少主會生氣,是理所當然之事,然而,事情既然已經發生,我也只能厚著臉皮請少主寬宏大量,成全我們。”裴頎依舊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樣。

  “裴頎,當初是你自己提出要解除婚約,如今你是不是反悔了?”唐父沉聲問道。

  “是。”裴頎答得很快。

  “那么你當初的顧慮都已經解除了嗎?”唐父又問。

  “沒有。”

  “那你為何反悔?”

  “因為我愛小璇,小璇也愛我。”裴頎理直氣壯的說。

  “臭小子!”唐父怒斥一聲“我還是當初那句老話,自古以來婚姻大事都是由父母做主,不容你隨意胡來。”

  “莫非世伯還是執意要將小璇給神醫少主?”裴頎冷靜的問。

  “不。”唐父轉而對文禹然說“很抱歉,我的女兒做出這種事,丟盡我們唐家的臉,我已經沒有資格要你這個女婿了。”

  “您千萬別這么說,”文禹然著急了。

  “你跟小璇的婚事就此作罷!另外,”唐父冷眼瞪向裴頎“如果你真的想娶璇兒為,一個月之后我在上野等你親自上門,屆時你要是無法給我一個滿意的代,我就把璇兒送往尼姑庵,讓她一輩子在那邊懺悔自己所犯下的錯誤。”

  唐父將話說完,立刻拂袖離去,留下裴頎和文禹然兩人干瞪眼。

  “少主,如果因為小璇的事,讓你不想醫治我的眼睛,那也無妨,我會自己再想辦法。”裴頎體諒地說。

  “不,”文禹然原本氣憤的口氣趨于平緩“本著醫者之心,我豈能見死不救?”

  “傳聞神醫少主宅心仁厚、心地仁慈,今我總算是見識到了。”裴頎恭維地說。

  “你過獎了。”文禹然趨前幫他檢查眼睛。

  奇怪,看起來沒什么異狀啊!文禹然暗暗吃驚,莫非他是存心試探,還是另有其他原因,導致他雙眼失明?

  “怎么樣?治得好嗎?”裴頎著急的問。

  “看起來似乎有點棘手,我得去翻翻醫書才行。”文禹然推托著。

  “那么一切就拜托你了。”裴頎面安心之

  他,真的信任他嗎?文禹然有著疑問。

  jjwxcjjwxcjjwxc

  “臭裴頎!”唐晶璇一進門,立刻賞他一記拳頭。

  “怎么了?火氣這么大。”裴頎不閃不躲,將她輕擁在懷中。

  “我問你,你剛剛為什么一下子就說出我們兩個的事?”她氣呼呼的問。

  “這是事實啊!為什么不能說?”裴頎依舊掛著笑臉。

  “可是這樣的話,少主他很有可能就不幫你醫治眼睛了。”她明明已經跟他提過這點,為什么他還是說出來?

  沒想到裴頎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聳肩說道:“若真是如此,我也認了。”

  “你——”唐晶璇氣得說不出話來。

  他到底有沒有為她著想啊?難道他真的想靠她照顧一輩子嗎?

  “小璇,我不想白占少主的便宜,這樣有損我西白虎的威名,所以我寧愿事先把話說清楚,讓他自己決定要不要幫我醫治眼睛。”裴頎語重心長的說。

  “可是…”他的話,她無法反駁。

  “放心吧!少主已經答應要幫我醫治眼睛。”他要她寬心。

  “真的?太好了!”唐晶璇開心的笑了一下,隨即又想到什么似的怒上眉梢“那你剛剛為什么不幫我,害我被我娘罵得半死?”

  “你不是說你不怕嗎?”裴頎一臉無辜。

  “我哪有?”唐晶璇嘟著嘴否認。

  “上次我問你的時候,你不是說你已經在信中寫得很清楚,所以根本不需要解釋什么。”裴頎的話,讓她一時語

  “這…就算是這樣,剛剛你也應該幫我說幾句,而不是眼睜睜的看我被我娘叫進去罵啊!”她出氣似的捶他的口幾拳“你知道嗎?剛剛我爹和我娘都好生氣,他們說沒臉再待下去,要立刻啟程回上野。”

  “他們已經回去了?”裴頎有些驚訝。

  “對啊!他們本來要帶我一起回去,要不是少主幫忙說情,我現在已經不在這里。”說完,唐晶璇又補捶了幾拳。

  “反正你人現在還在這里,那不就好了。”裴頎笑嘻嘻的說。

  “你還笑?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嗎?”唐晶璇眉頭緊鎖,他未免也太樂天了吧?

  “擔心什么?”

  “我爹說,要是一個月后你沒辦法給他一個滿意的代,他就要把我送到尼姑庵去當尼姑耶!”她才不想當尼姑,那太無聊了。

  “沒關系,你當尼姑的話,我就去當和尚,這樣我們還是一對。”裴頎開玩笑似地說。

  “你胡說什么?”唐晶璇氣得重打他的肚子一拳,疼得他哀叫一聲。

  “你想謀殺親夫啊?”

  “一個月后,你要是沒辦法給我爹一個滿意的代,我就不是謀殺親夫,而是謀殺和尚了!”她噘著嘴,怒氣騰騰的說。

  裴頎聽完,立刻哈哈大笑。“那我們就等著看一個月后,你謀殺的到底是親夫還是和尚吧!”

  唐晶璇見他一副從容不迫、自信的模樣,不心生疑問。

  難道,他早有對策了?

  jjwxcjjwxcjjwxc

  文禹然在連續暗中觀察裴頎好幾天后,終于決定要放手幫他醫治眼睛。

  “這是…”裴頎拿著文禹然給他的藥碗,出疑問的神情。

  “這碗藥名喚‘醉心’,能讓你在一個時辰之內完全失去知覺。”

  “為什么要我失去知覺?”

  “因為你傷的是眼睛,為了避免在治療的過程中你會不自覺的動,所以只好請你喝下醉心。”

  文禹然的解釋合情合理,裴頎這才安心的將藥喝下。

  怎知,藥剛喝完,裴頎立刻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滾。

  “你你你…到底給我喝什么?”

  “百轉斷心!是百毒門門主百里猖精心研制出來的毒藥,如何,味道不錯吧?”文禹然惡的笑容。

  “難道說,你就是…”裴頎吃驚的說。

  “沒錯,我就是百里猖。”文禹然得意的笑出聲,之前之所以會聯合裴頎消滅百毒門,是想先讓裴頎放下防備,假裝與他合作,再趁其不備攻其核心,沒想到卻被他識破身分。

  “我太大意了。”話剛說完,裴頎立刻倒臥在地,一動也不動。

  “裴頎,你的眼睛…”唐晶璇碰巧在此時進門,看到眼前的情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怎么會這樣?”

  “很抱歉,唐姑娘。”文禹然立即變換神情,一臉歉疚“我沒想到裴兄的體質會對這種藥過敏,雖然我極力想救他,但是最后他還是…”

  “不!”唐晶璇聽不進文禹然的解釋,傷心絕的沖向裴頎的身邊。“你怎么可以丟下我一個人?我不準、我不準,你聽到沒有?快起來,你快起來啦!”

  “唐姑娘,別這樣,人死不能復生,請你節哀順變。”文禹然安慰她。

  “不、不要!”她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拼命的搖著裴頎的身軀。“難道你忘了你說過的話?是你自己說要我你一輩子,現在你死了,你叫我一個人怎么辦啊?”

  “唐姑娘你放心,裴兄的死我是難辭其咎,我會負起責任照顧你一輩子。”文禹然順勢將她攬在懷中安慰。

  太好了,沒想到事情會這么順利!正當他在內心暗自竊喜時,卻聽到不可能出現的聲音“不勞你費心了。”

  文禹然未來得及反應,便被一股力量強行將他跟唐晶璇分開,同時人也被一掌打飛出去,當場口吐鮮血,身中內傷。

  “裴頎?”見狀,唐晶璇愣住。

  原本應該已經死掉的裴頎,竟然從地上爬起來,甚至還把文禹然打飛出去,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是死了嗎?”文禹然也是同樣的吃驚。

  “我要是這么輕易就死掉,豈不有負‘西白虎’的威名?”裴頎的口氣一如往常的自大。

  “難道說,你早就知道那碗藥有毒?”文禹然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沒錯。”裴頎的嘴角彎起得意的笑。“老實告訴你,我很早就懷疑你可能就是百里猖。”

  “不可能,你是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我?”文禹然自認偽裝的相當完美,應該是毫無破綻才是。

  “其實早在任虹告訴我,何采伶的身上有百毒門的蝕花熔月散時,我就應該開始懷疑。只是當時的我被情緒蒙蔽了心智,要不是大哥適時提醒我,我還真的差點就被你騙過去。”

  裴頎的話,讓唐晶璇想起洛紫樟曾幫他治療眼睛的事情。

  “難道說,那時候你的眼睛早就已經好了?”唐晶璇后知后覺。

  “沒錯,為了引出文禹然的真實身分,所以我才繼續假裝失明。”裴頎跟她解釋。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必裝死啊!”她愈想愈不對。

  “被你發現了。”裴頎呵呵笑了幾聲“其實我只是想看看,你為我傷心痛哭的模樣。”

  “你說什么?”唐晶璇雙眸圓瞠,氣得撲上前去捶他的膛。

  就在這個時候,文禹然突然大笑三聲。

  “哈哈哈!你以為你這樣就贏了嗎?”

  “難不成你以為你還有勝算嗎?”裴頎戒備地盯著他,并將唐晶璇拉到身后護著。

  “也差不多是時候了。”文禹然突然說出莫名其妙的話。

  正當裴頎疑惑他這句話的用意時,唐晶璇卻突然痛呼一聲跪倒在地。

  “小璇,你怎么了?”裴頎心驚地問。

  “我…我的口好痛喔!”唐晶璇捧著心口,急促地氣。

  是他搞的鬼!裴頎迅速近文禹然的身邊,三兩下便將他擒拿下。

  “說!你對小璇做了什么?”

  文禹然獰笑一聲“我在她的身上下了‘離酞。”

  “胡說,任何人中了離酞這種毒,都會當場斃命。”裴頎才不相信他的鬼話。

  裴頎既然懷疑他就是百里猖,自然會有所防備,他不可能會有機會對唐晶璇下毒。唯一的可能,就是唐晶璇被毀容接受他治療的那段時間。

  可是文禹然卻狂笑一聲“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離酞這種毒是由數種毒草調配而成,其中最毒的坎離草是讓人立即斃命的主要藥引,缺少它的離酞,毒沒那么猛烈,只會隱藏在體內逐漸擴散,等過了一段時,毒氣攻心才會要人命。我本來是想等娶了她之后再幫她解毒,沒想到半途卻殺出你這個程咬金,破壞了我精心籌備的計劃,你真是太可恨了!”

  “可恨的人是你!”裴頎憤而揍他數拳,迫他“快把解藥出來!”

  “你作夢!”文禹然的目光“凡是我百里猖得不到的東西,任何人都休想得到。”

  “可惡啊!你——”裴頎將他揪起來,再度威脅他“你要是再不把解藥出來,我現在就殺了你!”

  “你殺啊!”他臉上毫無懼“反正我死了,唐晶璇也活不了。等到了間,我跟她自然可以做個間夫,到時候看你怎么阻止我?哈哈哈…”“你作夢!”被惹火的裴頎二話不說在他的頭頂奉上一掌,結束他罪惡的一生。

  但是,問題還沒解決。

  “裴頎,我好難過喔!”唐晶璇感覺口好悶,得她快不過氣來,視線也逐漸變得模糊不清。

  “小璇——”裴頎著急地要趕回她的身邊。

  豈料,一道粉身影突然破窗而入,趕在他之前抓走唐晶璇。

  “放開她!”裴頎雖然極力想保持冷靜,可是說話的聲音卻漏了他方寸已的事實。

  “就算我放開她,她也一樣活不了。”神秘女子嘲地說。

  “少廢話!快把小璇還給我!”裴頎的神情已顯得有些狂

  神秘女子冷哼一聲“我生平最討厭人家命令我了。”

  “你到底想怎樣?”裴頎心焦地望著唐晶璇逐漸蒼白的臉色。

  “我要你跪下來求我。”神秘女子高傲地說。

  “不…不要…”尽管快不過氣,唐晶璇依然試圖阻止裴頎。

  裴頎不發一語,只是哀傷的望著她,雙腿一軟跪了下來。

  “我還要白虎秘寶。”神秘女子得寸進尺的說。

  “好。”裴頎毫不考慮的答應,令神秘女子有些吃驚。

  “值得嗎?”神秘女子問“你明知她根本活不了,卻還愿意用秘寶換?”

  “秘寶對我而言,不過是身外之物;但是小璇對我而言,卻是生命的一切,我不能沒有她。”裴頎感人肺腑的一番話,令神秘女子有些動容。

  “吃下去吧!”神秘女子冷不防的喂食唐晶璇一種不知名的東西。

  “你干什么?”裴頎心驚膽跳。

  “反正她都已經快死了,你還怕我會對她做什么?”神秘女子嗤笑一聲,隨即將唐晶璇推向他。

  “小璇!”裴頎心疼的擁著唐晶璇,抬頭一看,神秘女子已經消失在窗口。

  奇怪?她不是想要白虎秘寶嗎?

  裴頎的疑問僅在一瞬間閃過腦海,很快就被唐晶璇的生死所取代。

  “小璇,你醒醒啊!”裴頎的叫喚只換得無聲的沉默。

  裴頎不相信她就這樣死掉,卻又只能無可奈何的擁著她拼命搖頭。

  老天啊,為什么要這樣對他?

  “你干么一直搖頭都不說話?”唐晶璇清脆的聲音宛如一道曙光,照亮他內心的陰暗。他不敢置信地望著懷中的人兒,她正眨著明眸大眼沖著他笑。

  “你沒事?”裴頎好生訝異。

  “嗯!刚刚被她硬一顆奇怪的東西到嘴里,接著又被她從背后打了一掌,口郁滯的感覺就突然不見了。”唐晶璇此刻覺得神清氣

  “這么說的話,你剛剛是裝死嘍?”裴頎看著她竊笑不已的神情,便知答案是肯定的。

  “誰叫你剛剛也裝死騙我,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唐晶璇理直氣壯的說。

  “你哦——”裴頎雖有些惱,但總算可以放下心。

  “對了,你剛剛跟神秘女子說的話都是真的嗎?”雖然當時的情況好緊張,不過唐晶璇卻是聽得又高興又感動,沒想到,他會對她用情這么深。

  裴頎不語,逕自俯身吻上她嬌的紅;唐晶璇熱情的回應他,漏的幸福,代表她已經明白他的回答。

  正當兩人你儂我儂之際,外頭有兩道人影佇立在屋頂上。

  “你笑什么?”神秘女子有些羞惱,避開洛紫樟溫柔的凝視。

  “告訴我,你剛剛為什么不跟裴頎拿白虎秘寶?”洛紫樟知道她原本有打算趁機換取白虎秘寶,可是她卻沒這么做。

  神秘女子冷哼一聲“我去只是想履行當初跟你的換條件,送解藥給他們,不是為了奪秘寶。”

  “就只是因為這樣?”洛紫裨像是察覺了什么,畔的笑意加深許多。

  “不然你以為呢?”神秘女子挑眉望著他。

  “我想你應該是被裴頎的深情所感動,如果剛剛裴頎選擇的是秘寶,而不是快死的唐晶璇,你是絕對不會這么輕易善罷甘休。”洛紫樟相當了解她的個性。

  “你少自以為是了。”神秘女子嗤笑一聲“別忘了,游戲還沒結束呢!”

  “我知道,只是這場游戲,有必要再繼續下去嗎?”洛紫樟的口氣略微沉重。

  “別以為你現在占了上風,我就會輕易認輸,這回要不是百里猖貪圖美誤了大事,白虎秘寶根本就是我的囊中物。”神秘女子一臉心有未甘的模樣。

  “所以,游戲還得繼續嘍?”

  “沒錯,而且下次我一定會成功。”

  神秘女子信誓旦旦的說完,縱身一跳消失在蒙的夜當中。

  “勝負對你來說,真有那么重要嗎?”洛紫樟對著她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眉心被一股濃濃的愁緒所掩蓋。

  游戲,到底何時才能結束?

  jjwxcjjwxcjjwxc

  三個月后,裴頎光明正大的到上野的唐家娶唐晶璇,場面之浩大在武林道上引起一陣話題。

  不過,最讓唐晶璇不懂的是,裴頎到底是給了她父母什么樣的代,為什么之后她的父母對她不但好言相待,而且還直夸她做的很好,是什么武林的救星。天哪,她怎么都不知道自己這么的偉大?

  “小璇,你怎么了?”裴頎好奇的問。

  人浪漫的房花燭夜,他的新娘子卻不知在想什么想得出神,怎么不叫他心生好奇。

  “我問你,你到底是給了我爹什么樣的代?”唐晶璇直接問出心底的疑問。

  裴頎但笑不語,黝黑的瞳眸閃著一抹詭笑。

  “說嘛!”唐晶璇撒嬌似的推著他。

  “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裴頎淘氣地指著自己的嘴巴。

  “你…”唐晶璇的臉一下子得跟紅蘋果似的。

  “不親的話,我就不說喔!”他早已算準她的好奇心。

  “好,可是你要把眼睛閉上。”為了得到答案,唐晶璇只好犧牲一下。

  裴頎淡淡的笑著,將眼睛閉上,等待她的香吻。

  唐晶璇鼓起勇氣,慢慢地將貼近他的,瞬間如一股龍卷風似的**朝她席卷而來,感覺自己的舌之間有一條翻滾的蛟龍,制造一波波濤洶涌的

  就在她感覺自己似乎快被淹沒之際,突來的一陣寒意起她的理智。

  “你干什么?”她連忙打掉裴頎那雙不規矩的手。

  “今天是我們的新婚之夜,你想我能干什么?”火焚身卻無法發的裴頎,顯得相當無奈。

  “你今天要是沒把話說清楚,就休想在這邊過夜。”唐晶璇特意擺出一副母夜叉的模樣。

  “哎呀呀,哪有人在新婚之夜,把自己的丈夫趕出房間?”他裝可憐地瞅著她“你真的舍得我在外面受寒嗎?”

  “這…”唐晶璇頓了一下,賭氣地說“那換我出去外面受寒好了。”

  她作勢要離開,裴頎趕緊將她拉回來。

  “別這樣,如果你真的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好了。”

  唐晶璇不語,靜靜的瞅著他不放,等他自己從實招米。

  “其實我只是告訴他們,文禹然就是百毒門門主百里猖,我之所以能識破他的詭計,及時阻止他的陰謀,拯救天下蒼生免于他的禍害,全是拜你所賜。”

  裴頎娓娓道出實情,唐晶璇卻不是很懂。

  “怎么說?”她有做什么嗎?

  “你還記得那一晚,我不是拼命想趕你出山嗎?”

  “對啊!”唐晶璇還在奇怪,他那時候怎會那么無情呢!

  裴頎嘆了一口氣“其實那時候的我早已中了動情散的毒,若不是你堅持不肯離開,并及時幫我解除體內的火,我恐怕早已不在人世。正因為如此,他們知道我們并非故意漠視禮俗,很自然就不會繼續怪罪我們。”

  “甚至還把我當成武林救星!”唐晶璇得意揚揚地接著說。

  沒想到,她竟然做了這么偉大的事,真不愧是文武雙全賽諸葛,看來她也該到外面多走動走動,說不定哪天也能像裴頎那樣打響自己的名號。

  裴頎見她眼色瞬息萬變,知道她必然又再想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情。唉!這就是他一直不肯老實告訴她的原因。

  “我們先喝杯酒吧!”他將一杯酒硬到她的手里,再拖下去,今晚的花燭夜就要白白浪費了。

  唐晶璇沒有反對,乖乖的跟他喝完杯酒。

  “裴頎我…”她本想跟他商量以后的事,怎知卻被他以吻堵住嘴。

  算了,明天再說好了,她專心的沉醉在他為她精心布置的情網,誰知竟突然感到一陣反胃,令她連忙將他推開,撫著口干嘔不已。

  “你又怎么了?”裴頎本來有些不高興,但見她嘔得難過,不悅登時化作無窮的擔心。

  “奇怪,怎么只喝一杯也會醉啊?”唐晶璇一手撫著口,一手伸向他“拿來!”

  “拿什么?”裴頎一臉莫名其妙。

  “就是上次我喝醉酒時,你給我喝的東西啊!”她理所當然的說。

  裴頎聽了忍不住翻白眼“你又沒有喝醉,喝解酒湯做什么?”

  “那我為什么會吐得這么難過?”唐晶璇不解。

  “這…”裴頎愣了一下,隨即想到一個可能角立刻浮現一抹笑。

  “說啊!”見他笑得開心,她不怒從中來。

  “那是因為我已經把小寶寶裝進你的肚子里了。”

  “什么?”裴頎的回答令唐晶璇呆了呆。

  怎么會這樣?她還想在江湖上闖出一點名堂,個大肚子,那要怎么闖啊?

  裴頎并沒有給她太多的時間思考,大手一抱將她帶至上,放下羅幃直接替兩人揭開新婚之夜的序曲。

  夜,還很漫長呢!
( ← ) 上一章   唬到美嬌娘   下一章 ( 沒有了 )
無情狂郎郎來了誘拐秘密情人相公請上鉤戀人過期不候大愛若愚惡質男在身邊野獸的小情婦惹上狐貍男烈火青舂Pa愛我請別傷害這個男人有夠
免費小說《唬到美嬌娘》是由作者紫嵐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類似唬到美嬌娘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唬到美嬌娘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十章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体彩22选5开奖查询记选5 福彩中心3d342期开机号 没朋友没人脉想着赚钱 河北时时彩玩法 店宝宝会赚钱吗 农村施工队赚钱吗 456棋牌游戏手机版 捕鱼机千炮机 浙江快乐12开奖号码 极速11选5走势 ag视讯路子秘诀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10分第一球万能码 广西快三计划 七乐彩微信群 爱彩人辽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