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饈傳 82終章 一味幸福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珍饈傳  作者:寒烈 書號:45472 更新時間:2019-6-28 
82終章 一味幸福
  終章一味幸福

  江南的春天,說來就來。

  前一刻還是陰冷的冬季,下一瞬,樹梢上的枝綠葉便如雨后筍般紛紛冒了出來,將冬日的霾一揮而盡。

  院子里的一叢黃翹已發出了綠的葉子,生機得叫人歡喜。

  廊下有兩只過冬歸來的燕子,正忙碌地飛來飛去,銜來泥,在檐底筑窩。

  堂里有頑皮的小兒,齊聲唱著童謠,醬油蘸白,蘿卜燒蹄膀,絲清炒炒,什錦兩面黃。糖醋小排骨,紅燒獅子頭。 嘖嘖嘖,紅燒獅子頭。嘖嘖嘖,味道真正好!味道好味道好!大家一道吃!

  唱得起轉承合,煞是有趣,叫人聽了,不由得被勾了饞蟲出來。

  曹氏半躺在廊下向處,陽光透過天井灑在院落里,有春風自廊下拂過。曹氏并不覺得冷,身上的輕裘將她裹得嚴嚴實實的,頭上還戴了頂兔皮兒耳帽。

  曹氏曾笑言,這副打扮,簡直似成了的黑瞎子,把女兒亦珍和湯媽媽笑了個半死。

  這會兒她安閑地躺在鋪了氈的躺椅上頭,微微瞇了眼,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外頭孩童戲耍玩鬧的聲音忽遠忽近,聽著聽著,便教人昏昏睡。

  倏忽耳邊傳來嬰兒依依呀呀的呢噥,曹氏睜開了雙眼,只見女兒亦珍穿過連接兩處院落的月門,懷里抱著錦緞襁褓,從隔壁院子,來在她的院子里。

  被春日曬得暖洋洋的睡意褪去,曹氏向女兒伸出雙手。

  亦珍抱著嬰兒,走到母親身旁,將襁褓小心地到母親臂彎中。

  “你看看你,大冷天兒的,還把宏哥兒抱過來做什么?萬一凍著了可如何是好?”曹氏嘴里這樣埋怨著,手上的動作卻再溫柔不過,輕輕地拿鼻尖在小小的嬰兒臉上蹭了蹭,雖是不舍,卻還是將孩子遞回給亦珍“快帶宏哥兒回屋去!”

  亦珍抱了宏哥兒,微笑著在一旁的條椅上坐了“鐘大夫說小兒上午略曬曬太陽才好,到了晚間才不會啼哭不止。”

  曹氏聽女兒說大夫代這樣對孩子有好處,遂不再堅持,一邊望著小小的宏哥兒在襁褓中掙扎動,意圖從中將兩只小手伸出來,一邊迢遙地回想起自己南下時,在路上落的那胎。也不知是個男孩兒還是女孩兒,月份不足,也看不出來。只是何珍兒時反應截然相反,許是個無緣的男孩兒罷?

  便是那時候,落了胎也不敢在途中停留,堅持著繼續趕路,命雖然保住了,卻傷了根本。若不是為母則強,為了女兒她也要撐下來,恐怕一條命早就代在路上了。

  這時候看女兒微笑著垂頭逗著宏哥兒,曹氏心下一片柔軟。

  如今她的珍兒也是做娘的人了,為了她的孩子,她也是會堅強的罷?

  亦珍抱著敦敦一天重過一天的宏哥兒,眼角眉梢盡是溫柔。

  三年前,京中闈張榜,松江府赴試的舉子合共八十三人,其中四十七人榜上有名,松江謝停云更是連中三元,獨占鰲頭,先是秋試得了解元,闈中又得了會員,最后在殿試中又被欽點為狀元。陛下見他談吐不俗,進退有據,相貌清俊,甚是歡喜,有意招為駙馬。

  竟是一時風頭無兩。

  只是還未等下旨,圣人便龍馭上賓。

  先帝崩殂,舉國哀悼,一切宴飲伎樂婚慶之事皆止。

  先帝有意立為儲君的趙王并未能趁勢登上王位,反是先前被冷宮的賢妃所出的祐皇子登基稱帝。

  后。宮頓時掀起一片血雨腥風,侍奉先帝的宮女太監都遵從先帝遺命,為先帝殉葬,其中更包括原本執掌后。宮的芄貴妃身邊的大太監江睢。芄貴妃因痰心竅,一口氣上不來,薨了之后,江睢就一直伺候先帝。先帝去了,自是要將他也一并帶去的,到了極樂世界,好繼續伺候先帝與芄貴妃。

  因先帝駕崩,新帝登基,朝堂上人員更迭,剛剛欽點的殿試三甲,身份便有些尷尬起來。

  有人自是打算留在京里,等新帝想著他們了,繼續重用他們;亦有人打算等新帝開恩科,再博一個更好的功名。

  一時風起云涌,各有所謀。

  各樣的消息自京中傳至江南,有人歡喜有人憂。

  一夜之間,玉膳坊易主,后院人去樓空,萬老板一家不知所蹤。縣里有傳言說他南下去了嶺南,亦有人言之鑿鑿地說看他上了往西洋去的商船,到海外去了。

  這樣的傳言于亦珍,不過是生活里的小小花,只微微在心頭泛起一片漣漪,便又沉寂下去。

  父親究竟因何而亡?真相早已隨著時間的流逝湮沒在塵土中。

  亦珍有時會想,倘使父親還活著,會是怎樣一副光景?許是夫唱婦隨和和美美,然則也可能似楊老爺與楊夫人那般,早早地在一堆妾侍庶子環伺下,貌合神離。

  亦珍寧可將那些無處可尋的真相放下,好好地與母親過日子。

  到了那年四月頭上,好些進京赴會的舉子,已先后會到松江。縣里不動聲地熱鬧了起來。天家有詔,絕一切娛樂,然則并不妨礙平頭百姓關起門來自己樂呵。

  少不得有文人才子聚會,遣了小廝到珍饈館,叫個點心攢盒并汁豆腐干等吃食。每到這時,亦珍都會不由自主地想,他也快回來了罷?

  可是真當她看見方稚桐站在珍饈館門前,風塵仆仆的模樣,仍是心中百感集。

  想問他在京中一切可順利?路上可辛苦?話到嘴邊,卻只是淡淡的一句:“你回來了。”

  他向她微笑,出雪白牙齒“是,我回來了。”

  兩人就這樣,一個在門內,一個在門外,癡癡相望,還是奉墨咳嗽一聲,提醒少爺,注意影響,他才跨進門內。

  他們有太多話想對彼此訴說,卻礙于禮教束縛,只能如此遙遙地相視一笑。她奉上一盞熱茶,他靜靜飲了,隨后帶著小廝告辭家去。

  饒是如此,對面米鋪老板娘的一雙利眼亦如同火燭般照了過來。

  后來的事,自不消多說,轉天便有風言風語傳了開來。先是說寡婦家的女兒勾搭上了方大老爺家的少爺,后來越傳越離譜,漸漸變成寡婦家的女兒是方二少爺養在外頭的女人,否則以曹寡婦一家的本事,哪里買得起缸甏行的鋪面兒房子?人家認了丁娘子為義祖母?丁娘子那不過是個幌子罷了。

  風言風語傳到方夫人的耳里,由不得她不然大怒。

  兒子看不上她喜歡的魯貴娘,她勉強認了,可是喜歡誰不好,偏偏搭上個寡婦家的女兒?別以為她忘記了,謝家的麒哥兒還曾經想納那丫頭為妾,為此還鬧得城風雨的。

  方老爺倒不在乎門第,只消能為方家帶來利益便好。再說他們家本來就是商戶出身,娶個小門小戶的媳婦進門,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方老爺架不住夫人見天在耳朵邊上嘮叨嘀咕,嫌寡婦家的女兒出身不好,風評不佳,在外頭拋頭面,與人眉來眼去。

  方老爺聽得煩不勝煩,遂將兒子叫到自己跟前,好一頓數落,最后道:“你要是有本事把你母親說通了,娶個什么樣的進門我都沒意見,便是個母夜叉我都不管。但你若是沒本事,說不通你母親,那你就只能由得她替你做主。”

  方稚桐明白,這事是傳到母親耳朵里去了。出了父親的書房,便去了母親屋里。

  方夫人聽跟前的趙媽媽進來稟告,少爺來了,揮手不見“就說我身子不舒服,叫他明天再來。”

  隔一會兒,趙媽媽挑了簾子進來“少爺一直站在廊下不曾離去,說是等夫人您覺得好些了,他再進來請安。”

  “讓他站!”方夫人摔了個抱枕到地上。

  直讓方稚桐在廊下站到晚飯時分,方老夫人那頭得了消息,顫顫巍巍地由祝媽媽攙扶著,來在院子里,一見孫子孤零零地站在廊下,丫鬟婆子都躲得老遠,氣得直哆嗦。

  揚了聲在院子里問:“這是誰教的規矩啊?!主子站在院子里,下人們一個個躲在一邊偷懶?祝媽媽,把這些眼里沒有主子的刁奴統統拖下去!”

  趙媽媽忙從正屋里挑了簾子出來“回老夫人,實在是夫人身子不適,所以叫下人們不要打擾。”

  方老夫人聽了便氣不打一處來,招手叫孫子“走,到祖母屋里,坐下來安生吃頓飯。”

  孫子喜歡上個寡婦家的閨女,兒媳婦知道了,難道她這老婆子能不知道?方老夫人沒有第一時間站出來表示反對,一是因為這事兒自有桐哥兒他爹娘做主,沒得她一個老太婆發表意見討人嫌的;二是因為她自己也是早年喪夫,一人獨自將兒子拉扯長大。先夫留下的,也不過是小小一爿綢緞鋪子,有如今的局面,全靠兒子放手一搏,大膽經營得來。

  所以方老夫人深知寡婦養大一個孩子的不易,更懂得經營一爿生意的辛苦。故而在心里,倒是并不如何看不起曹寡婦母女。

  偏偏兒媳婦看不上人家母女,這看在方老夫人眼里,就有些不樂意了。你看不上寡婦家的孩子?那老婆子還是個寡婦,一手撫養兒子長大成人呢!你也看不是老太婆和你相公嘍?

  方夫人不知自己遭了婆婆不喜,一副病怏怏的樣子來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便淡著臉,對她說“桐哥兒明年便十八了,按普濟大師的說法,可以談婚論嫁了,我看你整天病歪歪的,想是也沒精力心這個,這事兒就由我替桐哥兒心罷。”

  方夫人聽了一愣,還待反駁,方老夫人已是一揮手,表示這事兒就這么定了。

  方夫人白著臉回了自己屋,待晚上方老爺回來,她便哭訴開來。

  “松哥兒的婚事,是老爺你做的主,如今桐哥兒的婚事,母親又要做主,將我這個做娘親的,置于何地?!”她不過是想要個貼心的媳婦兒,怎么就這么難?!

  方老爺初時還耐著子聽夫人哭訴,聽到最后終是不耐煩“你自去相看,誰還攔著你不成?相中了,只要兒子肯娶進門,我無話可說!”

  說罷一甩袖去了姨娘屋里。

  方夫人氣了個倒仰,待收了淚,更是記恨上了亦珍,非要給兒子說一門她看得上的親事。一來二去的,不知怎么就相中了霍昭的妹子。

  還是霍昭將此事透與方稚桐知道“你既然喜歡余家小娘子,勉強同我三妹成親,三妹如何會幸福?我是為了三妹著想,趁現在還未過了媒人,你自去設法,教令堂打消這念頭罷。”

  方稚桐太息。他努力過。帶亦珍做的美食回來給母親品嘗,講亦珍如何侍奉生病的母親,又如何堅強獨立,不畏權勢委身為妾…可惜母親已經先入為主,如何也不肯接受亦珍。

  他只好跪在了母親方夫人的屋外,使了殺手锏出來:“母親若不同意兒子娶余家小娘子為,兒子便到西林禪寺剃度出家。”

  方夫人聞言氣急敗壞,手里的茶盞當空飛出,直直越過珠簾,在廊下砸個粉碎!“滾!”

  最終方老爺看不下去,將兒都叫到自己跟前,先訓斥了兒子“你母親也是為你好。想替你尋個門當戶對的人家,體貼細致的娘子,能與你琴瑟和諧,又孝敬長輩,友好妯娌。你說要去剃度出家,豈不是傷了你母親的心么?”

  轉而又去勸夫人“既然桐兒喜歡余家小娘子,夫人何不相看相看?沒得聽信了外頭的傳言,倒教桐哥兒錯失姻緣。”

  方老爺抬抬手,阻止方夫人“夫人且聽我說完。離桐哥兒十八歲,還有一年的時間。他若執意不顧家人感受,非要娶個令母親不喜的媳婦兒回來,天天住在一起,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大家都不痛快,少不得要讓他單獨住在外頭。弗如趁這一年辰光,除了家里給他的月例銀子,便再不給他花銷,也叫他知道知道,在外頭生活,是如何的不易。看看若無家中援手,他能不能撐起個小家來。

  “倘使這一年過去,他還堅持要娶余家小娘子,而夫人仍是不喜…那我便做主,由得桐哥兒娶了余家小娘子。只是你們須另院而居,不能問家里要一分錢。”

  方夫人張口反對,卻被方老爺輕輕按住了手。

  “桐哥兒,你可愿意?”

  方稚桐鄭重頜首“兒子愿意。”

  事后方夫人埋怨方老爺“怎么就答應了他?”

  “夫人有所不知。年輕人有幾個不曾年少輕狂過的?你越是反對,他越是要同你對著干。弗如遂了他的心,索叫他到外頭去吃吃苦,碰碰壁,他就曉得父母是為了他著想了。那余家小娘子一見他被家里趕出去了,肯不肯陪著他一起吃苦,尚且兩說呢。到時候他自然就會做出選擇,不必我們他。”

  方老爺確實老巨猾,方稚桐沒了家里的支撐,到外頭沒幾天手中便拮據起來。他一個大手大腳慣了的公子,哪抹得開面子去替人代寫書信,亦或賣字畫為生?

  縣里人人都曉得方二公子為了曹寡婦家的女兒,被父母趕出家門,這時候統統睜大了眼睛,等著看二人的結果。縣里的賭坊甚至暗暗開了盤口,堵方稚桐堅持不到最后的居多。

  后來還是方稚松先去尋了弟弟“瑞祥號的大掌柜的要告老了,你如今既然仕途無著,不妨先幫忙料理瑞祥號一段時罷。”

  方稚桐先是不肯,方稚松一笑“怎的,你去替旁的人做工是賺銀子,替哥哥我做工,也是賺銀子,都是憑本事吃飯,難道父親母親還不許了么?”

  方稚桐一想,這倒也是,遂不再推拒,去了瑞祥號做掌柜的。每天理貨看帳,一時竟引得無數夫人小姐特特跑到瑞祥號來,只為親眼看看這位為與心上人長相廝守,不惜與父母立下一年之約的方二公子來。

  小姐閨秀們心里是羨慕亦珍的。

  至于究竟羨慕亦珍什么,她們也不不出個所以然來。

  許是羨慕有人肯為她放棄家世,許是羨慕有人對她深情不改抵抗世俗。

  亦珍卻如常過自己的日子,只在方稚桐從隔壁瑞祥號過來她的珍饈館用飯時,認真下廚做兩只他喜歡吃的小菜,盛一碗米飯,熱熱的一碗湯送到他桌上。他便會朝她會心一笑。吃上她親手做的美食,看見她清澈的笑眼,所有的辛苦與勞累都煙消云散。

  方夫人在家觀望了半年,聽下人回報,少爺不但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尚有閑暇約了一路游山玩水,終于自京城返回縣里的查公子并先前就回來了的霍公子,三人一道去拜會恩師。

  下人沒敢告訴方夫人,二少爺看似竟比以前還胖了些。

  方夫人一聽,有心反悔,被方老爺喝止。

  “你也看見了,那小娘子是個好的,并不曾因桐兒被趕出家門就嫌棄了他…”

  “那是她曉得待咱們百年之后,這個家總會有桐哥兒的一半!”方夫人嘴硬。

  “不可理喻!”方老爺怒了“你是想徹底將兒子出門去,再不回來才罷休?”

  轉而私下尋了長子“你媳婦兒進門也好幾年了,你們小兩口趕緊生個孫子給你娘抱,免得她整想些不著調的。”

  待方大聽了相公婉轉的轉述,當晚氣得沒睡著覺。入門多年無所出,這是她心頭的隱痛,也是婆婆動輒拿來敲打她的由頭。

  方大輾轉不眠一夜,次在婆婆方夫人跟前立過規矩,心想沒得自己在婆婆跟前動輒得咎,余家小娘子卻在外頭逍遙的道理,遂尋了借口領著丫鬟婆子往缸甏行珍饈館來了。

  待表明身份,真見著亦珍,她卻什么也說不出口,只是默默流淚。

  對著個未婚的小娘子說什么?公公催她快些生養,好分散婆婆的注意力?這話她是如何也沒法說的。

  亦珍見她情緒不佳,臉色也不好,坐在那里只是默然垂淚。想一想,輕聲問:“問句不當問的,府上夫人,可是動輒發脾氣,臉色紅,又無端沮喪垂淚,如此反復不定?”

  方大不由得睜大了眼睛,也顧不上流淚,詫異地反問“余小娘子如何知道?可是二叔對你說起過?”

  亦珍笑一笑,委婉地說道“方夫人這樣子,倒像是飲食不當。小女子抄份食譜與大,大不妨按著食譜做給方夫人,許是能緩解方夫人的脾氣。”

  方大接了食譜,收了眼淚“叫余小娘子看我笑話了。”

  亦珍安撫她“有事埋在心里,最是難受,索哭一場,也就好了。”

  方大拿了亦珍的食譜,按照上頭的菜換著花樣做了給婆婆方夫人進食,個多月后,方夫人的脾氣果然有所緩解。方大心里,便對亦珍有了好感,常尋隙對大少爺方稚松說起亦珍的好來。

  如此一年之期很快過去。

  方夫人再找不出理由來反對,只能板著臉同意了二人的婚事,不過仍摜了狠話出來:“沒心情大大辦,就簡簡單單地把婚事辦了罷。反正余家除了個寡母,也再無旁的親戚。”

  見丈夫兒子有意反對,索將此事往外一推“干脆也別辦了,看著心煩。婚后也別住在家里,既然在外頭住著好的,就還在外頭住著罷。”

  一副眼不見心不煩的腔勢。

  最終只辦了場簡單的喜宴,女方除了寡母曹氏,還有丁娘子到場觀禮。但方府門外仍圍了好些前來看熱鬧的,到底方二公子還是堅持到底,將心上人娶進了門,這就夠看客們議論好一陣子的。

  婚后,方稚桐仍住在瑞祥號的后院里,只將臨著珍饈館后院的那道墻打通了,安了道門,好方便亦珍在兩邊兒走動。

  亦珍手把手地教會了招娣怎樣經營珍饈館,除了下廚,一應事務,悉數由招娣照應,自己則專心照顧母親與方稚桐。

  生活平靜似水,直到她診出有孕。

  孩子的到來無疑教方稚桐欣喜不已,忙差了跟著他在瑞祥號跑腿的奉墨到方府去報信。

  府里得了信兒,方老夫人直念阿彌陀佛,心道有生之年總算能教她抱上重孫了,忙不迭地叫了祝媽媽到跟前“快去把桐哥兒小時候穿過的百家衣取出來,再把庫里收著的三梭布取出來,漿洗了在太陽下頭曬透了,新布做衣服太硬了,我那小重孫子穿著不舒服…”

  方夫人也得著了信兒,嘴上雖然還不肯服軟,心里卻已經惦記著未出生的孫子里。終歸是方家的血脈,如何能不歡喜?左思右想,差了趙媽媽將奉硯奉宣送了過去。

  “夫人說她們在府里也是干吃餉不干活,還是教她們過來伺候著。”趙媽媽見著了方稚桐,先將方夫人面兒上的意思傳達了,又低了聲音“少年輕,怕是不懂規矩,這有了身孕吶,便不好再伺候少爺了…”

  方稚桐只蹙了蹙眉,卻沒多說什么,痛快收下了奉硯奉宣。

  趙媽媽樂呵呵地回去復命,卻不知方稚桐轉身就將兩個丫鬟都在了招娣手里“你們有了身子,珍饈館怕是漸漸要顧不過來了,你和湯伯湯媽媽這里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她們就在館子里幫忙。晚上同招娣擠一擠罷。”

  連亦珍的面兒都不讓見上一見。

  方夫人事后曉得了,氣得絕倒:“我這是為了哪般?他把我這做母親的一片心意置于何地?!”

  殊不知方稚桐心里也很是不解,晚上一壁撫摩亦珍微微隆起的小腹,一壁嘀咕:“當年母親自己也是吃過妾室通房的虧的,因此還氣得落了胎,怎么等到她自己做了婆婆了,卻又要媳婦兒來受她受過的苦?”

  亦珍微笑“這大抵就是做母親和做媳婦兒的區別罷?”

  這件事里,最糾結的人,非方大莫屬。弟妹晚她好幾年進門,卻先她一步有孕,分散了祖母與婆婆的注意力,這令她松了一口氣。然則另一方面,始終未能為相公誕下嫡子,是她最大的心病。

  忍不住又去尋了亦珍訴苦。

  “嫂嫂與伯伯,可請大夫看過?”亦珍捧著肚子,推了裝甜瓜的果盤到方大跟前,輕聲問。

  方大微不可覺地點了點頭“大夫說我并沒有什么不妥,也許過兩年就有了。”

  亦珍頜首“既是如此,嫂嫂且莫憂心,許是時候未到。”

  又將大夫叮囑她的飲食要領對方大大說了“嫂嫂也照著吃吃看。”

  亦珍的整個孕程非常安穩太平,方稚桐對她體貼有加,又不必與通房妾侍勾心斗角,一路順順當當。待過了年,來在二月初二,亦珍一早忽然發動,幸而方老夫人早遣了穩婆到孫子處,不至于手忙腳

  曹氏與湯媽媽方稚桐守在產房外頭,聽著亦珍在屋里頭的聲音由細細的呻。漸漸化成一聲高過一聲的嘶喊,一個多時辰后,產房里一聲洪亮的嬰兒啼哭聲劃破小院內的緊張等待。

  隨即穩婆從產房里掀了一角門簾兒出來道喜:“恭喜相公,恭喜老夫人,順利誕下小公子,母子平安。”

  方稚桐揪著的心這才放下,曹氏則忍不住喜極而泣,連聲道菩薩保佑。

  因這孩子生得順當,并不曾如何磨折亦珍,生下來時哭聲又洪亮有力,方稚桐便給兒子起了個小名兒叫宏哥兒。

  到洗三之,方家老夫人,方老爺,方夫人,方稚松夫,丁娘子,霍昭查公子悉數到了。

  方夫人便是再扭擰,也架不住白白胖胖的孫子往她懷里一擱,到底還是捐棄前嫌,對亦珍有了些笑臉。

  方老爺為孫子起名景云。取自《七諫謬諫》:“龍舉而景云往”寓意濃厚而有光亮的云,希望孫子將來能青云直上,前程似錦。

  方夫人有孫子抱,也懶得去管小兩口,只委婉地問兒子,什么時候住回去。

  方稚桐一笑,等亦珍出了月子再說。

  方老夫人在一旁看了,笑著念了聲阿彌陀佛,由得媳婦兒孫子打嘴皮子官司。

  洗三禮結束,亦珍出了月子,方家就傳來了好消息,方大有喜了。

  方夫人高興之余,逢人便說她家的宏哥兒是個帶福運的,他大伯娘才抱過他一次,就懷上了。

  方稚桐看完了上午的賬目,抬頭一看正當中,遂叫奉墨替他看著鋪子,自己往后頭穿過兩個院落之間的月門,來在珍饈館的后院中,只見兒正坐在廊下向初,岳母正與亦珍輕聲說話。

  聽見腳步聲,亦珍抬起頭來,與他的視線在空中相會,隨后將宏哥兒豎著抱起來,聲音柔和輕快地說“宏哥兒,看,誰來了?”

  兩個月大的宏哥兒在襁褓里直蹬小腿,喉嚨里發出響亮的笑聲。

  曹氏著急,伸手在下頭護著宏哥兒,又低聲埋怨女兒“宏哥兒還小,不能直著抱。”

  方稚桐大步上前來接過兒子,小小的宏哥兒在襁褓中踩著他的手臂,整個人便是朝上一躥。

  “這小子腳勁兒真大!”方稚桐一便摟著兒子,任他伏在自己肩上,試圖踩著他的膀臂,越過他的肩膀去,一邊對亦珍道。

  亦珍笑著注視著他們父子間的小動作,只覺得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一家人在后頭用過午飯,方稚桐又陪兒子宏哥兒玩了一會,這回瑞祥號去了。

  曹氏叫過亦珍“去,把娘屋里的那只鎏金牡丹花開銀妝匣取來。”

  “是。”亦珍去母親曹氏屋里,將母親放在樟木箱里的銀妝匣取了來。

  曹氏自頸里拉了鑰匙,從頭上套出來,在亦珍手里“這妝匣里的東西,娘就交給了,往后要怎樣處理,都是你的事了。”

  亦珍微微詫異,卻在母親堅持的目光下,接過鑰匙,當著母親的面,打開妝匣。里頭泛著幽光的皮面冊子展在亦珍眼前。亦珍輕輕取過冊子,翻開來,只見上頭以清秀工整的纖細幽藍墨跡,記載著一道道菜譜,有些菜旁邊甚至還配了手繪的圖片。

  亦珍一頁頁翻到最后,只見整頁都以蝌蚪似彎彎曲曲的細小字體,寫著尋常人難以看懂的內容。

  然而亦珍看了,卻出會心一笑。

  想不到,跨越了時間與空間,她會在母親給她的妝匣里,看見如同前塵往事莊周一夢的世界里,那熟悉的英文。

  曹氏望著女兒臉上那一抹迢遙懷念的微笑,也出淡淡的微笑來。

  初正午的陽光灑落在庭院中,暖風里帶著一絲江南水鄉特有的氣,黃翹綠的枝葉在春風中搖曳,銜泥筑窩的燕子在檐下呢喃…

  曹氏在青光里,耳聽得不遠處小外孫不肯老實午睡的嘰咕嬰語,外頭巷子里頑皮孩童的歌謠聲,倦意似水般,一點點漫了上來。

  曹氏微笑著,慢慢地,闔上了眼睛…

  (全書完)
( ← ) 上一章   珍饈傳   下一章 ( 沒有了 )
天才小姐俏丫總裁,我不是強歡逃妻:總霸道校長,別魅心·罪妃不白月如魅絕戀傾城:不賣身予鬼[梁祝]祝家囂張王妃,你將軍娘子美嬌妻情六欲
免費小說《珍饈傳》是由作者寒烈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說。更多類似珍饈傳的免費玄幻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玄幻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珍饈傳TXT下載的最新章節82終章一味幸福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女校游泳队在线客服