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殘顏妾不二嫁 第六十八章 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王爺,殘顏妾不二嫁  作者:蘇安瑾 書號:45473 更新時間:2019-6-28 
第六十八章 結局
  “恨瑤。”柔柔的聲音在身后響起,慧妃和顏悅的樣子沒有了當初的厭煩,討好的笑:“我正要去找你呢。”

  “你是?”蘇恨瑤疑惑歪過頭。

  對方怔了怔,強行擠出一絲笑意:“我是你額娘。”

  額娘,好意思說,當初不是千方百計要將她趕出府嗎,現在又來討好,這宮里沒有一個好貨

  “恨瑤給慧妃娘娘請安。”蘇恨瑤施完禮,自顧自站起身子:“恨瑤是要去太子爺那里,告辭。”

  慧妃忍了又忍,保養良好的臉上扭曲不成樣子,擠出一個字:“好。”

  蘇恨瑤也不客氣,扭頭就走,身后傳來宮女氣憤的謾罵:“慧妃娘娘,就算是皇商,她也是皇家的女人,怎么可以對您如此不敬呢?!”

  慧妃盯著蘇恨瑤趾氣高揚的背影,惡狠狠道:“對主子出言不敬,來人,給我掌嘴!”

  三天,整整三天,她呆在這深宮大院里,簡直受夠了!若不是惦記著素和簡南欠她的那幾千兩黃金,她才懶得賴著不走。她得想辦法讓他還給自己,萬一落馬,新王登基不認賬怎么辦?

  也不知道素和簡南使了什么法子,沒見新王登基,更沒見他卸任。

  蘇鳳來過幾次信,說外面生意一切安好,唯一的不好就是蘇恨瑤鉆進了錢眼里。

  一列宮女面而來,恭敬拜倒在她面前:“蘇姑娘,容妃娘娘請你過去一趟。”

  蘇恨瑤正要婉拒,但又不知是中了什么瘋魔,竟然一口應下了。

  容妃臥在病榻上,許是大病初愈,臉色泛白,絕美的臉上可見年輕風華,她一雙幽藍的眼鑷人心魄,那張臉與素和湮西竟有八分相似。

  “容妃娘娘,如果您是來為素和湮西做說客的,恨瑤看還是算了吧。”她開門見山,不想多說廢話。

  “不。”她搖搖頭,仔細端詳蘇恨瑤,手里撥著佛珠溫和道:“我只是看看你長何種樣子,湮兒喜歡你,愛屋及烏,我也喜歡你。”

  “…”好吧,看來是她自作多情了,老人家根本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派人來請也請的是蘇姑娘,而不是蘇妃娘娘,對她說話自稱我而不是本宮。憑這一點她也得尊敬人家。

  “這深宮我見多了,也看開了,湮兒情放不羈,對認定的東西從來不撒手,我此生不求他能身處高位,但求能幸福安康一世。”容妃和藹的笑,伸手摸了摸蘇恨瑤的手,冰涼似乎沒有溫度。

  “怪我沒有保護好他,讓他打娘胎里帶病,好在這孩子是個武學奇才,別看他什么都不在意的樣子,私底下把什么事都做得很好。”她揚起一抹溫情的笑,很足。

  蘇恨瑤沉默回手,把一支普通的簪子發在她手上。

  她時至今才發現,兩人相處這么久,沒有互贈過任何東西。是她沒有平常女孩子那般愛打扮,還是真心強悍過頭像個爺們?這只簪子是他們在崇州的時候,在河岸邊散步的時候從農家擺地攤人手中買下的,沒有任何花式,就像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轟轟烈烈一般單純的愛情,可以超越世俗看法。

  “請您轉告他,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了。望他珍重。”施禮背過身,她一直在微笑,卻很苦。

  屏風后的人失焦走出,一月未到,她就這樣輕易放棄了,他措手不及,他以為她會懂他,陪他熬到最后。

  “額娘愛莫能助了。”金容兒將那個發簪發進他手中:“湮兒,記住若是不愛了,緣分也就斷了。”

  這話說的十分有深度,似乎在暗示什么。他重重點點。

  東宮,素和簡南所在的寢宮,眼下只有幾個宮人在做打掃,不見一個守衛的侍衛,可見氣數已盡。

  推門而入里面是沖天酒氣,隨處可見酒壇子碎片,她尖起腳尖一小步子走到男人面前,他衣服凌亂不堪,醉眼朦朧躺倒在一堆酒壇間。青色的胡渣看上去有些蒼老。

  “你來了。”素和簡南努力直起身子,重心不穩一歪又倒了下去。

  “嗯。”她撕開一只酒壇的封口:“來陪你喝酒。”

  “呵呵,來,喝。”他瞇起眼笑,看不清她的樣子,腦海里是她十六歲那年紅衣飄玦的樣子,只一眼,就入了

  “那是的我很純真漂亮吧,才讓你情不自狠狠綁在身邊至今。”她給自己灌下一口,像好哥們之間調笑:“當年的事澄清,我可是一句道歉都沒從你口里聽到啊。”

  “說到底是少了信任不是嗎?而你從來不解釋,我覺得沒有愛,至少還有恨,這樣你就可以在我身邊一輩子。”他泛起苦澀的笑:“哪知這一輩子也快到盡頭了。”

  “…”她把酒壇遞給他,袖里的東西滑入酒壇中,她在心底微笑,再見,素和簡南,你愛的終究是一縷執念,那個年少的蘇恨瑤,卻不是她。

  他揚揚,似乎察覺到什么,但還是一口氣喝下剩余的酒:“你在他身邊很幸福,從來洋溢著我從未見過的幸福,我有時在想強行把你留在身邊是對還是錯,大抵是瘋魔戰勝了理智,我覺得你這輩子不能逃出我掌心。你曾指責我這不是愛你,我卻還是一昧偏執強行留你。在他身邊很好吧,他可以為你做很多我無法辦到的事…”

  他聲音越來越弱,最終陷入無盡的昏,眼角劃過一滴冰涼的淚,她伸手給他拂去,忘掉曾有執念,愿你擁有美好的開始。

  起身,輕輕合上門。

  正要緩口氣,突然,她警惕摸上間的青麟長鞭:“誰在那縮頭縮腦,出來!”

  但見素和逸從墻角現身,瞅著她一臉怪氣的笑:“原來是女皇商。”聲音尖聲尖氣,顯然入了沒的太監列隊。

  “原來是大皇子,失敬失敬。”她抱拳換上一副職業微笑。

  “長得不錯。”素和逸摸著下巴圍著她轉了一圈,眼底有火苗在飄,這個眼神很熟悉,素和湮西眼底常常會有,額,她怎么又想到了他。

  就算他對她有非分只想也吃不到嘴,好不忌憚道:“大皇子若無他事,蘇氏告辭。”顯然,她的自恃過高害了自己。

  “你想干什…”素和逸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與此同時,她覺得渾身無力軟軟癱倒在他懷里,只能眼珠子惡狠狠盯著他。

  他覬覦蘇恨瑤整整三天,就是找不到機會下手。既然這些人從他身邊奪走了重要的東西,那他也勢必要討回一些本錢。

  他揚起一抹惡毒的笑,指尖滑過她的臉頰:“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么?”

  她想喊,可是身子疲軟發不出一個音節,各種恐怖的念頭襲上心頭,她徹底斷掉與素和湮西的關系,現在真的沒有一個人可以救自己了。

  “別哭,我會好好疼你的。”說完,他眼神示意隨侍用抹布口袋把她罩住,他用馬車把她送出西城門。

  四年后平安鎮。

  黃沙天氣后,市鎮又開始活躍。老板娘撐著把油紙傘,在店門口拍了拍頭黃沙,扭著股四處查看酒樓里的情況。

  “聽說最近馬賊猖獗,這會不會危機到咱們平安鎮啊。”

  “這也說不準。”旁人捋了捋胡須,一臉擔憂。

  “喲,蘇老板。”侯三眼睛始終不離她的股,笑得十分猥瑣:“蘇老板,你說你一個帶著個孩子怪辛苦的,家里總得有個男人不是?要不考慮考慮小爺我?”

  “侯爺,看您說的什么話呢。”她摸摸垂下來的一縷發,嫵媚又多情朝他走去,侯三盯住她的股咽了咽口水。

  她拿起桌上的筷子,迅速進他不斷敲擊桌面的手,入木三分,一時間血如注疼得那貨痛不堪言,尖叫連連。她揚起一抹狠絕的笑:“老娘喜歡的大爺,吃了雄心豹子膽了,竟然敢來調戲老娘。”

  “不敢了,不敢了。”侯三大聲呻呼痛:“你,你拔出來,快,快,我再也不敢了。”

  蘇恨瑤輕笑一聲,拔出筷子,侯三又一聲驚叫,痛暈了過去。

  場面何其血腥,眾人實在吃不下飯,把銅板子一放匆匆走人。在平安鎮何人不知平安客棧老板娘蘇姐是個帶著個孩子貌丑無鹽的寡婦,侯三蟲浸腦居然連這種女人也勾搭。

  “娘。”瀟然邁著小短腿撲到她懷里,手里握著一竄糖葫蘆。

  蘇恨瑤皺皺眉,開始一番數落:“誰給你的?我不是說了不可以接受陌生人的東西嘛?除了這一條不允許以外,你可以隨便在平安鎮橫著走。”

  糖葫蘆可不是大漠有的東西,她心里不安。

  “是個大胡子叔叔給的。”他把糖葫蘆背在身后跑去找冬慕姑姑,生怕蘇恨瑤把糖葫蘆給丟了,這玩意酸酸甜甜他還是頭一回吃到。

  為保行蹤隱藏得萬無一失,他們設法甩掉了海晏,說到底他終究是素和湮西的人。

  冬慕也嫁了人,是平安鎮本地一老好人,專門幫人跑貨去帝都,順便也幫蘇恨瑤做事。

  “誒,我說你們怎么還不走,打烊了今天不做生意了。”蘇恨瑤揮揮手,在這安平鎮她就是地頭蛇,有名的黑點老板娘,她敢說別人就不敢說二。

  四人帶著黑罩子斗笠把面目遮了個全,裝扮實在詭異。

  為首的那人正要伸手去夾桌上的菜,蘇恨瑤一掌拍在桌上,股坐上去:“沒聽見老娘說的話嗎?”

  那人動作凝固了,似乎這輩子也沒見過這般不講理的人。

  旁人拉了拉他的衣袖,似乎在告訴他蘇恨瑤這人不好惹,他猶豫了片刻輕嘆一聲,只好走人。

  翌清晨轟轟烈烈的馬蹄聲吵醒了蘇恨瑤,她豁然睜眼,拿起青麟長鞭翻身下,只著了件褻衣就跑了出去。

  來人約莫有三十幾人,皆是身著駱駝皮衣,蒙面黑巾,手持彎刀,身材高大騎在高頭大馬上。為首的男人目不轉睛盯著急速奔來的蘇恨瑤,眼中壓抑著其他情緒,只一瞬又恢復了清明。

  “新來的沒人告訴你,這里是老娘的地盤嗎?”蘇恨瑤看著被他們抓起來的平安鎮民,舉著鞭子氣洶洶警告。這些人就是搞得人心惶惶的馬賊,不過是新手,讓她來教教他們什么叫真正的心狠手辣。

  為首的男人似乎根本不屑于跟她費口舌,身旁的男人怒道:“你敢這樣罵我們當家的,找死!”說著揮劍戰。

  很久沒有對手了,手快長蜘蛛網了。蘇恨瑤興奮揮鞭,兩人來來回回過了三招,那人便在她手下敗落。

  “廢物!再來!”

  接著又有五人戰,不出一炷香的時辰,五人統統落下馬,倒在地上痛哭聲音。

  為首的男人終于開了口,可以低的聲音深沉:“好身手,姑娘年紀輕輕就一副好身手。”

  “不年輕了,快二十三了。”她摸摸頭發,一臉嘆息,古人二十三的確是個老姑娘了。

  他嗤嗤低笑道:“老子今年二十八,正準備找個婆娘暖,瞧你這副心狠手辣的樣子,配得上老子!”

  說著氣勢洶洶徒手下馬,還滑稽的摔了一跤,實在狼狽。

  蘇恨瑤嘴角擺出招式,不敢輕敵。可是那人只用了一招就把她打敗了。

  他去掉臉上的黑巾站在她十米開外溫柔笑:“小蘇兒。”

  淚水,頃刻間決堤。

  他大笑三聲,施展輕功移到她面前,點住她三大位,扛起丟上馬背:“走,跟老子回家成親。”

  蘇恨瑤:“…”瀟然拉著冬慕的手站在人群里觀望,甜甜道:“那人長得不錯,不像大漠男人個個歪瓜裂棗,姑姑我的意思不是說姑父。最終要的是他還給我一竄糖葫蘆,我就勉為其難讓他做我爹爹了。”

  冬慕:“…”夜晚的賊窩十分熱鬧,因為他們當家的搶了個牛掰的娘們,正在成親。

  蘇恨瑤四肢被束縛著,身上動彈不得,渾渾噩噩被拜了堂成了禮強行送入房。

  鴛鴦蓋頭被掀開,入眼是長身玉立、喜袍裁剪合宜的男人,他的容顏依舊俊美非凡,只是眉間多了一分滄桑,昭示著這些年他的經歷。

  他溫柔給她松綁,解了,她酸痛的手腕勾一笑,揚拳打在了他的右眼上。

  這一拳下去,來人倒在地上沒了聲息。

  蘇恨瑤慌了神,剛才他下馬還摔了一跤,他不會是廢了功夫變成手無縛之力的男人吧,這一拳力道不小,不會被打死了吧?這怎么可以,好不容易才相聚,自己干嘛不好好說話就把他打死了?

  “素和湮西?湮西,湮西…嗚嗚嗚。”哇一聲她嚎嚎大哭,他怎么這樣就走了。

  男人倏然睜開眼,長臂一伸翻身將她在身下“小蘇兒,我想你。”強勢的吻似乎要將她沒。

  紅燭燃了一夜,他們之間有很多話要說,也有一輩子時間去慢慢說。

  “你做了強盜,那老婆呢?”

  “近在眼前。”

  她拔高了聲音,怒道:“我是說趙筱婭。”

  他笑著她緊皺的眉心,她情緒激動也再說難免:“她?素和簡南把她嫁到給了莫云攸做東覽國的和親公主。”

  看素和簡南坐上了那個位置,她歪著頭看他:“那你呢?”

  他笑了笑,伸手解去自己衣物。

  蘇恨瑤老臉一紅,下一秒她泣不成聲,條條刀痕述說著他這些年來的經歷。

  “誒,別哭。”每次她一掉眼淚他就不知所措,擦拭她淚水的手被她一手拍開,她鼻子,挽高袖口咬牙切齒道:“老娘回去找男算賬,情同手足他為何要這般待你。”

  “他沒有,我自愿讓出皇位,皇爺爺無奈病了一場只好…”她心里一陣窩火:“別跟我提那老頭子,說說男為什么待你?”

  “…”一別四年,她其他不見長,倒是脾氣見長,無論她變成什么樣,他都喜歡。

  “四年東征西戰因為我跟他定下一個約定,天下太平,他給我庶民身份,永不威脅他的王位。他很好奇,我到底是為了一個怎樣的人放棄了所有。”說完他擁著她更緊了些。

  她知道,答案是她。

  “素和逸!”她想起這個惡心的名字,當初他企圖侵犯她時,若不是她機智把他暈了逃走,說不定她早淪落他國成為被眾人凌辱的女!

  “素和逸?”說起這個名字他輕哼了一聲,狠狠道:“割舌頭,剜眼睛,剁去四肢,再用毒藥浸在爺的藥壇子里,再找來萬種毒蟲天天撕咬,最后制成尸偶好好待。他是在我得到你消息的頭一死的。”說著他還呵呵的笑,笑得她膽戰心驚,哎喲,這些年他不會找不到生理解決硬生生憋成了變態吧?

  他修長干凈的指執起她的下頜:“小蘇兒,我愛你。”

  “唔,唔,我也是。”

  舌尖繞,云卷云舒,沉醉彼此。

  她眼角劃過幸福的淚,跨過了千年的緣,湮西,你終于帶我回了家。

  ---題外話---

  這是老蘇的第一部文文,情節拙劣之處還望見諒。
( ← ) 上一章   王爺,殘顏妾不二嫁   下一章 ( 沒有了 )
越入洞房嫡女風華種田之世外竹[韓劇+韓娛郎君朵朵開異空薇情冒牌知縣魔醫小妾不好宅男三國藥手回舂盛世長安剩女農家樂
免費小說《王爺,殘顏妾不二嫁》是由作者蘇安瑾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穿越小說。更多類似王爺,殘顏妾不二嫁的免費穿越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穿越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王爺,殘顏妾不二嫁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六十八章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 快乐8五行 31选7走势图1福建官网 时时彩任二技巧集锦 33彩票游戏 大庆冠通棋牌下载 青海11选5查询82期 快三计划软件怎么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奇偶 采购是不是都另外赚钱的 篮彩改期 31选7走势图官方网站 2017天谕生活技能哪个赚钱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官网 自控仪表赚钱 越南时时彩诈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