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媚女王,桃花多 第七十三章大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純媚女王,桃花多  作者:媚心狂 書號:45482 更新時間:2019-6-28 
第七十三章大結局
  三年轉眼而過,風起云淡,海島如

  “給,這是你的藥。”一顆褐色的藥丸從空中滑過一個完美的弧度,落入了正對著自己寶貝后代傻笑的某只。

  順手接到藥丸的人,在見到那褐色之物時,看著它足足呆了有五分鐘之久,久的讓眾人以為這家伙想要搞特殊,不乖乖結了某種東西了。

  “憂,你不會是…”正當有人要發問時,就被那啼哭的自問的聲音打斷了。

  美人如花的俊容上出現在一個悲傷的笑容,苦苦地自言自語道:“為啥?為啥?為啥我是最后一個有?”

  “…”此言一出,在場的各位都無語望蒼天,同樣還有種想揍這某憂的沖動,丫的,你是最后是個有后代的,可讓他們最氣的是,你這貨當著他們這群想要女兒,卻都得到了個只會搶他們老婆的臭小子,好上一萬倍吧。

  媚兒這次只生一胎,還是萬金之女,這不是刺他們這群求女不得的人嘛!

  “為啥?為啥?你們說,為啥我是最后一個?明明我比純大啊!”“得了吧,你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藍兒這次就幫你一人生了個女兒,我們求也求不來,以后…也沒份了。”明明是一張嫵媚無雙的臉,此時卻是一副怨婦樣,他也想要女兒呀,他好想要,可…他是沒有得女命了,誰讓當初他們就說好,今生一人只得一血脈就好,為此,逸和默沉還能出了藥丸給他們,只要有了血脈后代的,就一人一個‘糖豆’吃了,這么以來,他們的小蝌蚪就表想有鉆進子的一天。

  “無憂,只能說,你的心智比純小。”說這話的人明顯帶著一絲玩味和嫌棄。

  “幼稚。”冷冷的男聲中帶著一絲嫉妒,他家的小子是像他的媚,可卻是個帶把的,他本就惜字如金,一張冰俊容萬年不變,也不會,在面對某媚時,冰當然會解化一些,或做某事時,那就是冰山化成火山了。

  白子逸羨慕地瞅瞅那正睜著一雙大眼睛對著一群大人看來看去的小女嬰道:“我喜歡女兒。”

  “我也想要女兒。”同樣很羨慕,也很真誠的純,看著新生的小女娃,就有些想拿自家那個和他如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小版純來換眼前這個了。

  聽著幾人一話,某憂當下心情大好,手上一丟,藥丸入口,吃的那叫一個瀟灑,完全沒有剛剛那悲傷樣,還傻笑的回復道:“呵呵,對哦,我這是女兒,將來一定會很像媚媚吧,終于可以看到媚媚小時候的樣子了。”

  雨過天晴,又一

  說的就是此時上官無憂,這變臉的速度,快的如同四川變臉戲。

  “憂,你笑的有點早了。”華墨非笑搖著頭,又細心看了看正睜著一雙冰瞳看著他們這幾個大人的小娃,這張臉,為啥他怎么看,怎么覺得…

  憂美人一臉不解地眨眨眼睛,追問:“什么意思?”

  子夜兄很‘好心’地指著新生才第二天的小女嬰面上幾處道:“你自己看。”

  “這…這…怎么可能,為啥我女兒不像媚媚,這…”細看之下,憂美人被打擊很重,他想要的是個小號的媚媚來寵啊,為啥好不容易得了女兒,卻是個與他很像的翻版貨,嗚嗚嗚…現在退貨行不行?

  “我要退貨,剛剛吃的那個藥不算,我要解藥,我要像媚媚的女兒!”

  眾人再次無語望天,悲憤,默哀了三秒鐘!

  生都生了,還想著退貨,那可能嗎?要是能退,他們都要退貨好不好!

  不過說真的,得女如此,還不如,得個像小輕狂那樣的,不看下面的小*,那小子,有七分向他們的寶貝老婆啊,看著順眼多了,總比每天看著一個像自己的盜版貨,天天著自己的寶貝老婆好吧。

  “你們無聊不無聊,小孩子現在的樣子,不見得長大了還是如此。”一直只看不說的媚兒終于看不下去了,她這個悶在上做月子的人都沒有無聊到如此,他們什么瘋,她好不容易喜得一女,少來壞她好心情,再說,她的女兒一看就知道是個像無憂的小美女,為啥非要像她一樣,生了個娃娃臉啊。

  無聊!

  太無聊了!

  “媚媚…”委屈無比的聲音,都帶上了一點哭音,說是撒嬌求安慰吧,可他手上摸著自家女兒的小臉,心里卻腹誹著:‘是女兒多好啊,他最喜歡女兒了,可…為啥不像媚媚,為啥不像你媽,為啥不像,為啥不像…’

  很糾結的心情,在憂美人眼里,女兒就一定要向媚媚才正常,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女兒容貌不像她媽。

  說真的,某八夫的想法有些扭曲了,正所謂: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啊,他們覺得別和媚兒一樣的,生的又像媚兒的孩子才順眼,才和他們藍家的標準。

  有時,男人的想法真的很幼稚!

  “不用叫我,小容兒困了,我也困了,你們都出去吧。”媚兒揮揮手趕人,她才不要聽‘八千只鴨子’在這竟說些沒水平,沒內含的白癡話,還是眼不見為凈。

  女王圣旨下,眾皇夫當然領旨。

  見著一個個被她一語‘送’出房間的男子,媚兒淡淡的笑了,他們來到惡魔島已經三年多了,還記得三年前,那個星空之下的晚上,那個她終于等到全家集合的晚上,那時回來的幾人,只看到她獨自坐在涼亭中,看到她難得的尷尬時,子夜還好奇的追問。

  那時,雷子夜回過神來,第一次見媚兒這種表情,他好奇之下,追問著:“怎么了?”

  “咳!”輕輕咳了一聲,媚兒墨玉的雙眸看向星空,她不會說的,她怎么能說,那幾個男人和三個兒子都被她下了足令了,這幾個月她在島上當霸王,當魔頭,有時還會冒出奇怪的想法,她自己也忍不住。

  而沉又叫她不要忍著,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孕婦有些行為不是她自己的意愿,所以,她是很乖,很聽醫生話的折騰起全島上的人,不過,這小島上也就十七人,她這女王當的是可憐的,兵少啊。

  而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就是不想見人,心煩的很,也就將一票人都關在房子里了,她知道這不像她自己子,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現在想想,她這三次懷孕,也就這最后一次的女兒沒讓她得那些孕婦綜合癥,瞅瞅那粉雕玉琢的小臉,媚兒喜歡的不得了,像誰又如何了,只要是孩子,她都喜歡的,誰會想到,當年笑笑的一個惡作劇,讓她的人生出現如此之大的變化,誰又能想到,那些寵她、愛她的男人,為了不讓她為孩子的事而為難,竟然做出那種萬金也買不到的藥丸,而又為了不傷害到她的身體,又做出那種決定。

  他們知她想要為他們懷孕下一代,他們知道她想給他們一份唯一,哪怕,那個唯一是一個她與他們血脈傳遞的小生命,給不了一個完整的愛情,她深感慚愧,那一個個驕傲的男子,為她付出太多,太多,她不思三千寵愛與一身,卻得到比那三千寵愛,還要多的深情,溺愛,這一生,她還是在欠他們啊。

  “親愛的媽咪,你在想什么?”一個小小的腦袋在媚兒回憶時,開門探頭進來,漂亮的桃花眼笑的燦爛如星。

  “傅智,進來吧。”媚兒這話才說,門口立馬就進來了三劍客,接著又進來四大護法,看到這一個個的小蘿卜頭,媚兒突然想笑,這一個個看著賞心悅目的小蘿卜頭,是怎么突圍出那群妒夫的?

  五年生七子一女,這種神話,她算是做到了,真感謝那顆神奇的藥丸,而神奇的就是,為子不幫爹。

  就如他們的口號一樣:愛媽咪,愛生活,愛兄弟,親爹!

  可見他們與自家的爹爹們有多不和諧,他們的目標就是將她搶出狼群。

  嘿嘿,狼群!

  父為狼,他們不就成了小狼崽子了嗎?!

  似乎藍家的孩子都開智早,從三年多前的三對八的戰斗,到現在的七對八,不知道她的小女兒會不會也加入這場家戰中,到時,就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場景了。

  混世烽煙生,天下出英雄?

  還是陰謀現,戰火起,混藍家?

  不過,就她現在來看,戰爭還不會升級,只是每天打著小游擊戰而已,做為每次戰后的獎品,她只看著就好,獎品還是不發表意見為上上簽。

  好吧,說真心話,她是無聊的生草,天天抱著瓜果看宅斗大戲,看一個個大小宅男斗,真的很有趣,百看不煩啊。

  “媽咪,小妹睡了。”

  “嗯,你們幾個是怎么溜進來的。”媚兒輕笑靈傲的頭,這小大人進門后,只掃了小容兒一眼,就乖巧地蹭到她身邊陪她了。

  小靈傲神秘的一笑,并未回答,漂亮的冰紫眼中閃過狡猾的光芒,小小的他,只有在自家媽咪面前,才會是那個最無害的孩子,在弟弟們面前,他是一個嚴肅愛護兄弟的好大哥,可在自家老爸們面前,他就是小小的獅子王,捍衛自己的領地,守護自己的珍寶,不給敵人一絲機會。

  雖然沒有聽到回答,但自家大寶貝眼中的光芒已經述說了一切,她是他們的媽咪,當然最最最了解他們,就像他們對她的稱呼一樣,就能看出這群小家伙有多偏心,有多不待見自家老爸們,她是他們的媽咪,而八夫卻是他們的壞爹,臭爸,蠢父,有時聽的她都冒冷汗,還好,他們大多都不會當著她的面這么叫自家老爸。

  “妹妹好小。”

  “要、要、要保護。”

  “小白白,你怎么說話還不行,你這樣可不像藍家強悍的血脈哦。”

  “一邊去!”

  “呵呵,這才對。”

  “傅智哥是壞蛋!”

  “噓,小聲點,妹妹在睡覺。”

  幾個小家伙七嘴八舌地說著,做大哥的靈傲立刻嚴肅地提醒幾個弟弟,很多地方,這個大兒子,很像上官無塵,他漠然,他不似一般的小孩子那樣調皮,說真的,她這幾個兒子都不調皮,因為…他們是腹黑的、是陰險的、是智慧的、也是最難的。

  媚兒溫柔又寵愛地笑看著一個個笑的很開心的小家伙,就算是小輕狂天生酷酷少有笑容,可他面對自家兄弟時,還是會有少兒的淡笑,還好,這小子沒有全繼承了他冰山老爸的基因,成了另一塊萬年冰山。

  而她八個子女中,只有這最小的女兒小容兒,用了她的姓氏,名叫:藍傾容。

  傾容!

  傾容!

  見名如見人!

  誰讓小容兒有個那么美如天仙的老爸,而媚兒自己本身也是精致美麗的,所以,藍家沒有丑娃滴。

  再說,也不知道是不是媚兒在懷孕時被一個個準爸爸照顧的太好了,看人家生出來的小嬰兒都是皺皺如小老頭一樣,可她的七子一女都是粉,又漂亮可愛的出異,讓人一眼愛上。

  都說生下來的小孩紅皮膚才越白,可她家這幾個,從來沒有一個出生時是紅紅的蘋果樣,粉的桃子,到現在還是一樣啊,所有說,有些事,當不了準的。

  看藍家寶貝們就知道,真的不能太相信不科學的事。

  “媽咪,小妹要多久才能與我們一起玩?”

  “在等等吧,過兩年就能和你們一起玩了。”

  “媽咪,剛剛聽爸爸們說,妹妹有了,以后就不要孩子了,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雙眼含淚的小純寶寶,可憐惜惜的樣子,看的媚兒想笑,這個小小的銀發藍眼純娃,真的不像純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突變,小純娃明明是一臉單純可愛,可那小小的圣天使外表下,卻有著一顆壞壞的腹黑心,才二歲的小娃,和兄弟們一起整起他們的父親來,那叫一個狠,那叫一個陰險,那叫一個人小鬼大。

  “小純兒,你這是問話嗎?”自己兒子的語氣可不是問話,她這點要是聽不出來,那真是妄為人母了,小家伙根本就是想找他老爸們的茬,在她這摸黑那八人的形象,這種樣,從三劍客出生后,就常常發生了,不會說話時,他們就會用眼睛表達自己的心意了。

  可想而知,他們與八夫的生活在一起有多“和諧”!

  看出自己的摸黑行動又被聰明的媽咪四兩撥千斤地推了回來,二歲多的小娃娃皺皺小鼻子,笑退著讓開了一些,將地方讓出來給其他的兄弟。

  而不知道他們幾兄弟有著怎樣的默契,也許是同出自一個胎盤的原因吧,小家伙們不大,敢有著說不出來的默契,就算是不同胎出生的,他們也有些默契在,這就是親兄弟吧,他們雖然不是來自同一個父親的血脈,身上卻都著媚兒的血,是不是因為藍家的血太強悍,所以,小家伙才會一個比一個強悍吧。

  同心結,兄弟同心,用來就是對他們父親的。

  “媽咪,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一眼看破啊,我們都是小孩子的。”小傅智撒嬌地蹭到最最親愛的媽咪身邊,漂亮的桃花眼眨呀眨的,比小白大俠眨眼睛時還要最勝精靈,不過,他不是單純的小精靈,也不是如他親父一般的妖,他是如靈如妖的小靈狐,壞心的很。

  “媽咪,媽咪,身上還疼疼嗎?”

  這話才問出,一雙雙關心的眼睛就對上了媚兒,看的那一雙雙漂亮異常的大眼睛,她心里感覺暖暖的,這些小家伙,真的是很愛她,她也好愛他們,得子如此,真好。

  希望他們永遠能快樂自由的生活著,她要給他們一個晴朗的天空,讓他們按照自己的心意,游走在這片藍天之下。

  “呵呵,你們呀。”

  愛不一定要說出來,有心,就能感覺的到,雙眸就是心靈的窗口。

  此時的溫情,如溫泉暖了他們一大七小的心,也讓他們好愛這種感覺,來自媚兒的母愛,來自孩兒的依賴和親情。

  而就在這種時候,某些不知趣的家伙開門黑著臉走了進來,打破了一室的溫情。

  “你們幾個小家伙,怎么又偷溜過來。”這是大皇夫威嚴的語氣。

  “我們說過什么,你們都忘記了嗎?”這是五皇夫不贊同的質問之語。

  “出去。”這是兩自三皇夫如冰刀般的聲音。

  “華俊憷,和哥哥、弟弟們一起出去吧,你們媽咪真的很累,她需要好好休息。”這才算是一位真父親吧,對著自己的兒子很溫柔,很有耐心的,華氏父子倆也是這群父與子中最和諧的一對,兩父子算是面合心合,行動也很合。

  每次PK,戰局也有趣的,小家伙們似乎都喜歡針對自家老爸,而過去唯一沒有兒子的憂美人次次坐在一邊當啦啦隊,如墻頭草邊,兩邊倒,他也算八夫中最無害的一位。

  “媽咪,你好好休息。”小靈傲上前親了親自家最愛媽咪一口后,抬起手一揮,很有領導氣魄地帶頭向著門外走去,走到上官無塵身邊時,他抬起小頭腦,傲然地道:“父親,你的意義我們知道,我們不會多打擾媽咪的,這就離開。”

  他可不是不戰而退,有戰斗還是出去的好,他的媽咪真的不能受打擾,昨天媽咪痛哼聲和出大滴大滴的冷汗,當時看的他們這幾個小家伙都覺得小心肝好疼好疼,所以,在媽咪沒有恢復健康前,他們才不會將戰場安排在這里。

  幾個小家伙都很明白自家老大的意思,一人給了媚兒一吻,到了句話后,就齊齊地跟著離開。

  看著一個個如小大人一樣,傲然而去的小家伙們,幾個大人立馬頭黑線,這群臭小子都是生來要債的,沒一個當他們是爹的,就連華墨非都沒有得到小俊憷的一句話,這父子倆不打架是不打架,卻在大局方面,他還是站在自家兄弟這邊的。

  “媚兒…”關心寵溺的冰紫雙眸瞅著上的人兒。

  了然的一笑,媚兒微微搖了搖頭道:“我沒事,不用擔心。”

  “那好,你先休息,我們出去了。”

  幾人退出媚兒休息的房間時,面色更加黑了,那幾個勾狼入室的臭小子們,他們竟然利用莫迦爾來對付自家人,太可氣了,有這種兒子嗎,幫老爸們拉情敵來,幫媚兒找情人。

  氣啊!恨啊!

  他們都播了什么種啊,咋一個比一個讓他們氣的想磨牙。

  殺氣,淡淡的殺氣環繞在幾人身邊,他們的殺氣可是不針對幾個小家伙或莫迦爾的,他們想殺的是自己的種子,那顆小蝌蚪真的太不給力了,咋就給他們出這么一個讓人頭疼的小子,現在他們才二三歲啊,要是再過幾年,他們還怎么活。

  想起剛剛的那通電話,他們的心情更加不好了,身上的殺氣又濃了幾分,恨啊,恨啊,這幾個小家伙竟然請那家伙來惡魔島做客,他們就不怕人家是為搶人的,就這么一個媽咪,到時要是多一個爹,看他們怎么辦,哼!

  來吧,來吧,反正媚兒現在正在做月子,那家伙想做什么也做不出來,想粘上媚兒也不可能滴,媚兒這個月要好好休息哦,再說,他們要是沒想錯,那幾個小家伙就是算到這一點,才會將莫迦爾來對付他們八個大的,會算好時間拉聯盟了啊,心眼是越來越多,小算盤打到他們身上去了,等著吧,到時希望臭小子們不要哭。

  百花盛開,海風吹過,朗朗晴空,白云飄飄,小島上美如仙界,如此世外桃園,在這生活真是寫意。

  莫迦爾電話中說了,三天后會到惡魔島,當時氣的他們想吐血,三天啊,那家伙不是國際大企業的總裁嗎?他不是做事很認真嗎?為啥從他知道媚兒按家在這座如如夏的小島時,就三不五時打理由來小島蹭住幾天,現在這島上,都有他自己的小窩了。

  說白了,莫迦爾那個偽天使居然厚著臉皮,在他們城堡里自己選了一間房間,那明顯就是要常站在此,打著什么主意,他們會不懂,他們又不傻。

  想搶,沒門!

  這次莫迦爾學沒有來,惡魔島上的戰爭已經再次爆發了,大的小的天天都在想找機會下套子,好拿捏住對方的弱點,狠狠地欺回去,他們明知道對方最大的弱點是什么,可那個弱點雙方都不敢動,還要好好保護著,誰是那弱點是媚兒,是他們兩邊共同的寶貝。

  “臭小子,你丫的,越來越過分了,居然勾狼來島上。”

  “怎么,怎么,你當我們與你們一樣蠢啊,現在讓莫迦爾大叔來,才更加不會有樣,哼!”“是啊,是啊,他這時來,沒便宜得,我家寶貝藍兒要靜養…”

  “少費話,那是我媽咪,你這老狐貍少去煩她就好。”

  大桃花對著小桃花,每次開戰最早的就是這對,一個如妖孽的男子,一個如靈狐的小娃,怎么看,怎么讓人覺得大小狐貍炸起,揮著爪子,搖著尾巴在斗法。

  這一對斗著,另一對也開始了。

  “靈傲,你現在還沒有權利這么私請人入島。”

  “是嗎?”小小的腦袋揚著,微微地一挑眉,繼續道:“父親,媽咪說過,我們人小,只要我們對自己做出的事負責,但都有自主權。”

  “腦子記得到好,算計也不錯,不過,你想過,莫迦爾也不是簡單的人。”

  “他有丈量計,我有過橋梯,莫迦爾大叔不笨,他現在要拉攏我們,不會作出讓我們不的事。”

  得,這對也是王對王,大獅子碰上小獅子,根本就不向父子,到有雙王對決之氣魄。

  “小小純,你怎么可以同意讓那人來。”

  “老爸,你少叫我小小純,我叫藍溫龍,藍溫龍。”

  “我都說了,你喜歡姓藍,就姓吧,我也想換藍姓的。”

  “老爸,你太單蠢了!”兩歲的小家伙很無奈地搖搖頭,一臉沒有成就感的扶了扶自已的額頭。

  這小小的人兒可不好對付,他爹太單純,哦,不對,他爹是在有媚兒在的天空中才會單純如雪,而就是說,在這惡魔島上的純還是單純娃一個,他心里的惡魔還不會醒,所以,他是逗不過自家兒子的。

  “喂,比。”小的指電腦房。

  “嗯。”大的點頭跟上。

  這對是惜字如金,冰冷對決的父子,一個是冰王,一個是雪王,一個從不叫父親,一個從不喊兒子,名字叫啥有什么用,他們是父子,就算他們不想承認,可血脈傳遞騙不了人的,說句很現實的話,某冰山大王對小雪王還算不錯了,要知道,對自家親弟、親爺都沒有一字半句的,平給個點頭就是千恩萬謝了。

  這世間,為有媚兒能得他心,他會主動回話。

  一對對的單方對戰只是開頭溫場戰而已,他們才開始,后面還有更加厲害的團體大戰等著,不知道有沒有人與自家孩子打口架,打到最后殺戰到網游中去,前年還只有三小對三大,如今,可為是七對七的大戰,兩三歲的小娃們也不是好欺的,也許是小家伙們都繼承了媚兒這個網游之神強悍的血脈,從開始小家伙們還是場場吃敗仗,可后來,就不一樣了,到現在輸輸贏贏,已經每天都在變化著了。

  強敵啊!

  其實會成這樣也是沒辦法的,小家伙們不能動,八夫正面PK最無力的就是他們打不得,礦碰不得,也不能罵,誰讓人家背后的靠山是本島之王,他們這群皇夫,打自己兒子一下,還是能的,可問題是…那一只只的小蛇,可不好對付,小金和小粉也太能生了吧,都不用吃什么特殊藥,就年年生,在這么生下去,他們的惡魔島上很快就成蛇島了吧?!

  不對。

  這都不是蛇。

  這是蛟龍啊,世界上最難見的絕種生物。

  它們的毒有多狂,有多厲害,不會真的對他們下毒,可要是真咬上一口,他們還是很沒面子的,沒被小金那貨咬到,要被它的子孫當磨牙,那臉就丟大了。

  所以,正面的架不好打,還不如直接來網上大。

  天風雷,殺氣騰騰,大戰起,風云路,一將成名,萬古骷,血,人倒,出局!

  父勝子敗,一場過!

  血海間,玉子石臺上,紅與白的天地,雙黑王者直接對上,滴血,飲血,雙尸出!

  父子平局,又過一場!

  紫氣東來,藍天白云間,一座龍宮前,一雙黃金戰甲,兩把寒光長,無可挑剔私殺,血出、落、同倒。

  又見平局,這對父子技術相當!

  斗吧,斗吧!

  父子斗,如此好。

  今天的戰場從先前的口水戰,轉到電腦房的雙人PK戰,最后,轉為團體戰。

  無論今是誰勝,誰敗,都沒有人心,也沒有人覺得有如何值得驕傲的,今天的勝戰,不等待明不會失敗,驕兵必輸這道理大的小的都懂。

  說來,這藍家教育孩子的方式沒怪,沒無章程,卻也很實用,就說口水架吧,開場很沒水平,可越到后面越能發現字字有意,句句帶坑,只看誰腦子先斷帶、反應慢了,才會定出輸局。

  所以說,做什么,都可以教育出一個精明智慧的接班人。

  說起這點,第一次提出以網游對戰的,就是島女王媚兒小姐,她覺得自己沒成為網,自家的小娃都是她的直屬血脈,咋也不會差到哪去,就算以后真的人哪個臭小子上網游了,以她的本事,照樣能讓臭小子改歸正,哼哼哼,幾十年的都網都能讓她教育好,這幾個小娃算什么,防御之事,她能做好,再說,還有他們爹呢。

  藍家教育小孩子,從藍爸藍媽那代起,就是放羊吃草,要不是媚兒自強自愛,早不知道保出一個怎么樣的小保妹了。

  不一樣的孩子,有著不一樣的教育方式,不一樣的高智商,只有更智慧的智者才能將他們才華勾到出來,教育孩子可不是只有那幾種辦法。

  藍家的小喇叭是很多的,莫迦爾還沒有到,島上就來了很多人,藍爸藍媽就算了,他們本來就是要來看小孫女的,可林思緣和藍愷華夫帶著他們的一娃,李玉伶和艾倫夫帶著他們兩個孩子,宋明家、康業軍、旺凱文、王令強、木子安、劉華、趙平生、魏清云等幾十個天媚精英,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全來做啥,他們不知道天媚需要有看家的嗎,全來島上,他們逃班嗎?

  島上這八夫竟然還好意思怪人家逃班,他們怎么不說,這都幾年了,從三年前回島后,他們就沒有離開過,也沒有見他們有想離開的想法,就是有事發生,島上只有以電話或網絡來個遠程指揮,表想讓他們會離開,老婆不陪,他們是不會出島的。

  說真的,某些來人,確實是來抗議的,是來抓不負責、沒人的老板的夫們。

  當然,在他們心里,老板永遠都只是他們的娃娃大姐,而他們是舍不得找自家老大回去當兵王,但是,老大的夫不是都很閑嗎,為啥這么無賴的將事都丟給他們了,他們是包包都很了,可不想累死啊。

  最最最讓人無語的事,華家、慕容家、白家、兩個林家、南宮家、孫家六姓大家族的老爺子居然也來了,他們都幾十歲了,為啥不好好地在自己窩里養老,竟然帶著一組慕容家的醫療組,還有其他幾家,帶著廚子、仆人、管家等,就這么來惡魔了,美起名是來看小孫女和小孫子的。

  其實,他們自從聽說有個惡魔島后,就想了好久好久了,而且就他們知道,那個什么圣島現在也重建好了,聽說美的天堂。

  一個仙殿,一個天堂,多美的修養之地啊,為啥不讓他們來,為啥不讓他們過來,他們要求不高,只是來度個假都不行嗎?

  這下明白了吧,他們看小娃們的,另一個原因也是來搶地盤地。

  好吧,他們想搶的是那個到目前還沒有人住的圣島,都建好了,放著也是會老化的,他們去住住沒事吧。

  雖說圣島是純的,可幾大老都知道,這事,他們只要磨磨媚兒,就能成功,反正他們包袱、行李、照顧他們的人員都帶來了,就算被說成搶買搶賣,他們也不走了。

  只一眼,立馬將島上的眾人雷暈了。

  而媚兒的師父也在,只一句:‘我們住圣島。’

  不是問哦,是肯定句哦,誰讓人家是師父,是七位老爺子中,在某些人面前最有說話權的,這話霸氣吧,那六位來前還想著要找媚兒蹭蹭磨磨著,林老爺子,林大師父才不想那么多。

  當然,沒有人反對,說真的,重建圣島,只為了摸去那座小島過去的一切,不想讓純回憶起過去的惡夢,那里還是天堂,可已經不在是過去的那個天堂。

  “可以,租金要算好。”小小男娃的聲響起,后繼續道:“哥,拿算盤,拿算盤。”

  此話一出,反正可以說大的讓眾人都被雷了。

  轟隆隆!轟隆隆!五雷轟頂劈來啊!

  某些藍氏夫被炸傻了!

  這是…他們的孫子?太太太牛X了吧!

  某天媚精英們被炸呆了,心驚了!

  晚了,晚了,這才兩歲的小娃就這么精明,以后還不更加無的欺他們和他們的后輩,他們要死了。

  某八夫被炸暈了,想吐血了!

  他們沒做過這種事啊,他們的教育沒問題啊,為啥會教出這么個財的小娃來,還有,那是啥表情,為啥明明一個善良的小天使外表,卻跟一副商樣?

  基因突變啊!

  真的是基因突變的太厲害了!

  某冰人沉直接遁走,冰雕的面色為變,走的很瀟灑,他本就不想來的,他要去陪媚。

  當真是反應各異,那兩歲的小娃,加上幾個三歲兩歲的兄弟們,還真是拿算盤的拿算盤,拿計算機的拿計算機,紙、筆等,用的上的,都被他們拿出來了,看樣子是不想給師祖面子,要收費了,呵呵,誰讓小純娃的爹是那島的主人。

  七夫無奈,現在他們逗不過那七小,原因很簡單,誰讓七小的小蛇都有一只閃到他們的身上了,明白著不讓他們多嘴,不讓他們鳥這事,這是老少斗,與他們無關啊。

  還是默沉那家伙聰明,當場轉身就走,根本就沒給小蛇上的機會。

  腹黑王啊,腹黑王!

  心眼還真多,眼睛還真賊。

  “出租一個小島,是不是總統房的N倍。”

  “圣島重建,還沒有人住過吧,加一倍。”

  “土地都才翻新的,沒人踩過,加一倍。”

  “城堡里的東西都是新的,也要加一倍。”

  “樹要加費,花要加費,草…”

  這屋都不讓他們進,沒大沒小的,不尊老,不愛客的七小就這么攔在大門口,七個小家伙筆在動,小手在動,腦子在動,就這著蹲在大門前畫畫算算,一點轉戰室內的意思也沒有。

  當爹的都很丟臉,上官無塵他們都有些黑臉了,可他們心里卻想法各異。

  上官無憂是驚的掉了下巴,漂亮的水晶紫眼一眨不眨地看著那正忙的七小娃,好強啊!

  華墨非如月般的雙眸光閃閃,他笑的還是那么溫柔,對于小家伙做的事,他是一點也不覺得的什么奇怪的,當年,媚兒不是也坑過他嗎,有如此,有子也如此,很正常的。

  上官無塵的冰紫雙目忽暗忽明,漠然中少了一分漠然,多了一絲溫和,似冷月當空,似幽蘭半開,也帶上了一些回憶,他與她過去的回憶,那個喜歡坑他的媚兒。

  雷子夜摸摸下巴,笑開了帥容,不錯,不錯,好兒子,好兒子,小雷少凱說的好,土地翻新要收費,要加倍。

  純卻是一臉的不信,一臉的茫然,一臉的驚訝,那張如圣天使的面容上表情變來變去,十分的糾結,他是不好意思收租金的,再說,他也沒想過要去看看那座小島,某想住,就去住吧,怎么他兒子這么財啊,他們家不缺錢啊。

  南宮紫漠想大笑,想過去抱抱親親他那一個個無良的臭小子們,太給力,太精彩了,看那一個個真正開始黑臉的老頭們,他啊,他開心啊,老頭們,看你們還來不來沾咱們的便宜。

  抓狂、吐血有沒有,要是沒有,兒子們,繼續,加油,加油。

  反應最淡定的只有白子逸吧,就是面對著自家爺爺,這廝竟然眼皮都沒有抬一下,他只覺得索然無味,這里站著有啥用,他也想去陪小小。

  藍愷華夫和花花嬉水驚異地張大嘴,轉而又成一臉的期待瞅著,感嘆啊,好感嘆啊,這就是精品出產吧,這一個個的小娃太他媽的厲害了,這哪里還是兩三歲的娃啊,小商啊,小商,他們的天媚第二代的首腦不簡單啊。

  遠處,此時正站著一位高大的身影,他是剛剛才到的莫迦爾,他靜靜地看了許久,原本見到這么多人有些緊抿著的嘴角,陰郁的心情,此時消失,原來,這些人是不請自來的,看著那七個小小的身影,他緊抿的嘴角勾了起來,那幾個小家伙,似乎很不來這么多人打擾他們的生活哦,所以才會想著怎么整倒,氣倒,倒這帶著一群仆人來的七位老者。

  而不能怪七小心里不了,自己人來就來吧,某些與他們家沒一點關系的外人,怎么可以入島,來了那么大的一艏船,他們很啊,表以為他們小,啥也不知道,三年前,他們的親親媽咪差點被壞人爆窩時傷害到,這船來,還不勾引來一些有心人士,再說,他們的親親媽咪要靜養,要靜養啊,做月子懂不懂。

  小家伙們這次是真的多心了,以天媚現在的影響力,沒幾個人敢動他們的,來小島,笑語,要不是來的這艏船是提前打來電話通知,想找到小島,難啊。

  就在老的氣快三高時,上官無塵的手機鈴聲響起,當他接起時,一股笑意涌上冰紫雙眸,他們這幾個當爹的因為小蛇的危險氣的黑了臉,也因為兒子的腹黑坑人心暗笑,現在,他是不氣了,女王下圣旨了。

  “兒子們,電話。”

  “啊,誰,我們很忙。”他們正忙著算租金呢。

  上官無塵眼中帶過一絲光,對著手機道:“媚兒,他們…”

  “等等,我們接。”聞言,小家伙都換搶手機了,親親媽咪的電話,他們怎么能不接,接,一定要接,非要接,不能不接,他們也舍不得不接啊。

  電話那端的媚兒淡淡的開口道:“不收租金,大家入室內。”

  夸了!

  一個個小臉當下夸了!

  他們是不在乎那些錢,可他們心里不啊,想整人!

  媚兒女王的圣旨,小皇子們當然不能不聽,去當門童吧。

  幾度花開,幾度塵垢,紅塵中飛舞是空靈的百花,輕風如紗,白云如花,少女的輕舞,少年的歡笑,老者的慈祥,樹影重重,今的惡魔島熱鬧非凡,今,今歌,媚兒最在意的人,都來到小島為她喜得貴女,藍家小公主的降生,才展容小小嬰兒,就成為最人的手中寶,心中寵,他們的幸福已經送來。

  有情,有愛,綿悱惻的今生,這在這被前主命名為惡魔島的魑魅魍魎之地,如今,是天,輕香一片,她與他們的故事,還在繼續上演著,一生不變的情,一生不變的愛,今生,你與我糾,我與你融合,不想分離,不想欺騙,他們本一體,她本是他們的心,他們本是她的血,沒心要會死,沒血會死,他們永世為伴。

  藍家,媚兒,惡魔島,這是新的藍家,這是另一個起點,藍家的兒郎,新的一代,有著新的人生,他們是媚兒的驕傲,藍家兒郎的傳奇,很快就要開始…

  (全文完)

  ---題外話---

  大結局到今天算是完了,本來想多寫點的,可就是卡在這結尾處了,腦子都是那些番外的內容,爺想淚奔,爺第一次有哭的沖動,妹子等爺有時間將番外碼出來吧。

  喬依霏霏,謝謝妹子送了40朵鮮花~!
( ← ) 上一章   純媚女王,桃花多   下一章 ( 沒有了 )
葉少的刁蠻小靈鯉都市行傻瓜快快投降CEO首席情精分,雄起擼林笑深度索愛,老霸上特種兵,剩女迷行毒歡棄婦農場主緋聞游戲(娛
免費小說《純媚女王,桃花多》是由作者媚心狂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都市小說。更多類似純媚女王,桃花多的免費都市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都市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純媚女王,桃花多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七十三章大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苏州开个小酒吧赚钱吗 手机上写微信公众号文章赚钱吗 男孩子夜场赚钱吗 足彩混合过关 时时彩定位胆中奖技巧 北京pk10今天开奖记录 彩票联盟首页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比分 彩票刮刮乐 能在下厨房可以赚钱吗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排行 手游麻将怎么打 上海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快乐10分复式玩法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结果17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