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請自重 第二百三十四章 褚星歸位大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仙俠小說 > 帝君,請自重  作者:漓云 書號:45478 更新時間:2019-6-28 
第二百三十四章 褚星歸位大結局
  (一)

  紫微聲平靜得有些駭人,道:“事到如今,羲和早已嫁給青華帝君,莫不是你還在癡心妄想?”

  癡心妄想,這四個字十分傷人。

  讓玉羨錯愕了一瞬間,然后陷入死寂和黯淡。他垂著眼道:“沒有,我只是希望她幸福。其余的,別無所求。”

  “那方才的話,不要再在我面前說第二次。”紫微松了玉羨,自他身邊大步流星地走過于。

  玉羨回身,看著他的背影,固執道:“帝君再用自身喂養靈蛇,玉羨就是死也不服帝君的藥!”

  后來紫微果真沒有去取金線,算是無形之中對玉羨妥協了。他重新配了別的藥方,用別的藥代替金線,只不過藥效不顯著且服藥的次數和周期又頻繁了許多。

  紫微和玉羨陷入了僵局,藥卻按時按量地送到玉羨那里。比往常更加的苦,簡直像是紫微故意整玉羨一樣樁。

  玉羨至今有些沒想明白,為何紫微會比自己還生氣。興許,為帝君這么久,無人敢頂撞他,而玉羨又讓他覺得他是費了力氣還不討好,因而才會惱火罷。

  后來玉羨幾乎成了一個藥罐子,隔三差五就得吃苦不堪言的藥。玉羨的身體有了明顯的好轉,臉色不比以前蒼白,總算有了點正常的血,但他和紫微之前的氣氛卻一直不冷不熱。

  玉羨想,既然紫微已經這樣不待見了,他身上的傷也僅僅是余威殘留,沒有必要再留在北極惹帝君不痛快。他想離開北極,等來有機會再好好答謝紫微一番。

  離開了北極之后去哪里呢?

  除了荒海,玉羨已經無家可歸。但是他不想回荒海。既然不想回荒海,那便四處漂泊云游四方仙境罷。

  于是玉羨給紫微寫了一封感謝信,寫得十分的真誠,然后再向紫微表達了辭意。他讓小童將信送去紫微那里,繼而開始淡淡收拾一下,如來時空手一樣,走也不帶走任何東西。

  半夜,房間被清白冷無雙的月映照出隱隱的輪廓。玉羨瞠眼之間,只見前赫然立著一抹修長的人影。

  “帝君?”玉羨不需仔細看,只聞到了這人身上的氣息便曉得是紫微。時常游走在藥殿里,紫微身上帶了一股微苦的藥香。

  “聽說你要走?”平靜的話語,沒有笑意,沒有喜怒哀樂。

  “嗯,勞煩帝君對我的照料了。”玉羨撐起身坐起來。

  紫微對他伸出了手,帶著一種淡淡命令的口吻道:“把手伸過來。”

  玉羨以為紫微是要給他聽脈,便聽話地將手伸了過去,放進紫微溫潤泛著點點涼意的掌心里。手驀地被紫微包裹住,來不及回。

  “帝君?”玉羨有些驚詫。

  (二)

  片刻之后,紫微不動聲地松開,手指放在玉羨的手腕處,聽了一下脈,道:“沒好完就要走,這樣如何教羲和放心?她會以為,你在我這里受了委屈。”

  玉羨抿嘴,道:“帝君不必擔心,我會跟君上說清楚的。”

  “我待你不好嗎,為什么要想著走。”

  玉羨沉默了一陣,才道:“不想讓帝君一邊為我花心思一邊對著我又不痛快。”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痛快了,嗯?”玉羨沒有說話,他自己感覺到的不可以?結果紫微嘆了口氣,又道“你還是一點兒沒變。”

  紫微這句話的深意,玉羨一直沒有去細想。

  紫微不問玉羨的意見,徑直取來玉羨的外衣給他披上,然后將他拉下就出了房。玉羨在門口處被絆了一下,紫微及時轉身接住玉羨,玉羨碰了一下紫微的膛,連忙退避開來,問:“帝君想帶我去哪兒?”

  紫微神情才稍稍緩和了一些,道:“陪我喝酒。”

  玉羨:“現在已經很晚了。”

  紫微:“可是我睡不著,你也別睡了。”

  月下喝酒,喝的是味道一直沒變的果酒。羲和親手所釀。

  憶起了往昔,但兩人的心思卻各自不同。

  紫微想的是記憶里的那個少年,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從天幕上下來,陪著他對月賞酒品茗話燭。玉羨想的,都是釀這果酒的人。

  那夜不知是被酒醉了還是被人醉了,紫微一手拈著酒杯,嘴角重新開始噙著笑,眸光滟瀲落在玉羨身上。玉羨被他那樣的目光所驚,一時竟忘記自己在想什么了,空白一片。

  薄涼的手指伸過來,輕撫玉羨的發,紫微柔聲淺笑,道:“紫褚,明明你是守護我的,怎的現在去對別人念念不忘了。”

  紫褚,是哪個?玉羨聞所未聞。

  “你不許想著別人。”

  玉羨茫然,紫微靠了過來,手指點了點玉羨的眉心,低低道:“你的前世,叫紫褚。”

  幾乎是瞬間,有許許多多熟悉的畫面涌入腦海里,玉羨一驚,驚訝的神情未及浮現出來,整個人就倒趴在了石桌上。是紫微暈了他。

  等他醒來,他就記不得今夜和紫微這樣把酒月下。

  后來紫微恢復正常了,玉羨倒開始不正常了。玉羨時常有一種冥冥之中的疑惑,全部都繞成了一團,越理還越

  紫微總喜歡在玉羨不經意間出現,然后笑著要求玉羨這么做要求玉羨那么做。只要是玉羨能夠做到的事情,都會不留余力地為紫微做。

  “聽說你的廚藝很好,在荒海的時候經常為羲和君上做飯食。”一紫微在黃昏薄暮之際闖進了玉羨的園子里,擾了一室安寧,平添三分

  (三)

  玉羨身上披著外衫,神情安靜,靜坐窗前,長長的墨發散落在肩上。僅從紫微這個窗外的角度看去,美好得不得了。

  “帝君來了。”玉羨抬起頭來看見了紫微,淡淡一笑,旋即開門出了房間。

  紫微閑適地在園中踱著步,興致頗好,手指去撥園中的花花草草,道:“我過來蹭飯。今晚想吃東西了,你做給我吃。”

  他沒有問“你做給我吃好嗎?”而是直接要求玉羨這樣做,忒不客氣。

  玉羨便溫溫沉沉問:“那帝君想吃什么?”

  紫微笑瞇瞇的眼神落在玉羨身上,將他上下都打量了一番,道:“你做什么我便吃什么。”仿佛他要吃的不是玉羨做的東西而是玉羨這個人一樣。于是玉羨了幾樣食,紫微啟了一壇果酒,兩人在房里用晚飯。

  紫微很滿意玉羨的手藝,一邊吃著回味一邊笑若春風道:“沒想到你還學會了這門手藝。從前不吃不覺有什么,在別處去吃宴席也不覺有什么,但現在心里確確實實是覺得舒坦的。”

  玉羨笑,道:“帝君太過獎了。”

  紫微目光灼灼地看著他,道:“往后你都幫我做吃的罷。”

  玉羨一愣,隨即應道:“玉羨在北極一直沒能做些什么,若是這期間帝君需要,玉羨自當盡力。”

  興許是今晚氛圍當真不錯,兩人俱比平時多飲了一些酒。

  屋中燭火翩然。

  紫微手指拈著酒杯輕輕搖晃,單手托著下巴,光淺淺地笑,道:“玉羨,紫褚。紫褚,玉羨。”

  玉羨愣了一下,終于大膽地問:“紫褚是帝君的哪個?”

  “不告訴你。”紫微笑,頓了頓又道“你要一直留在北極我就告訴你。”

  玉羨有些熏了,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道:“我不會一直留在北極的,等我好了我便離開。云游四海。”

  “不許。”

  玉羨迷茫地看著紫微,問:“為什么不許?”

  紫微眼神一直連在玉羨身上,一連喝了三杯酒,道:“我說不許就是不許。”

  “哪有你這樣霸道的。”玉羨沒有著急沒有生氣,只淡淡地總結了一句。

  忽而廣袖一掃,房中燭火驀地熄滅。

  面清風帶著柔軟的香,聞起來很舒服。玉羨看著人影欺近,感受著自己的被人摟著,他本能地想掙脫,卻被人拽起大力地抵在了房門上。

  “喂…唔…”一時間,所有的醉意都因為紫微的一個動作清醒了,渾身血瞬間凝固住。

  他在干什么…居然、居然…

  玉羨用力地推拒,怎料紫微越發抵得緊。玉羨含糊道:“放開…”

  身體緊繃得很,一雙人影在暗夜里糾。一人抗拒一人霸道。身體里的力氣漸漸被霸道的人走,玉羨憤恨至極,雙手拍打著巋然不動的紫微,息著道:“帝君…請你自重…”

  (四)

  “既然來了,哪有說走就走的道理。”

  說放開,紫微又輕而易舉地就放開了玉羨。手指輕拭角,含著笑意,魅然無邊。

  “你…”玉羨怒目瞪著他。

  紫微輕聲又道:“玉羨你醉了。”

  話音兒一落,玉羨只感覺自己眼皮沉重,理智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身體直直朝紫微倒來,紫微接住了他,將他抱到了上。

  第二天白天醒來的時候,玉羨頭重得很,條件反地就掙扎著起來,屋中卻誰也沒有,不由扶著額重重地舒了一口氣。

  昨晚,他和紫微是怎么了?

  玉羨下去,桌邊沒有飯食沒有酒漬,只有一支燃盡的燭臺。園子里一切紫微來過的痕跡都沒有…

  莫不是,他竟做了一個夢?

  夢見紫微對自己…

  再見紫微的時候是在藥殿,紫微讓他去吃藥。藥殿里藥霧迷茫,一襲紫衣華袍若隱若現。紫微頭也不回,嗓音柔和,道:“玉羨來了,快過來吃藥。”

  說著手指就遞出一枚藥丸。玉羨不管三下五除二,飛快含住就咽了下去。

  紫微側身看著他,蹙了蹙眉,抬手去摸玉羨的額,被玉羨往后退了兩步躲開了去。紫微好笑地問:“怎么了?”

  玉羨抿:“沒怎么。”

  “我看你臉色怎么這么差,過來我探探。”玉羨誤會了紫微的好意,有些歉疚,再靠前了兩步,任紫微溫潤的手放在自己的額上“怎么,昨夜沒休息好么?”

  玉羨神情恍惚地搖了搖頭。

  臨走的時候,玉羨在藥殿門口,轉身看著紫微,終是忍不住問:“請問帝君,昨晚,有去過我那里么?”

  “怎么了?”紫微挑挑眉頭,稍稍出一點兒詫異的表情來。

  玉羨一看便心下有些放松,道:“沒什么,我就是問問。”

  “那我今天來怎么樣?”

  “不用,帝君忙罷玉羨先告退。”說罷玉羨就飛快地離開藥殿了。

  紫微不急不緩地走到門口,修長的身量倚著門沿,瞇著眼睛看著那抹月華白影,笑著伸手撫上自己的

  玉羨對自己感到很惱火,不明白為什么要做那樣的夢。他怎么能那般肖想紫微,簡直就是對紫微的褻瀆。

  后來玉羨不敢看紫微盡量避著紫微,只要他一對上紫微的視線,腦海中就會浮現出那樣一個夢境來。他很愧疚,更加是無地自容。

  何時,潛意識里竟存有這種齷蹉的心思。

  (五)

  羲和有孕,是一件皆大歡喜的大喜事。那天晚上,大家都聚在一起飲酒相聚。玉羨看見青華對羲和如斯體貼照顧,心中有些嫉妒,但更多的是祝福和欣慰。

  究竟是羲和的孩子早生還是的孩子早生,玉羨和紫微下了賭注。沒想到紫微的賭注竟然是如果玉羨輸了就要一輩子留在北極償還。但是玉羨只想贏了,找個機會離開北極。

  箭在弦上他不得不答應。不答應會讓羲和覺得他輸不起。

  索后來讓他捏了一把冷汗的是,的孩子先出生,是玉羨贏了。紫微竟將自己隨身佩戴的紫星玉贈給他。

  他有些害怕,害怕接觸到任何和紫微有關系的東西。害怕自己再一次做有關紫微的夢,對紫微不敬,對自己厭惡。

  只是那枚紫星玉,讓玉羨知道了,紫褚究竟是誰。

  玉羨是做了夢,不再是和紫微在夜里糾,而是夢見了紫微和一位月華少年,半夜里品茗賞月有說有笑。

  紫微的容貌未有什么變化,但眉間的意氣風發,不是他現如今所有的。那是更早更早的時候,紫微身上才有的東西,那是紫微年輕的時候才有的東西。

  玉羨感覺自己是躲在勺花后面,但被月華少年發現了。少年轉頭來,看著玉羨。

  只消那一眼,就是莫大的驚嚇。一下就將玉羨嚇醒了來,一身冷汗涔涔。夢里的少年,居然和自己是同一張臉。

  少年就是紫褚。

  這一切,都不是一個巧合。

  玉羨的身體在紫微的調理之下,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玉羨面對紫微復一的沉穩淡定,卻有了心事。

  紫微步星辰運勢的時候,玉羨去打攪了他。

  紫宸宮的星云殿里,點皆是漂浮著的星石。紫微手指一捻,便有一只星石主動飛到手中,然后放在眼前縮小的天幕之上。

  整個浩瀚無窮的天空都被縮小在這星云殿里。如此壯闊的場景,玉羨頭一回見。

  紫微星,玉羨認識,是一顆帝王之星。在天幕之上,散發著微微的紫芒,卻將一切星曜都籠罩。

  但紫微星孤立清高,所有星辰都立它有些遠,對它成瞻仰之勢,它身邊連一顆輔星都沒有。

  紫微看了他一眼,笑:“你來了。”

  玉羨認真地看著縮小版的天幕,心中有一股十分奇怪的沖動。他走上前站在紫微身邊,蹙著眉。

  紫微問:“怎么了,不舒服?”

  “帝君不要怪玉羨多事”玉羨終于伸手指著紫微星側南方的一個星位“這里為什么沒有輔星,是不是應該有一顆星?”

  紫微動作一頓。玉羨又道:“玉羨在《北極志》看過,若是多嘴了請帝君原諒。”

  《北極志》里記載,紫微星本是有輔星,并附有星云圖。但是有關那顆輔星的記錄,卻幾乎沒有。

  是紫微沒有記上去。

  (六)

  紫微看著玉羨,眼神幽邃得很,嘆道:“我還以為是你覺得應當有一個輔星,原來是在書上看到的。”

  玉羨愣了愣,道:“我本也是這樣覺得的。”

  紫微手指捻過一顆又一顆的星石,都拋棄了,道:“沒有一顆星適合呆在那個位置。”

  “原來的星呢?”

  “轉世了。”

  玉羨心中似有什么東西呼之出,屏著呼吸,問:“它叫什么?”

  紫微放了別的星石在別的地方,聲音飄忽得有些不真切,道:“轉世前,叫紫褚。”忽而手指伸到玉羨面前,觸碰著玉羨的臉“轉世后,叫玉羨。”

  轉世后,叫玉羨。

  玉羨久久回不過神來。

  紫微說,他的前世,是紫微的輔星,紫褚星。

  仿佛那一句話,帶著無上的魔力,讓玉羨接下來的時間里,幾乎夜夜夢魘。

  紫微星的鋒芒萬丈,紫褚星的默默守候。

  夜半風涼,意氣風發的紫衣男子和月華少年,有說有笑其樂融融。

  轉眼間硝煙彌漫廝殺天。入目皆是殘紅的血和一聲驚慌失措的呼喊…

  玉羨越發的不正常,在夢境與現實里顛倒黑白是非。

  一又是在夢境里被驚醒,時值半夜。前,熟悉的人影安安靜靜地立著。

  “又做惡夢了。”紫微彎身下來,探著玉羨的額,為他拭去一頭的汗。

  玉羨尚未清醒,安安靜靜地任由紫微靠近,觸碰自己,嗓音低啞帶著無助“主上…”

  紫微勾笑,道:“不用這么費力地去想,若是這樣不開心,就不要想了。”紫微為他披上薄衫,牽著他走出房間。

  月下,有花香有清茶。他帶玉羨在石桌前坐下,與玉羨一起品茶。

  仿佛又回到了從前。

  玉羨道:“若真如帝君所說,不去想,為何帝君又要帶我一遍一遍回味…”

  “因為我等了太久了,一個人快要等不下去了。但不會迫你。”

  那夜,只有紫微一個人有說有笑,玉羨只是安安靜靜地看著他。包括紫微傾身過來,從身后抱著他,頭擱在他的肩上,他都沒有掙扎反抗。

  潛意識里覺得,本該如此。

  許許多多年以前,他就期待著紫微能這般親近自己能溫柔地觸碰自己。但是紫微沒有。現如今,會不會太晚呢?

  連紫微都在玉羨耳邊輕聲問:“你走了我才醒悟過來,會不會太晚呢?”

  (七)

  上古仙魔大戰硝煙四起。最終魔族戰敗,被仙族或驅逐或封印,三界六道暫歸寧和,百廢待興。

  祥和之光,從東西南北天地四極散出,普照大地。

  北極紫微大帝為四極帝君之首,撒開天幕重步星羅安排天上人間之星辰運勢。

  紫微大帝本是星辰轉世,他代表著天幕之上最重要的一顆星——紫微星,乃帝王之星,旁有一顆輔星為紫褚星。

  紫褚星為紫微的最愛。

  仙魔大戰以前,以紫褚的靈力,只有夜半的時候能化作人身,卻是一個男人。他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常伴紫微左右。為此曾被冒昧夜訪的青華撞個正著。

  青華只當是自己來錯了時候,本是有什么事情要和紫微商議,但看見紫微和紫褚和諧相處,又退居幾步,道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走錯地方了,紫微君請繼續。”

  也就有了后來,為什么青華知道紫微有這等特殊癖好之說。

  其實紫微很冤枉,他是清白的,還什么都沒來得及做。

  哪個又曉得,在仙魔大戰中,他曾被無數魔族圍攻鉆了空子,險些被魔族所傷。紫褚為了救他,從天幕之上扯身而出為紫微抵擋了一擊。而紫褚那顆輔星,被擊落天際杳無蹤跡。

  那紫微殺敵無數。可他掉了紫褚星。

  為此紫微傷心數年。直到荒海初平祥瑞齊升。他竟在荒海發現了紫褚的蹤跡。

  紫微興沖沖地前往荒海,與龍族君上喝酒敘舊。他稱呼龍族君上一聲“大哥”兄弟之間感情甚篤。

  初代龍族君上銀發紫瞳,額上有象征身份的獨一無二的龍族額印。他是集天地之大靈躍海而就的第一位龍神,俊美無儔,出生之三界大雪封凍呼風喚雨,名雪瞻。

  雪瞻是位狡猾的大哥,和紫微幾倍薄酒下來,就道:“今兄弟前來總不會是找我單純敘舊的。”

  紫微淺淺一笑,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是笑得柔和如春風了,湊過來道:“實不相瞞,弟弟我掉了一樣寶物,幾經探索,發現掉到大哥的荒海里來了。”

  雪瞻一挑眉,睨他一眼,道:“那我看見了,白天紫褚星竟也有如斯大的靈,敢身而出為你擋去風險。你把紫褚星不見了是不是,所以到我荒海來找。”“正是正是。”

  雪瞻很平靜地告訴紫微:“不是做兄長的不還,而是你取不回去了。”

  “為什么?”紫微問。

  兩人喝了酒搖搖晃晃地在深海里飄搖而過。最終在礁石后面停了下來,以礁石為躲。深海里,正有一位少女,牽著一只糯糯的米團子在撿海星。

  米團子撿了一個海星之后很開心,然后看見了更大的,就將手里原本讓她開心的海星丟掉,去撿更大的那只。周而復始,到最后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不由一股坐在地上,道:“我不撿了!”

  (八)

  少女溫和地笑,蹲在米團子面前,捏捏她的小臉蛋,道:“公主這樣不堅定可不好。海星不在乎大小,要在公主喜歡哪個,不能變來變去。”

  米團子默了默,道:“我都喜歡。”

  “只可以喜歡一個。”

  “哪個說只可以喜歡一個”米團子雄糾糾氣昂昂“我是公主,有能力把它們都喜歡了!”

  少女笑著搖頭。

  雪瞻看見那場景,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扶額。那位米團子,不正正是他的心肝寶貝女兒么,叫羲和。羲和自出生起就沒有母親,都是由雪瞻一人在帶。結果小小年紀就帶出了這副德

  紫微掇了掇雪瞻的手肘,心情不錯,笑瞇著眼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羲和長大以后肯定不得了。”

  雪瞻道:“我不是叫你來看羲和的,你再仔細辨認辨認。”

  后來深海里腳步凌亂,小小米團子去搬來了幫手,讓一隊龍族侍衛將整個深海里的海星都撿了回去。

  那位少女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跟在羲和的身邊。

  紫微依言細細辨認一番,驚疑地看著雪瞻,道:“紫褚星在那位姑娘身上?”

  雪瞻點頭道:“難怪你一直找不到紫褚的蹤跡,那紫褚掉進荒海以后想必是被她無意當中進了肚子里,故而你發現不了。隨著年歲增長,紫褚星光不滅,才了些端倪。”

  紫微犯愁了,問:“那依兄長看該怎么辦?她了我的紫褚,我怎么能取得出呢?”

  雪瞻攤手:“了那么久早已經和身體血脈融合,就是把她開膛破肚也無法了,所以為兄說你取不出了。”

  這一消息,比讓紫微找不到紫褚的下落更加讓人郁卒寂寞。因為明明他曉得紫褚在哪里,卻沒辦法讓紫褚歸位,這是最痛苦的。

  一通胡亂醉酒以后,紫微下了決心,和雪瞻道:“不行大哥,我不能忍受紫褚就這樣沒有了,那位少女是哪家女子你且與我說一說,我決定將她帶回北極去,想法子將紫褚分離出來。”

  “不可”雪瞻醉意闌珊,眉梢上挑,俊朗無邊“那少女已與人定親,你怕是不能橫一腳帶去北極了。”

  紫微頹然:“那大哥說怎么辦?紫褚永遠也無法歸位?”

  “只能轉世為人咯。”雪瞻不在意道。

  “轉世為人?”紫微不滿意這個說法。

  怎料雪瞻卻笑了,笑得一絲風情萬種一絲不懷好意,對紫微眨眨眼道:“轉世為人了還不好?起碼也不用熬到大半夜和人約會了罷。”

  紫微當即就瞇起了眼:“一定是青華君在大哥這里說。”

  雪瞻掂了掂下巴,道:“還真莫說,我也覺得紫微你的口味,唔很奇怪。”

  “根本就沒有那回事。”

  “要是轉世為女子倒好說,若要轉世為男子,你可要小心啊。”

  (九)

  只是紫褚星本就是一顆男星,即便轉世為人,又哪有為女子的道理。千百年來,紫微都在耐心地等待。

  閑來無事,紫微便開啟了北極仙山地底,以紫砂在冰雪封凍之下凝成星玉,親手刻了紫褚為星的時候的光景,往后一直佩戴在身上。

  天地初平不久,雪瞻為清四海八荒污濁之氣,以仙身羽化義不容辭。四極帝君各自司一極,中天為上,他們則避世休養生息。

  紫微門下收了一些弟子,以教導后輩來打發時間。心里,萬年如一地惦記著自己的紫褚星,但是卻豁朗看透世俗了許多,忍著沒再往荒海動不動就去瞧一眼。

  他一直在等,等著紫褚星甘愿回歸北極的那一天。

  那么多年,紫褚還是轉世為人了。

  一眼,紫微便能認出他來。

  因為他的模樣,還是許多萬年前的深夜里,月華如水下,紫褚星化作人形和紫微相聚時候的模樣。

  一點都沒有變。

  紫褚是個路癡,從未出過北極,那么多年在北極的地形里兜兜轉轉還是會迷路。正如玉羨,頭一遭去北極就找不到紫宸宮在什么方位。

  千百年以后,在玉羨的強烈要求之下,紫微斗轉星移幫他找回了前世。玉羨回歸北極重上星位,依舊是紫微星側南的紫褚輔星。

  三界六道,再無玉羨這個人。

  月明星稀,紫微總會在半夜的時候獨自坐在石桌前。月下勺花綻開得無比絢爛,空氣里飄浮著淡淡的花香。

  但無論紫微怎么舉杯邀星,都不曾再見當年那抹如月華一樣的身影翩躚而來,伴他左右。

  是夜,紫微喝得酩酊大醉一身酒氣,笑瞇著眼睛抬頭而望。

  “紫褚,紫褚。”

  回應紫微的只有清風拂花的聲音。

  身形不穩踉蹌倒地的瞬間,天邊星辰隕落,降地為人。一身月華如水,衣角溫柔清然,紫褚靠過去及時自身后扶住了紫微,抿著角淡淡道:“怎的喝得這樣醉,帝君不是貪杯的人。”

  一兩聲極為沉穩悅耳的笑聲響起在耳畔。紫微笑瞇著眼,身體的重量全往紫褚身上靠去,兩人坐在勺花錦簇的地上。

  薄涼的手指輕撫上紫褚的眉眼,紫微笑道:“因為我想你。你說,會不會太晚?”

  紫褚沉默不語。低眉看著紫微靠著自己的腿,淺淺睡去…小青竹番

  東極復一年復一年,夏秋冬自然更替。朝云紅暖的時候,晨風清

  放眼整個東極,只有一處山崖下面,終年白雪不消融。一碧衣俊朗的少年,坐在山巔上,垂著一條腿懸空搖晃后,嘴里銜著一只細小的青竹葉,瞇著眼睛看出。

  山崖下面,一襲紅衣躍入眼簾,靜靜地守在冰雪外面。

  少年吐了青竹葉,嘆了一口氣道:“以尋妹妹,你實在應當斷了那個玚什么的念想,現在你睡得香,人家隔三差五就來看你睡覺,我都為他感到冷。”

  說著少年白晳的手指一捻,又是捻出一只小青竹來,隨手再取出一本厚厚的書,翻開到最后,拿小青竹在嘴巴里開始在紙頁上書寫,邊寫就邊念出來:“東極青華大帝晚年,收了一位關門小徒弟,取名為青琤。青琤為東極帝后羲和大千世界里的一株幻竹,潛心在東極修煉三千年終成正果。青琤行事低調廣游仙境,鮮少為外人所知道。”

  寫完了之后,少年一手扔掉了小青竹“啪”的一聲合上那本書。書皮上赫然寫著“東極志”三個字。

  少年爬起來,抱著書往回走,自言自語道:“九重天因為太子殿下歷劫失敗一事新發明了姻緣線這種東西,專綁像你們這種癡兒怨女的情緣。有的姻緣線一栓上不相干的人就自發斷了,比如太子殿下;有的姻緣線栓到一起沒斷,卻怎么也栓不緊,比如以尋妹妹和玚什么的。愛情這個東西么,還是要講究天意和機緣因果的,強求不來。”

  ——全文完——

  謝幕場:

  今天是個好日子,胖云一早就通知大家,今天是大家殺青之,切莫睡懶覺遲到!

  結果…胖云一連幾個月沒睡一回懶覺,大家都到齊了胖云卻遲到了。當胖云睡眼惺忪地來到東極大廣場的時候,大家早已經在妙嚴宮湊兩桌打麻將了…

  “喂青華,你是不是應該下來感謝胖云給你配了一個嬌美眷和一個乖女兒呢?為什么你一點感謝的覺悟都沒有?不僅不帶領大家在下面排好隊形,還聚眾賭博?”胖云氣吁吁地爬上妙嚴宮,站在門口怒目道。

  青華牌出牌,再等著下家出牌,然后淡淡地道一句“糊了”整個過程暢自然毫不拖泥帶水。

  他無視了胖云。

  胖云怒了,走過去一把掀了青華的牌桌,道:“快謝我!”

  青華清清淡淡地掀起眼皮看胖云一眼,道:“遲到的是你又不是我。憑什么要感謝你,你給錢了嗎?”

  胖云老臉怒紅:“…”眾人看了青華的牌桌,群起憤慨:“青華你出老千!”

  感謝同學們一直以來對胖云的支持!《帝君》完結了~噯好舍不得啊~雖然書寫完了,但故事還沒完喲~接下來請看后一輩風***人才登場罷!胖云的云系列可是很龐大的~~

  新文已開啟。《嬌師難嫁,孽徒好神勇》女主是鳳以尋,羲和的女兒。有同學說新文和帝君里面鳳以尋的性格有些不一樣,胖云想說,根本上是一樣的,只是世界觀發生了改變而已。或許她發現,像這樣糊涂地活著,才是最好的,什么都心如明鏡不會快樂,不管看多少佛經也無法彌補。

  只不過新文不在袖子更新了哈,剛簽了出版,想看文的同學快快入群吧,群號簡介上面有,不會花很多錢,也有可能完全免費喲~~~
( ← ) 上一章   帝君,請自重   下一章 ( 沒有了 )
迷糊小仙也是我的修真夫婿異界之我要做流氓修仙之御神仙也有潛規閻羅狂妃,狼養邪獸鳳鳴天下,全青帝萌仙,棄夫是仙途野路末法的時代
免費小說《帝君,請自重》是由作者漓云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仙俠小說。更多類似帝君,請自重的免費仙俠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仙俠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帝君,請自重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二百三十四章褚星歸位大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