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人過期不候 第八章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戀人過期不候  作者:醉笙 書號:46297 更新時間:2019-11-21 
第八章
  上班時間,夏嵐誠卻撥內線找許志彬聊天。

  “志彬,最近我有個朋友遇到點感情問題需要咨詢,只能找你這個情場圣手幫忙了。”

  那頭許志彬客氣了一陣后,夏嵐誠正式開講。

  “是這樣的,我有個朋友,最近他的女朋友因為家里有事飛去國外了,要一個月才能回來。平時我這個朋友也沒覺得什么,和他女朋友在一起也是不痛不不咸不淡的,但是她一走了之后,他就覺得仿佛天地巨變似的。喂,你嚴肅一點好不好?”

  那頭,許志彬笑得厲害。

  “那我接下去說了,你不許再笑。”夏嵐誠撐著下巴,表情有些困擾“他女朋友走的前三天他就開始六神無主,整天抱著手機不放,一有他女朋友的電話就聊個不停,恨不得把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告訴她,不到那個女孩子打哈欠他是不肯掛電話的。

  “再過幾天,這個朋友就開始患得患失起來,整天聽到鈴聲就以為是國外打來的,為了不錯過電話連開會時也開著鈴聲。一個多星期下來,我朋友更是疑神疑鬼,開始認為手機壞了所以才沒有電話進來。一個人跑去吃他女朋友愛吃的東西,卻越吃越郁悶…”

  那頭的許志彬卻再也受不了,笑跌到了地板上“嵐誠,看來你病得不輕啊!”“是嗎?”連志彬都感覺到了“不對,我說的是我朋友。”嗯,他打死也不能承認自己那么干出那么糗的事。

  “還裝什么呀。”電話那頭的許志彬掙扎著爬起來坐回原位“誰不知道可可因為她祖母去世的原因去了澳洲,一個月后才能回來。”

  “就允許她出國?別人就不能出國了?”

  喲,還死鴨子嘴硬?“那你怎么解釋開會時你那‘小叮當’的鈴聲?”

  夏嵐誠的額頭開始冒汗,小叮當的鈴聲是可可幫他設的,雖然幼稚他卻還是沒換。

  “是我又怎樣?”

  “呵呵,口氣還橫嘛。故事里的男主角總算承認啦?”

  “你怎么猜到是我?”夏嵐誠還是頗不服氣。

  “說你老套還不承認,現在早不流行什么為朋友請命啦,還有你哪個朋友我不認識啊?”許志彬一副老謀深算的模樣可惜夏嵐誠看不到“這還用猜嗎?公司八卦報上你已經連續一個星期做主角了,說你開會不關手機,上班失魂落魄,還整天拿秘書出氣。”

  “誹謗!絕對的誹謗!你去問問胡秘書我哪有拿她當出氣筒?”夏嵐誠最后悔的事就是結識了許志彬這樣不積口德的朋友。

  “別不承認,消息絕對可靠,就是從胡秘書那里透出來的。說,你有沒有問人家女孩子喜歡什么禮物?”

  夏嵐誠點點頭,意識到許志彬看不到才“嗯”了一聲。

  “你非著胡秘書下班前想十件禮物,在下班時卻又一個一個斃掉人家的想法。你這比咆哮女同事更惡劣,已經升級到不尊重女職員的勞動成果的地步了。”許志彬在那頭偷笑。

  “有那么嚴重嗎?”

  “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把這些消息給下去了,保證不會傳到老總的耳朵里。”誰讓他是八卦收集站呢?絕對權威哪。

  夏嵐誠這才意識到許志彬在耍自己,咬牙切齒地道:“你們夫倆真是天生一對,一樣幼稚加可惡。”

  “唉,你侮辱我不要緊,千萬不要傷害我可愛的老婆哦,要不即使是兄弟我也不幫你,看你怎么死在相思病的手上!”

  見許志彬有恃無恐,夏嵐誠只能軟了口氣“好好,都聽你的,我到底是怎么個情況,你說吧。”

  “放心,不是絕癥。不過也和絕癥差不多了。”

  “絕癥?”這家伙在扯什么?

  “對啊,絕對無藥可救。”許志彬蹺起二郎腿,對著話筒道“據我多年情場方面的總結和經驗,你,絕對是中了可可的招,死心塌地地愛上了人家。”

  “笑話。”夏嵐誠擠出幾聲干笑“我對可可的感情最多算是喜歡,哪有愛那么夸張?!”

  “信不信隨你。”他的否認早在許志彬的預料之中“今晚ROJAME的聚會不要忘了,你可有一陣沒參加聚會了。”

  “知道了。”夏嵐誠掛上了電話卻心如麻,難道他真的愛上了可可?他又撥通許志彬的電話。

  “喂,志彬,我想你錯了,當年我對玉盈也沒有這種情況發生,我總算是愛玉盈的吧?”

  許志彬沒轍地只能繼續開導:“對了,我早就懷疑你當年對謝玉盈的感情了,你跟她在一起從來都是理智得很,怎么談戀愛嗎?所以說,剛開始你只是想追到她炫耀一番,后來人家先甩了你,所以你其后的感情與其說是愛到極限不如說是不甘心。”

  那頭的夏嵐誠黑了臉“照你的邏輯,如果玉盈重新回到我的懷抱,我豈不是要變態地甩了她以做報復?”

  “哈哈,對,我就是這個意思…”

  “你才變態!”那頭“啪嗒”一聲掛了電話,使得許志彬愣了三秒鐘才罵出臟話。夜晚,在一家名為ROJAME的PUB里,夏嵐誠和他一大群朋友已經酒過三巡。

  “志彬,知道你快結婚了,我們給你個機會,看到沒有?吧臺那邊的小姐長得很靚哦,去把她的電話號碼要來就算你本事。”大家統一意見,先拿許志彬開涮。

  志彬舉起雙手,扮起小白兔“你們也知道我老婆查得多緊了,一點點香水味都不能沾啊。可憐我和秘書說幾句話還要先后退一步,就怕她的CHANNEL5號染到我身上。”

  男人們一陣哄笑,全當放過許志彬,可他卻想著如何將好友推向火坑。

  “我看應該讓始終心神不寧的嵐誠去,說到討女孩子心我們這里誰及得上嵐誠啊?!”

  眾人一致說好,夏嵐誠橫了好友一眼,采取迂回戰術來“我也很想去啊,可是今天酒喝多了,就怕一到美女身邊就吐人家個身,這樣見面可不太浪漫。”

  “那不是正好讓你送她去你家借用浴室?”許志彬不怕死地推波助瀾。

  夏嵐誠湊近好友耳邊“你故意要整死我?”臉上卻還是笑容面。

  “我只是要你承認,你是真的愛上可可了,就這么簡單。”看,他多無辜啊。

  “我臨時記起還有事,先回家了。”

  眾人一片噓聲。

  “不要說家里的煤氣沒關哦。”有人開玩笑。

  “不是煤氣沒關,是要急著回去喂魚。”夏嵐誠大方承認。

  喂魚?真是莫名其妙。

  看著夏嵐誠急急忙忙走開的身影,許志彬為他圓場“算了,今天就當放他一馬,看來我們的嵐誠是準備做回好好先生了,唉,下次喝酒的人又少一個了。”回到家,夏嵐誠看到電話里有可可的留言,就在半個小時前,他有些懊惱和許志彬去喝酒,否則就能接到了。她說喜歡看《天地男兒》,他特地去音響店租片子來重溫,還買了和片子里差不多的金魚回來養,想起來就覺得自己病得不輕。這么做只是為了等她回來,給她一個驚喜。

  “喂,我告訴你,今天志彬說我這幾天不正常是因為愛慘了可可。”夏嵐誠對著玻璃缸里優哉游哉的魚吐心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啊,仔細想想,和玉盈在一起的時候只知道很風光,大家都很羨慕我們。她走了,我確實感覺很羞辱,整個學校的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我,我更是要演好失戀者的角色,讓大家都知道錯不在我。如此看來我還真是變態的。”

  他笑了起來“喂,你到底有沒有聽我在說什么?”他不滿意地敲打魚缸,嚇得金魚擺著尾巴到處竄。

  “你也知道可可是我的鄰居,我們從小就認識了,我一直當她妹妹那樣看待,因為她生病的緣故,也想多愛惜她一點。但我從沒想過會愛上她,所以志彬說我愛上她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置信。現在,我只知道想早點看到她。”

  夏嵐誠微微笑,抬頭看看時鐘已經23點了,這才想起有一檔電臺節目正要開始。那節目正是他筆記本上記著的她最喜歡的節目——熊貓俱樂部。

  “真是奇怪的名字。”他打開調頻,原以為是一檔動物類節目,聽了五分鐘才明白原來是談話類節目,節目有趣,還有一個嘴巴很毒的男主持。

  “今天有個新聽眾問我,為什么節目會叫熊貓俱樂部。”

  夏嵐誠點點頭,他正好也想知道原因。

  “我開始很為難并不想告訴他,但是他一再要求,我只能據實以答。因為這檔節目在午夜,等你們聽完兩個小時的節目也要凌晨一點了,我保證明天你們會變成熊貓,所以就起了這個名字。”

  “聽我這樣說,肯定有很多女士和小姐立馬會關上收音機,敷上面膜睡覺去了。我的收聽率又要下降幾個點咯。當然也會有節目的忠實粉絲堅守到最后一分鐘,那我要榮幸地告訴你們,我會為你們送出大禮,只要堅持聽我的節目一個星期就可以獲得免費墨鏡,度過即將到來的夏天。想要黑色的就聽一個星期,要茶的三四天就差不多了。”

  男主持的幽默讓夏嵐誠笑了起來,他開始喜歡這檔節目,卻益發思念起可可來。想到她,他立即按下錄音鍵,好讓她回來后便能聽到重播。

  “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問題特別多,又有位聽眾發郵件問我怎樣才算愛上了一個人。”

  夏嵐誠一愣,若是平時他一定對電臺里這種自命愛情專家的DJ不屑一顧,今天他卻一反常態,起了背,豎起了耳朵,靜靜守著眼前的小盒子,仿若潘多拉的寶盒即將給出答案。

  “我回復他說:我不是主持愛情信箱的欄目,不能回答。”

  “故作玄虛。”夏嵐誠回過神來,放松了身體,莫名其妙自己剛才的緊張,為自己倒了一杯水果酒后剛要離開,卻聽見男主持在那端駭笑。

  “我知道很多人一定會罵我吊胃口,更有一些人想直接把收音機關掉,導播更是隔著玻璃對我猛揮手。為了保證演播間的玻璃完好無缺,作為一個過來人,我還是說一些現象‘僅供參考’吧。”

  夏嵐誠將果酒一口喝下,開始佩服起這個奇怪的DJ來,更開始理解可可為什么會喜歡這樣一個主持人。他重新在客廳里坐下,比對著主持人說的話他卻越聽越心慌。

  “我感覺愛情真的很可怕,感可以預防,愛情卻無孔不入。往往你愛上了一個人,卻還懵懂不知,所以就會有給我寫信的彷徨聽眾。”

  “那我問你,你有沒有明明并未刻意想她,可她卻總是在你腦子里繞啊繞的,不讓你休息,不讓你工作,只有見到她才能痊愈,可她剛剛離開一個小時你又舊病按發?老板找你談話,你說我很好;醫生問你情況,你說我沒病。可是她一說聲‘嗨’,你就興奮得手舞足蹈,還未見她便心跳加速。如果這樣,那么恭喜你,你開始暗戀別人了。”

  暗戀?夏嵐誠失笑,他只是暗戀可可?胡說八道,他們都是男女朋友了,還暗戀什么啊。

  “有時候明明很想見她,可見了對方卻又忍不住說些惹她生氣的話,于是開始吵架,吵完了你又后悔,期待著下次見面要道歉。可下次卻又周而復始,‘對不起’三個字永遠鎖在心底。其實,你真正想說的是,為什么你的出現讓我老是想著你,老是做錯事,你知不知道老板扣我工資,女同事覺得我古怪,朋友整天將我嘲笑全是為了你?”

  夏嵐誠咬著杯沿,開始心惶惶,他昨天還在電話里無緣無故地抱怨可可,什么原因,怎么會吵架的他都不記得了。只是覺得自己最近的莫名其妙全是因為她,可她在那邊卻云淡風輕,把他氣得全無理智,只想吵吵吵,鬧鬧鬧。哦,他怎么會如此幼稚?

  “呵呵,你是不是開始冒冷汗?覺得自己仿佛三歲孩童?如果以上情形全中,那么你該慶幸你實實在在喜歡上了對方。”原來只是喜歡,夏嵐誠長長吐氣,就知道沒有許志彬說的那么恐怖“深愛”?呵呵,真是好笑,怎么看都像文藝片里的臺詞。

  “最后一點,我要問你,你有沒有晚上輾轉反側?沒接到她的電話就一晚上無好夢?只能無聊地看著電視里重播的看了幾百次的老片…”

  作為背景的電視里此時正好在放《簡愛》,夏嵐誠嚇得趕緊將電視關上。

  “電視多無趣,演來演去愛情劇,好吧,那就聽聽電臺里的家伙說些什么吧。結果你開始聽晚間節目,聽到別人求助感情問題,你邊嘲笑著別人邊豎起了耳朵對照自己…”DJ又笑了開來,他的笑聲很深沉,夏嵐誠直到他笑完,才恍然大悟他竟然在影自己。

  “好了,和大家開個玩笑。不過如果連最后一點你都一絲不差的話,那你真的愛上了對方。我就說吧,愛情真是無孔不入,比感還堅定,比發燒還熱情,才能讓你們整天失眠,收聽我的節目…”

  深夜里,收音機播放著《全世界失眠》的歌聲“幸福的失眠,只是因為害怕閉上眼,如何想你想到六點?如何愛你愛到終點…”夏嵐誠緩緩地合上眼,一邊卡帶還在轉動著,勢必要將這檔節目錄完,發出輕微的聲響。

  雖然那個奇怪的DJ話語調侃,似真似假,但在這個寧靜卻又悠揚的夜晚,夏嵐誠決定相信他一回,恐怕他真的被那個叫“愛情”的病毒感染了,不知是可可傳染給他的,還是本就潛伏在他體內的。不是因為DJ說的幾點他都符合,而是他本身會耐著心思緊張兮兮地聽完全程,還時時拿來參照的行為已經說明一切。夏嵐誠在睡著之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是,既然真正陷入了這個愛情的泥沼,那么,他也不愿掙扎了。可可回來的這天,夏嵐誠特地請了假一大早就來到機場接機。明明是下午三點的班機,他卻早早連午飯都不吃就驅車上路,被胡秘書嘲笑,他卻一本正經地說,飛機誤點是常有的事。

  可是這天的飛機卻守時得很,硬是讓他翹首顧盼了好幾個小時。好不容易在出口看到可可的身影,他還來不及用力地揮手就看到可可和一個外國人擁抱親吻,他只覺有一股火“噌”的一聲躥上,他極力按捺住自己攀爬欄桿的念頭,可是好臉色卻再也擠不出來。

  “嵐誠?”可可老遠看到他,將行李丟給葉可慶便跑了過來“你不是說不來接機的嗎?”

  “你當然不喜歡我來接你。”嘴里說著話,雙眼卻緊盯著通道上的那個老外,只要他一出出口,他就準備給他個熱情的“問候。”

  “難道你是來找我吵架的?”可可見他臭著臉,當下也不悅起來。

  “我…”見老外出來了,夏嵐誠推開可可就要沖上前,卻被可可穿先機攔了下來。

  “夏嵐誠,你要干嗎?”見他握緊著拳頭,一臉煞氣的模樣,可可不顧形象地朝他吼了起來。

  “你別管,我今天就要教訓教訓那個揩你油的老外,讓他知道中國人不是好欺負的。”

  “什么呀。”可可用力拽著夏嵐誠的上衣下擺“那是我在飛機上剛認識的Eric先生。”

  “你連他叫什么都知道?那你剛才和他擁抱啊什么的都是自愿的?”夏嵐誠此時完全被醋意蒙蔽了雙眼。

  “對,都是可可自愿的。”不知何時走到兩人身后的葉可慶還不住地煽風點火。

  “哥哥。”可可忍不住翻白眼,這兩個大男人簡直是活寶一對。

  “剛才那位Eric先生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了,你認為我還會跟他發生什么嗎?”

  “那可說不定,現在婚外戀那么流行。”夏嵐誠小小聲,卻還是惹惱了可可,她轉過頭朝出口走去。

  見可可真的動了氣,夏嵐誠反而抓住她的手。

  “放開我,你不是不相信我嗎?”

  呼氣氣,他要能屈能伸“是我錯了還不行嗎?”

  可可也不想難為他,解釋道:“剛才在飛機上Eric先生心臟病按發,是哥哥為他做的急救措施,所以他才用擁抱和親吻臉頰表示感謝。身為大公司經理的你不會不知道這是英國人的基礎禮儀吧?”

  夏嵐誠訕笑著“原來這樣啊。”

  “還能怎樣?”真是個齷齪又小心眼的家伙。

  “都要怪你哥啊,都不把事情說明白。”

  “我說了你會聽嗎?”葉可慶將兩人的行李都丟給夏嵐誠“想要做我妹夫,就先從打雜的做起吧。”

  可可不忍心,想要拿回自己的行李“我自己拿吧。”

  “不用,我可以。”他反而笑得,一手一個行李箱,還跑在前面“我先去把車開出來。”

  看著他積極的背影,葉可慶敲敲妹妹的手臂“他吃錯藥了嗎?”隔壁的犟小子夏嵐誠居然會對他言聽計從?

  可可也在努力冥想“大概是轉了吧。”雖然有些氣他的魯莽,但她卻清楚地知道他是緊張她。這會是那個一項灑精明、若即若離的夏嵐誠嗎?9午休時間夏嵐誠不想打攪他的好秘書休息,只能自己起身去泡咖啡,推開門卻聽見一群精神空虛的女下屬們正嘰嘰喳喳個不停。

  “Ada,這期的心理測試你有沒有買?”女甲問道。

  “當然有啦,趨福避兇全靠它啦,怎能不買?”Ada晃著手上的雜志得意到不行。

  女乙也拿出一本雜志“這期我也有買,準得不得了,它上面說這個月我要戴維多利亞風的飾品,男朋友就會有所行動。果然昨晚他就送了我在半島酒店的櫥窗里看中的那條LV長裙。”

  “哇,那么好的事?”眾女一陣羨慕中。

  “對啊,就是這么準,聽說這本雜志的特邀顧問就是電視上經常出鏡的呂大師。”

  胡秘書眼尖先看到了夏嵐誠,向大家使了個眼色后,眾人便作鳥獸散。

  “開工了。”胡秘書接過夏嵐誠的咖啡杯“經理,這種活還是交給我做吧。”

  夏嵐誠苦笑,上司太親和的下場就是被下屬隨便拿來開玩笑。他正要回辦公室,卻見地上落了本雜志,該是剛才眾人散得過于匆忙掉下的。他猶豫了下,還是撿了起來,后再左右顧盼了下,見無人注意他便趕忙夾著書回到了辦公室。

  胡秘書走進辦公室見到的景象就是他們高高在上的夏經理居然咬著鉛筆頭,認真專注地做著心理測試。

  “呃,經理,有什么要幫忙的嗎?”

  “你快過來,你看這里的箭頭畫錯了,害我不能完成。”

  胡秘書湊上前一看“撲哧”笑了出來“測試你在你戀人心中的地位?”

  聽見胡秘書的笑聲,夏嵐誠才緩過神來,抓起雜志就要毀尸滅跡,可自覺卻又太蓋彌彰,只能咳嗽一聲沉聲道:“你出去跟Ada她們講,看雜志不是不可以,但也不要隨地丟,讓客戶看到了還以為我們不專業。喏,把這本雜志還給她。”嗚嗚嗚,他還沒有看完呢。

  胡秘書笑瞇瞇,看著面紅耳赤的上司額頭滴汗“嗯,是該給Ada一點教訓,這本雜志就扣留在您這里吧。”呵呵,看她多體貼上司。

  “這個…那好吧,小懲大誡,讓她明天來拿。”夏嵐誠做足功夫,漫不經心地將雜志朝桌上一丟。

  他真是丟夠臉,第一次看這種雜志就被抓包。都怪這幾天可可對他不冷不熱,害得他心慌慌,暗想女人的心思真奇怪。只能求助于這些星座血型外加占卜術,誰知竟被秘書抓了個正著,這下一世英明還不毀于一旦!

  “還有事?”見胡秘書并不急著離開,夏嵐誠開口問道。她多在這里待上一刻,便提醒他自己剛才的行為有多癡傻。

  胡秘書點點頭,心里措辭了半天終于開口:“經理,其實這些八卦雜志無非只是我們這些女人的八卦手冊,當不得真。如果您和葉小姐有什么問題的話,應該盡早解決才是,看這些是沒用的。”

  看她多神勇,直面上司敢于進言,可是還不等夏嵐誠開口,胡秘書便急急地退出了辦公室,可憐她的上司想了千萬種借口卻無法訴說。可可下班回家,掏出鑰匙打開大門,還沒走進玄關,眼前的情景便讓她驚呆了,也顧不上其他,踢飛高跟鞋丟下手袋就往客廳走去。

  “哥,這是怎么回事?”

  只見躺在沙發上的葉可慶左眼腫了起來,眼珠里更是充血得厲害,右頰上也有淤青,半張臉腫得似豬頭。

  “沒事、沒事…”

  葉可慶話還沒說完,可可便尖叫了起來——

  “你怎么會在這里?”

  躺在沙發邊的夏嵐誠因為角度的關系,可可并未注意到他,可他不甘心被忽視竟然伸手抓她的足luo,害得她尖叫連連。

  兩個男人同時將食指豎在嘴邊“噓!”

  “女人就是喜歡大驚小敝。”葉可慶一臉無奈地搖著頭,卻因為牽動了傷口忙不迭地呼痛。

  “你們打架了?”

  夏嵐誠也是一臉的掛彩,鼻孔里還著棉花球,臉上像打翻了的調盤,當真濃墨重彩。

  “你們真的動手了?”可可翻出藥箱,將里面的紗布、繃帶、藥膏一件件地取出,重重地放在玻璃茶幾上。

  “我知道你們早看對方不順眼了,但也沒必要動手動腳啊。你!”可可狠狠地拉住葉可慶的手臂上藥,痛得他冷汗直冒。“他不就是當年搶了你暗戀的對象嗎?都幾百年前的事了,你也快連對方長什么樣都不記得了吧?別動!”可可將葉可慶的手臂拉直繼續吼道“你明知我在和他交往,就不能忍讓點嗎?再怎么說你也是長輩啊。”

  “你平時有把我當長輩嗎?”葉可慶的小聲嘀咕換來可可對著他的傷口狠命地涂雙氧水,嘀咕立馬變成了齜牙咧嘴“真是最毒婦人心哪。”

  “你倒笑得樂?”收拾完葉可慶,可可轉過頭對著一旁偷笑不已的夏嵐誠一陣冷笑。

  “可可,我是重傷,你可要手下留情啊。”夏嵐誠先下手為強,扮起無辜的小綿羊他一點也不差。

  “呵呵,我知道,我一定會很小心的。”話音剛落,可可一伸手便把他鼻孔上的棉花球扯落。

  “還鼻血呢!”夏嵐誠驚道。

  “裝什么裝?有膽子打架,就別考慮后果。”哪里還有鼻血?這個男人就喜歡博取同情。可可用沾了紅藥水的棉花擦拭著夏嵐誠嘴角的傷口,雖然心里萬般不舍,卻還是數落道“你也不年輕了,一大把歲數還學人家血氣方剛地打架,也不怕破相了沒人要你。”

  “可可,你要拋棄我嗎?”

  可可還沒反應過來,一邊的葉可慶已經笑翻在地“拜托,有點男子氣概好不好?”

  “對,如果你再打架,我絕對不會理睬你。”可可自動將葉可慶的話消音“再怎么說,他也是我哥哥,你應該尊重我,尊重他,怎么可以拳腳相向呢?!”

  “可可,是我錯了,別氣,別氣哦。”

  “夏嵐誠,你別再裝乖了,剛才打架的氣勢到哪里去了?”葉可慶將紗布朝夏嵐誠的臉上丟去,見不得他扮無辜扮個沒完。

  夏嵐誠利落地閃過,抱住可可嚷道:“可可,你看這次我沒有還手哦。”望向葉可慶的眸子里卻充了挑釁的神采。

  “哥,你就不能安靜會兒嗎?”

  “可可,你還真相信他那副無辜的模樣啊?”葉可慶哼了一聲“我們根本就沒有打架。”

  “啊?”可可愣住“那是怎么回事?你們的傷…”

  “從頭到尾都是你自己想象力豐富,認定我們斗毆鬧事,都沒有給我們解釋的時間。如果真是我跟他動手,我怎么可能讓他死賴在我們家?更惱人的就是你居然還對你可親可敬的親哥哥下毒手,剛才哪是上藥簡直是要我命!”

  “好啦,是我不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可拉住葉可慶的手搖晃著,一半撒嬌一半賠禮。

  “從小到大做錯了事只知道耍賴,好了,原諒你了。”葉可慶甩可可的手,指著夏嵐誠說“你讓他說,我一說話臉就疼。”

  可可望向夏嵐誠,雖然后者也想嘟囔他的嘴角也被打中了,但看到她好奇的神情只能陳述道:“我今天開車開到你哥哥醫院的那條路上時,發現有五六個人圍著一個人在打,本不想管閑事的,但定睛一看被打的那人居然是你哥哥…”

  “喂,什么被打,我也有還手好不好?”葉可慶不滿意地撇嘴。

  “你不要打斷他,嵐誠繼續。”可可捂住扮哥的嘴巴,也不管有沒有碰到他的傷口。

  “然后我就下車幫忙了,誰知道那群人見來了幫手便掏出上的水管一陣猛打。”夏嵐誠起袖管,果然有一道道的紅印“其實我和你哥的身手也不差,要不是他們帶了家伙,而且人多勢眾的話,我們也不一定會落敗。”

  可可皺起眉頭,誰要聽他們打架的經過“結果呢?”

  “結果就是不知是誰報了警,警察來了,把我們都帶到了警察局。”

  “你們去了警察局?有沒有事?”

  葉可慶推開可可捂著他的手“當然沒事,我們是受害者唉,我走出醫院,他們便不分青紅皂白地打了上來,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什么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明明是你醫死了人家的家屬,人家才找人教訓你的。”夏嵐誠不耐地翻翻白眼,這個庸醫!

  “我哪有醫死人?那個人明明轉到我們醫院還沒推上手術臺就沒救了。”這個小子,真是欠揍,葉可慶揮動著拳頭虎虎生威,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懷疑他的醫術。

  “干嗎,想打你的恩人嗎?來呀來呀,如果你過意得去的話,也不想想若不是我你就要被推上手術臺了。”

  “我寧愿被他們打死,也不想受你這臭小子的氣。夏嵐誠你看我會不會把可可嫁給你!”哼,跟他襥?他手里可有最強的王牌呢。

  這下換作夏嵐誠急得跳腳了“你個庸醫,沒人!”

  “你說什么?”

  兩個大男人不約而同地跳上了沙發,更慘的是沒有一個人是鞋的,看他們一觸即發的模樣當真像幼兒園為了玩具開打的孩童。

  “好,尽管打,沒把腿打折,手打斷,都不要停。”

  可可笑盈盈,卻同時鎮住了兩個男人。

  “呃…其實也是該謝謝你。”葉可慶跳下沙發。

  “我也不該罵你庸醫。”

  “是我先不對,說要拆散你和可可。”

  “是我不尊重你在先。”

  哦,這對活寶。可可收拾完藥箱后對著兩人而坐“看來你們都想通了,那該輪到我秋后算賬了吧。”

  “什么?”

  “剛才為什么沒人把事實告訴我,害得我拼命發火?”

  兩個男人對視一眼,這不是很明顯嗎?因為他們想看戲啊。

  “我限你們半小時之內將客廳收拾干凈!”可可叉吼道。

  “我們可是病人啊。”到了一致排外的時刻了。

  “外加把沙發干凈。”

  “嵐誠,我的手好痛,就麻煩你了。”葉可慶將紗布繞啊繞,將左手掛在頸上,他現在可是傷病員。

  “大哥,我的腳也不方便。”夏嵐誠抱起自己的右腳,會不會殘廢呢?

  “呵呵!”可可一陣冷笑“哥哥,剛才上藥的是右手。”

  呃?葉可慶一愣,他搞錯了嗎?

  “嵐誠,你剛才跳上沙發的姿勢很利落,你的腿不會有事。”

  那個,其實是他的手有問題。

  “你們都給我把這里打掃干凈,否則不準吃晚飯!”

  兩個男人立即從沙發上跳起來勞動,沒辦法,病人也是需要吃飯的。吃完晚飯,葉可慶識相地自動消失,自從他和夏嵐誠的恩怨解了之后,他早把對方看作自己未來的妹夫了。夏嵐誠則主動擔當起洗碗的工作,還沒把手擦干,他就聽見可可一陣咳嗽,急忙殺到客廳。

  “可可,你怎么了?是不是哮又復發了?別急、別急,你的藥放在哪里了?”

  可可想拉住他的衣角制止他像無頭蒼蠅般撞,卻只能一邊咳嗽著一邊見他翻箱倒柜。

  “我真是笨,居然找不到。”夏嵐誠臉大汗“可可,我送你去醫院吧。”

  見他要打橫抱起自己,可可瞪大了眼睛,平復著氣息道:“我…我沒事,只是…只是被水嗆到了!”

  “嗯?什么?被水嗆到?”夏嵐誠狐疑地看著可可,直到對方一個勁地點頭后,他才長長地舒了口氣“嚇死我了。”

  可可笑了出來“你,好像很關心我?”是她一直以來的堅持到了獲得回報的時候了嗎?自她從澳洲回來后他對她的態度便有明顯轉變,只是她一直不敢確定那是不是愛情。

  看到可可眼中的不確定,夏嵐誠拉著她就往外跑。

  “唉,你要帶我去哪里?”

  “放心,反正不是去醫院。”他回頭沖她一笑,可可卻朝他翻白眼,這家伙前一刻還讓她感動連連,此時此刻卻讓她氣得牙。一路上,夏嵐誠開著車不發一言,后視鏡里可可也憋著一口氣不開口,他抿著嘴偷笑,期待不久后她的反應。

  “到了。”

  車子停在一條小巷口,可可透過窗外看到似曾相識的風景。

  “這不是我們上次逛街路過的大樹嗎?”

  “你還記得它?”夏嵐誠打開車門讓她下車。

  走進巷子,茂密的大樹看得更加清晰,風吹來樹葉沙沙作響,系在樹干上的數十只塑料瓶子也搖晃敲擊著,發出不小的聲響。

  夏嵐誠突然敲起大樹旁住戶的門來“砰砰、砰砰…”

  “喂,你干什么?”可可拉著他的手,不解他出乎意料的行為。

  夏嵐誠不理他,只顧敲著門,直到主人循聲而來,打開門端詳著兩人問道:“請問你們找誰?”

  “對不起,我們只是路過,不過有一個問題要請教。”

  屋主皺起眉頭,完全不清楚這個年輕人在說些什么。

  “我想知道為什么這棵樹上系著這么多的瓶子?”

  “哦,你說這個啊。”屋主指著樹道“這些瓶子里面都放了沙子,掛在樹上是為了防止臺風天樹被刮倒。”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了。”夏嵐誠頷首道謝。

  離開小巷,可可還是一頭霧水“你到底為什么要那樣做?”

  “聽清楚了嗎?”

  “什么?”他到底有沒有聽她講什么。

  “知道為什么樹上要掛塑料瓶了?”夏嵐誠對著她微笑。

  “剛剛聽主人講過了。”她又不是聾子“你為什么平白無故要去問人家?”

  怎會平白無故?

  “因為我知道你想知道。”

  看著他坐回車里,又探出頭向自己招手的樣子,可可突然感覺鼻間酸酸的,她甩一甩頭,奮力向車子跑去。

  “再帶你去個好地方。”

  可可點點頭,無論他帶她去什么地方,她都會點頭。

  車子行駛了十分鐘便停了下來。

  “濱江大道?”走下車,黃浦江的風吹了可可的頭發,此時的濱江大道上已經亮起了霓虹燈,天的咖啡館漸漸熙熙攘攘起來。

  “有沒有想過在這里騎自行車?”夏嵐誠說著往車尾走去。

  “在這里騎車?”他真的瘋了,這里是步行街。

  走到車尾,可可才發現他在后備箱里藏了一輛自行車,自行車的后座居然還系著粉紅色的氣球。

  “而且還是雙人的。”夏嵐誠將可折疊的自行車取出,驕傲的神采讓可可笑了出來。

  “想不想試試?”他惑她。

  “我不會騎車。”她坦白。

  “我知道。”他將她抱上后座“而且我還知道你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和心愛的人騎自行車。”

  “你怎么會知道?”可可一驚,隨后了然“肯定是哥哥告訴你的,是不是?”天哪,到底她還有多少秘密被

  夏嵐誠跨上車子“坐好了,開始騎了。”

  隨著自行車緩緩上路,可可興奮起來“你知不知道,我總想如果有一天戀愛一定要騎一下雙人自行車。”

  “為什么?”著風,他大聲吼著。

  “因為一個人是無法騎的,和女生一起騎的話就在告訴別人你沒有男朋友,那樣會很糗。”她也大聲說著。

  他大笑起來“你們女生真是奇怪。”

  可可張開雙手,任夜風拂過面龐,快樂地大叫:“再快一點,快一點。”

  夏嵐誠把著車頭也臉笑意“我也放開嘍。”

  “啊,不要,會摔下來的。”見他將手放開,她嚇得死死抱住他的,使他笑開懷。

  “好啊,你故意耍我。”她狠狠捶他的背。

  突然,有人喝道:“那邊,騎車的,你們干嗎呢?”

  “是巡警,快,我們快逃。”可可邊催促著夏嵐誠邊回頭查看“再快一點,不能讓他追上。”

  “好,抱緊了。”

  可可將氣球的繩子解開,松開手,氣球飛上了天,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般,愉悅上了天,幸福占據,抱住這堅實的后背便抱住了她的一片天。一晚上的節目結束后,可可坐在車里便睡著了。將車停在樓下,看著她睡的側臉,夏嵐誠伸出手撫摩她茸茸的面龐,見她只是睡得深沉,而且不知做了什么好夢,居然夢里也在偷笑,不像他每晚心頭盤踞著她睡不安穩,他居然開始嫉妒起她的沒心沒肺來。一用力,他捏住她的鼻頭,淘氣地將她吵醒。

  “呃?到家了?”可可伸個大大的懶,回過神來才發現夏嵐誠托著腮,將手撐在方向盤上看著自己。

  “怎么了?”她伸手想要摸上他的額頭,卻被他先一步捉住。

  “你愛我吧?”

  可可傻了眼,這是什么問題?她是愛上了他沒錯,可是這該怎么回答?

  “我還記得你十五歲那年一天的晚上,突然跑到我家來敲門,我打開門就看到像個僵尸的你。你哥哥緊張地跟在你身后,說你在夢游,不要叫醒你。不過,我卻不信,你知道為什么嗎?”

  他干嗎要提那件糗事,可可額頭印上三道黑線。

  他笑出聲來“夢游的人怎么會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說‘你睡覺怎么赤膊’?”

  “夠了。”可可漲紅了臉,十五歲的她為了能見他不惜舍棄尊嚴,半夜三更扮僵尸去敲他家的門,可是那么多年的暗戀又換來什么呢?到現在她都沒有聽他完完整整說一句表白的話。

  見她紅了眼眶,夏嵐誠手足無措起來“是我說錯話,我不是笑話你的意思。”他沒轍地嘆氣,將她拉到自己懷里“我只是想說,被你愛著真好。”

  可可一僵,忘了呼吸。

  “真的不知怎的,我一見你眼眶紅紅,心里立刻炙痛,便什么都愿意效勞。”

  “你的意思是…”她小小聲的。

  “還不懂嗎?”他將她拉起,注視著她的眼“我是在說我愛上了你啊。”

  可可眨了眨眼,喃喃道:“一直以為你永遠都會三緘其口,真正聽你說來這三個字,倒也不若想象中的那般美好了。”

  “哈,你還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啊。”夏嵐誠啼笑皆非“事已至此也只能任你宰割了。”

  她笑了出來,靠在他的肩上“記得你今晚說的話,千萬不許反悔。”

  “小姐,我才是一朝被蛇咬。”

  他喊冤,卻使她心驚。

  “你,真的忘了她?”她還是計較的。

  夏嵐誠輕松道:“告訴你一件事,今天早上我的電腦出了問題,我只是玩了一個游戲,之后屏幕上的圖案便前后左右換了方向…”

  她輕輕嘆氣,他在顧左右而言他,是她要求得太多了。

  “嗯,然后呢?”

  “然后公司里所有的技術人員都束手無策,最后他們決定要幫我重裝程序。”

  “啊。”她應了一聲。

  “不過,問題卻被我解決了。”

  “不會吧?”他什么都好,就是電腦方面十足白癡一個。

  “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嗎?”他含笑問她。

  “很簡單,把那個游戲再玩一遍。”他不該因噎廢食,真正的愛情也不會使人窒息,而是更如魚得水。

  看著他認真的雙眸,她有所領悟。

  “你把我當作一場游戲了嗎?”她打趣。

  “你哪里是游戲,簡直是使人沉溺的毒品。”他接口,將她摟得更緊“卻也是靈丹,是妙藥,或許你送我的盤長結不止能治外傷,還能治心傷,一貼下去,藥到病除。”

  他觸碰懸掛在車上的盤長結,紅色的中國結輕輕振動,靜謐的甜愛路伴著路燈、星光沉沉睡去。愛雖有酸澀苦樂的百味,但相信最后也化作一味——深深的甜,化不開融在心中的甜蜜。

  回環延綿,長命百歲。

  可可還記得初見他時,他送她紅彤彤的盤長結,對她說著長命百歲的寓意。其實,只要有他在,有愛陪伴,是不是真的能夠長命百歲便不那么重要了,愛永遠能回環延綿,永不消逝。

  —完—后記又是一個朋友的故事。

  不錯,這又是一個朋友的故事,說是朋友,其實是工作伙伴。我第一次見到這個男生的時候,是在辦公室,但仍舊有很多女孩子圍著他。正確地說我并沒有見到他,見到的只是那一群圍著的女生。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好,除卻他的流言蜚語,在我看來他確實很喜歡窩在脂粉堆里。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賣相不錯,長得有點像木村,特別是他的眼睛。

  正因為對他的印象并不好,我們的合作算不上愉快。其實我應該檢討,我做事帶入了對人的主觀臆斷。有一次,我和他的一個朋友聊天,談起他的時候,我沒有掩飾自己的看法。那位朋友之后告訴我的事情讓我很震驚,同時也改變了觀點。那個故事就是書里夏嵐誠和謝玉盈的故事。現實中的“夏嵐誠”至今也沒有找到他的“可可”所以現在我每次見到他,他仍舊不停為我介紹新的女朋友。不過,我已對他改觀,甚至有些同情,但我們的合作關系已經結束。

  在最后一次工作聚餐上,一大群男生都被灌醉了,我見他枕在桌面上旁若無人睡著的樣子,突然能夠想象他曾經是一個怎樣的人了。無論如何,祝他早找到所愛。

  或許是為了懲罰我曾經對他的偏見,這篇稿子修改了萬余字,最初的一稿過于老套和慘烈,過渡又不夠自然,當真慘不忍睹。即便如此初稿我也舍不得扔,雖然它是個畸形的孩子,但我仍不該將它人道毀滅。偶爾拿出來看看,也能時常督促自己下筆要謹慎,就讓這個故事有兩個版本吧。
( ← ) 上一章   戀人過期不候   下一章 ( 沒有了 )
大愛若愚惡質男在身邊野獸的小情婦惹上狐貍男烈火青舂Pa愛我請別傷害這個男人有夠這個男人真討一杯茶拐金主冰塊公主惡女煞到壞痞傻傻惹人愛
免費小說《戀人過期不候》是由作者醉笙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類似戀人過期不候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戀人過期不候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八章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恒大赚钱 体彩11选5稳赚不赔 第一调查网可以赚钱的模块 青海十一选五昨天开奖 赚钱最快 的行业 快速赛车比赛 福彩3d出组三技巧 湖北11选5专家预测 福建11选5开奖官网 四川成都市福彩即开刮刮乐 众乐乐牛元帅怎么赚钱 甘肃快3开奖果彩票控 云南绿色食品三张牌 巨蟹女会赚钱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比分网 浙江十三水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